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22頁 不為人知的秘密

 

  當舒景衡牽著言書孝一起回到他學校外的那套房子,看見蹲在家門口前,腳上還穿著人字拖的木承晞時,三個人都沉默了。

 

  木承晞站起身來,朝著他們就是一頓吼:「舒景衡,你他媽搞什麼鬼?手機打不通,嫂子又像瘋子的找來宿舍,我以為你出什麼事了,擔心的快死了,結果你們現在秀恩愛虐我一臉,靠,單身狗礙你們眼了?要砸狗糧不會早說嗎!」說完,大爺般的甩袖走了。

 

  ……,言書孝懵了,她怎麼感覺被狗糧砸的猝不及防的人,好像是她自己?這麼情深意切的怒吼,外加那句“擔心的快死了”還帶一點哭音,呃,背後信息量太大了,她心臟小,承受不住啊啊啊。

 

  搞了老半天,原來阿晞學長和大神是一對,那她是什麼?給他們打掩護的標靶嗎?有情敵不可怕,情敵偷睡妳男友才可怕!

 

  言書孝看著身旁的舒景衡,萬分認真的想著一件事,…她家大神是上面那一個?還是被壓的那一個?

 

  舒景衡撇了言書孝一眼,心裡已明瞭笑笑此時內心上演的小劇場,那曖昧打探的眼神,簡直就和他寢室的那群兄弟一模一樣。

 

  「笑笑,趕緊把那眼神給我收回去,否則…,呵。」

 

  言書孝無辜的哦了一聲,強行終止腦子裡的花系列。

 

  大神投來的眼神沒有半分犀利,反之承載著笑意,但重點就是笑的嫣然無害,一笑百媚生的模樣,讓人不由得全身毛骨悚然,泛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唉,果然沒錯,知道真相的人,總是死的比較快。

 

  舒景衡拉過言書孝進屋後,黑著臉坐在沙發上不說話了,他在思考,是不是要冷凍下木承晞,免得又讓笑笑誤會了。

 

  言書孝瞄了下舒景衡,確認大神身上沒有殺氣,琢磨再三才開口:「…大神,我這人很尊重自由戀愛,我也不帶任何性別偏見,既然你跟阿晞學長認識在先,那麼這樣吧,由阿晞學長做大,我來當小也沒關係的。」

 

  舒景衡正喝水,聽見小狐狸的提議,“噗”的一聲,差點沒把自己嗆死,…笑笑腦子到底裝什麼了?女大神學霸稱號絕對是擺設!

 

  舒景衡抹去嘴角水漬,一手緊扣她的腰,另一手抬起笑笑的下顎捏著,眉眼仍染著笑意,「笑笑,妳剛說什麼呢?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

 

  言書孝抖著吞咽口水,嘿嘿笑了聲,「我說,大的是我,小的也是我,阿晞學長要想進門,沒門!」……她還年輕,不想死無葬身之地啊。

 

  舒景衡滿意點頭鬆手,摟著她往後倒在沙發上,還大方出借胸膛給小狐狸當枕頭,語氣頗無奈:「阿晞和我一起長大,感情比較好是當然的,但為夫潔身自愛,從沒和別人行過苟且之事,我和他清白的很,更何況,阿晞早有喜歡的“女人”了。」為了撇清關係,他還特意強調了“女人”兩個字。

 

  言書孝上一秒被拉進舒景衡懷裡還小鹿亂撞的,如今聽見大神的話,心底頓時又甜的亂七八糟的,堂堂高冷舒大神行事,曾幾何時需要跟一個人解釋了?如果不是在乎她的感受,大神又何須解釋?

