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25頁 神助攻V.S攪屎棍

 

  言書孝交完期末報告,走回女生宿舍的路上,迎面遇見了徐鴻淵,那時他手裡抱著一大袋的東西,剛跟她打招呼完,袋子裡的東西不小心掉了一地,兩個人皆愣了下,徐鴻淵無奈搔頭淡笑,默默彎身撿起。

 

  言書孝兜著一塊衣角,跟著幫忙一塊撿,等撿完遞還回去時,才發現阿淵學長買了數量可觀的蠟燭…,這就讓她納悶了,學校又不停電,他買那麼多蠟燭做什麼呢?還有就是,蠟燭顏色有些詭異,居然清一色全是白色的。

 

  「謝謝妳啊,嫂子。」

 

  「不客氣。」言書孝看他一一將蠟燭放進袋子裡,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阿淵學長,你拿這些蠟燭幹麻呀?」…這清明節都過去多久了?他現在拜祖先也太晚了吧?

 

  徐鴻淵淺笑,臉上表情微妙的不自在:「聽說妳們女孩子不是都希望告白的時候,對方能夠浪漫點嗎?所以,我就準備了這個,打算晚上的時候,浪漫一下…。」

 

  前幾天他在網路上看見一個影片,有個男生用蠟燭排了個大愛心告白,結果把女生感動的一塌糊塗,當下就點頭答應了,他看完覺得,他追了孫妙茹那麼久,也該一戰定生死了。

 

  他這人沒什麼浪漫細胞,不過唯一可取的地方是,借鑑能力相當出色,基本上他只要看過一次,就能拷貝一模一樣的出來,所以這個蠟燭告白梗,他很無恥的拿來照抄了。

 

  ……,言書孝懵了,原來阿淵學長要拜的不是祖先,而是她家妙妙,…哎,不是!學長到底是聽誰說的?有哪個女孩子會希望自己被告白的現場佈滿白蠟燭的?何況時間還挑在晚上,這不是怎麼想都怪毛骨悚然的嗎?

 

  「…學長,這白蠟燭,你還是別用了。」

  「啊?為什麼?」

  「我家妙妙,大概不喜歡這個。」

 

  言書孝說的很婉轉,實情是…萬一學長真用白蠟燭告白,依妙妙的性子,肯定會揍得他上天啊!

 

  徐鴻淵聽聞眼睛一亮,嫂子是妙妙的閨蜜,她如今肯指點幾句,那是再好不過了,於是他做出虛心請教的誠懇模樣:「嫂子有什麼妙計?」

 

  「妙計不敢說,不過就是知道她一點點的弱點。」言書孝竊笑,大方洩漏我軍軍情:「你知道的,妙妙是個標準吃貨,你只要排一整排的食物引她,然後跟她說,她如果答應當你女朋友,那些食物全歸她的,她要是不答應,你就全拿去餵狗,我敢保證,此計絕對萬無一失。」當然,她擔保的前提是,她十足確信妙妙是喜歡他的。

 

  徐鴻淵馬上立了個大拇指,佩服的五體投地:「嫂子高招!」沒情商,大不了可以學,但沒智商,那可徹底沒救了,看看言嫂子,隨手出招都不是正常人的套路,果真不負女大神威名。

 

  徐鴻淵得到言書孝的指點後,樂呵呵的走了,為表謝意,他將那包白蠟燭送給她當謝禮了,言書孝瞪著懷中的蠟燭,臉都黑了一半,…囧,這是她賣隊友的報應嗎?!

 

  當她抱著白蠟燭回到寢室的時候,寢室只有妙妙一個人,她見了她瞬間撲過來,歡快的嚷著:「吃的嗎?吃的嗎?」

 

  言書孝面無表情的遞了過去,臉不红氣不喘的說:「吃的,全都妳的。」呵,誰的爛攤子,誰負責收拾!

 

  孫妙茹滿臉感動,她就知道,還是笑笑對她最好了,…只是,等她拆開包裝,看見裡面滿滿的白蠟燭,登時就炸了!

