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24頁 戀愛棉花糖

 

  舒景衡以一連串的逼婚攻勢,順利將媳婦娶走後,他再也不怎麼玩遊戲了,這讓裴坤昱等人十分疑惑,照理說他花了這麼多功夫才把言嫂子拐來,現在他們不僅現實裡是一對,就連在遊戲中也能堂堂正正的膩歪,他老大為啥就不玩了呢?

 

  三個人決議以猜拳決勝負,採三戰兩勝制,輸的人負責去問舒大神理由,歷經他們兄弟一陣拼搏廝殺後,最後由運氣極背的木承晞出線。

 

  當木承晞得到答案回來時,裴坤昱和徐鴻淵立即圍了上來,頻頻追問結果。

 

  「老大說啥了?」

  「阿晞,你倒是快說啊!」

 

  想到那理由,木承晞忍不住翻了個超大白眼,不屑冷哼:「他說,現實中就能抱到人,他為什麼要在遊戲中虛度人生?…去他的,他就是瞧不起單身狗!」

 

  ……,裴坤昱跟徐鴻淵很有默契的同時沉默不語,其實吧,他們覺得舒大神說的挺有道理…,各自摸摸鼻子繼續坐在電腦前打天下了。

 

  舒景衡倚著椅背淡定喝茶,支手淺笑,…他想過,就算“滄海一聲笑”不是笑笑,而是其他人,那麼他還追不追言書孝?答案無疑是肯定的。

 

  他是個極其理性的人,能被感情左右的機率簡直是鳳毛麟角,實際上,他也是個厭倦改變的人,…只是,他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人來破壞這個定律,而且意外的是,他竟然還不討厭。

 

  言書孝,起先是名字引起他的注意,他想驗證他推測的是對是錯,可是到了後來,隨著他們一次次接觸,他早不在意她是不是他要找的人,笑笑的機智和幽默,為他清冷的生活帶來了一片歡樂,他開始好奇,假如這個人繼續在他身邊,他的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模樣?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所以留住了她。

 

  喜歡一個人的理由,也許有成千上百種,但追歸咎底,不過是你喜歡和那人在一起,他不必優秀出眾,也不需與眾不同,只要他是他就行,簡單的沒有既定準則。

 

  他喜歡言書孝,很湊巧的她是女大神,他們遵從自己本心在一起,幸運的是,過程中沒有波折猜忌,也沒棋逢對手的情敵,一切如同水到渠成那般自然。

 

  寒冬十二月,言書孝站在寢室鏡子前轉了好幾個圈,一下拉衣服,一下拉裙子,神情明顯忐忑不安。

 

  「妙妙,妳幫我看看,我這樣打扮到底行不行啊?」

 

  孫妙茹胡亂抓了把薯片往嘴裡塞,眼睛盯著電腦螢幕,根本沒轉頭的張口敷衍:「行啦行啦,妳又不是男人,“不行”也無所謂啦。」

 

  言書孝飛快轉身,毫不留情以手刀劈了妙妙的腦袋瓜,語出威脅:「妳又在看小黃文,信不信我跟阿淵學長告狀,揭妳老底!」

 

  「快去快去,我正缺個人來實踐呢!」

  「實踐什麼?」

  「……,笑笑,妳約會要遲到啦!」

 

  言書孝充耳不聞,心裡不禁暗想,要是阿淵學長追到妙妙,結果發現事實不符,與他理想中差距太大,事後吵著跟她退貨怎麼辦?她要不要先立個保證書,上頭就寫“商品售出,概不退貨”?

 

  孫妙茹隨意擦了擦手,伸手拿起電腦旁的蘋果小鬧鐘,將它舉到言書孝面前,「笑笑,我沒騙妳,妳不信的話,自己看時間吧。」

 

  言書孝瞪著指針大約愣了三秒,丹田十足有力的咆哮一聲,炫風抓過椅子上掛著的長版雪色毛尼外套出門了。

 

  大神訂了間最近很有名氣的餐廳,他們約好中午一起吃飯,這也是他們初次的校外約會,言書孝非常重視,所以早上一起床,就開始盛裝打扮,衣服連換了好幾套才終於底定。

 

  她選了件一字領紅條紋毛衣,下身套著同色的毛尼短裙,為了抵抗寒流低溫,她穿上厚織黑絲襪,配上純白羊毛短靴應戰,一頭烏黑長髮沒有盤起,任它垂散在肩頸,當作天然的圍巾保暖。

 

  為了今天約會上場萬無一失,她可是拖著二傻研究了三天,這才訂下既有女人味,又能彰顯可愛的風格,…雖然她平日形象好像和可愛沾不上邊,囧,但為了大神,是時候發揮她演戲的細胞了!

