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1頁 紅豆是相思

 

  言書孝最後沒有忍住,還是和小表弟季頤陽坦白了大神在遊戲中的身分,沒想到說實話的後果很嚴重,…她竟然從此被小表弟徹底的無視了。

 

  季頤陽眼冒金光的黏在舒景衡身邊寸步不離,言書孝一點插足的空間都沒有,氣得她嘴角抽了抽,…什麼情況?!小陽不會也看上大神了吧?

 

  面對新的威脅,言書孝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轉身湊到麻將桌旁,提醒小舅媽是不是該回家煮飯去了,本來還在洗牌的小舅媽,這下宛如大夢初醒般,趕緊急忙起身,喊了季小陽回家。

 

  季頤陽呆在原地,一臉晴天霹靂的表情,兩手抓著舒景衡的衣角,死活賴著不肯走,言書孝看到這,還在擔心小舅媽會不會心軟,然而事實證明,她想太多了。

 

  只見小舅媽根本無視自家兒子的抗議舉動,右手快速一抱,直接把兒子夾在腋下帶走。

 

  ……,氣氛頓時變安靜了,鄰居牌咖大媽們也紛紛撤退,而且還走的挺快…。

 

  季頤陽的鬧劇結束,時間也到了該吃晚飯的時候,言家二老順勢將舒景衡留了下來。

 

  言媽以冰箱菜不夠吃為由,領著舒景衡出門去附近的黃昏市場買菜了,臨走前還下令,不準言書孝偷跟。

 

  言書孝在心底默默的想,母上大人哪是去買菜,根本就是去炫女婿的!

 

  兩人到了菜市場,言媽再次見識到,她這未來女婿的魅力究竟有多驚人,一圈買下來,菜籃裡一半的菜居然都免錢,青菜蘿蔔隨便送,人家買魚是買三送一,她是買一送三…,老闆熱情的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收了。

 

  她時常來這買菜,也算是菜市場的熟面孔了,幾個小攤老闆見了她身旁的舒景衡,直誇她會生,女兒不僅長得漂亮,兒子也生得這麼俊,確實是好福氣。

 

  言媽聽了樂得直笑,心想閨女將來要是真嫁了舒景衡,女婿也是半個兒子嘛,她乾脆就不澄清了。

 

  舒景衡已經許久沒陪自家媽媽上菜市場了,今天陪言媽過來,心底感觸挺深,嘴角始終帶著溫和笑意。

 

  他們腳步維持一前一後,言媽在前頭殺價,舒景衡在後頭提菜,彼此有說有笑,旁人眼裡看來,他們就是一對感情深厚的母子倆,誰也不會起疑他們的關係。

 

  步行回言家的路上,言媽突然問了句:「笑笑過年前燒了個白瓷,我曾問過她是給誰做的,她卻怎麼也不肯說,我想,那個白瓷是送給你的吧?」

 

  「…是。」

 

  言媽露了個“果然如此”的笑容,「季家白瓷傳到我手上是第五代了,笑笑燒瓷的手藝,還是她外祖父手把手教的。」

 

  舒景衡神情一愣,據他所知,季家白瓷的名望很高,百年深耕的基底,迄今仍屹立不搖,季家老爺子季唐川,更是以爐火純青的手藝舉世聞名,但凡出自季老當家的作品,交易金額都是連翻好幾倍的漲,季老爺子甚至還被推崇是藝術國寶之一。

 

  …他早該想到的,笑笑那麼出眾的製瓷手藝,除了現今的季老當家,還有誰能調教的出來?

 

  「笑笑外祖父曾告訴她,物以稀為貴,所以季家白瓷,百年來只接訂製,好確保每個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言媽提起自己爸爸,眉目含笑,「老爺子常說,白瓷,其實就是季家的情書,象徵乾淨無暇的愛情,一生只給一人,並且對那人一心一意,此生絕無二心的意思。」

 

  現在才得知白瓷意義的舒景衡,內心猛然又是一震,…原來那個雙魚白瓷,是笑笑給他的真心。

 

  「笑笑那時年紀小,把她外祖父的話當聖旨,自從聽見那番話後,她便不再為人做白瓷。」言媽語氣頓了頓,又道:「如今她卻為你做了白瓷,景衡,你明白笑笑的意思了嗎?」

 

  舒景衡點頭,眼眸萬分認真,「阿姨,我願意發誓,我會一輩子對笑笑好。」

 

