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2頁 不能圓的遺憾

 

  寒假假期結束,言書孝提著行李,在距離開學兩天前,提早返回學校了。

 

  青青整個寒假都沒有和她聯絡,也不知道最後會不會回來,所以她還是決定親自回去等。

 

  如果一開門就看見有人等著自己,內心不知該有多溫暖,就算沒有等到青青,佳佳和妙妙她們回來看見她在,肯定也是高興的。

 

  …意外的是,言書孝等來的不是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而是等來了唐琴悠。

 

  那時,言書孝正背對著房門口掃地,門鎖傳來開鎖的聲音,她一轉身,唐琴悠迎面就撲了上來,雙手勾在她後頸,勒得她差點喘不上氣,一邊還用甜膩的嗓音喊著,“笑笑,我好想妳~”她登時掉了滿地疙瘩。

 

  緊接著,佳佳和妙妙也到了,原來大家有志一同,心底都想給對方驚喜呢,沒想到最後被言書孝搶先了。

 

  一般而言,每間寢室都是五人房,但學校頂多安排四人房,不會到住滿的跡象,然而這學期,唐琴悠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竟然成了女宿318寢室的新室友,不過言書孝她們挺樂見其成,因為這樣一來,流落在外的閨蜜糖糖再也不必串門子了。

 

  如今多了個室友,318寢室依照慣例,排行有了些變動,唐琴悠的年紀排行老三,沈佳凝絳了一級,孫妙茹依舊逃不了老么的命運。

 

  唐琴悠仗著老三身分,搶了妙妙的位置,終於成功上位,得償夙願睡在了言書孝的上舖。

 

  四個小女人抱著零食,全縮在言書孝的小小床板,交流著今年寒假各自的生活小事。

 

  言書孝抱著膝蓋,微笑聆聽妙妙去見阿淵學長父母的有趣過程,雖然她在去向安楠家別墅的路上,已經聽過一次,可是見妙妙說得手舞足蹈的模樣,還是忍不住被逗得哈哈大笑。

 

  直到開學前一晚,宋青茉依然沒有回來,但誰也沒有提起,只是裝做忘了,然後繼續替青青保留她的位置。

 

  隔天早上,言書孝和閨蜜們結伴出門去上課,當她走進自己系上的班級時,目光隨即就被坐在最後一排的身影給吸引了去,整個人呆愣在原地,像個木頭人似傻傻站著。

 

  一陣風吹進教室,刮起窗邊的天青色窗簾,窗簾底下鑲著鐵片,一旦有風吹過,就會發出叮叮噹噹的清脆聲。

 

  那人猛然抬起頭,恰巧和言書孝的視線交會,那雙眼眸底,沒有半點震驚,僅是微微勾唇,露出個迷人淺笑。

 

  言書孝匆忙低下頭,挪動腳步走到和他最遙遠的距離坐下。

 

  每個女孩的青春裡,必然會有那麼一個人,代表著她的懵懂年少,而她的那個人,就是他,…秦宣,她的青春。

 

  她和秦宣是不同世界的人,她功課全年第一,秦宣也是第一,全年倒車尾第一。

 

  他們相互看不順眼,偏偏當時又流行什麼課業輔導小老師的學習旋風,主張一人拉一個,為了就近輔導方便,老師會將兩個人的座位排在一起,成績是相對應的,例如,全班第一和倒數第一坐一起,以此類推。

 

  言書孝身為學年第一,理所當然的成了秦宣的小老師,和他多了同桌關係。

 

  秦宣長得很好看,自身有種邪魅的氣質,同樣是笑,他卻能笑得勾人,所以異性緣一直很好,大概是印證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那句,秦宣除了讀書,其他方面都很出色,尤其以籃球打得最好。

 

  言書孝曾在無意中看見秦宣打過幾次球,還記得她被妙妙找來救火,上場打女子系籃時,賽前她不懂規則,竟可以快速融會貫通,屏除學習力超群的原因外,她雖不想承認,可那或許多少也和秦宣有點關係。

