【 書中有言 】

21頁 戀愛有風險,親密要節制!

 

  舒景衡看見言書孝身影的時候,眉頭不自覺擰起,不是說了天冷嗎?她怎麼選了件薄外套就出來了?這天氣正是感冒高峰期啊!

 

  前幾天他聽說了宋青茉的事,小狐狸雖然沒說,但他知道,笑笑一直心情低落,剛聽見她說宋青茉走了,他第一時間就覺得,那是笑笑發出需要他的訊號,他必須想方設法見她一面。

 

  無奈收到訊息的時候,門禁時間已經過了,他要出來有點麻煩,不過倒也不是難辦的事,只要將他校長外甥的底牌亮出,再跟舍監打個招呼,輕輕鬆鬆就能出來了,可是那當下,他竟然心急到直接翻牆出來,這還是他頭一回翻牆,好在運動神經不錯,沒摔個四腳朝天。

 

  等舒景衡走到女生宿舍樓下站定腳步抬頭,人在三樓的笑笑,此時像個孩子般的跳著和他揮手,…他果然來對了。

 

  言書孝拿起手機,急切按下通話鍵,待電話接通後,語氣掩不住開心的衝他喊:“舒!你怎麼會來?”

 

  那是舒景衡第一次親耳聽見笑笑喊他“舒”,心房不禁輕顫了下,簡簡單單一個字,可是卻藏著她的撒嬌,若不仔細留意,一般根本察覺不到。

 

  “……,學校網速太慢,新的程式跑不動,所以我打算回家測試,順路繞過來看看妳。”

 

  “騙人,你根本沒帶電腦。” 言書孝趴在陽台看他,忍不住笑出聲。

 

  舒景衡被一語道破,無奈伸手揉著眉間,“……,笑笑,這時候不要太聰明。”

 

  言書孝哦了聲,不知怎麼的,眼睛突然有點酸澀想哭的感覺,內心無疑是感動的,她沒想到,這男人大半夜的,竟會為了她跑來。

 

  下午青青走的時候,她表面看起來很瀟灑,但是心裡衝擊還是很大的,因為她沒預料青青會走的這麼決絕。

 

  她深呼吸一口氣,忍住想哭的衝動,聲音卻變相出賣她,帶著輕微抖音:“…舒,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會特地為我跑來,早知道就不發訊息了。”

 

  “笑笑,別哭。…妳一哭,我就想爬牆上去抱妳了。”

 

  言書孝愣了下,剛剛還難過情緒,很奇妙就被這句話逗笑了,“幹嘛爬牆,我跳下去就好啦。”

 

  舒景衡輕笑,眼眸閃過一絲認真,“跳吧,我能接住妳。”說完雙手還作勢擺了個要接人的動作。

 

  言書孝瞧他那清風道骨的身子,臉上擺明了不信,她最近被大神養胖了不少,這一跳就算沒壓死大神,估計也能壓成重殘。

 

  理智上是這樣盤算的,不過她還是發揮了學霸大神的能力,偷偷在心裡計算了下,她要是跳下去,雙方毫髮無傷的成功率是多少,…17.2%,呿,瘋子才跳!

 

  入秋的夜晚,氣溫明顯驟降許多,言書孝捨不得大神在外頭挨凍,不敢閒聊太久,說沒幾句話就把人趕回去了。

 

  轉身回到寢室裡,二傻睡相很不安分,佳佳的手橫在妙妙的臉上,妙妙也不甘示弱,小象腿狠壓在佳佳肚子上。

 

  言書孝不由得搖頭輕笑,她真是服了她們了,二傻到底是結了多大的仇,一塊挨著睡覺,竟然也能搞得像在互毆。

 

  她走近她們,彎身撈起被推到地上的被子,給她們倆重新蓋上。

 

  縱使自家地盤被搶了,她不僅無心捍衛領土,反而拱手相讓,望了眼對面青青的位置,腳步不由自主走了過去。

 

  等言書孝隔天醒來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不覺睡在了青青的床上。

 

  昨晚在外頭吹風,加上身上沒蓋被子就倒頭秒睡的後果,她不幸的感冒了…。

 

