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27頁 傳說中的蘭陵王妃

 

  言書孝一直以為,舒景衡說的陪她,其實就是男朋友單純哄女朋友的話,不能當真,可是沒想到,舒景衡是認真的。

 

  他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陪她說了一整晚的話,直到她最後睡著失去意識。

 

  言書孝隔天醒來的時候,右手還是握著手機的姿勢,但是手機卻已經不翼而飛,她著急的東翻西找,終於在枕頭底下找到手機它老兄。

 

  當指尖滑開螢幕時,她不由得瞪大了雙眼,…通話時間竟然還在計時,大神即使知道她睡了,也依舊沒有掛斷電話。

 

  言書孝坐在床上,呆了好一會,對著手機說了聲:“舒,早安。”然後才按下結束通話。

 

  她捧著心口,發覺心跳好像快了兩拍,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被珍惜對待的感覺,唯一可以確信的是,今天的言書孝比昨天更喜歡舒景衡了。

 

  言書孝起身走到房間的窗戶邊,嘴角彎起明朗的笑弧,…街頭巷尾都是過年的氣氛,商家還在播放萬年不變的恭喜發財歌,賀歲迎新的爆竹鞭炮聲不絕於耳,每天吵吵鬧鬧的沒一天安寧,但她仍然很喜歡過年,因為只有這個時候,全家人才能有機會相聚在一起。

 

  言書孝被母上大人拖著又看了三天的電影,她莫名的覺得,她媽積攢了多年電影清單都是為了拖她下水這一刻,就在她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快要看到腦神經衰落的時候,救世主打電話來了。

 

  大神說,他朋友舉辦了個兩天一夜的聚會,她認識的幾個熟人也在,問她要不要參加。

 

  言書孝聽了開心的不得了,毫不猶豫就答應了,這聚會既能解救她於水火之中,又能見到心心念念的大神,她有什麼好不答應的?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她的擋箭牌,孫妙茹也會去,她總算不用昧著良心,假冒他人名義去約會了。

 

  自從妙妙跟了阿淵學長,她們倆不僅是娘家人,同時也是婆家人,無論什麼時候都能同仇敵愾,立場還沒有衝突,言書孝內心萬分得意,她的神助攻實在太成功了!

 

  言書孝興匆匆將消息稟報母上大人,表明大年初六那天,她要和妙妙出去玩的事,言媽只當她們感情好,就連放假也分不開,因此沒有多追問細節,欣然點頭同意了。

 

  母上娘娘這麼乾脆,反而讓言書孝有些反應不過來,她還以為起碼要協商幾天才能有個結果的,…呃,不會是母上娘娘早就發現,妙妙不過是藉口,她其實是要去跟大神幽會的吧?

 

  赴約前,言書孝每天在家過的膽戰心驚,無時無刻都在觀察母上大人的一舉一動,神經緊繃到每回對話都得在心裡反覆琢磨,試圖參透母上大人的話中玄機,無奈擔心受怕了好幾天,最終卻什麼線索都沒有。

 

  原本回來過年,她放縱大吃大喝的豐滿臉頰,因為這些日子過於草木皆兵,結果讓好不容易多出來的肉又消了,整個人看上去竟比放寒假前還瘦了一圈不止。

 

  日子很快來到大年初六這天,舒景衡是想親自來接言書孝的,不過言書孝回絕了,理由有兩個,一是因為不順路,這樣往返太浪費時間,二是她怕大神開車太累,最後還是舒景衡退了一步,同意讓言書孝搭火車過來,他到時候去火車站接她。

 

  舒景衡尊重她小女人骨子裡,偶爾潛藏大女人的獨立自主,他也喜歡那樣的笑笑,這代表不管他在或不在身邊,他的笑笑起碼有足夠的能力照顧好自己,無需他的操心。

 

  當言書孝提著行李站在火車站剪票口,見著一望無際,人群比肩繼踵的盛況時,表情不由得傻了。

 

  她茫然遞出票根,站在擁擠的人群之中,頓時不知該何去何從…,眼前的情況,讓她低頭掏出手機都有些困難。

 