 

  以前,她總在球場邊遠遠站著,冷眼瞧秦宣和別的男同學玩成一片的模樣,她不禁想,要是秦宣在讀書方面,也能和打籃球一樣認真就好了,因為她非常想擺脫他這個拖油瓶。

 

  她會趁著秦宣下場休息時,捧著書坐到他面前,給他唸數學公式,然而成效不高,秦宣每次數學小考還是拿鴨蛋,連累她放學後都必須留下來替他補習。

 

  秦宣從一開始和她作對,處處擺明不肯配合,到後來的言聽計從,其中經過數百次的溝通協調,你來我往的過招下來,他們漸漸也生出一些曖昧的情愫來。

 

  言書孝發現,其實秦宣很聰明,只是不喜歡讀書,很多時候,她只教過一次,秦宣就能聽明白,但不知道為什麼,考卷發下來,他明明會的題目,永遠都留白,偏要挑他不會做的題型,以致於他的成績還是保持不敗的紀錄。

 

  他們從一學期的同桌,到後來做了三年的同桌,言書孝終於後知後覺的明白,秦宣那麼做的原因,原來是因為她。

 

  ……,下課鐘聲回蕩在耳邊,言書孝回神過來,赫然發現自己竟陷在了回憶裡,課本一直停留在同一頁,前頭有個身影擋住了刺眼陽光,陰影灑下來,襯得他身形非常高大,像是能給她撐起一片天。

 

  言書孝知曉來的人是誰,目光低垂,默不作聲的收著課本,即便不抬頭看他,言書孝也能料想秦宣此時的模樣,他會靠在前方的椅子上,修長的雙手收在口袋中,眼角帶笑意,嘴角輕揚,露出完美的笑弧。

 

  那些流逝不復返的青春,秦宣曾無數次的以這般模樣在教室中等著她,他會跟在她身後,故意和她拌嘴,其實是為了送她回家。

 

  每天早上,他會拿著熱牛奶等在她家樓下,然後說他不喜歡喝牛奶,是他媽逼他帶的,接著硬塞進她手中,讓她幫忙喝,可是她知道,秦宣是特地買給她的,因為她某天起的早,提前出門買早餐時,正好撞見秦宣拿著牛奶,從便利商店走出來,另一手還往口袋裡塞發票。

 

  秦宣有多喜歡她,她一直都知道,他們的世界是如此的截然不同,一個白的純粹,一個黑的神秘,兩具同是青春年少的靈魂,怎麼可能不被對方吸引呢?

 

  他們走得很近,卻又什麼關係都沒有,那時班上同學皆說,等高中畢業後,秦宣一定會來跟言書孝告白,但很遺憾的,他們所料想的事並沒有發生。

 

  時間回到現在,言書孝抱著課本站起身,臉上淡漠,完全無視秦宣的存在。

 

  剛和秦宣錯身而過,言書孝的胳膊便被人猛然一扯,她停下腳步,固執的連頭也不肯回。

 

  「笑笑,我回來了。」

 

  偌大的教室響起秦宣宛如低音大提琴般低沉悅耳的嗓音,隨即,她落入一個溫熱的懷抱中,渾身圍繞著屬於他的氣息。

 

  言書孝眉頭緊皺,迅速伸手拉開秦宣環抱她的手,語氣清冷的沒有溫度:「秦宣,你可以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可是我還記得。」

 

  當年高中畢業典禮的那天晚上,秦宣曾約她在她家附近的小公園見面,他也是這樣抱著她,那時,秦宣和她說,“言書孝,妳走得太遠了,我追不上妳,所以,…我們還是算了吧。”

 

  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秦宣的背影,她忘了自己到底在那個夜晚站了多久,只記得那天過後,她生病了,連續發了兩天的高燒,大病過後,她也看開了。

 