  她抱著課本,準備出門上課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感冒的緣故,全身有氣無力的,走三歩得歇兩歩,以至於上課都快遲到了,她還沒走出女生宿舍,好不容易龜速走出宿舍門口,早累得趴在花圃邊喘氣,渾身像剛從三溫暖出來,出了一身的汗。

 

  腦袋暈眩不止,她還沒休息夠,手臂被人一拉,她艱難抬起頭順著對方看過去,視線慢慢對焦,…哦,是她家的大神,不過大神表情好可怕,眼睛彷彿下了暴風雪,冰冷的嚇人。

 

  手心傳來滾燙的熱度令舒景衡不悅皺了下眉頭,「笑笑,妳在發燒,我帶妳去看醫生。」昨晚回去的時候,他就覺得早上一定還要過來看笑笑一眼才放心,結果很遺憾,他預感成真了。

 

  言書孝來不及開口表達意見,人已經被大神攔腰抱起,她實在累極了,只能勉強抓住神智最後的清醒,偏頭伏在他肩上說了句,“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眼前接著一黑,她就這樣華麗的昏過去了。

 

  舒景衡沉著臉,抱緊了懷中的人,他生氣笑笑的逞強,但心裡更難過,笑笑身體不舒服,竟還在介懷自己麻煩他,他們是戀人啊,彼此間相互照顧,怎麼能算的上麻煩?

 

  言書孝睡了一覺醒來,發現他們正在一家診所內等候護士叫號看診,她整個人以軟骨動物的姿勢半躺在大神身上,大神的手還牢牢扣在她腰上,以防她昏睡時撲街。

 

  舒景衡察覺她醒了,伸手搭上她額頭,溫度還沒退,眉頭又擰起,「笑笑,要不要喝點水?我去給妳倒。」

 

  言書孝微笑,輕輕搖了搖頭,雙眸環顧四周,清一色都是媽媽帶孩子來看病,他們身在其中反而顯得突兀,她都這麼大了,居然還是男朋友帶她看醫生,這傳出去好丟臉啊,平日建起的威風都沒了,一點都不大神。

 

  她坐起身來,拉了下舒景衡的衣袖,「我們回去吧,不就是發燒嗎?等白血球殺完細菌就會好的。」

 

  舒景衡轉頭掃了她一眼沒說話,顯然是拒絕的意思。

 

  「唉,我還是跟你說實話吧,比起我自己,我更擔心你。」言書孝悄然指了下櫃檯的方向,「看見那兩個護士沒,大剌剌寫著生吞活剝的眼神呢,一副就是想撲倒你,然後幫你打一針的姿態。」

 

  ……,舒景衡嘴角一抽冷笑,「夫人,沒想到妳最近偏好這種的,好吧,等妳感冒好了,我們玩更刺激的。」

 

  言書孝懵了,不知道是因為他隨口喊她“夫人”太過自然的緣故,還是大神後半句的隱喻。

 

  身旁傳來“噗哧”一聲,坐在言書孝隔壁的大媽笑噴了,「你們小倆口感情真好,其實年輕的時候,我跟我老公晚上也常玩的。」眼睛還曖昧眨了兩下,一臉“我都懂”的表情。

 

  言書孝正想解釋,跟診的護士已經在喊她的名字,她來不及辯解,人就被舒景衡一把拉走了,…哎,大媽,妳聽我解釋啊!

 

  醫生檢查的結果是,言書孝得的是流行性感冒,只須吃個藥,回去多喝水休息,大約兩三天就能好。

 

  等他們從診間出來的時候,那個誤會他們的大媽早領完藥,手牽著生病的孩子走了。

 

  言書孝愣怔目送大媽的背影,轉頭看著身旁黑她名譽的大神,兩眼哀怨,「你這流氓!」

 

  舒景衡壓低身子,附在她耳邊低語,「妳若不乖乖吃藥,我還會更流氓。」…真是辛苦笑笑了,生病還不忘和他調情,為什麼論壇“年度最佳女友”的冠軍不是她呢?實在太沒道理了。

 

  ……,言書孝無語,她肯定病的不清,居然忘了舒景衡腹黑大神的封號,要是競選“披著羊皮的狼”代表理事,不用說,她家大神鐵定高票當選。

 