  就在她還在無所適從的時候,一個不留意,腳尖被推擠的人群狠狠踩了一腳,她疼得倒抽口涼氣,身子來不及避開,下一批出站的旅客又從後面湧了上來,她登時成了株隨波逐流的水草,被人推得東倒西歪的。

 

  言書孝勉力站穩腳步強打起精神,抱緊了懷中的行李,重新一頭扎進人群裡,心底盤算先走出去,然後再給大神打電話。

 

  她才堪堪閃開迎面而來的撞擊,背後不其然又被推了一把,她一時腳步沒站穩直向前摔去,好在一雙大手突然從身後伸過來,正好穩穩托住她的身子,只見那人往回一拉,她立馬被巧妙的帶進溫熱懷裡。

 

  言書孝一愣,慌亂的急忙想推開,那人卻不讓,反而用了更大的力氣禁錮,她氣的惱火,抬頭就是一瞪,那人似是有預感,碰巧也低下頭來與她對視。

 

  腦中嗡的一聲,言書孝已經無法思考了,那是一雙柔情似水的眸子,冬日暖陽折射進那淺棕色瞳仁,頃刻間激盪出星光熠熠的光芒,眉骨英氣勃勃,鼻樑高挺適中,嫣色水嫩的唇瓣,所有優勢匯集成一張蠱惑人心的面孔。

 

  儘管那張臉她看了許多次,但她體內對舒大神的免疫功能卻時不時故障,老是被大神風華無雙的樣子迷得七葷八素的,活像個沒見過世面的純情小姑娘。

 

  打從知曉身後的人是大神後,言書孝不再反抗了,乖乖縮在舒景衡懷裡,嘴角輕輕勾起。

 

  舒景衡摟緊了身前的人,替笑笑擋下所有外力的撞擊,帶著她朝站外的方向艱難移動。

 

  他說不上為什麼,站內明明那麼多的人,他為什麼可以一眼就認出笑笑的身影?…,也許是因為真心愛一個人,目光所到之處,理所當然便只容得下她身影的緣故吧。

 

  過年雖近尾聲,人潮依舊擁擠,兩個人剛剛還覺得煩躁的心情,一切都在見了對方之後,悄然的煙消雲散,只留下餘味不盡的甜蜜。

 

  言書孝現下眼裡和心裡全塞滿了舒景衡,就算此時他們正以怪異的連體嬰姿勢行走,這也無損她的好心情,她甚至還找出連體嬰姿勢的優點,…例如,他們這樣不容易走散,而且還能相互保暖,比禦寒大衣還管用。

 

  她還發現,他們身高竟然也搭配得天衣無縫,她在大神懷裡,個子只到他肩膀的位置,不高不低,大神不需要彎腰配合她,抱起來意外的合襯。

 

  兩個人花了點時間總算順利擠出人群,清新的冷空氣暢行無止的沁入肺腔,舒景衡卻在這時候鬆開了手,言書孝忍不住狐疑轉頭看了大神一眼。

 

  舒景衡淡笑,伸手指了指他們左前方的方向,言書孝跟著望過去,臉蛋瞬間火辣辣的發燙,嘴邊發出呵呵乾笑聲…,大神怎麼不早說,他來還附贈兩個電燈泡過來呢?

 

  不遠處,徐鴻淵和孫妙茹並肩站著,妙妙誇張的兩手捂著臉,微微露出一小縫偷看他們,顯然是在取笑雙大神方才連體嬰的蠢樣。

 

  言書孝笑著走近,將行李隨手一扔丟給了妙妙。

 

  孫妙茹瞪著手上的行李,傻愣愣的問:「笑笑,妳這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意思很簡單,妳已經進了婆家門,我身為當家嫂子,自然要給妳下馬威了。」壞婆婆專虐媳婦的標準戲碼,言書孝經過母上娘娘的密集特訓後,張口就是一齣陳年爛戲的腳本。

 

  孫妙茹被事實噎得無語,氣勢上弱了幾分:「哪有人這樣的?妳又不是我婆婆,告訴妳,我婆婆可喜歡我了,她還誇我可愛呢。」

 