 

  「死笑笑,老娘還沒死,給我吃什麼白蠟燭!」

 

  ……,言書孝覺得,她真是有先見之明,聰明的把那什麼鬼告白給攔下了,不然現在被罵的人,就是阿淵學長了,為了妙妙的愛情,她決定忍辱負重替學長揹黑鍋一次。

 

  言書孝漠視妙妙的怒吼,逕自開機瀏覽網頁打發時間,一邊等舒大神下課吃晚飯,孫妙茹扔開那袋觸霉頭的白蠟燭,抱著她的床伴大玩偶,悄然走到言書孝的床上坐下。

 

  「…笑笑,我問妳哦,妳是怎麼發現自己喜歡大神的?」

 

  言書孝驀然停下手邊動作,心裡“喀噔”一聲,…妙妙來情感諮商了,說明她春心萌動正搖擺不定中,這意味現在她的每個回答都關乎著妙妙和阿淵學長的未來,言大神到底是神助攻,還是攪屎棍,成敗在此一舉!

 

  言書孝認真的回想了下當時的心情,最後回答:「應該是當別人誤會我們關係,我發覺自己竟然不討厭的時候。」

 

  那時,雙大神熱戀還沒成真,學生論壇裡的傳言已經能出版成書了,說起來,她還是挺感謝那些空穴來風的,因為如果不是那些謠言,也許她和舒大神在大學四年都不會有交集,更不會發生半推半就,然後弄假成真的結果。

 

  孫妙茹低頭暗想,她發現對徐鴻淵有好感的時候,好像也是從周遭人誤會他們,可是她卻沒有否認開始,莫非這是舒大神寢室追妹子的既定套路?!

 

  「笑笑,那大神是怎麼跟妳告白的?」

  「…呃,他沒跟我告白,我們就是順其自然在一起了。」

 

  言書孝尷尬的笑了,別人追她是花招百出,結果大神什麼招都沒出,她就乖乖跟他走了,這差別待遇是不是太明顯了…?

 

  「笑笑,難道妳心裡不遺憾嗎?這麼輕易就被大神追走了。」

 

  言書孝起身倒了杯開水淺笑道:「我怎麼會遺憾?…大神大四了,等他畢業後,又有誰可以保證我們還能在一起多久?我和他相愛的時間都覺得不夠了,哪裡捨得浪費那些他追我的時間。」

 

  孫妙茹心神一震,本來還想取笑言書孝的話,全在一剎那間忘了,笑笑從來沒有跟她們說過,她對舒大神的感情,平常看起來也總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豁達樣子,可是現在才知道,其實笑笑也是害怕失去的。

 

  言書孝眸光黯然,大概是受妙妙影響了情緒,腦中想起這學期很快就要結束,內心難掩苦澀,既然當初答應在一起,她就明白結局只有兩種,不是共度一生,就是分道揚鑣,但現在面臨選擇的時間還未到來,這麼早多愁善感,實在很不像她的作風,況且,換個角度想,如今能多愛舒景衡一天,那可都是算她賺了。

 

  言書孝揮開煩惱,話鋒一轉,立馬又回到正題上:「妙,妳問這麼多,到底想知道什麼?」

 

  孫妙茹微笑,果然是笑笑,問的問題都是一針見血的犀利,「…我就是好奇想問,舒大神這麼受歡迎,妳不擔心嗎?」

 

  「…妙,難道妳會因為那個人太受歡迎,而不去喜歡他嗎?」

  「……,大概不會。」

  「那就對啦,重要的是,應該是他喜歡不喜歡妳,不是在意還有多少人喜歡他。」

 

  孫妙茹點了下頭,表示明白,言書孝欣慰淡笑,決定在推波助瀾一下,「妙,假如有一天,妳走在路上,天上莫名掉下了一個肉包子,這時候妳會怎麼做?」

 

  孫妙茹兩眼放光,發揮吃貨本色的回答:「那還用問,當然是伸手接啦!」

 

  「笨!」言書孝無力扶額,「答案應該是張嘴咬啊!」

 

  孫妙如大手一拍,恍然大悟笑了:「笑笑,我懂了,妳是想說,大神是天上的肉包,妳是那狗!妳對大神是“肉包子打狗,一去無回!”的一往情深。」

 

  言書孝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手指關節劈哩啪啦的響,她撲上前,掄起拳頭狠揍妙妙的頭,「妳說誰是狗?妳才是狗!我想說的明明就是,上天給妳個機會,妳若不懂得撲上去死守,那就只能等別人來搶了!」

 

  孫妙茹捂著頭逃竄,哎,她會這樣聯想,哪裡是她的錯?分明就是言大神的情商太高,話裡玄機太深,她一時參悟不透好不好!