 

  言書孝邊跑邊穿上外套衝下樓,舒景衡早已經等在那了,看樣子像是等了一段時間,修長指尖貼在腿側一搭一搭的點著拍子。

 

  她笑臉盈盈的喊了聲,“舒!”待舒景衡轉身後,她以飛蛾撲火的姿態,兩腿用力一跳,計算毫無偏差的成功飛撲到他身上。

 

  舒景衡被嚇得不輕,急忙張手將人抱個滿懷,…眉頭微微一擰,他最近似乎飼養過頭了,這隻小狐狸有點份量啊。

 

  言書孝圈住他的脖子,低頭嗅了下大神身上的香味,等每日一吃大神豆腐的例行公事完成,這才甘願樂呵呵的鬆手退開。

 

  大神穿了件白色長襯衫,外頭套了件灰色翻領針織毛線衣,褲子鞋子和大衣都是穩重的黑色系。

 

  這身打扮襯得他整個人清潤翩然,仿似一株空谷幽蘭,渾身溢散出遺世獨立的謫仙氣息。

 

  除了同是長版大衣,他們色調是極度的反差,兩個人一亮一暗,但站在一起,再不和諧的地方也被他們的外貌調和了,讓人看了只覺得相配,並無任何突兀感。

 

  舒景衡撇見言書孝露出的鎖骨,忍不住伸手替她往上拉了拉,言書孝笑著拉下他的手:「別拉了,本來設計就是這樣的。」

 

  舒景衡眼眸低垂,視線落在她的短裙上,表情又不滿意了,「笑笑,妳上去重新換一套吧,我等妳。」天氣這麼冷,他瘋了才帶這樣的笑笑出門。

 

  「……,我選了好久才決定穿這樣的。」言書孝哀怨的癟嘴,機伶的適時撒嬌裝柔弱,「你沒聽過女為悅己者容嗎?」

 

  「…天氣這麼冷,妳會感冒的。」

 

  言書孝俏皮眨了眨眼,一把摟住他的手臂揚笑,「萬一我感冒的話,不是還有你照顧我嗎?一回生,二回熟,我相信難不倒你的!」

 

  舒景衡說不過她,無奈從口袋裡拿出暖暖包塞進她外套的兩邊口袋,這還不放心,他又塞了個進她手心,待保暖防範做好,他一手環過她肩膀,將她藏進大衣底下,兩個人像連體嬰般行走。

 

  「笑笑,我真的不得不承認,妳確實很聰明。」

  「…有嗎?」

 

  言書孝一臉茫然,她什麼都沒做啊,大神哪裡看出她聰明了?她那些花花腸子,玲瓏剔透的心思,至今還用不到三成!

 

  「妳看,妳既能名正言順吃我豆腐,又篤定我一定不忍拒絕,要是感冒了還能賴我照顧妳,連環計中計,彼此環環相扣,難道這樣還不算聰明?」

 

  ……,言書孝驚呆了,舒大人,冤枉啊!她什麼都沒想好嗎!真要用計,她鐵定會找個月夜風高的日子,然後狂灌他酒,好能一舉推倒他,讓他徹底成她的人,哪裡還會這般以禮相待?

 

  她骨子裡流的是剽悍血液,信手拈來都是滿滿耍流氓的套路,她只是不忍下手給他辣手摧花,一直拼命忍耐,避免內心的宇宙小火山噴發,結果大神把她想的太純真,她又不好意思指證澄清,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平日威風凜凜的雙大神,此時正以一種怪異的奇葩姿態往校門口走,一路上頻頻引得人回頭注目,言書孝忍無可忍的彆扭想掙脫,「…大神,你放開我吧,我可以自己走。」

 

  「為什麼?這樣不是挺暖和的嗎?我還可以替妳擋風。」舒景衡笑臉咪咪,一副就是不想撒手的無賴樣。

 

  「…,你沒發覺嗎?大家都在看啊!」

 

  言書孝心知,即便分開走,他們各自頭上還頂著大神的光環,同樣會被人盯著瞧,他們如今還是情侶關係,關注度是以往好幾倍的翻漲,可是不管怎麼樣,好歹也比他們現在這蠢樣好。

 

  「笑笑,我們倆高的跟電線桿似的,一起走在路上很難低調吧?所以,他們注意到我們是很正常的。」

 