  言書孝一愣,滿臉被雷劈中的表情:「…阿淵學長帶妳回去過年了?我的媽呀,趕投胎都沒你們速度快吧。」她立即拉過妙妙的手,急忙追問:「快跟我從頭交代!」壞婆婆形象剎那切換菜市場八卦大媽模式,過程好比是川劇變臉的速度。

 

  「…妳不是婆家人嗎?」

  「胡說,我明明是娘家人!」

 

  ……,哦,忘了補充,其實言大神神打臉的速度也是一流。

 

  舒景衡看著她們倆走在前頭吱吱喳喳,小狐狸眉開眼笑的生動模樣,連帶勾勒起他的笑弧。

 

  徐鴻淵走到舒景衡身邊,低聲問了句:「你好不容易才追到嫂子,我還以為你今年會帶她回去過年。」

 

  「不急,我不想嚇著她。」舒景衡淡然微笑,「倒是你,看不出來啊,一旦出手還挺快。」

 

  徐鴻淵大笑一聲,「光棍了那麼多年,終於拐了個吃貨小豬崽回家,我再不往家裡送,我媽都要以為徐家香火要斷在我手上了。」

 

  「…這麼誇張?」

 

  「她沒鬧個一哭二鬧三上吊都算輕的了。」徐鴻淵停頓了下,看著自家小吃貨一眼,眸光溫柔又道:「好在現在有個陪她鬧的,以後日子不怕無聊了。」

 

  四個人走到停車場要取車離開時,徐鴻淵見言嫂子跟小吃貨還聊得意猶未盡,於是自動自發坐到副駕駛的位置上,讓她們可以隨心暢聊一整路。

 

  舒景衡坐在駕駛座,冷眼看著徐鴻淵拉過安全帶繫上,…好吧,體諒笑笑和孫妙茹許久沒見面,想必有很多體己話想聊的份上,他就不計較阿淵那小子今日竄位的舉動了。

 

  一行人伴隨笑鬧聲上路,車程時間漸長,徐鴻淵和孫妙茹逐漸抵擋不住睏意,沒多久便歪頭睡了過去。

 

  舒景衡伸手調了下空調,以免他們睡著著涼,他一手托住方向盤,一手支著臉頰,神情有些慵懶,抬眼朝後照鏡看去,原本在後座看窗外風景的言書孝,彷彿心有靈犀,視線也望向後照鏡。

 

  鏡中目光交會的剎那,兩個人同是一愣,隨後相視淺笑,…原來,當感情累積到一個頂點,即便不說話,你也能知道,他愛你,如同你愛他。

 

  言書孝低下頭,翻出包包裡的綠茶,指尖輕捏起吸管,將沒喝完的綠茶遞到舒景衡的唇邊,示意要餵他。

 

  此時,她完全沒有自覺,兩個人共用一根吸管,到底說明有多親暱?她純粹只留心在喝綠茶能提神的事上。

 

  舒景衡眸底噙著笑意,他就著她的手,默默喝了笑笑遞來的綠茶。

 

  言書孝看著後照鏡反射出大神那上下滾動的喉結,渾身又是一震,性感撩人不說,她還能隱約感覺到大神在有意無意的挑逗她。

 

  冰涼指尖搭在他溫熱的唇瓣上,大神嚥下綠茶的時候,軟嫩的舌尖輕輕掃過她的指尖,似舔似吮的觸感,讓一向堪稱厚臉皮的言流氓也招架不住,血液好比脫韁野馬,成群結隊的直往腦門上衝,她被逼得幾近快腦衝血。

 

  言書孝另一隻握著瓶蓋的手,輕輕捶了下舒景衡的肩膀,…是她低估了大神的本事,這人竟連開車都這麼不安分,分明是老流氓!……,再看身旁沉睡的妙妙一眼,她剎那又羞又惱,誰來解釋一下,這種像偷情的刺激快感,究竟是怎麼回事?囧。

 

  舒景衡鬆開吸管,握住言書孝捶在肩上的手,出奇不意的在白皙手背上親了口,…笑笑這笨蛋,喝綠茶提神什麼的,哪抵得上她真人的萬分之一有效?