 

  兩個人嘻笑打鬧好一會,直到孫妙茹的手機響起,這場戰爭才草草了結,妙妙按下通話鍵,低聲說了幾句話就掛了電話,匆匆忙忙趕著要出門。

 

  言書孝喊住她:「等等,…妙,真愛是不等人的。」

 

  孫妙茹愣了下,隨後反應過來點了點頭,嘻皮笑臉的走了。

 

  言書孝望著妙妙的背影,眼瞳承載笑意,要是她沒猜錯,電話是阿淵學長打的,為了他們,她可是盡力神助攻了,順利的話,今晚過後,妙妙也會是曬恩愛一員了。

 

  孫妙茹回來的比言書孝預計的時間還早,她一轉頭就看見妙妙懷裡抱著一大袋食物,……,妙妙真是太好搞定了。

 

  她忍不住鄙視妙妙,朝她:“汪汪。”(吃貨!)

 

  妙妙不甘示弱,也回了:“汪汪汪汪。”(彼此彼此)

 

  “汪汪汪汪汪汪?”(妳答應學長了?)

  “汪汪!”(對啊!)

 

  沈佳凝跟唐琴悠回來,眼前就是這怪異的一幕,腦子疑似抽風的言書孝和孫妙茹,竟然像兩條狗汪來汪去,神奇的是,她們溝通毫無障礙…。

 

  孫妙茹“汪”的口乾舌燥,喘了口氣喝水,總算恢復人話說了句:「笑,我剛回來的時候,在樓下遇見妳的肉包子了,妳趕緊下去吃狗糧吧。」

 

  言書孝跳起身,匆忙關了電腦,氣急敗壞的大吼:「死妙妙,等我回來收拾妳!」

 

  孫妙茹樂的捧腹大笑,目送言書孝的背影跑離,…剛才她答應阿淵學長的告白後,大約是良心不安,阿淵學長把笑笑替他出主意的事,一五一十跟她說了,…食物收買這招,她聽了又囧又惱,可是卻不得不承認,笑笑確實很了解她,…笑,謝謝妳。

 

  就這樣,雙大神寢室裡又湊成了一對佳偶,按照慣例,徐鴻淵要請孫妙茹的姊妹們吃一頓飯的,不過由於宋青茉不在,所以這事暫且被往後延了,因為她們說好了,要請就全請,疊字閨蜜是一個也不能少。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已經學期末了,半路出走的宋青茉始終沒有回來,學校期末考的最後一天,言書孝查了宋青茉的課表,特地等在青青的教室前。

 

  蕭條冷風無情刮過言書孝白裡透红的肌膚,她冷的身子不禁一抖,兩手拉緊了身上的外套,繼續頑強的等待。

 

  下課鐘聲響起,同學們陸陸續續交卷,言書孝雙眼注視著宋青茉的背影,直到她走到她面前。

 

  宋青茉低著頭,輕聲問了句:「妳找我有事?」

 

  言書孝應了聲,她走上前,將握在手心裡的宿舍鑰匙,放進宋青茉的手心:「青,電腦我替妳修好了,妳的東西也還是原來的樣子,…妳要是累了就回來吧,我們等妳。」想說的話說完了,她轉身便走。

 

  宋青茉心頭一暖,她拉住她的手腕,眼眶有些泛紅:「…笑,我知道自己錯了,我沒臉回去見妳們。」比起外人的指責,她更無法承受的,其實是笑笑她們的眼光。

 