 

  她不笨,怎麼可能真覺得大神和阿晞學長之間有什麼,她不過就是想偶爾看看大神氣的無可奈何的樣子。

 

  也許大神自己並沒有察覺,每次明明氣壞了,可是眼神總會洩漏捨不得罵她的寵溺。

 

  舒景衡這般寵她,讓她有種錯覺,要是她哪天把天捅了,他也會默默替她補天,因為這男人愛她,所以願意護著她胡作非為,甚至跟她狼狽為奸,只要她開心。

 

  言書孝趴在舒景衡的胸膛,笑眼凝望:「我要是阿晞學長,肯定也說自己喜歡的是女人,好能降低你的戒心。」語畢,她還像個流氓調戲般,指尖輕輕刮過舒景衡完美側臉的輪廓。

 

  「戒心?我看沒戒心的人,似乎是妳。」舒景衡勾起一抹壞笑,翻身一轉,呆萌的笑笑小狐狸,眨眼間被禁錮在惡狼的身下。

 

  言書孝渾身僵硬,看著舒景衡妖孽的笑容,腦門緊張的冒汗了,要命了!她怎麼引狼入室了?…哎,不對呀,這室是大神的,她應該是“狼”的角色啊!

 

  ……,老天爺又玩她呢,這次不是拿錯劇本,而是直接改劇情了!

 

  舒景衡笑了,身子逐漸伏下,言書孝登時雙眼瞪大,心中警鈴大響,她趕緊伸手捂著嘴,以免感冒又來個交叉感染,讓他們兩個都被病毒給玩掛了。

 

  言書孝緊緊閉著眼,果不其然,大神的吻不偏不倚的準確落在她的手背上,她還偷偷期待大神下一秒出什麼招呢?結果,他頭一偏,咚的一聲倒在她肩上就不動了。

 

  …言書孝無語了,有人劫色劫一半的嗎?大神,你好歹認真演啊!

 

  「大神?」言書孝眼睛睜開一點細缝,指尖戳了戳壓在她身上的舒景衡,「…大神,我錯了,你能不能起來會?我快被你壓的喘不過氣了。」

 

  等了半天沒動靜,言書孝實在被壓得忍無可忍,兩手使盡了力氣推他,舒景衡沒抵抗,一下就被推開,整個人狼狽摔在地上發出很大的聲響。

 

  舒景衡眉頭緊擰,悶哼一聲,連眼皮都沒睜開,繼續躺在地上沒動。

 

  言書孝嚇傻坐起身來,看著大神挺屍的模樣,總算意識到不對勁,她急忙撲上前,一手按在他的額頭上。

 

  言書孝收回手大怒:「人都發燒了,你難受就不會吭一聲嗎?」嘴上雖罵著,可是扶起舒景衡的動作卻很輕柔。

 

  舒景衡勉力睜開眼,瞧見言書孝拉著他的手,慌亂的七手八腳想背他的模樣,忍不住低笑:「笑笑,我難受。」

 

  言書孝像被下了定身術,不敢再亂動他分毫,飛快轉頭問他:「告訴我,你哪難受了?」

 

  「……,妳吵的我難受。」

 

  言書孝的小臉都垮了,不滿的嘟嚷回嘴:「我吵還不是因為擔心你。」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逗她。

 

  一對上他的眼,言書孝不說話了,舒景衡那柔情似水的眸子,會活生生把她溺死的。

 

  舒景衡本想靠自己走回房裡,但是言書孝不讓他逞強,非要攙著一起走,舒景衡拗不過她,只好讓她抬著他的右胳膊搭在她肩上,他小心控制著力氣,不願壓著笑笑,結果短短幾步路走下來,他累得比自己走還艱辛。

 

  言書孝盯著他躺上床閉眼休息後,乖乖退出房間了。

 

  腳歩返回客廳,她抬頭看了眼時鐘,時間已經不早了,她應該回學校的,可是剛走到大神家門口時,又不放心駐足回頭,大神病了,家裡還沒有人照顧他,要是半夜出事了怎麼辦?

 

  雖然大神感冒是他耍流氓惹得,但是病毒起源終究還是她,假如大神不是因為要照顧她,他哪會感冒呢?說起來,這責任還真有她的一半。

 

  …好吧,她認了,誰叫她是舒景衡的女朋友呢?

