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29頁 大神又在撩人!

 

  言書孝和孫妙茹邊聊邊下樓,另一頭樓梯也出現了舒景衡的身影,言書孝停下腳步,瞳孔聚焦落在大神的身上,舒景衡察覺了探究的視線,步伐一頓,抬頭朝她那望了過去。

 

  兩個人眼眸打量了下對方,同時會心一笑。

 

  舒景衡換了件高翻領的月白色毛線衣,恰好能擋住被“蚊子”叮了一包的地方,言書孝飛快低垂著眼,臉蛋又開始燥熱起來,…這種共同擁有一個秘密的感覺,好像一瞬間把他們拉得更近了。

 

  雙大神再次現身眾人面前時,剛好是吃飯時間,言書孝站在舒景衡身側,看著眼前這五星級排場的自助吧,表情不由得愣怔,心底暗嘆,向少誠然是個懂享受的人,簡直揮金如土到人神共憤的地步了。

 

  當季帝王蟹、龍蝦等肥美海鮮堆疊成一個小山丘,左右兩排長桌擺上了八國料理,名酒佳釀任由暢飲,隨便出手就是不怕吃垮的豪門闊氣。

 

  其實他們一行人也就十來個,請廚子煮個幾樣菜就夠吃了,無奈向少是連吃個飯也要搞氣氛排場的人,現在好了,場面如此聲勢浩大,他們估計吃到撐死也吃不完,結果糟蹋的還不是這些美食,想想就覺得罪過…。

 

  言書孝偏頭看了大神一眼,大神大約是麻木了,面對美食如山在前,神色依舊平靜,她收回眼,唇角微微彎起,這花的不是她的錢,也不是她家大神的,那她心疼什麼呢?只管放開手腳吃飽就是了!

 

  本來還此起彼落的驚嘆聲,突然間安靜了,人群中慢慢讓出一條道路來,言書孝的目光自然而然被吸引了過去。

 

  向安楠在人群簇擁下前來,腳步沒走向主桌,而是拐了個彎,停在了雙大神的面前,翦亮眼瞳承載著笑意,聲音宛如一道川流清澈的道:「一起坐吧。」

 

  此時他們三個人的位置有些微妙,言書孝好巧不巧的卡在他們二人中間,眉頭微微皺起,…這向少不指名道姓,誰知道他跟誰說話呢?不過她想,他總歸不是對自己說的,於是沉默不回答,習慣的將問題丟給了大神。

 

  舒景衡淡然應了聲,向安楠笑了笑,這才抬腳走到主桌落坐,屁股還沒坐熱,他身旁看著像是管家的人,已經為向少端上了晚餐,接著向安楠手一抬,管家便領著一屋子的侍從走了。

 

  等向家管家前腳一走,拘謹的氣氛立即就散了,大廳很快又恢復成吵吵鬧鬧的場面,不必等向少發話,眾人自動自發的拿著白瓷盤,開心朝美食飛奔而去。

 

  各國料理周身圍繞,言書孝看得眼花撩亂,繞了幾圈才裝好自己要吃的。

 

  一個問題解決,新的問題接踵而來,她兩手端著盤子左右張望,正在懊惱該坐哪好?要不去坐主桌?但向少邀請的是大神,不是她,她不請自來,也挺不好意思的…,想來還是去坐主桌旁的位置吧。

 

  她方踏出一步,立即被舒景衡拽住了手,神情理所當然的說:「笑笑,除了我身邊,妳還想去哪?」

 

  言書孝轉頭睨了大神一眼,雙頰隱約露出紅暈,指尖捏著盤子邊角都泛白了,默然點了點頭,乖巧跟著大神走到主桌坐下,沒多久,木承晞領著孫湘媛也來了,氣氛陷入前所未有的微妙,還好這時多話的妙妙和阿淵學長即刻趕來救場,這飯總算吃得不那麼神經緊繃了。

 