  秦宣沒有爭取,她沒有挽留,…也許,他們都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喜歡對方,否則怎麼會為對方賭一把的勇氣都沒有呢?沒有結局,才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最終回憶停留在他們分道揚鑣的畫面,言書孝嘆了口氣,轉身面對秦宣,淡然低語:「秦宣,沒有你,我現在也還是過得很好,你回不回來,已經與我沒有關係。」說完,她邁步前行,身影逐漸走遠。

 

  世間有很多遺憾,但是,不是每個遺憾,只要重來就一定能夠彌補的,好比,她和秦宣之間。

 

  秦宣望著空蕩的掌心,嘴角驀然一笑,要是笑笑這麼快就心軟,那她就不是言書孝了。

 

  …他至今做過最後悔的事,就是當年輕言放棄了她,為了讓一切歸零,他拿起他討厭至極的書,報考了轉學考,日夜苦讀終於來到笑笑所在的地方。

 

  為了笑笑,他付出的這些努力,她還沒有看見,他怎麼能因為笑笑態度冷淡就知難而退?他好不容易才來到這的。

 

  況且,依他看來,笑笑並不是真的對他不為所動,她把開朗快樂給了旁人,卻將冷漠疏離獨獨留給他,…這是不是代表,他秦宣還在言書孝的心底某處呢?

 

  自從雙大神認愛風波落幕,一直寂靜許久了學生論壇,因為秦宣這位轉學生的事,再次沸騰了。

 

  言書孝一回寢室裡,孫妙茹立即就跑來她身邊追問:「笑,你們班是不是轉來一個叫秦宣的?」

 

  言書孝聽見秦宣名字時,眉頭忍不住又深鎖,…這秦宣到底是怎麼回事?老陰魂不散的追著她。

 

  孫妙茹見言書孝沒有回應,自動自發的坐在她床上,給她仔細講解了一番:「這轉學生嘛,每個學期都有那麼一兩個,其實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但那個秦宣長得太招搖,今天被人拍下來放到了論壇,現在論壇上所有關於他的帖子都火了,帖子底下有好幾個妹子在趁亂告白呢。」

 

  言書孝還是維持一號表情,抬手將課本放回書架上,擺出沒有興趣的模樣。

 

  孫妙茹不理會言書孝,繼續在她耳邊聒噪:「笑,妳可別小看秦宣,依我看,或許再過不久,秦宣就會被喻為是第二男神了,妳趕緊給舒大神報信去,讓他守好他男神寶座的位置。」

 

  聽見自家大神的關鍵字,言書孝總算有些反應,她望著妙妙,笑得人畜無害的善良:「妙,妳這麼關心秦宣,妳家那位知道嗎?」…說來,她也好久沒賣隊友了,她是不是該賣一下,免得某人都忘了她言大神的威名。

 

  孫妙茹小臉一垮,以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的氣勢大喊:「言大爺,我求妳了,妳千萬別說,徐老爺子要是知道,他會請家法來收拾我的!」

 

  言書孝被孫妙茹浮誇的演技逗笑了,挑眉冷眼瞧她:「妳之前不是還對阿淵學長擺臉色的嗎?怎麼這麼快就被壓制了?!妙,出息啊出息!」

 

  「誒,我這不是風水輪流轉嗎?難道妳沒遇上?」

 

  ……,言書孝無語,她還真沒遇上,舒大神連反壓制的機會都沒給過她,她堂堂一個女大神,居然被一路壓著打,這麼憋屈的事,說出來多丟臉!