  言書孝拿到藥包,即刻就吃了藥,等藥效一發揮,她又昏昏沉沉睡去了。

 

  舒景衡將言書孝帶回學校外的那套房子,一路抱她到主臥室裡,確認她燒開始退了後,伸手拉起棉被蓋上,自己轉身去客廳窩著,給笑笑留個靜養的空間。

 

  言書孝睡的很不踏實,感覺睡沒多久,又被哄著吃藥又餵吃飯的,腦子沉的跟鉛塊似的,關於人在哪,現在到底是什麼時間了,她完全不關心,反正一切有大神在呢,她不擔心。

 

  舒景衡坐在床畔,一手扶著笑笑的腦袋瓜,另一手給她換了個新的冰枕,言書孝中途醒了過來,望著他說了聲“謝謝。”

 

  舒景衡嘆了口氣,指腹輕撫著她的臉頰:「笑笑,偶爾依賴我也沒什麼的。」他私心希望笑笑能夠依賴他,至少不要讓他覺得,在她面前,他好比一個外人般可有可無。

 

  言書孝病的迷糊,分不清自己是在夢境還是現實,啞著嗓子回了句,「我怕,怕習慣你之後,若有天你走了,我會記不起一個人生活該是什麼模樣,那樣的自己,我會看不起…。」

 

  一段感情裡,比失去更可怕的,其實是習慣,而不是思念。

 

  她原以為,就算談了戀愛,她也跟其他女人不一樣,可是後來發現,在愛面前,眾人平等,根本和腦子聰不聰明無關,戀愛談的是心,不是腦子。

 

  她有了很喜歡的人,所以害怕失去他,為了不失去他,她只能小心的喜歡他,聽起來很傻,但是沒辦法,舒景衡能輕鬆主宰她的悲喜,也是唯一能制住她的軟肋。

 

  舒景衡握著言書孝的手,心底又是一疼,他俯下身,憐愛的親了小狐狸一口。

 

  言書孝這一睡就是幾個小時過去,等她睜眼醒來,眼簾映入四周陌生的環境,沉穏的色調,簡約高雅的擺設,熟悉的氣息,瞬間讓她清醒過來。

 

  …這這這是大神家啊!闖了他家不打緊,她居然爬上大神的床了?這是要鬧出人命啦!

 

  呃,衣服好好穿著,貌似人命還沒出吧,怪哉,她心裡怎麼有些遺憾的樣子?囧。

 

  言書孝頂著一頭亂髮衝了出來,舒景衡僅是抬頭望了她一眼,神色平靜的暗想,…笑笑到底是吃啥長大的?瞧她現在活蹦亂跳的,簡直神一般的恢復力,蟑螂生命力都沒她厲害。

 

  言書孝尷尬淺笑,趕緊以手指梳理了下不乖的髮絲,「大神,你看我都好了,送我回學校吧。」她今天都處於半失蹤的狀態,寢室那二傻不知道掀了房頂沒有。

 

  舒景衡應了聲,走回房間裡翻出毛帽圍巾和手套,將它們一併加在笑笑的身上,以防她感冒加重,眼見她包的個粽子一樣妥當,這才送她回去休息。

 

  失蹤歸來的言書孝回到宿舍後,二傻沒有多問,只當她晚回來是跟大神去約會了,她也不想解釋,要是被她們知道她睡在大神家,後果不堪設想…。

 

  言書孝洗過澡,早早爬上床歇息,隔天一早醒來,全身神清氣爽,一點也沒有昨天病厭厭的影子。

 

  她打開電腦登入學生帳號,利用校務系統請了昨天的假,又傳了封訊息報告大神,她感冒全好了,並感謝他關照等等…。

 

  萬事搞定,言書孝隨手就扔了藥包,取過書架上的課本,恢復她學霸大神的勤勉,歡樂的跑去上課了。

 

  一整天下來,言書孝明顯心不在焉,手裡握著手機,點開訊息翻來覆去的看,始終沒有收到大神的回信,她一度懷疑手機壞了,還特意借了佳佳的手機傳訊息給自己,測試結果很正常,就是大神那有點反常…。

 

  早上等到了中午,又從中午等到了下午,課都上完了,大神還沒有回音,直到下午五點多,她收到了訊息,大神說,“笑笑,我們暫時別見面了。”

 

  言書孝瞪著那則訊息,許久都沒有表情,…昏天暗地的絕望迎面襲來,心口被拉扯般的疼痛,腦子只不停想著,大神這是要分手的意思嗎?因為她昨天給他惹了麻煩?