  言媽聽聞卻搖頭淺笑,「景衡,你還年輕,這輩子太長了,言媽和你說這些,不是要你的承諾,而是希望當你們在感情上有了摩擦時,你們還能記得那個白瓷代表的意義,不要走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絕境。」

 

  「是,我會謹記阿姨今天說的話。」

 

  言媽滿意的笑了,她看舒景衡這孩子,真是越來越合眼緣了。

 

  季家白瓷的招牌樹大招風,百年來的奇怪傳聞不曾間斷,可是無論外人如何繪聲繪影,季家人會為心上人燒白瓷的事,卻是亙古不變的傳統。

 

  知女莫若母,依照笑笑的性子,倘若舒景衡真不是她的良緣,她這輩子定不會在為第二人燒瓷。別看平日裡,她這女兒看似性子灑脫,可真要是執著某事時,那是不撞南牆心不死的。

 

  「…景衡,我和你言爸就笑笑一個女兒,很多時候,也許在無形中會把她寵得嬌慣了些,她日後要是有地方做錯了,你千萬別讓著她,否則她會越發無法無天的,能有個人制衡一下她的脾氣也好,免得將來出社會後,因為壞脾氣在職場上吃悶虧。」

 

  舒景衡微微淺笑,「阿姨放心吧,笑笑待人和善,性子也不嬌氣,身旁的人都很喜歡她。」正因為言家把笑笑教得太好,情敵才多得讓他頭疼…。

 

  話題告了個段落,他們剛好也走到了言家公寓的樓下大廳,言書孝穿著粉色大衣等在那,見到他們回來,滿面笑容的朝他們跑來。

 

  言媽與舒景衡相視一笑,任憑言書孝在身旁追問他們聊什麼,雙方都是很有默契般的緘默不語。

 

  三個人回到家,言書孝跟在母上大人身後,乖巧鑽進廚房幫忙,言爸從言書孝口中得知,舒景衡讀的是電子工程系後,隨即又把人叫進房裡,翁婿展開“程式碼”的頂尖對決。

 

  言書孝不由得想,…大神,你上輩子欠父君大人錢了吧?否則她爸怎麼會老追著大神不放…。

 

  晚飯開飯時間,言媽做了簡單的家常菜,五菜一湯,有鐵板牛柳,糖醋魚,泰式椒麻雞,清炒高麗菜,悶燒空心菜,羅宋湯,各個色香味俱全,引得人飢腸轆轆,恨不得即刻將這一桌佳餚全橫掃進肚子裡。

 

  每個人移動腳步,入座午飯時的位置,一整天的相處下來,用餐氣氛不似先前的劍拔弩張,多了分靜謐和諧自然。

 

  言書孝不知道大神是如何收服父君大人的,總之,他們處得意外融洽,現在進階到,不管什麼話題都可以侃侃而談的關係…。

 

  晚飯吃完,礙於舒景衡還要開長途車回家,他在客廳裡又陪言家二老坐了會才起身道別。

 

  言家全體送他到家門口,言媽還做了些涼拌小菜塞進他手裡,讓他帶回去吃,言爸幾度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拉下老臉開口道:「景衡,有空就跟笑笑回來家裡坐坐,我和你言媽都會很歡迎的。」

 

  舒景衡心頭一暖,萬幸今天不是無功而返,他終於看見,他和小狐狸未來希望的曙光了…,他急忙點頭應允言爸,自己一定會再來。

 

  言書孝陪著舒景衡下樓取車,在電梯中,言書孝忍不住問:「舒,你和我爸爸在書房說了什麼?他不會是逼你簽什麼不平等合約了吧?」

 

  舒景衡摟過她,低聲一笑,「我要是真簽了,妳打算怎麼辦?」為了小狐狸,別說不平等合約,就算要他割地賠款,他都甘之如飴。

 

  「那還用說,當然是先偷出來,然後毀屍滅跡!……,等等,該不會真有那份合約吧?」她其實也就是隨便說說的,萬一真的有,那她只好再次當駭客,做個吃裡扒外的不孝女了。

 

  舒景衡低頭,輕捏了捏她的小臉,「沒有合約,我只是答應了你爸爸,會好好照顧妳而已。」…在他有生之年都會捧在心上疼寵著。

 

  電梯很快到達地下室一樓,公寓住戶的公用停車場。

 

  兩個人牽著手,身影逐漸靠近舒景衡所駕駛的白色休旅車,言書孝卻在這時,猛然拉住了他。

 