 

  沒多久,沈佳凝和唐琴悠也回來了,三個女人針對秦宣又品頭論足地聊個沒完,她們一致覺得,秦宣光憑長相,絕對可以甩音樂系那個萬年老二胡駿宇一百條街了。

 

  無論寢室閨蜜們如何熱烈討論著秦宣,言書孝全然充耳不聞,一點也不願意加入話題。

 

  她不想對任何人提起她和秦宣的事,一來是覺得沒有必要,二來是想,他們既不是曾經交往過的關係,如果刻意交代解釋,不是反而有些欲蓋彌彰的意思嗎?搞不好還會被誤會,他們是想背著大神,偷偷舊情復燃呢。

 

  …只是,言書孝萬萬沒想到,她的諸多考量,竟會成為之後潑往自己身上的一桶髒水。

 

  開學的兩個禮拜後,言大神又害得學生論壇癱了,這次和她一起的,不是齊名的舒大神,而是那個新竄起的男神,秦宣。

 

  論壇上張貼著一張照片,照片裡的兩個人在教室內接吻,距離遠加上燈光昏暗,顯然是偷拍的,文中沒有提及主角姓名,不過標題卻暗示,雙方都是大神級的人物。

 

  言書孝看著那張照片,嘴角氣得一抽,大神級人物,在學校裡能被稱大神的還能有幾個?這是擺明了給她沒事找事啊。

 

  她猛然伸手抓起手機,快步離開寢室,眼前首要是安撫她家大神,其他的,等她回來再來收拾!

 

  宿舍裡的沈佳凝,孫妙茹,唐琴悠,三個人坐在各自電腦前,已經擼起袖子開打鍵盤戰了,就連身在營外的宋青茉也即刻跑來助陣,言大神的閨蜜團呈現一秒變潑婦罵街的好本事。

 

  與此同時的另一邊,言書孝的那群小叔們,接到了昨晚沒回來的舒景衡的電話,沒頭沒尾的吩咐他們行動,然後電話就掛了,人人還是一臉發懵的狀態,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徐鴻淵的手機響了,是他家妙妙打來,說是正忙著吵架,晚上不約會了,徐鴻淵急忙追問怎麼回事,他們這才從妙妙口中得知言嫂子出事了,嚇得他們趕緊從床上跳起衝到電腦前,迅速在戰鬥位置待命,乖乖執行任務。

 

  舒大神囑咐的任務內容如下,他們寢室走的是理智路線,講求看證據說話,木承晞追查發文者的IP位址,徐鴻淵以論壇管理員的身分,將涉及人身攻擊的留言,一一停權禁止發言,裴坤昱負責分析照片合成的部分。

 

  為了證明他們合成照片的技術更加高明,不僅故意用了同一張照片合成,還將照片主角換成了他們自己,…畫面雖衝擊,不過效果還挺好,輿論立即就被他們控制住了。

 

  言書孝一邊在校園中尋找舒景衡的身影,一邊撥打手機找人卻打不通,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明知道,大神那麼聰明,肯定能看出照片是假的,但她還是不放心,非要來親眼確認不可。

 

  就在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時,總算在東明湖找到了人,舒景衡旁若無人的走著,彷彿沒聽見周遭人對他的指指點點,姿態依舊那麼清雅華貴,氣場灼灼逼人。

 

  言書孝看得有些心疼,內心不停的反省,她為什麼讓她的男人面對這種流言蜚語?她可以接受別人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她,但是,她卻不能忍受舒景衡也遇到這種破事!

 

  言書孝跑上前,拉住了舒景衡的衣袖,急忙開口道:「舒,你…」

 

  舒景衡淺淺一笑,動作俐落地攬著小狐狸往懷裡帶,一手托著她的下巴,低頭吻在她的唇瓣上,輕輕舔吮,強行截斷了言書孝要解釋的話。

 

  言書孝瞪著大眼,眸底滿是錯愕不解,…大神是受到刺激了嗎?平日裡,他們雖也會秀恩愛,可是大神從沒有在眾目睽睽下吻過她啊。

 

  大神吻得比往日纏綿,她無力癱軟靠在他胸膛,思緒慢慢鎮靜下來,腦中開始梳理舒景衡這般做的用意…。

 

  當耳邊的議論聲變成了手機拍照聲,言書孝瞬間就明白了,大神這是想表明,他們之間關係如常,並沒有因論壇的事發生變故。

 

  言書孝闔上雙眸,唇角帶著笑意,有些話空口無憑,不如行動證明,大神果然高明!