  期間,言書孝和孫湘媛對上過幾次眼,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了,孫湘媛的眼眶有些紅,她和向少聊天的時候,聲音也比拉她出去那時還要低啞了幾分,雖然臉上笑容依舊大方得體,可是她就是有種直覺,孫湘媛此刻在強顏歡笑。

 

  …能把官家千金孫湘媛弄成這般模樣的,除了她家那位,大概也沒別人了…。

 

  晚飯吃完,其他人圍在舒景衡左右,討論些遊戲解任務的事,言書孝沒有參與,反而躲到了別墅外,懶洋洋的躺在藤椅上,喝著冰酒賞月,姿態怡然愜意。

 

  言書孝舒服的半瞇著眼,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之際,隱約感覺有人在身旁坐了下來,這時候會來找她的,無非只有兩個人,不是妙妙就是大神,她懶得睜眼確認,依舊歪著身子,等對方先說話。

 

  「妳怎麼一個人在這,不進去湊熱鬧嗎?」

 

  對方的確如言書孝所願開口了,不過卻嚇得她差點摔了,這聲線帶點輕佻玩味,不是她熟悉的人,她猛然睜眼轉頭,只見向安楠躺在與她相隔不遠的躺椅上,一手枕在後腦杓,一手握著還沒喝完的香檳。

 

  言書孝淺笑,眼中訝異的情緒很快退去,恢復一貫的淡然:「你們難得相聚在一起,我沒事去攪和什麼。」

 

  向安楠笑了,…善解人意的女人,很難讓人不注意,他對她真是越來越好奇了,「言書孝,妳覺得我怎麼樣?」

 

  言書孝沉默凝視著他,這是第一次,她毫無顧忌的打量向安楠這個人,長相和身高都是受女孩子歡迎的類型,明明是多金出身卻沒有豪門少爺的痞子氣,言行舉止也很優雅,總而言之,是個不輸大神的人物。

 

  「…人模人樣?」她最終得出簡潔有力的結論。

 

  向安楠挑眉,對她毫無誠意的回答也不生氣,「妳很有趣,我似乎有點喜歡妳了。」

 

  「謝謝。」言書孝坐起身,眸光平靜,以肯定的語氣道:「但你最喜歡的,不是我,而是舒景衡。」

 

  向安楠一愣,酒杯裡的香檳,明顯晃了一下。

 

  「固定的開場白,直率的告白,你做得這般流暢,想必以前那些年,你也是這樣做的。」見他沒有出聲否認,言書孝又躺回藤椅上,「你是很好的試驗石,但我留在舒的身邊無關利益,所以,你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他。」

 

  他們去賞梅回來的路上,大神曾和她說,向少內心很溫柔,只是外表看起來玩世不恭,他們做的遊戲能順利上市發行,也是因為向少跟家裡抗爭得來的,不然像向氏這麼大的企業,又怎麼會願意啟用一群還沒畢業的大學生?

 

  向安楠於他有知遇之恩,他不僅是他的朋友,同時更是他舒景衡的伯樂。

 

  說起來,言書孝還得感謝向少,畢竟以向少的條件作為試驗石,實在太屈才了,若不是他和孫湘媛替她守著大神,那麼現在和大神在一起的,還不見得是她呢。

 

  「向少,只要你不睡了我男人,對於你的心意,我可以裝作不知道的。」言書孝站起身,舉起手中的冰酒一飲而盡,「以後也麻煩你多多照顧他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大神心裡恐怕也很重視向少這個朋友,否則以他那討厭麻煩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因向少一句話就來籌辦這個聚會的,她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一想起大神他們四個人私底下的恩怨情仇,她眉頭都快擰成一個“川”字了,這比電視劇演的還狗血複雜…。

 

  向安楠握著酒杯的指尖瞬間捏緊,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言書孝,竟然把他和舒景衡的兄弟情,聯想的偏題了!他們就是單純的英雄惜英雄好嗎!

