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3頁 大神誤上賊船!

 

  言書孝和舒景衡吃完晚餐回到宿舍,發現沈佳凝和唐琴悠不在,寢室只有孫妙茹一個。

 

  她坐在電腦前,無奈嘆了口氣,心想著現在要如何處理論壇那些烏煙瘴氣的鳥事,事情才算圓滿解決?目光慵懶的瀏覽論壇頁面,一筆筆帖子翻過去,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個敗壞她名聲的帖子。

 

  孫妙茹正捧著家庭號的薯片從言書孝身後飄過,走了兩步又倒退回來:「笑,妳在看什麼呢?」

 

  言書孝轉頭,指尖指了指電腦螢幕:「我被黑的那個帖子呢?為啥找不到了?」她習慣找人算帳前,手中先拿個憑據,到時候揍起人來,也好理直氣壯,只是,她特地來網羅的證據,居然憑空消失了…,這讓她還怎麼揍人呢?

 

  孫妙茹眨了眨眼,錯愕的張著大嘴:「不是妳叫大神處理的嗎?」

 

  「……,我什麼也沒說啊。」

 

  孫妙茹愣了半天,這才道出自己知道的部分:「大神讓我家徐老爺子刪了那帖子了,還有發帖子的幕後黑手和留言攻擊妳的人,全被論壇停權了,好像禁了十幾天,嚴重的一兩個月吧,總之,大神一通電話,就替妳乾淨俐落的解決了,…我還以為,妳去找大神是為了謝謝他這事呢。」

 

  …言書孝整個人懵了,一股暖流自心口流淌而下,緩慢沉穏的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她性子剽悍慣了,以前什麼事都是她一個人硬扛硬上,她從來沒有想過,如今會有個人站在她身前,一聲不吭的護著她。

 

  自從上學期,學生論壇被雙大神玩癱了幾次後,舒景衡受系上主任所託,針對論壇系統改了幾個地方,例如,登入的帳號從原本的學生學號,改成了可以自由命名的暱稱,發文內容跟留言也都有了更明確的規範,嚴重者將依校規處分。

 

  這種隱藏了學號,還能在短時間內,掘地三尺把人挖出來吊打一頓的本事,估計也就她家那位能做到了。

 

  言書孝握著手機,獨自走到陽台撥打電話,等待沒有多久,電話很快就被接通。

 

  “舒,剛剛吃飯的時候,你怎麼不告訴我,是你替我處理了論壇的事?”

 

  電話聽筒傳來舒景衡輕柔的笑聲,“我主動邀功跟由妳自己發現,兩者感動效果不一樣啊。”

 

  言書孝臉上淺笑咕噥了句:“老奸巨猾。”大神就是吃不得半點虧,骨子裡霸道得很,不過,她就喜歡這樣的他!

 

  “夫人過獎了。”

 

  言書孝愣然,耳根不爭氣的紅了,明明還隔著冰冷的手機,她卻覺得大神彷彿是貼在她耳邊說似的,怪讓人不好意思的。

 

  她尷尬咳了聲,隨意找了個話題,又和大神牛頭不對馬嘴的胡扯起來。

 

  舒景衡知道自家小狐狸這反應是害羞了,於是沒有當場戳破笑話她,故意順著笑笑的話題走,…這撩撥人心,見好就收的分寸,他一直拿捏的很好。

 

  從一開始下手追小狐狸,到後來成功到手,他機關算盡的佈了一張天羅地網。

 

  不去承諾任何華麗飄邈的誓言,每次只在笑笑有些不安徬徨的時候,以不同的形式告訴她,他舒景衡會陪著她堅定的走下去。

 

  這是他愛她的方式,看似情淺,實則情深,一旦深陷,便無法輕易抽離…。

 

  他們之間,不是一場燦爛震撼的愛情,那種宛如煙火,短暫美麗便被吞噬的悲壯,他不喜歡,他要給言書孝的,是細水長流,當他們年華老去,仍然可以相濡以沫的感情,而這個最終計畫,需要他很長遠的時間來執行。

 

  以前還沒談戀愛時,裴坤昱老在宿舍說,追媳婦跟“溫水煮青蛙”是一個道理,你得對她好,放下身段不管不顧的寵她,等她離不開你了,這時,打鐵趁熱一舉攻下,保管能成功。

 

  那些窮追猛打的老梗就別玩了,一個玩不好還會被當成性騷擾,到頭來,吃力不討好,媳婦還跟人跑,不划算!

 

  如今想來,阿昱說的話,其實也挺有幾分道理的,只是他煮的不是青蛙,而是隻小狐狸,那狐狸雖聰明,不過特別缺心眼,獵物三番兩次上門還不吃,逼得他只好在狐狸洞口挖個大坑,接著裝眼瞎跳進去,使了個半買半相送的小計,終於順利把自己給賣了。

 

  每當看自家小狐狸一臉賺到的表情,他總在感嘆,還好笑笑就蠢給他一個人看,否則誰來拐她一輩子呢?!