 

  手心用力一掐,心底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眼眸閃過一抹堅定,言書孝轉身走了。

 

  一回到宿舍,她不禁鬆了口氣,還好沒有人回來,言書孝衝到衣櫃前,匆匆塞了兩套衣服進大包包裡,離開的時候,正好碰巧遇見回來的佳佳。

 

  「…笑笑,妳這是要去哪?」

 

  自從歷經青青走後,寢室每天都是草木皆兵的狀態,沈佳凝來回望著言書孝和她手上的行李,目光泫然欲泣。

 

  言書孝淺笑,面不改色的說:「我媽過生日,我回家給她慶祝一下,過兩天就回來!」…母上大人,情況危急,借您名號擋擋。

 

  佳佳點了下頭,隨後又蹙起眉頭:「誒,不對呀,笑笑,妳上個月回家,不就是為了妳媽的生日嗎?」

 

  言書孝心虛的呵呵連笑了兩聲,她怎麼忘了呢?佳佳素來有“不該真相的時候偏真相”的天賦啊,不過,她可是言大神,機智如她,哪能有敗下陣的時候?

 

  「上個月是國曆生日,這次是農曆生日啦。」

 

  佳佳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笑,妳家好酷哦,生日都要過兩次。」

 

  「就是就是,那我走啦,再晚趕不上車了。」

 

  佳佳望著言書孝彷彿腳踩風火輪的背影,不禁看傻了片刻,怪哉,笑笑不像趕車,比較像趕投胎啊。

 

  言書孝以神速順利脫身回到大神家,剛才走的時候,她帶走了大神家的鑰匙,所以這次回來根本不用按門鈴,直接當自己家開門進來了,…咳,這感覺有點像女主人的架式。

 

  她知道大神生病沒胃口,回來之前,又繞路去了學校附近的知名速食店,點了個玉米濃湯外帶。

 

  腳步走到廚房,她將白米洗乾淨放進鍋裡,倒進量好水的比例,趁著電鍋還在煮白粥的時候,拿出包包裡的衣服,借了大神家的浴室洗澡,一切都那麼順其自然。

 

  浴室瀰漫蒸氣,鏡中反射出言書孝臉頰嫣紅,不知道是熱水太燙,還是害羞的緣故。

 

  …他們正式交往還沒多久呢,她就這樣傻愣愣送上門,是不是不太好?

 

  言書孝一愣,急忙彎下腰潑了把冷水洗臉,哎,她想什麼呢?大神還病著,他哪能把她怎樣?…要怎樣的話,也是她怎樣了他才對!

 

  洗好澡出來,電鍋已經煮好白粥,她盤起半乾的頭髮,把買好的玉米濃湯倒進白粥裡,頓時香味四溢,光聞就令人口水氾濫,為了讓大神有胃口,她還特意灑了兩包胡椒鹽上去。

 

  每間速食店都有供應玉米濃湯,但她就特別偏愛老爺爺他們家的,料多味美又實在,再加上胡椒鹽,兩者根本是絕配。

 

  她雙手端著言大神特製的玉米濃湯粥,嘴上刁著藥包走進大神房裡,放好大神的晚餐,她伸出手,輕輕搖了下昏睡的大神,「舒,起來吃飯了。」

 

  舒景衡還以為自己作夢呢,一時沒反應,等言書孝喚了第二次時,猛然睜眼一看,真是小狐狸,…心尖上沒來由的一軟,他頭一回覺得,生病原來也不是壞事。

 

  「我以為妳走了。」

 

  「是走了,不過因為擔心你又回來了。」言書孝淡笑,扶他坐起身後,拿著湯匙攪拌熱粥吹涼,等溫度降下不再燙口,這才把碗遞給了大神:「吃吧,我去找溫度計,看你燒退了沒有。」

 

  舒景衡接下碗,低頭看著黃澄澄的粥時,內心五味雜陳,賣相是有些奇怪,不過既然是笑笑準備的,就算是毒藥他也照喝不誤!

 

  等言書孝翻遍屋子拿著溫度計回來,舒景衡早把粥喝光了,擱在一旁的藥包也撕開了,顯然是乖乖吃藥了,但是情形不太對勁,他臉色發白,額際也在冒汗,手心拽著被子的一角,表情痛苦,似乎在隱忍什麼。

 

  言書孝立即殺到舒景衡面前,想也沒想就把手心攤開平舉在他嘴前,示意讓他吐出來。

 

  她心裡愧疚極了,…都怪她粗心,居然忘了大神得的是腸胃型感冒,即便喝水也會反胃想吐的,醫生分明叮囑要少量多餐,結果她只惦記著他一整天沒吃東西,擔心他餓壞了,所以給他添了滿滿一碗的粥…。

 

  舒景衡皺眉,伸手按住了言書孝的手,萬一他真吐了,笑笑不嫌噁心,他嫌!