  「笑笑,怎麼了?」

  「舒,不要走…。」

 

  言書孝不敢抬頭看舒景衡,她心裡很清楚,他們又不是不會見面了,可是她卻還是控制不了想拼命去挽留他的衝動,哪怕只能一起待個十分鐘都好。

 

  舒景衡將笑笑往懷裡一拉,手掌輕撫著她的頭,眼底滿是疼惜,狐狸天性就是狡猾,笑笑這隻小狐狸用這麼溫香軟糯的嗓音求他,這讓他如何能走得了…。

 

  「我還有個地方沒有帶你去呢,你去了一定會很喜歡。」

  「那我們現在去吧,要散步去?還是開車?」

  「這還用說?當然是散步啊,吃飽就是要散步!」

 

  言書孝窩在舒景衡懷裡,一臉奸計得逞的賊笑,…散步去,他們才可以待得更久嘛。

 

  舒景衡也不願意拆穿她,反正他也是這個意思,乾脆樂得裝作不知道,「那好,笑笑,我先把東西放進車裡,妳去打個電話回家報備。」

 

  「遵命!大神。」

 

  言書孝離開舒景衡的懷抱,飛快拿出大衣外套裡的手機,走到收訊良好的地方,乖乖執行大神交代的任務去了。

 

  舒景衡把言媽給的小菜放進車裡,虧得言媽有先見之明,一連放了好幾個保冷袋進來,以確保這些小菜一時半刻壞不了。

 

  言書孝結束通話,笑容滿面的跑回舒景衡身邊,朝他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舒景衡點頭一笑,牽著她離開停車場。

 

  今晚夜色朦朧,明亮月光披了件白紗,使人看不清輪廓,星星也躲著不願出來見人,沒有夜景可賞。

 

  雖說時序已快接近春季,但入夜之後的空氣,依舊能凍得人直打冷顫,街頭行人腳步匆忙,無不趕著回家取暖,唯獨雙大神兩個人步調緩慢,彷彿感受不道寒冷般,從容自在的走著。

 

  言書孝偷望了舒景衡一眼,嘴角淺淺微笑,難怪人家都說,談戀愛的都是傻子,明明這麼冷的天氣,他們還不以車代步,非要學電視劇搞浪漫散步約會,現在可以抵抗寒冷的,除了身上的大衣,就只有來自對方手心的溫度…。

 

  她悄然往舒景衡身邊靠去,另一手順勢摟住他的手臂,她大約真是談戀愛談到腦子壞了,居然會有僅是牽著手也能暖進她心頭的錯覺。

 

  「冷嗎?還是我去開車過來?」

 

  「不用。」言書孝靈氣的眼珠轉了轉,淘氣一笑:「你抱著我走就不冷啦。」好久沒有出語調戲大神了,她有點想念。

 

  「…當初是誰說,用連體嬰的姿勢走路很丟臉的?」

  「誰啊?!誰這麼不懂事?她竟然不知道這叫情趣!」

 

  言書孝擺了個不以為然的表情,連嘲諷自己舌頭都不會打結,看來她真的很喜歡大神…。

 

  「那她現在知道了?」

  「知道了,因為有師父教她嘛。」

  「…笑笑,原來妳喜歡師徒戀。」

  「師徒戀是不錯,不過我覺得兄妹戀更刺激,要不以後我喊你哥哥?」

 

  ……,舒景衡轉頭不自在咳了一聲,伸手將言書孝壓進懷中,耳根泛起可疑的緋紅色。

 

  言書孝忍不住大笑,她好像在無意中知道了什麼驚天秘密,沒想到,舒景衡是這樣的大神…。

 

  兩個人離開公寓小區,向東走了大約十幾分鐘的路程,總算是到了地方。

 

  言書孝指尖遠遠一指,嫣然淺笑:「舒,快看,我們到了。」

 

  眼前以玫瑰造型做成的街燈,蔓延了好幾公尺,光線折射下,原先白光透出一圈藍紫色的光暈,看著有些如夢似幻,四周充斥著浪漫的氛圍,玫瑰花燈中間還擺了架白色鋼琴,琴架內擺滿了清一色的白玫瑰,一旁還豎了個公告牌,上頭寫“讓音樂溫暖這個寒冬。”藉此鼓勵市民來彈琴,陶冶心靈。

 