  言書孝嘆了口氣,伸手抱住青青:「青,愛一個人沒有錯,妳只是沒有遇上好時機,還有,妳如果還認我們是閨蜜,這種沒臉見我們的話就別說了,我們真的沒怪妳。」

 

  宋青茉默然不語,頭抵在言書孝的肩上不動,沒多久,言書孝就感覺到衣服傳來一陣濕潤,臉龐露出無奈笑容,輕拍著青青的背,像哄孩子般的哄她。

 

  在來見青青之前,她想了很多,坦白說,這幾個月以來,她不只一次的想把宋青茉強行扛回宿舍,不讓她再去見張少君,又或者是在大庭廣眾下,好好罵她一頓,看能不能藉此罵醒她,可是當她看見青青憔悴的樣子,在難聽的話都說不出口了,她們是難過,但青青心裡又何嘗好過?

 

  她和青青的立場是很尷尬的,什麼話都不適合說,青青不笨,自然知道哪個決定才是對的,她放不下,不見得是愛太深的緣故,而是因為高傲的她不甘心,她不能眼睜睜看著那麼多年的感情化為烏有,不能接受背棄所有人的結局是徒勞無功,所以只能咬牙苦撐,她過的日子,也許比任何人都苦…。

 

  最後,宋青茉依舊沒有應允回去宿舍,言書孝早知道是這個結果,不過她不氣餒,她來的目的,是將鑰匙還給青青,如今任務完成,她該做的,是一如既往的等待。

 

  期末考結束,為期一個月的寒假正式開始,言書孝收拾好行李,頂替宋青茉宿舍長的位置,送走二傻才踏上返家過年的路程。

 

  不能見舒大神的日子,對她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她窩在家裡的沙發上,每天瞪著手機螢幕,已然成了她的生活重心。

 

  言媽看著閨女縮成一團球的頹廢模樣,忍不住把她提了起來:「笑笑,妳上回回來的時候,不是燒了個瓷嗎?今天燒瓷廠裡的老師傅打電話來說,那批瓷燒好了,問妳要不要過去看看?」

 

  言書孝精神萎靡了半天,聽見這消息總算振作起精神,一連點了好幾個頭:「我現在就去!」

 

  言書孝的爸爸是電腦工程師,她的駭客天賦,一半來自父親的遺傳,媽媽是陶藝家,她從小可以說是在陶土堆裡長大,上次回家的時候,言媽正好接了一批私人定製瓷器的訂單,她去充當助手,一時手癢難耐,順手也做了一個。

 

  言書孝趕到燒瓷場,見到自己的成品,臉上笑的合不攏嘴,她小心翼翼將它抱起包裝好,趁著要過年前的小年夜那天,帶著它北上去找舒景衡了,勞苦奔波的坐了三個小時的火車,終於來到舒景衡學校外的公寓。

 

  她滿心歡喜的按下門鈴,卻遲遲等不到人來開門,這時才突然想起,大神昨晚說過,他要跟人談程式開發,可能晚上才能跟她連絡,她急著送禮,居然把這事給忘了。

 

  …低頭想了片刻,她人都來了,哪能不見面就走?大不了她等就是了!大神最近很忙,眼下都過年了,他還泡在程式碼裡不能回家,她要是再不來陪他,那他該有多孤單?

 

  等舒景衡從程式中脫身,天色已經全然暗下,他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家,家門前捲縮的那抹纖細身影,瞧著有些眼熟。

 

  他走近她身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笑笑?」

 

  言書孝睡眼惺忪的抬頭,看著他呆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清麗的臉龐逐漸展顏歡笑:「舒,你回來啦?我等你好久。」

 

  「妳來多久了?怎麼不先打電話給我?」

  「我中午來的,因為想給你個驚喜,所以才沒打電話。」

 

  舒景衡握著她的手,溫度冰涼的讓他心疼,「手這麼涼,我們快進去吧。」

 

  言書孝點頭,想跟著他站起,結果腿一動,立即疼的讓她倒抽一口氣,舒景衡察覺異狀,連忙蹲低身子:「笑笑,妳怎麼了?」

 

  「我蹲太久,腿好像麻了…。」

 