  ……,言書孝不說話了,這種睜眼說瞎話的好口才,她還真沒有。

 

  等她坐在預約好的餐廳,環顧了下周遭粉色裝潢的店面,店裡客人清一色是女人,耳邊聽著她們用餐發出的刀叉聲,言書孝心底沒來由的升起一陣惡寒,對面的男人神色如常,舉手投足都是一派書香儒雅的氣質,完全不覺得氣氛不正常。

 

  她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狼窟,當然,被盯上的目標是她家的唐僧小肥羊,…哎,吃飯就吃飯,眼睛黏在她男人身上做什麼?看她們吃著肉迫不及待往下嚥的模樣,這到底是吃什麼肉啊?牛羊豬雞,還是人?

 

  舒景衡放下水杯,淺笑問了句:「笑笑,妳不喜歡這裡嗎?」從進來開始,小狐狸就臉色不善,全身散出想找人打一架的狠戾殺氣…。

 

  言書孝回神過來,收起肅殺的眼神,扯著臉皮綻放笑容,「怎麼會呢?我很喜歡。」

 

  「妳這表情是喜歡的話,估計世上已經沒有妳討厭的東西了。」舒景衡伸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輕嘆了口氣:「笑笑,說吧,妳怎麼了?真要不喜歡的話,我們就不吃了。」

 

  言書孝微笑搖頭,餐廳是他特意訂的,她哪會不喜歡?…她只是說不出口,她不喜歡的是旁人對他的覬覦啊。

 

  舒景衡明白笑笑不想說,默然收回了手,氣氛頓時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好在服務生這時候送來了餐點,言書孝一見到牛排,剛剛感到的危機意識,瞬間被拋到外太空去了,…美食當前,威脅什麼的,通通滾蛋吧!

 

  離開餐廳前,言書孝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舒景衡在低頭看書,神情專注認真,她忍不住被勾出好奇心,偷偷繞開從他背後突襲。

 

  言書孝無聲走近,伸長脖子看了一眼書名,…“戀愛入門秘笈”,嘴角無法控制抽了下,「…你看這書做什麼?」

 

  舒景衡輕笑,指尖又翻過一頁,「我在看這書有沒有教人,如果約會時說錯話,或者做錯事,我該採取什麼對策挽救?」

 

  「……,舒,你沒錯,錯的是我。」

  「妳哪錯了?」

 

  言書孝臉頰一紅,氣勢比往日滅了許多,「…我變小氣了,居然連別人看你一眼的包容力,我現在好像都無法忍受了。」說完,她又感受到背後四面而來壓迫的眼光,登時心一橫,她突然偏頭往舒景衡臉上親了一口。

 

  見偷襲成功,言書孝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眉開眼笑的乖乖坐回對面的位置。

 

  …對嘛!這樣才是她言大神的作風!不管敵人多少,玩什麼十面埋伏,她只要慓悍的宣示,這男人是她的就好啦!

 

  舒景衡愣神了會,看著笑笑得逞的狡猾表情,嘴角隨之輕彎,…搞了老半天,原來是小狐狸吃醋了,這可不容易,終於讓她吃醋了一回。

 

  結帳離開後,他們牽手並肩走在路上,遠處一個小攤吸引了言書孝的目光,舒景衡跟著望了眼,…棉花糖,笑笑這是又嘴饞了。

 

  「等著,我去買!」

 

  言書孝拉住他,伸手比了個“5”的手勢,舒景衡立即點頭示意明白。

 

  她走到一旁樹下等著,視線停留在他的身上,排隊的都是孩子,他一個大男人杵在其中,顯得異常詭異,可是言書孝依舊目不轉睛的凝望。

 

  …舒景衡本是高高在上,受人崇拜景仰的大神,但現在為了她,什麼幼稚丟臉的事他都做盡了,他卻連一句報怨的話都不曾說過,…她上輩子應該是拯救了銀河系,所以這輩子才能遇到舒景衡。

 

  大概等了五分鐘,舒景衡兩手拿著棉花糖,笑著邁步朝她的方向走,這時他左前方,出現了一個腳踩紅色高跟鞋的女人,身子骨妖饒的扭著,搭配上風情萬種的媚笑,眼睛還時不時飄向舒景衡。

 

  言書孝懵了,…今天是什麼情況?她出門肯定沒看黃曆,不然為什麼路上的女人都一致對她家大神有興趣?

 

  世風日下,朗朗乾坤,妖精竟然橫行肆虐,天下這是要不太平了!