 

  平日淡定的言大神不淡定了,她急忙打給了舒景衡,她就是要被甩,起碼也要給個理由啊,這麼不清不處的一句話,恕她不接受。

 

  ……,手機轉語音信箱了。

 

  她將手機丟進包裡,開始在校園裡拔腿狂奔,一舉衝到了男生宿舍樓下,攔了個人就說,“同學,拜託你,我找舒景衡,很急!”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垂死掙扎什麼?腦子也無法思考,她這樣衝來,是不是就是人家說的死皮賴臉?以往的理智全被傷心淹沒了,…怎麼可以?她還沒有告訴舒景衡,她有多喜歡他,他怎麼可以說分手呢?

 

  不一會的時間,男生宿舍門口有個人影出現了,她欣喜想跑過去,可是卻在見他的剎那,一歩也動不了,…來的人是木承晞,心底不由得又是一沉,……,看樣子,大神連見她一面也不願意了。

 

  木承晞被披頭散髮的言書孝嚇了一跳,滿臉疑惑的搔了搔頭,「嫂子,阿衡他不在宿舍,妳找他有什麼事嗎?他要是回來,我幫妳轉告他。」

 

  言書孝呆呆笑了下,搖頭低語:「沒事了…。」默然轉身走了。

 

  她沒有回女生宿舍嚎啕大哭,只是宛如遊魂四處飄蕩,不知不覺又走到他們初次見面的東明湖,如果她知道,她以後會很喜歡那個人,那麼她一定不會靠近當時在睡覺的他,不會替他撿起掉在地上的書,這樣她就不會發現,原來那個人長的很好看。

 

  像是在弔唁死去的愛情般,言書孝孤身走過他們曾一起走過的路。

 

  南鵲橋依舊是情侶約會聖地,放眼都成雙成對的,硬生生被別人恩愛秀了一臉,…她以後又會被他們鄙視了吧,因為她又成了單身狗了,還好大神沒有出現在這跟別人幽會,不然她可能會一氣之下,直接把他們兩個人一腳踹進溪裡和錦鯉當鄰居。

 

  八系聯合晚會那天,她要是沒有在南鵲橋和大神相遇,沒有取笑他是吳剛,那麼,他們是不是就不會有交集,他們會繼續做著齊名的雙大神,各自安生至畢業,心也不會疼了。

 

  …憑什麼大家都好好的,就她一個人的世界天翻地覆了呢?她心裡好不甘心。

 

  腳步走到北雁亭,教授們還聚集在亭內下棋,曾經有個人就站在那裡,給她寫了一封情書,…她真傻,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一切不過是得不到那樣愛情的人憑空捏造的,但她明知道,為什麼因為是他說的,所以她就信了呢?

 

  走遍三景後,她最不想去的就是西湘門,可她還是去了,兩眼望著淒涼的西湘門苦笑,這分手魔咒真是厲害,居然連她也沒有玩過它。

 

  言書孝嘆了口氣正要離開,這時不知道從哪冒出一個人影,突然自另一頭的西湘門衝了過來,而且還那麼剛好的抱住這邊的她…。

 

  言書孝懵了,回神過來後,急忙就想推開他,但是那人抱的死緊,她半點都推不動。

 

  空氣中散開那人的香味,言書孝感覺心尖上一刺,想著也許是最後一次,雙手頹然無力垂下,安安靜靜的讓他抱著。

 

  他們靜止不動許久,言書孝站得腿都酸了,終於耗盡耐心擰眉:「你再不鬆手,我可能不會瀟灑放你走了哦,而且還會很流氓的留下你。」

 

  舒景衡淡然一笑,「說說看,怎麼樣的流氓法?」

 

  言書孝怒了,她最討厭挑釁,尤其是此時此刻!