  舒景衡拿她沒辦法,偏偏又捨不得罵她,只好輕捏她的鼻尖以示懲戒,隨即一把抱起她進屋。

 

  言書孝在沙發上坐好,將懷裡抱著的東西遞給了舒景衡:「給你的,快拆開看看。」

 

  舒景衡捉摸不透小狐狸的心思,默然接過那禮物拆了開來…。

 

  包裝紙褪去,露出一只淨白無暇的白瓷,底下做了個翠綠荷葉當托底,荷葉脈絡細緻,上頭還有朝露的露珠,瓶身有一支薔粉色的並蒂蓮花,一雙红黑錦鯉繞著蓮花暢遊。

 

  白瓷全以半立體設計,不難想像出,那人有雙令人稱羨的巧手,內心童心未泯,捏出來的錦鯉像是有生命一般的靈動淘氣。

 

  言書孝不說話,只是摟著舒景衡,靜靜靠在他的手臂上。

 

  自從收下大神寫的“一生一世一雙人”情書後,她就在想,自己是不是該送個回禮,而且這個禮還必須附有意義,於是,她想親手做個白瓷送他,起初,她還沒有想好要做什麼圖樣,盯著陶土發了許久的呆。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腦中突然想起妙妙說的玄九和红蓮,所以最後她捏了蓮花和錦鯉,算是圓了那個故事的遺憾。

 

  她想,如果不能與舒景衡走到“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的路,那麼至少,他們可以做一對錦鯉,在能相愛的時候,執手相濡以沫。

 

  …這麼隱晦的愛意,她是不會說的,大神若跟她心有靈犀,自然能明白,有些話說白了,感動的效果可是會大打折扣的。

 

  舒景衡放下白瓷,雖然沒說什麼,不過笑笑想傳達的意思,他確實明白了。

 

  「笑笑,今天不是小年夜嗎?妳為什麼特意挑這天過來送禮?」

 

  言書孝笑著起身看他,大神真是聰明,她那一點小心思都瞞不過他,「因為我今年想和你一起過年啊!…怎麼?舒大神不願意?」

 

  「……,過年是大日子,應該和家人一起過。」

 

  「我知道啊,所以我留在這裡過年。」言書孝臉上燦笑,她以往都是和家人過年,但是今年,她想撥一天出來,陪這個人過年,「…舒,我們一起過年好不好?」

 

  舒景衡身子一僵,許久沒有說話,眸底的墨色由淺轉濃,目光緊緊鎖在言書孝的臉上,那專注的模樣看得言書孝有些不好意思,她默默鬆手退開。

 

  言書孝見他沒反應,尷尬咳了兩聲,故意耍寶緩解氣氛,「…要不我給你唱“恭喜發財”,你別趕我走,好不好?」

 

  也許她這模樣挺厚臉皮,也沒什麼矜持可言,但是她不在乎,她只想和這個人在一起,用最直接的行動告訴他,言書孝究竟有多喜歡他。

 

  舒景衡被逗笑,無奈罵了一聲:「笨蛋。」接著一把將笑笑拉進自己懷中。

 

  ……,言大神表示,生平第一次被罵笨蛋,這感受太驚奇了!

 

  午夜十二點一到,天空即刻綻放好幾朵煙花,那個說要陪舒景衡過年的傢伙,已經霸佔他的床位睡著了。

 

  舒景衡摟著言書孝,無可奈何的替她掖好被子,俯身親了下她的額頭,…沒關係,以後他們還會一起過年,用“家人”的身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nie
  • 這次一樣等了好久啊,不過這等待真是太太太值得啦~😘
    最後的驚喜和一起過年那段真是太感人了
  • 哈哈,卡文嚴重,只能龜速前進中。
    我會盡力加快速度,別讓你們等太久的。
    嘿嘿,過年梗還沒結束,26頁繼續發展。 ^^

    Somnus 於 2016/11/26 02:36 回覆

  • 珊瑚
  • 一起過年呢…笑笑真的是愛慘了!
  • 哈哈,笑笑的愛,會越來越明顯的。
    一些新朋友也要露面啦,雙大神又要跟人鬥法了。

    Somnus 於 2016/11/26 0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