 

  她擼起衣袖,準備隨時衝上前大打一場,眼眸不願錯放那女人的一舉一動,嘿,真是巧了,她經過大神面前時,腳踝剛好一拐,跌倒的方向正好是大神的懷裡。

 

  言書孝眼見這戲劇化的一幕,她都想舉牌給滿分了,哀唷威,簡直堪比影后的演技啊!

 

  尋常男人面對美人投懷送抱,當下鐵定是拋棄棉花糖,伸手接美人在懷,偏偏遇上的是舒景衡,他向來出招喜歡不按照常理,只見他將棉花糖全篡在右手,另一手掏出手機接電話,全程目不斜視,動作那叫一個行雲流水。

 

  下一秒“碰”的一聲,美人跌個狗吃屎,言書孝遮著臉不忍觀看,她家大神太狠了,這自身防衛能力是A++級的,她可以放心了。

 

  舒景衡完全沒回頭的逕自走回言書孝面前,把唯一一個花朵造型的三色棉花糖遞給笑笑。

 

  言書孝接過,匆忙拉著舒景衡快步離去,她怕繼續停留,她會忍不住捧腹大笑。

 

  舒景衡看了她一眼問道:「撇除妳不算,還多出一個棉花糖,那是要給誰的?」總不是給他的,因為笑笑知道,他不愛甜食。

 

  「哦,是給糖糖的。」

  「…糖糖?」

 

  舒景衡滿臉不解,笑笑什麼時候多一個疊字閨蜜了?他怎麼不知道?

 

  言書孝歡快吃著棉花糖,樂呵呵的解釋,「唐琴悠,她最近常往我們宿舍跑,佳佳和妙妙挺喜歡她的,前幾天拉著她一起當閨蜜了。」

 

  舒景衡手背青筋一跳,果然,他一放鬆警惕,那妖蛾子又來挖他家牆腳了!

 

  「笑笑,妳聽好了,我不准唐琴悠和妳睡一起。」

  「啊?可是我們昨天剛睡過!」

 

  ……,舒景衡真是要瘋了,假如同是男人,他大可以以實力單挑,奈何這次對手是個女人,他要想出手,不是顯得欺負人嗎?…唐琴悠很聰明,特意挑了個他手伸不到的女生宿舍當戰場。

 

  言書孝抬頭看他青白交錯的臉色,大笑一聲,「大神,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舒景衡挑眉淺笑,「我就是吃醋了!說吧,妳打算怎麼哄我?」

 

  …言書孝囧了,她明明是想擺脫“年度最佳男友”的,可是她好像已經往這條路直線狂奔了,居然連男朋友要做的事都包了…。

 

  舒景衡眉眼染著笑意,瞧笑笑那麼認真的表情,實在有趣極了,他不想出聲打斷她,安靜拉著她的手,往附近商場增設的摩天輪走去。

 

  言書孝坐在摩天輪的透明車廂裡,一邊低頭吃著棉花糖,腦中還在思考,她到底該怎麼哄隔壁這位大神?畢竟睡都睡了,她得負責任啊!可是哄男友這種事,她還真沒經驗…。

 

  「笑笑。」

 

  言書孝應了聲轉頭,舒景衡突然俯身貼近,溫熱的唇瓣印著她的,輕聲一笑:「好甜。」

 

  麥穂色澄光折射進車廂裡,舒景衡那雙瞳仁碎開的光影,登時晃暈了言書孝的眼,她無法反應,只能呆愣愣望著他傻笑,…美人如廝在前,何謂江山權貴,難怪有人願擲千金,只為搏得美人一顰笑。

 

  「…你不是不喜歡甜食嗎?」

  「恩,不喜歡,只喜歡妳嘴裡的。」

 

  ……,言書孝石化了,心口竟因為這句話泛起心悸,大神甜言蜜語的攻擊力太強大了,她招架力是零啊啊啊!

 

  言書孝呵呵乾笑,刻意繞開話題:「你帶我來坐摩天輪,是因為“戀愛入門秘笈”第53頁寫了摩天輪是約會聖地之一嗎?但它底下P.S寫了,情侶一起搭摩天輪的話會分手,除非在最高點處接吻,這樣就可以永遠在一起。」她雖然只瞄了一眼,可是瞬間記憶力是很好的,不然她那學霸大神的稱號是怎麼來的呢?