 

  她抓過他的手,反手一轉,將舒景衡壓在西湘門的石牆上,參照上次她喝醉酒強吻的那個姿勢,直接按住他親了上去,一腳還霸道跨著壓住他的腿。

 

  舒景衡咬著牙關,不讓言書孝的舌尖硬闖,笑意承載在眼底。

 

  言書孝蹂躪夠了,整個人靠在舒景衡的胸前,「大神,我本來很想超帥的答應分手,可是我發現,短時間內我好像做不到,所以你委屈點,讓我在喜歡你一下下吧。」

 

  「分手?!妳敢試試!」沙啞低沉的嗓音,明顯意味著警告。

 

  舒景衡的態度前後轉變太快,言書孝腦子一時跟不上,難免覺得有些委屈,「是你先說“我們暫時不要見面”,那不是委婉要分手的意思嗎?」難道大神想玩地下情?

 

  「……,我感冒了,怕見面又傳染給妳,結果訊息沒打完,手機就沒電了,我知道妳肯定會誤會,所以馬上就跑來解釋了。」

 

  舒景衡無奈的笑了,笑笑不知道,當他發了瘋的找她,結果卻在西湘門找到的時候,他心裡有多難受,他們還沒破魔咒呢,笑笑來這做什麼。

 

  言書孝呆了半天,登時暴怒一聲:「你怕傳染感冒給我,可是你剛親我了啊!」更惱怒的是,這種狗血誤會劇,竟然還發生在她身上,她腦門被門夾了嗎?怎麼都沒起疑劇情發展離題了勒?

 

  「……,笑笑,我如果沒記錯的話,剛剛好像是妳壓上來的吧?」舒景衡頓時哭笑不得,他家小狐狸是不是搞錯重點了?

 

  言書孝窘迫大笑,…呃,還真的是,哀唷威,一切還不是她太喜歡他的緣故嗎?

 

  雙大神誤會解開後,他們又去昨天那間診所報到了,只不過今天掛號的人換成舒大神。

 

  醫生診斷出的結果,舒景衡比言書孝慘了點,得的是腸胃型感冒,簡單來說,就是吃什麼吐什麼的感冒。

 

  離開診間之際,醫生把他倆叫住,語重心長的說,「年輕人談戀愛是好事,就是那個啥,…咳,病毒相互傳染機率很高,你們節制點。」

 

  言書孝被噎的說不出半個字,醫生,那個啥是哪個啥?說清楚啊!

 

  言書孝坐在診間外頭的椅子上,等著護士小姐喊領藥,腦子不由得想,感冒的明明是她,但她昨天和大神根本沒說幾句話,而且連吃飯都是分開的,為啥大神還是被她傳染感冒了呢?

 

  無意識的咬了下下唇,唇際還是熱熱的,……,靈光一閃,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她站起身來,手指著身旁男人的鼻樑大喊:「說,你昨天晚上趁我睡覺的時候,是不是對我耍流氓了?」假設昨天大神確實偷親她,那麼感冒傳染機率起碼有九成,這樣一來,所有事情都能解釋的通了!

 

  …舒大神愣了,診間護士手上抱著的資料掉了,等候看診的病人一臉懵逼。

 

  舒景衡拉下她的手按著,嘴角不自然抖了下,刻意壓低聲音:「夫人,家醜不可外揚…。」他覺得,歷經昨天跟今天後,雙大神的清譽,基本上已經蕩然無存了。

 

  言書孝總算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了不得的話後,整張嫩臉通紅,巴不得現在挖地就地掩埋,她真是丟臉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nie
  • 哈哈哈哈…
    這兩個人真是一對活寶啊!真是太可愛了!真的超愛這系列文的,小清新太棒了~
  • 哈哈,謝謝妳喜歡他們,這次我也寫的超開心。
    我要爭取一路甜到底模式,哈哈。
    歡迎有空常來跟我分享心得哦。 ^^

    Somnus 於 2016/11/03 20:39 回覆

  • 珊瑚
  • 言笑笑,妳真的感冒+戀愛比腦袋被門夾還嚴重…智商都下線了啊XDDDDDDDDD
    (捶桌大笑)
  • 哈哈,我覺得笑笑已經朝白痴之路邁進了。
    偏偏舒大神腹黑無敵,見死不救就算了,還超愛黑自己媳婦。
    下一章也要甜甜甜啦~

    Somnus 於 2016/11/03 2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