 

  言書孝嚇得飛快收回手,但是自他唇上傳來滾燙的溫度,仍舊源源不斷滲透進她的皮膚,似是要在手背上烙印下他的印記般。

 

  舒景衡開了幾個小時的車,總算是順利抵達,各方朋友也陸續到達聚會的別墅,言書孝一行人下車,靜靜跟在舒景衡身後,由大神領著他們去跟別墅的主人向安楠打聲招呼。

 

  言書孝偷偷打量著別墅,對其豪華的裝潢瞠目結舌,客廳垂吊的水晶燈,質感柔軟的進口地毯,角落陳設的古董花瓶,招待客人的名貴紅酒,水晶做的高腳杯,每一個小地方都像電視上演的那樣誇張,在看主人談吐儒雅,舉止隱隱露出少爺貴氣,言書孝不禁心想,他這“向少”的尊稱,倒也名符其實。

 

  向安楠粗略掃過他們一眼,目光最後停留在言書孝的身上,言書孝愣然,驚覺自己眼神太過失禮,連忙朝向少淺淺一笑。

 

  舒景衡不動聲色的上前一歩,巧妙擋住他們倆對視的視線,讓雙方相互報上姓名,大致就算認識了。

 

  這次是兩天一夜的行程,又因為同行的不止他們,言書孝不好明目張膽和大神睡一間房,只好勉強跟孫妙茹湊合了。

 

  等言書孝她們放好行李下樓時,木承晞也到了,身邊還站了個娉婷女人,一頭長捲髮,眉眼微微上勾,一颦一笑皆是醉人的嬌俏,身材前凸後俏,好的讓人挑不出錯處的曼妙身形。

 

  言書孝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是為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說實話,她身邊美人不少,其中又以唐琴悠最令人驚艷,可是糖糖的美卻和眼前這個她不同,她美的恰如其分,多一分太烈,少一分太淡。

 

  本來聚焦在美人身上的目光,在言書孝和孫妙茹出現後,視線無疑被瓜分走了大半,一旁尚且不明這兩朵早已名花有主的光棍們,各個暗自摩拳擦掌,準備待會勾搭要電話了。

 

  言書孝挽著妙妙走到舒景衡身邊停下,大神和她們介紹起木承晞身旁的美人,孫湘媛,地方政府某高官的掌上明珠,他們三個人和向少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彼此交情還挺深。

 

  起先,這次聚會只有他們四個人,但是向少嫌棄每年都是老班底,沒有樂趣,提議多找些人來玩,他負責出錢和提供場地,其他瑣碎的事,則是由舒景衡一人統籌,於是才有今天這樣的盛況。

 

  言書孝乍看之下,猛然發覺大神寢室的人竟然聚集的差不多了,就差阿昱學長,她忍不住問了大神,阿昱學長是不是待會也會來?結果大神說,裴坤昱得了流感來不了…。

 

  幾個年輕人聚在一起,少不了要聊時下的流行,這時候就不得不提最近火紅的線上遊戲“獨霸天下”,事實上,這款遊戲就是向少他家公司名下的項目之一。

 

  言書孝縮在沙發上喝柳橙汁,本來還興致缺缺,直到他們談論起“獨霸天下”,這才來了興致,進而得知,原來來的人,全是遊戲中的玩家,換言之,今天可以說是他們幫“九重君”的聚會。

 

  不過更讓言書孝驚訝的是,“獨霸天下”的幕後開發者,竟然就是她的親親夫君,舒大神是也!和大神共同開發遊戲的夥伴,還是見著她嫂子長嫂子短的學長們,這內幕消息令言書孝大受打擊,…她和舒大神的級別,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

 

  氣氛聊得正熱,突然有人望向言書孝一眼,對著舒景衡說道:「幫主,你放著遊戲嫂子不管,今天還帶個外人來參加聚會,你不怕嫂子知道了吃醋鬧和離?」

 

  舒景衡微笑,意味深長的篤定回答:「她不會。」

 

  知道真相的木承晞和徐鴻淵對看,誰也沒有說破幫主夫人本尊在此的事,這不能怪別人眼拙看不出來言嫂子的身分,畢竟他們當初也沒想到,美貌聞名的嫂子竟是遊戲皇榜前十名的凶殘女刀客。