 

  言書孝看著他,心底又好氣又好笑,大神都已經病成這樣了,竟然還在怕丟臉。

 

  其實她也被自己嚇住了,若不是情動所致,她根本沒勇氣伸手,要是爸媽知道了,那還不得打死她,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沒給兩老接痰聊表孝心就算了,竟然還想接別人的。

 

  舒景衡不發一語,僅是一直握著言書孝的手,等反胃的感覺過去,抬眼看了下電腦的方向,不必等他開口,言書孝會意起身捧著電腦過來。

 

  舒景衡笑著拍了拍言書孝的頭,表示嘉許肯定,他打開電腦輸入帳號和密碼,接著又點開遊戲畫面,把電腦轉向她:「小小一個遊戲,應該難不倒言大神。」

 

  言書孝面露不解,待視線撇見畫面時,忍不住愣了會,那是今年最火紅的線上遊戲“獨霸天下”。

 

  遊戲基本都大同小異,逃不過選職業、殺人、攻城三大定律,之所以火紅,不過是遊戲發行商花大錢請了明星來代言。

 

  暑假的時候,她被表弟拉著陪玩了一會,學校開學之後,她只登入過一次就沒玩了,沒想到,不食人間煙火的舒大神也玩這款遊戲,而且跟她還是同一個伺服器的,她還以為他只愛看書呢。

 

  「今天是攻城的日子,戰帖三天前就下了,大丈夫出言不悔,所以…,笑笑,妳代我去指揮幫戰吧,阿淵他們也在,輸贏不重要,大不了賠幾塊城池而已,況且丟的是我的臉,妳隨便玩,不要有壓力。」

 

  ……,言書孝默然,這是真的不要有壓力的意思嗎?為啥她覺得自己被小瞧了?她好歹也是學校另一名大神啊!

 

  言書孝抱起電腦走到書桌前,朝著舒景衡挑眉一笑:「睡吧,戰我幫你打,城我幫你守,要是輸了,我言書孝三個字倒過來寫!」夫人帶兵打打殺殺,夫君負責貌美如花,這道理準沒錯。

 

  舒景衡見她鬥志高昂的樣子,安靜的閉上眼睡了,…他從不讓別人碰他的電腦,可是笑笑不同,因為她是言書孝,他捧在心肝上的小狐狸。

 

  言書孝的精力完全被遊戲吸引住了,幫戰開打前,她特意去暖了身,熟悉一下人物的技能,舒景衡選的人物很有他的風格,是個白衣飄飄的公子哥,手上還端著一把扇子,但是遇敵廝殺的時候,只要將扇子往上一拋,下墜時就化成了一柄劍,低調又張狂。

 

  時間越接近幫戰的時間,言書孝壓力越大了,她現在才發現,大神是一名幫主,而且在遊戲裡,他同時也是一名江湖大神,四處受人追捧,頭像上還顯示系統給的“天下戰神”封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在遊戲中取名叫“戰無不勝蘭陵王”。

 

  歷史上的蘭陵王相貌柔美,為了威嚇敵人,每回出戰的時候,臉上都會帶著面目猙獰的面具,蘭陵王的一生戰功顯赫,因此有“戰神”的封號,不過也因為功高震主,沒多久就被皇帝手足以一杯毒酒毒殺了。

 

  言書孝望了眼床上的舒景衡,想吐槽卻找不到破綻,沉睡的他,少了清醒時的高深莫測,渾身沒有壓迫的氣場,清冷妖孽的面孔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儼然就是現世版的蘭陵王!

 

  這時電腦叮的一聲,來自遊戲系統,提醒她攻城的時間到了,言書孝轉了轉手腕,領著大神的室友們上戰場殺敵了,她只有一個信念,她不能輸,身為舒景衡的女人,她怎麼能輸?