 

  黝黑瞳仁裡的暴怒情緒沉靜下來,向安楠臉上不禁又揚起笑意,阿衡這回找了個不錯的女人,撇開出眾相貌不談,她心思剔透,萬事設想周全,說話風趣幽默,相處起來開心自在。

 

  只是為了她,阿衡甘願放棄等了17年的那人,這點他倒很意外,不過認真想想,他能理解阿衡的選擇,與其等一個不知歸期的人,還不如把握當下。

 

  隔天,言書孝睡醒,發現身邊躺著的是大神後,整個人都懵了…,據她所知,除了房子主人向少,受到特殊待遇的大神,加上官家大小姐孫湘媛都是自己一間房外,其他人都是共用房間的。

 

  本該是室友的妙妙,換成了大神,這讓她如何不驚恐?

 

  言書孝急忙掀開被子查看,確認她和大神都衣衫完整後,忍不住長長吁了一口氣,真是好險,要是她大學還沒畢業,就往家裡抱了孩子,父君和母上大人會把她埋在後山的。

 

  就在她鬆口氣的這時,聲線慵懶帶著睡意的嗓音,悠悠自她背後響起:「怎麼?妳好像很失望的表情?昨晚妳可是折騰我一夜沒睡好,現在是不是該彌補我了,恩?笑笑…。」

 

  言書孝緊抓著羽絨被一角,渾身打了個冷顫,牙齒發出清脆碰撞的聲音,她還未反應過來,腰際已環上健壯的手臂,身子隨即被猛然向後一拉,敏感的頸肩貼上了兩片溫熱的唇瓣。

 

  一大早就玩這麼刺激,她連呼吸都亂了,拼了命的直往床角倒退,結果一個沒拿捏好,連人帶被的摔了下去,她顧不上喊痛,動作迅速爬起身,神態慌張的跑了。

 

  舒景衡望著小狐狸的背影,淡然輕笑,彎身撈起地上的棉被,重新躺回床補眠,他還真是沒睡好。

 

  昨夜懷裡抱了個誘人小妖精,手還不怎麼規矩,整晚往他身上東摸西探的,讓她安分點,她還睜著無辜大眼瘪嘴,好像是他欺負她了一樣。

 

  他刻意背過身睡,她轉眼便黏了上來,說他比被窩暖,身上比她香,說著說著,膚如凝脂的小手又開始在他胸膛四處遊走,他真是快崩潰了。

 

  一整晚反覆的道德拉鋸戰,他感覺自己比寺廟的修行僧還苦…,以後還是別讓笑笑喝酒了,每次到頭來,她只管睡的沒心沒肺,苦的都是他。

 

  言書孝光速衝回和妙妙的房裡,拿了換洗衣服閃進浴室裡沖了個熱水澡,她窩在浴缸中,腦袋瓜試圖回想昨晚的情況,無奈記憶只剩零星片斷,根本拼湊不完整,她…是不是又像上次那樣闖禍了?

 

  她記得,上回女子系籃的慶功宴上,她喝了酒,然後把路過的大神壓在牆上強吻了,這次喝的量是那次的N倍,今早又是在大神床上醒來的,…她不會變本加厲,真睡了大神吧…?!

 

  臉頰越發滾燙,仰天哀嚎了聲,下一秒整個人潛進水裡,吐出咕嚕咕嚕的氣泡…。

 

  等言書孝痛快泡了個一個小時的熱水澡,換上衣服出來時,睡得跟豬似的妙妙也醒了,兩個人沉默對看,妙妙那不懷好意的眼,恨不得扒光言書孝衣服般炙熱,言書孝冷冷撇了眼,護緊身上的衣服,若無其事的吹頭髮,對於妙妙的一連串拷問,一律不答,哎,…她不是不願答,而是回答不上。

 

  下樓用早餐的時候,言書孝頂著四面八方的目光,女的眼神扭捏,男的一臉敬畏,她終於承受不了拉過妙妙的衣袖,難道她睡了大神的事,這麼快就傳出去了嗎?囧。

 

  「妙,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孫妙茹露出個“妳現在才知道要問”的鄙視神情,娓娓將昨晚的事發經過說明了一遍。