  這是市政府今年新做的城市造景,從除夕夜開始展示,只維持到元宵節,因為展期不長,言書孝擔心舒景衡下回再過來,恐怕是看不到了,這才臨時起意拉著他過來。

 

  她會發現這裡也是純屬偶然,前幾天她的高中朋友蘇淺芝,淺淺打電話約她見面,晚上她坐公車回家,正好途經這條路,那時造型燈已經啟用了,整片的玫瑰花燈望過去壯觀極了,她一時看呆了,來不及拿手機拍照留念。

 

  那時她心想,要是大神也在身邊,能陪她一起看就好了,於是就在今天,她的願望實現了。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認,她對大神的喜歡,早就脫離她的掌控,舒景衡這個人完全滲透了她的生活,所以,當她吃到好吃的,第一時間會想跟他分享,看到美麗的景色,會想帶他一起看。

 

  她的心被囚禁在一座監牢,既逃不了,也不想逃。

 

  「舒,你喜歡嗎?」

 

  舒景衡看著小狐狸滿心期待的樣子,嘴角寵溺一笑,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喜歡。」…比起花燈,我更喜歡妳,笑笑。

 

  言書孝望見自己在舒景衡眸底的倒影,臉頰驀然泛紅,…是她多想了嗎?怎麼感覺大神說的“喜歡”好像意有所指?!

 

  她急忙撇開視線,目光全集中在鋼琴上,猛然間,腦海中隱約浮現出一個畫面。

 

  「舒,我們是不是在學校的第一琴室裡見過面?」

  「沒錯,那天音樂系大才子跟妳告白,我正好經過。」

 

  確認了他們真在琴室見過面後,言書孝對那日的記憶也越發鮮明了起來,耳邊彷彿又傳來那溫婉流暢的琴音。

 

  當時她還不知道彈琴的人是誰,內心還在傻傻感嘆,這人鋼琴顯然彈得比那什麼胡駿宇還要好,為什麼音樂才子還會是胡駿宇?直到今日,她才明白,因為音樂才子的封號太小,倒不如“大神”的威名實至名歸。

 

  …也許,當昔日的她不由自主為他的琴音駐足起,便已注定他是她的命運。

 

  「你們系跟音樂系隔了兩棟樓,你怎麼就這麼“剛好”的路過?」

  「……,我要說是命運,妳信嗎?」

 

  舒景衡這話可不是哄小狐狸開心的,他們之間的偶然相遇,十有八九都是他精心安排的,但是在琴室那次還真是巧合。

 

  言書孝愣怔,難道大神學過讀心術?她剛想他們是命運的戀愛,大神下一秒就說了出來,如果說是默契,這未免也好到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境地了。

 

  眼前暫且不論大神是不是會讀心術的事,有件事,她還是必須要問清楚的,「大神,你是不是對胡駿宇做了什麼,嚇得他不敢再來找我?我還在想,他怎麼那麼快就放棄了?」

 

  「我沒做什麼,不過就是在他面前彈了一首曲子。」舒景衡眉頭微擰,冷冷笑了聲,「笑笑,我連他名字都沒記住,妳卻記得這麼清楚,看來妳挺在意他的,我不會是多此一舉,不小心擋了妳的姻緣吧?」

 

  言書孝僵在原地,渾身打了個冷顫,…誒,大神吃醋了?舒景衡竟然也會吃醋!……,但是,此時好像不是她該開心的時候,現在重點是,她家這位笑面虎發威了,她要是無法哄好他,她就只能等著和閻王義結金蘭了,囧。

 

  為了保住性命,言書孝立即轉身撲向舒景衡,先獻上美人投懷送抱,然後在他臉頰上親了大大的兩口,最後在狗腿的安撫:「胡說,哪有擋什麼姻緣,我姻緣不就是你嗎?」

 

  言書孝這誠意明顯有待考證,偏偏對舒某人很管用,大手一抱,心滿意足的笑了。

 

  「舒,你彈首曲子給我聽好不好?我想聽你彈琴。」

 

  只要舒大神心情一好,萬事好商量,當下應了聲,拉著言書孝走到鋼琴前坐下,修長指尖搭在黑白琴鍵上,不必經過腦子思考,隨興就彈了一曲。

 

  言書孝坐在他身邊不禁目瞪口呆,果然親臨現場的效果就是不一樣,大神邊彈奏,邊望著她笑,惹得她心頭又小鹿亂撞了起來。

 