 

  這一戰打的讓裴坤昱他們腦子有些發懵,以往舒大神都是穏紮穏打的戰術,但是今天完全走的是速戰速決,下手那叫一個狠,殺了人就從人家屍體上踏過去,藐視挑釁的意味濃厚,這和舒景衡以前低調囂張的套路不同,雖然他們最後還是贏了。

 

  徐鴻淵開了個語音會客室,言書孝頂著大神的名號也加入了,開場白還沒說,木承晞就先大吼招呼:「阿衡,你這是跟誰顯擺啊?要不是你等級高血厚,操作又強,城還沒殺進去就被砍死了!你他媽的主公被殺,我們還玩屁。」

 

  言書孝被吼的很是尷尬,她第一次攻城太興奮了嘛,而且玩的等級還那麼高,情緒一高漲的後果逢人就殺,…大不了下次她殺慢點,給他們一點表現機會。

 

  言書孝按下快捷鍵,輕軟嗓音透過耳機的麥克風傳了過去,「…咳,學長們,剛剛上場代打的人是我啦,言書孝。」

 

  ……,男宿712寢室瞬間鴉雀無聲,言嫂子這是要逆天了啊,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他們不由得開始慶幸,還好當初追她的人是舒景衡,要換做他們,男人自尊早被言書孝打趴了,總結,他們夫妻倆變態起來不是人,互相禍害剛剛好!

 

  言書孝茫然眨了眨眼,她說錯話了嗎?大家怎麼那麼安靜?

 

  目光下一秒又被床上的舒景衡吸引了過去,此時他一手拿著衣服,正想起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言書孝眉頭一擰,衝著他的背影脫口而出:「站住!你現在還想洗什麼澡?快給我回床上躺著!」

 

  聽起來十足霸氣側漏的一句話,無形中卻讓言書孝的潔操碎了一地,她的手指還按在鍵盤上呢,剛剛那番話一字不差的傳進了裴坤昱他們的耳裡,…他們的想像是這樣的,舒大神比不過言大神的流氓,只能委屈的衣衫解盡,垂淚躺在床上等候言天子臨幸。

 

  徐鴻淵登時打了個寒顫,趕緊解散了語音聊天室,這個天大的秘密,他們死都不能說,不然肯定會被雙大神拖出去埋了!

 

  遊戲的氣氛異常熱絡,因為言書孝那一戰,系統一直瘋狂刷屏,所有人都在質疑,大神被盜號了,畢竟那強悍的鐵血手腕,實在很不像傳說中的大神風格。

 

  裴坤昱最後看不下去,在遊戲公開系統上,冷冷丟了句話澄清,“沒盜號,玩的人是我們幫主夫人。”

 

  消息一出,裴坤昱的私聊視窗宛如當機似的一條條跳了出來,追問的都是幫主夫人是何方神聖,木承晞和徐鴻淵也是同樣的情形,三個人交換個眼神,紛紛退出遊戲,所有訊息一概不回,好圖個清靜。

 

  木承晞從口袋裡掏出一百塊壓在桌上,「我賭阿衡在上。」舒景衡雖然淪落到侍寢的局面,但是衝著他們多年兄弟的交情,他還是要情義相挺的!

 

  徐鴻淵拋了個眼神,「我押五百,嫂子在上!」

 

  裴坤昱認真想了半天,遲遲做不了決定,雙大神棋逢敵手勝負難分,於是他隨手拋了個十塊錢,丟給老天爺決定,銅板顯示正面,「命運讓我壓言書孝,看在老天爺的面子上,廢話不囉唆,一千!」

 

  言書孝回神過來鬆手的時候,裴坤昱他們的頭像都暗了,系統顯示對方離線中,……,她想撞牆自盡了,自從遇上舒景衡後,她就沒有潔操可言了,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珊瑚
  • 笑笑,妳的形象被妳自己給崩毀了啦XDDDDDD
  • 哈哈,越毀舒大神越愛,因為笑笑真非他不可了。

    Somnus 於 2016/11/08 2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