 

  那時夜深,每個人都喝開了,幾乎所有人都搶著跟舒景衡喝上一杯,護主心切的言書孝見狀全攔了下來,你敬我我再敬你的後果就是她把自己給灌醉了。

 

  孫妙茹是見過發酒瘋的言大神是何模樣的,早早就挑好位置看好戲了。

 

  在場凡是藉醉想靠上大神的女人,皆被言大神情話反撩了一遍,左擁右抱不說,還專挑美人親,被親的先是惱怒,可一對上那英氣眸子,居然滿臉通紅的淪陷了,於是女人們的戰爭又開打了,這次搶的是言書孝跟誰睡的所有權…。

 

  男人總算察覺情況不妙,急忙想拉開她們,但是當他們一碰上言書孝,立馬就被賞了個過肩摔,出手迅速,英姿颯爽,打得一手好架,英雄氣概大爆發的言大神惹得女人們尖叫連連,心裡對言大神的好感登時翻了好幾倍。

 

  最後鬧得不可開交,還是由舒景衡出面收拾善後,一肩扛起惹事的言書孝走人,這才算完事。

 

  言書孝咋舌,默默摸了摸鼻子,怪不得在場妹子眼光熱情如火,她有些消受不了,眼睛一瞄,恰好對上孫湘媛的視線,呃,這似怨嬌嗔的模樣…,她不會也慘遭她的毒手了吧?

 

  「妙妙,我昨天撩的女人,那個孫大小姐該不會也在其中吧?」

 

  「那是!言大神出手,誰能逃得過?」孫妙茹喝了口熱湯,樂呵呵的道:「妳不光強吻了人家,還非要人家跟妳睡不可,表情說有多流氓就有多流氓。」

 

  ……,言書孝石化在地,背後直冒冷汗,難怪呢!她總覺得今天大神的青梅竹馬,孫小青梅很反常,不酸不澀,渾身不知道被什麼滋潤過的可口,她還想說是哪個不怕死的?結果…,敢情調戲大小姐的那混蛋是她啊!壞了壞了,這下不光是大神,就連阿晞學長都要找她算帳了。

 

  礙於做了丟臉事,向來堂堂正正的言書孝直到跟向少告別前,眼神都不敢往孫湘媛那飄去,怕自己一落單,就被她拖到角落揍個半死。

 

  吃飽喝足,時間也差不多了,他們送走了其他人,留到最後離去,言書孝裹緊了身上的大衣站在門口,等著大神開車過來。

 

  這時,向安楠朝她走來,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俯低下身子:「笑笑,阿衡以後要是欺負妳了,記得來找我。」

 

  言書孝聽聞他這聲“笑笑”頓時受寵若驚,他們交情不深,不過也就昨天聊了那一會天,向少的親近,大概是出於大神的緣故,所以才跟她客套,想通後,她正打算敷衍了事,但是抬眼瞧向少眼底的真摯,她反而說不出口,只好點了點頭,當作聽進去了。

 

  向安楠滿意一笑,又道:「笑笑,我昨晚是說真的。」

 

  …言書孝有些茫然,他們聊天的時候,大部分都是她說的,那麼問題來了,向少回話短短數語,到底哪句是真的?

 

  她琢磨半天,也不敢肯定是哪句,於是淺笑應了聲帶過…,大神來的很及時,她匆匆跟向少道別後,一手拉著剛走來的妙妙,一起將行李放進車子的後車廂。

 

  舒景衡下了車,漫步走到向安楠跟前:「阿楠,我走了,改天在約。」

 

  「好。」向安楠面帶微笑點頭,半晌又開口:「…阿衡,好好待她。」

 

  舒景衡一愣,微微淺笑,「我會的。」…向安楠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從前他可從沒見過,向安楠要他照顧誰,可是如今卻讓他待笑笑好,莫不是昨晚,喪心病狂的笑笑,連阿楠也下手了吧?