 

  起先圍著他們,想看雙大神大吵一架的好戲,沒想到卻被強行觀看曬恩愛的群眾,拍完照後默默摸著鼻子走了。

 

  舒景衡退開身子,一手牽著言書孝走到東明湖的長椅上坐下,兩個人臉上都是和煦的笑意。

 

  雙大神當眾接吻的照片,很快就被上傳到學生論壇,加上有裴坤昱另外做出的合成照佐證,底下還貼心附注了整個合成過程,如此雙管齊下,言大神的污名成功洗刷,終是還她一個清白。

 

  言書孝看見妙妙傳來的訊息,兩張照片對比下,真相一下就浮出水面了,大神吻她的姿勢,跟假照片的角度一模一樣,若不是身高的差距不同,不仔細看還真的辨認不出來。

 

  再來就是背景的問題,假照片只有兩個人,要做手腳很容易,可是她和大神這張,拿一群路人當背景,合成技術再高也會有破綻,更何況那些人都是親眼所見,誰也無法說他們這張照片也是合成的。

 

  她不禁懷疑,大神的舉動看似突然,但恐怕都是事先計畫好的吧,他竟心思縝密到連吃瓜群眾都算計進去了,當然也包括預料到,她這位女主角收到消息後,一定會坐不住,立馬跑來找他澄清這點。

 

  言書孝越想越覺得舒景衡這人的深不可測,…內心升起一陣寒意,她還是裝什麼都不知道好了,不然知道太多秘密會被殺的!

 

  「舒,有件事我沒有和你說,其實我和秦宣是認識的,我們是高中同學…。」言書孝靠在舒景衡的肩頭賣乖,嚥了下口水又道:「沒在第一時間和你說,是因為我認為自己處理得來,但是我沒有想到今天會發生這事,還連累你被人說閒話了,對不起。」

 

  舒景衡伸手圈住小狐狸,輕聲一笑,「笑笑,妳不用解釋,也不需要道歉,我都知道的。」

 

  事實上,趕在言書孝來找他之前,秦宣就已經找過他了。

 

  秦宣知道,他若是找笑笑,事情只會演變的更加糟糕,可是讓他親自去論壇上滅火,也不見得有什麼效果,畢竟他初來乍道,學校累積的聲望明顯不及他,所以他乾脆來找他這個正牌男友解決,順便藉此考驗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可以護好言書孝。

 

  秦宣當時沉著臉色,明明不情願,卻還是為了笑笑和他低頭。

 

  那是舒景衡在暗地裡,解決了那麼多情敵後,頭一回遇到一個可以入他眼當對手的人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珊瑚
  • 哇哦~笑笑的日子要難過了~
    英雄難過美人關,但美人想安穩的待在關內也不容易啊……
  • 歡迎回來,感覺好像好久不見了。 ^^

    笑笑那麼好,身邊多點英雄圍繞也是應該的。
    如果不是有舒大神守著,連我都想加入戰局了,哈哈。

    我來想個辦法收拾秦宣,不然大神該來收拾我了。 T____T

    Somnus 於 2017/01/05 14:08 回覆

  • Winnie
  • 喔~這次這個情敵有點來頭啊~是個和笑笑有故事的人呢😂
    不過大神真是無敵了!腹黑到如此地步😂😂😂
  • 其實在寫笑笑和秦宣過去的時候,我差點就被他們的故事拉走了。
    好在最後想起這篇是大神的文,少女心才沒有淪陷,秦宣太可怕了,哈哈哈哈哈。

    迷戀大神的,都被大神的外表給騙了。
    只有笑笑和大神的兄弟們知道,舒景衡變態起來不是人。
    偏偏沒人敢說,就怕大家黃泉路上見了,哈哈。

    話說回來,大神要是不腹黑,他哪能拐言大神回家做媳婦呢,一切都是大神的套路啊~

    Somnus 於 2017/01/05 14: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