  她回以淺笑,兩手也搭在琴鍵上,俏皮的亂彈幾個音,試圖打亂他的旋律,大神卻渾然不在意,反而配合著她,由她彈主旋律,自己退居陪襯的位置。

 

  這對言書孝來說,簡直是個歷史性的一天,因為她和大神終於不是對手關係,她不必再當大神的手下敗將,她成為了他的夥伴,可以和諧的四手聯彈,彈一首只屬於他們的鋼琴二重奏。

 

  沒有琴譜的曲子,完全是考他們的默契,一個琴音如大海澎湃,另一個則似清水流轉,感覺像是在鬥琴一決高下,下一秒卻又詭異的覺得他們是在合奏。

 

  雙大神一連彈了三首曲子,最後,言書孝彈了在第一琴室,她,大神,胡駿宇都曾彈過的那首曲子做為終結,但和那天不同的是,這首曲子,今天只有他們兩個人彈。

 

  獨奏過於孤單,三重奏顯得琴音太亂,無論視覺或聽覺,效果都沒有二重奏來的相得益彰,…正如一段感情,三個人太擁擠,唯有兩個人才是剛好。

 

  一曲終了,他們相視微笑,這時,耳邊起先傳來零散的掌聲,漸漸匯集成小有規模的聲音,其中還夾雜了一兩聲口哨聲。

 

  兩個人身子同時一愣,驀然轉頭查看,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距離他們不遠處,已經有不少路人駐足觀賞。

 

  言書孝錯愕茫然,要是早知道能吸引人潮過來,她就先擺個碗了,搞不好還能因此賺到一筆可觀的打賞金,然後她再拿著那些錢,帶大神吃香喝辣去!

 

  周圍人開始紛紛鼓舞他們再合奏表演,舒景衡卻猛然起身,不發一語的牽著言書孝的手走了,…這裡電燈泡實在太多了,破壞氣氛。

 

  兩個人沿著玫瑰花燈走,舒景衡一手兜在口袋中,抬頭看著朦朧月色,淡然道:「笑笑,我準備了一個禮物送給妳。」

 

  聽見有禮物,言書孝的眼睛都亮了,趕緊跑到舒景衡的面前:「是什麼是什麼?」她就說嘛,大神給爸媽買了禮物,怎麼可能沒有她的份呢?

 

  舒景衡淺笑,拿出藏在口袋中的項鍊,彎身替她戴上。

 

  言書孝低頭把玩著那條項鍊,指尖觸及冰涼,是顆切割方正的白玉,有趣的是,它被雕刻成骰子的樣式,代表點數的部分,則是鑲嵌了紅碧璽,小小一個,看著很是靈巧可愛。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大神表達心意的方式也太委婉了,還好她文學造詣不錯,不然還真不懂。

 

  「舒,謝謝你,我很喜歡這個禮物。」

 

  「說錯了。」舒景衡皺了皺眉,表情有些不悅:「真正的禮物,難道不是我嗎?」

 

  言書孝大笑,他們家大神鬧性子的時候,實在可愛死了,她一時心癢難耐,忍不住傾身親上他的唇,「喜歡嗎?我的回禮。」

 

  舒景衡眸色暗如深夜,抬手壓住笑笑的後頸,故意不讓她的唇退開輕笑:「笑笑,我終於等到妳了。」今天他真的不是普通難熬,明明想親小狐狸,可是卻只能牽手,差點憋壞他了!

 

  兩個人的舌尖相互糾纏嘻鬧,一同沉醉在對方的柔情之中…。

 

  然而,就在雙大神你濃我濃的時刻,玫瑰花燈的盡頭,靜靜佇立著一道人影,他望著雲霧散開的星空,唇邊勾勒一抹淺笑,喃喃自語說了句,“笑笑,我回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nie
  • 喔吼吼~回來的人到底是誰啊哈哈~大神的對手又出現了嗎XD
    之前說的大神等了17年的人是不是也沒有明確的說是誰啊~會解答嗎?還是她已經不重要了!
    喔~越來越多謎團,看得我心越來越癢,好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喔~
    加油~加油~超期待之後的劇情~
  • 沒錯,大神的新對手確實是出現了,哈哈。

    關於大神等了17年的人,之後會解答哦,因為她是關鍵人物,會在安排她登場,只是目前還會在晚一陣子才露面。

    放心吧,謎團一定會全部解開才完結的。

    謝謝妳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不會辜負你們的期待。 ^^

    Somnus 於 2016/12/30 19: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