 

  另一旁,應該上木承晞車子的孫湘媛卻朝言書孝走了過去,言書孝嚥了下口水,做好挨她一巴掌的準備,…但令人意外的是,孫湘媛沒打她,而是抓著她的衣領,抬頭親了上去,末了還狠狠咬了下言書孝的下唇洩憤。

 

  孫湘媛退開身,手背擦了擦嘴唇,輕揚嘴角:「言書孝,我們兩清了。」接著昂然闊步離去,留給言書孝一個灑脫背影。

 

  自古說拿得起,放得下,…也許放下的過程很長,可是她想,沒關係,一輩子那麼長,她總有一天可以放下。

 

  即便輸了也要漂漂亮亮的走,要她像個潑婦般死纏爛打,實在不是她的作風,因為她是驕傲的孫湘媛,她想讓舒景衡知道,錯過她,將會是他最後悔的事。

 

  直到木承晞帶著孫湘媛走遠了,言書孝還傻愣在原地,…她這是被反將一軍了嗎?滋味甜甜的,是草莓味的,她捂著唇,傻呼呼的笑了,…孫湘媛夠狠,以後吃草莓的時候,她大概都忘不了她今日的壯舉。

 

  舒景衡表情凝重,伸手摟過恍神的言書孝,一語不發的將她塞進副駕駛座上,徐鴻淵和孫妙茹忍著笑對看一眼,自動自發的坐進後座,一行人揚長離去。

 

  向安楠遠遠目送他們,神情難掩落寞,…都走了,這個大宅子,又剩下他一個人了。

 

  金湯匙出身的身分,剝奪了他許多事情,他不能隨心所欲的生活,隨時必須做好為家族犧牲的準備,自小到大,身邊的人狼子野心,哪一個不是看中他的錢?所以,他沒有所謂的朋友。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活得很可悲,他很窮,窮的只剩下沒有溫度的錢,如果不是舒景衡,他的人生恐怕還會更絕望。

 

  舒景衡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不會圖謀他身上利益的人,因為自負的他說,他有的,他也有,他不希罕。他是真心待他,願意分享他所擁有的一切,他的到來,讓他的生活不再那麼枯燥乏味。

 

  渾渾噩噩過了些年,他終於遇到一個有趣的女孩子,她說,他愛舒景衡,但是她不知道,他其實在見她的第一眼,他就喜歡上了她,可是太晚了,她偏偏是阿衡不能和他分享的女人。

 

  他珍惜舒景衡這個朋友,無法昧著良知去傷害他,所以,他只能說,好好待他喜歡的女孩子,他若做不到,屆時,便由他向安楠來補上。

 

  向安楠仰首淺笑,冬天的陽光正暖,明亮而不刺眼,一如那個人,…言書孝,那句我喜歡妳,是真心的。

 

  舒景衡四人,回程沿路觀光兼吃美食,一整天玩下來,天色很快就暗了,他先將孫妙茹送回家,然後是徐鴻淵,家住最遠的笑笑墊後。

 

  等打發走話嘮二人組,雙大神好不容易有兩人世界的幸福時光,無奈缺心少肺的言大神不解風情,轉眼已經累得倒頭昏昏大睡,舒景衡不禁莞爾一笑,認命的開車上路。

 

  這次沒有塞車,他就算開的再慢,也不得不送走他的小狐狸。

 

  車子依舊停在上次停的地方,他牽著言書孝的手,右手指腹輕輕摩娑過她白嫩的臉頰,輕聲喚她:「笑笑,到家了,該下車了。」

 

  言書孝緩緩睜眼,溫婉一笑,「舒,背我,我走不動了。」說完像孩子耍賴般的又闔上了眼皮。

 

  舒景衡愣了半晌,…笑笑是睡迷糊了吧?大概是以為他說的“到家”,指的是他學校的公寓,……,算了,等到了家門前,他再叫醒她就是。

 

  他背起軟綿綿的貪睡蟲,一手掛著她的行李,腳步沉穩的進到電梯,按下九樓的按鍵,“叮”的一聲電梯停妥,他循著笑笑在學生資料上填的住家地址,順利找到903門牌。

 