 

  孫妙茹聽見耳熟能詳的遊戲名,興奮的拉著言書孝的袖子:「笑笑,他們說的是不是妳在宿舍玩的那款遊戲啊?」

 

  妙妙的嗓門之大,就算言書孝想伸手捂住妙妙的嘴也已經來不及了,所有人的目光立即齊唰唰的聚焦在她的身上,紛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言書孝呵呵乾笑,背後直冒冷汗。

 

  「不會吧?看不出來啊。」其中有人如此說道。

 

  木承晞冷聲一笑,他家嫂子看不出來的地方可多了,學霸言大神的稱呼也不是隨人叫著玩的。

 

  事情發展如此,言書孝不願騙人,只能照實說:「去年暑假,我陪表弟玩過一會。」

 

  「哦,那要不來PK一場吧?剛好打發下時間。」

 

  言書孝愣然,下意識的看向舒景衡,見他點了頭同意,她才回答:「那好吧,就玩一場。」

 

  那人當下轉身回房間裡拿電腦,言書孝還坐在沙發上不動,…呃,她忘了,她沒有帶電腦來啊!

 

  舒景衡早知小狐狸的窘境,伸手將不離身的電腦遞給了笑笑,眉眼輕彎帶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言書孝應了聲,笑著接過他的電腦,之前她曾用過一次,如今用來也不生疏。

 

  目擊他們互動的所有人頓時鴉雀無聲,在場的人都知道,幫主視電腦如命,就連副幫主木承晞也是不能碰的,但是現在,他卻自願借出他的電腦,他們不由得開始好奇,這個美人到底和他們的幫主大人是什麼關係?看起來不只是普通朋友這般簡單啊。

 

  孫湘媛看著言書孝的背影,神情一凝,眼眸淡淡掃過她抱著舒景衡電腦的身影。

 

  一旁從頭到尾都不參與其中的向安楠搖曳著手中的紅酒杯,眸光不自覺落在那抹清麗的側臉,…事情好像越來越有趣了。

 

  言書孝走到大長桌前坐下,將電腦開機點開遊戲,手指飛快的輸入帳號密碼,起哄的人一下子全圍在言書孝的周遭。

 

  只是,當他們看見遊戲人物是紅衣女刀客,上頭ID是金光閃閃的“滄海一聲笑”時,所有人都懵了…。

 

  …啥?!這美人竟是他們的蘭陵王妃,幫主明媒正娶的幫主夫人!……,怪不得幫主肯借電腦,也不怕幫主夫人吃醋,原來是這個原因。

 

  幾個後期進入的遊戲新人,並不知道“滄海一聲笑”的威名,全是以看好戲的心態看他們PK賽,本來說好的一場,因為打的實在太快了,只好一場又一場,最後硬是比了三場才完。

 

  言書孝不負殘暴威名,每場PK經過腦子的精密計算,加上強大的操作能力,一路秒殺對方到底,沒丟了她家大神的臉。

 

  她收起電腦起身,正巧對上舒景衡的眼神,瞧見他眼底的笑意,她不禁懷疑起舒大神的用意,他明明可以說,她就是他們的幫主夫人,但是他卻沒說,反而讓她以PK的方式,…難道,他是怕他們不相信,所以希望她用實力證明自己的地位?

 

  這場不在預料中的PK賽,倒是讓言書孝收穫不少,剛才小看她的人,現下全部必恭必敬的喊她嫂子,…就是孫美人臉色有些難看,小臉都氣歪了。

 

  言書孝很是無奈,如果可以,她還想裝不知道的,偏偏總有人要撞到她面前來,好比,…現在,孫湘媛大歩流星的走來,拽著她的手道:「妳叫言書孝是吧?我們談談。」

 

  言書孝被動的跟上,礙於孫湘媛和大神的多年情面,她不好意思當面吐槽她,她們見面不到三個小時,似乎沒什麼好談的。

 

  舒景衡表情閃過不悅,原想挺身而出為笑笑解圍,可是言書孝卻朝他搖了搖頭,嘴角微彎,示意他放心,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孫湘媛即便當眾綁人也維持著官家小姐的優雅,臉上始終端著笑容,但是握著言書孝手腕的力道不停的施力,說明她此時此刻的盛怒不甘,言書孝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任由她發洩,同為女人,她可以理解被人橫刀奪愛的惱恨。