 

  舒景衡望了眼目前所在的高度,一手托著她的臉頰淺笑,「那為了我們能永遠在一起,再親一次。」

 

  言書孝渾身僵硬,愕然盯著他又將吻落下,整個人被囚在一個小角落進退不得,…大神的吻和之前的都不一樣,那是充滿戰術的攻城掠地,先是以舌尖緩慢描繪她的唇形,傳來的酥麻感,讓她不自覺檀口輕啟,大神趁機探了進來,後像是故意逗她,舌尖掃過她的上顎,然後,…咳,浪漫氣氛變成廝殺決鬥,兩條丁香小舌直接在她嘴裡打上架了。

 

  言書孝張嘴一咬,舒景衡算準時機退了開來,結果言書孝一時反應不及,害得她硬生生咬到自己的舌頭,痛的眼淚差點飆出來。

 

  舒景衡笑著摟過她,指尖纏住她的手相握,「笑笑,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談戀愛的,可是只要我舒景衡能力所及,我一定給妳最好的。」

 

  不過寥寥數語,轉眼就讓言書孝忘了舌尖傳來的疼痛,她握緊他的手,甜笑舉起晃了下,「…我不用最好的,因為最好的已經在我手裡啦。」

 

  舒景衡淡笑,低頭在笑笑飽滿的額際留下一吻,對他來說,言書孝也是最好的。

 

  言書孝窩在他懷裡,莫名的有感而發:「我們雖然不能預知將來的結局,但我想,舒,你一定是我這輩子最美的相遇。」

 

  她忘了是哪一天養成的習慣,喊他的時候,總是只喚了一個“舒”字,其實本來也沒什麼意思,純粹是喊著順口。

 

  也許是他們名字都有個“舒”的音,喊的久了,有時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和“舒”說話?還是在跟自己這個“書”說話?…只是覺得,這種和舒景衡分不清你我的關係,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最後約會完美告終,言書孝帶著棉花糖回到寢室,二傻沒出門,唐琴悠正好也來串門子,這樣最好,省得她當快遞小妹東奔西跑的。

 

  她把棉花糖一一遞給她們,所有人都有了,手中卻還剩下一個棉花糖,她將它放在宋青茉的桌上,才轉身就對上佳佳和妙妙的眼神,三個人心底同時會意一笑。

 

  有些人雖然不在身邊,可是她也從來沒有離開過,好比青青之於她們。

 

  自青青走的那天,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表面上她們都在迴避這件事,但是私底下每個人都在等,因為她們總覺得,也許青青明天就會回來。

 

  即便身旁有了唐琴悠這個新閨蜜,可青青的位置依舊存在,她的東西也還維持她走前的那個樣貌,無人擅動,…有些人,是誰也不能替代的。

 

  言書孝隔天睡醒坐起身,第一個反應就是看向青青的方向,一如往常她的習慣。

 

  棉花糖靜置放了一夜,早化成一小塊的糖霜,她看著那粉色糖霜不禁恍神。

 

  …愛情和棉花糖,其實本質是相似的,深愛的時候,對方就是那砂糖,一點點的細微舉動好比加熱的糖漿,等好感累積逐漸上升後,就能形成糖絲,任你搓揉成巨大體型,那一刻,你心裡全是那人的影子,可是一旦發生衝突磨擦,相愛產生矛盾,那些糖絲便會被犀利言語化去,最後留下的,是猶如空蕩竹籤,那個遍體鱗傷的自己,什麼情啊愛的,早不復蹤跡了。

 

  言書孝抬眼望向窗外,天空灰矇一片,綿細雨絲陣陣落下,她無意識握緊了冰涼手心,…倘若可以,她希望她的棉花糖,不會有被現實消滅殆盡的那一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nie
  • 哇~這次等超久終於等到更新啦~
    這章依舊超級甜蜜的啦,太棒了!
    這兩個人越來越像情侶了,期待他們後續繼續放閃😎
  • 抱歉抱歉,最近卡文嚴重,所以寫的比較久,讓妳久等了。

    默默的發現,更新越慢,那章就會越多字,這章是目前冠軍,我檢查錯字看的快眼花了,哈哈。

    之後會繼續放閃下去的,顆顆。

    謝謝妳來陪我說話。 ^^

    Somnus 於 2016/11/18 22:58 回覆

  • 珊瑚
  • 幸福到了某種程度,反而會惶惶不安,深怕這一刻的幸福會在下一秒消失。
    因為幸福如履薄冰。
  • 這大概就是人的弱點吧,因為太喜歡那個人,自己已經無法承受失去的可能,所以總在患得患失,可是那當下卻不會知道,這種患得患失,其實才是最會逼瘋人的。

    還好這次是甜寵文,不然又要虐的心肝疼了。

    Somnus 於 2016/11/19 0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