  「笑笑,快起來,妳家到了。」

 

  言書孝懶得睜眼,咕噥的道:「我家不就是你家嗎?」頭往大神頸窩蹭了蹭,找了個舒適位置,又打算睡過去了。

 

  舒景衡哭笑不得,他也想這是他家啊,不過目前還不是…。

 

  正當他站在門口騎虎難下的時候,面前的深色大門竟被打開了,舒景衡僵在原地,毫無防備的與未來丈母娘打了個照面。

 

  言媽本來以為是自家老公回來,結果沒想到會是出門像失蹤,回來像撿到的閨女,笑笑以往都是一個人回來,這次卻不知從哪拐了個帥哥送她回來…。

 

  舒景衡禮貌點頭,嘴角揚笑:「阿姨好,…笑笑睡著了,我送她回來。」

 

  言媽回以一笑,「謝謝你,笑笑不懂事,麻煩你了。」接著伸手就想拉閨女下來,奈何閨女扒得緊,死活也不肯撒手。

 

  言媽臉皮抽了抽,簡直想將閨女從九樓扔下去,好色成這樣,竟然連睡著也不鬆手,…咳,果然,是她生的錯不了…。

 

  舒景衡淺笑:「阿姨,要是方便的話,不如我背笑笑進去吧。」

 

  言媽看了眼牆壁上的掛鐘,琢磨著言爸快回來了,他們繼續這樣拖下去,待會被言爸撞見,眼前小帥哥恐怕今晚走不了了。

 

  言媽微微側過身,讓出路來:「那好,進來吧。」

 

  舒景衡彬彬有禮說了句:「打擾了。」這才進門,在玄關處脫了鞋子。

 

  言媽走在前頭,嘴角輕彎,這小帥哥不僅長得好,家教也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他跟笑笑,是不是她想的那種關係?

 

  言媽轉動言書孝房門的房把,讓舒景衡進去,自己則是站在門外看著他們。

 

  舒景衡走到床邊,輕輕放下睡著的言書孝,彎身替她脫去鞋子,提起被子嚴密裹上,掖好被角,小心冷風鑽進去凍著了她,全程照顧的無微不至,一如從前他做過的許多次一樣。

 

  言媽見他對閨女的行為舉止,心底大致已有個譜了,眉目含笑的轉身走了。

 

  舒景衡起身,目光落在言書孝的紅唇上,腦子驀然想起她和孫湘媛的那個吻,內心彷彿梗了根魚刺不舒服。

 

  他轉頭確認言媽已經走了,於是伸手在她唇上略微施力抹了兩下,俯身落下他的氣息,他的小狐狸,只能留下他一個人的味道。

 

  舒景衡離開言書孝的房間,和在客廳中的言媽道別:「阿姨,再見。」

 

  言媽起身,笑容很有深意的送他到門口,揮了揮手:「再見。」他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癱在床上睡得很是香甜的言書孝,此刻渾然不知,明天她將引來怎樣的風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nie
  • 喔喔喔~等這麼久終於來了!(撒花~撒花~
    居然就這樣見丈母娘了😂😂😂😂笑笑總是在不知不覺中被自己賣了啊😂😂😂😂
    真是愈來愈期待下一章了!加油喔~
  • 不好意思,又讓妳久等了。
    忍痛刪除了幾個梗,終於順利到面見親家的情節了。
    舒大神要上場破五關斬六將啦,哈哈哈哈哈。
    謝謝妳,我會加油的。 ^^

    Somnus 於 2016/12/21 20:18 回覆

  • 珊瑚
  • 看到這裡,我心裡只浮出一句:「各人造孽各人擔,笑笑請保重,阿麵~」
    挖坑自己跳的完美演繹XDDDDDDDDDD
  • 哈哈,大概是平常被妙妙坑慘了,所以連帶把自己坑了。
    下一頁,言家內部開打啦!!!!!!

    Somnus 於 2016/12/21 2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