 

  孫湘媛將她拉出別墅外一個僻靜的小角落,冬日寒風刮得臉蛋生疼,兩個人傲然對立,氣勢相當。

 

  「妳和舒景衡在交往?」孫湘媛看著她,雙手不停的在發抖,不知道是因為被天凍得,還是因為氣極了。

 

  …其實就算言書孝不回答,她也知道他們在交往,木承晞回來的第一天,他就和她說了這事,她默不作聲安靜的等,希望舒景衡能給她一個解釋,告訴她,他不是認真的,可是她究竟等來了什麼?她等來的,是舒景衡帶著她親自走到她面前!

 

  這女人到底憑什麼?連她自己都記不得她愛了舒景衡多少年,但是他們之間才認識多久?為什麼舒景衡這麼輕易就和她在一起了?論漂亮和家世,她哪一點不如言書孝了?

 

  言書孝掙脫她的鉗制,轉了轉漲紅的手腕,一臉平靜的答:「是。」

 

  「承晞告訴我,妳很聰明。妳如果真像他說的那樣,那就應該明白,舒景衡和我的關係,不是妳這個第三者可以插足的。」

 

  言書孝臉皮抽了抽,孫美人的“第三者”歸類法,好像跟尋常人不太一樣?

 

  「據我所知,舒景衡只有我一個女朋友,這第三者的罪名恐怕無法成立。」言書孝淡然看了她一眼,「阿晞學長一定沒有告訴妳,大部分的男人不喜歡聰明的女人,尤其還自作聰明,我雖然聰明,可是起碼懂得進退有度,但凡他不喜歡的事,我絕不會做。」

 

  孫湘媛無語反駁,只能掐著手心,身子不停的發抖,她也知道自己行事莽撞了,但是事關舒景衡,她根本無法等著坐以待斃。

 

  言書孝微微淺笑:「我不想賣弄聰明,只想偶爾犯傻逗他開心,假如這樣,他可以過的開心,那麼,在他面前,我笨一點也無所謂。」

 

  言盡於此,多說無益,言書孝轉身就想走,可是孫湘媛卻突然冷笑一聲,聽不出情緒的聲調自她背後傳來:「妳還不知道吧?舒景衡有個喜歡了17年的人,妳不過是她的替代,等他找到她,妳也就沒有留在他身邊的必要了。」

 

  言書孝腳步頓住,僅些微偏頭,露出半邊姣好的側臉:「真是替代那又怎麼樣?至少,他現在選擇的是我,不是別人。」說完便腳步不停的走了。

 

  若說言書孝聽了孫湘媛那些話,心底真的完全不被動搖是假的,可是沒關係,一開始答應和舒大神交往,她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所以…,她想,那天來臨的時候,她肯定可以以最好的模樣來和大神說再見的。

 

  妙妙常笑說,她和舒大神不像在戀愛,因為她根本把大神當偶像般的崇拜,她總是一笑置之,她不在乎別人有沒有看出她愛他多少,只要舒景衡知道,她很愛他就夠了。

 

  愛本該是兩個人的事,無須跟旁人解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nie
  • 哇~更新ㄌ耶!太好了!恭喜你順利跟雙大神跟靈感姐姐培養出感情~希望這好現象能持續,這樣我們才能一直有文看XD

    總覺得那自大的孫小姐所謂大神喜歡17年的人根本是他自己想自己認為的吧~因為感覺她一點都不了解大神,快讓雙大神聯手把她K.O.掉😂

    加油喔~希望這次能很快有文看~
  • 哈哈,謝謝妳,讓妳久等了。 ^^
    我會努力抱牢靈感大神的大腿,好能快點給你們個交代。

    關於舒大神喜歡了17年的人,她是個很關鍵的人物,之後會詳細說明。

    【 書中有言 】起先就是設定歡樂的走向,所以芭樂的劇情,一概都不會出現的,請放心追文吧。 ^^

    Somnus 於 2016/12/09 2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