 

  但這種先色誘後攻心的感情,怎麼也沒有穏紮穏打來得牢靠,所以,即便得到了人,他也還在不停的想方設法讓笑笑淪陷更多,讓她離不開他。

 

  雙大神聊了風牛馬不相及的話題一個小時,兩個人才掛了電話。

 

  言書孝收起手機,清亮眸底的笑意未減,一手撐著臉頰趴臥在陽台上,獨自望著月亮傻笑,另一手把玩著從未離身的骰子白玉,…紅豆骰子入骰,入骨是相思。

 

  …她發現自己好像一天比一天更喜歡舒了,看不見會想念,可即便見面,她也依然想念,這大約就是相思沁入骨髓的滋味吧。

 

  隔天早上出門上課時,言書孝走在閨蜜團的最後,不知道為什麼,前頭的三人突然不走了,她好奇探頭一看,前頭站著秦宣,手上還拿著一罐牛奶。

 

  言書孝眉頭微擰,默默從她們身後走出來道:「妳們先走吧,我待會跟上。」接著腳步朝秦宣走去。

 

  唐琴悠應了聲,左手勾著沈佳凝,右手挽著孫妙茹,三個人直到離開女生宿舍,還在三歩一回頭偷看言書孝和秦宣的方向。

 

  沈佳凝一臉壞笑:「誒,妳們說,笑笑過去會不會直接把人揍成個大豬頭?學校裡,敢讓言大神背黑鍋的,下場都很慘吶…。」

 

  「秦宣同學應該有買保險吧?」孫妙茹不負二傻名號,跟著佳佳興災樂禍的瞎起哄。

 

  唐琴悠斂下打探的視線,…如果她沒猜錯,笑笑和秦宣,應該是認識的,不然也不會在最該避嫌的時候還去見秦宣,……,難道除了舒景衡外,她又多了個撬她家牆腳的嗎?

 

  言書孝選擇性略過閨蜜們好奇的表情,步伐在距離秦宣兩歩前停下,開口是一貫疏離的語氣:「你一大早找我有事?」

 

  秦宣本想在靠近些,可是見笑笑擺明要保持距離的模樣,只得放棄了念頭,「…笑笑,妳沒事吧?」他明知道,笑笑身邊有別人了,但他總忍不住想來確認,那個男人是不是有保護好她?

 

  「謝謝你的關心,我沒事。」

 

  言書孝在心底無聲嘆了口氣,撇開過去的不愉快來說,她和秦宣快樂的記憶也不算少,老朋友在異鄉重逢,應該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為什麼放在他們身上,會變質成這樣?

 

  「妳沒事就好,…笑笑,不管妳信不信,學生論壇的事,真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言書孝抬起頭,嘴角努力揚了個笑容:「秦宣,我們繼續當朋友吧。」她不想在心裡端個刺過生活,搞得她真對不起大神似的彆扭。

 

  秦宣瞳孔緊縮,心口猛然一震,這是他回來後,笑笑第一次對他笑了,可是,笑笑說,她要當他的朋友…。

 

  秦宣露出個苦笑:「言書孝,我不想只當妳的朋友,妳真的感覺不到嗎?沒想到,妳的遲鈍竟還和從前一樣。」當他兜兜轉轉,終於明白他愛她,試問,一個朋友的位置,如何能再滿足他?

 

  「哦,那我們不當朋友,就和從前一樣,當同班同學。」言書孝沒心沒肺慣了,說這種話,眼睛連眨也不眨,末了還加了句,「秦宣,我其實一直以來都不遲鈍,我只是在喜歡人的面前,總愛裝傻,因為男人不喜歡比自己聰明的女人。」

 

  秦宣驀然瞪大雙眼,言書孝最後的話,不停回蕩在他腦中,他終是反應過來,…以前的笑笑是喜歡過他的,他只顧著自卑,卻從沒想過笑笑根本就不在意,但是他省悟得太晚了,言書孝已經不喜歡他了。

 

  言書孝看了他手中的牛奶一眼又道:「秦宣,我還有件事沒告訴你,…我一點也不喜歡喝牛奶,小時候每喝總吐,可是礙於是你特意送的,我沒好意思說,以後別送了。」說完,昂首闊步的走了。

 

  秦宣轉身看著言書孝的背影,笑意凝固在嘴角,…遲了這麼多年的真相,早在一開始,一切就全錯了,唯有他渾然不知。

 

  言書孝連根拔起心頭刺後,渾身頓時感到舒暢萬分,這時,在她左前方45゚角方向,一個翩然身影緩慢靠近,她傻望了兩秒,滿臉雀躍的撲了上去。

 

  「舒,你今天不是沒課嗎?你怎麼會來?」

 

  舒景衡垂眸一笑,伸手拍了拍小狐狸的頭,「我來盡男朋友義務,送女朋友去上課。」他沒說出口,自己是擔心笑笑因為論壇的事,心情還在不好,所以過來陪她。

 

  「哈哈,原來哦,我還以為你是來抓姦的。」

  「……,妳給我戴綠帽了?」

 

  「哪能啊?」言書孝竊笑,「要戴也是戴七彩的!」

 

  舒景衡嘴角一抽,他家小狐狸皮癢了,現在都敢往他頭上爬了…,不過,看笑笑這模樣,大約是真的不介意論壇的事了。

 

  言書孝怕挨揍,趕緊兩手抱著舒景衡的手臂賠笑,「舒,我們快走吧,我上課要遲到啦。」

 

  舒景衡無可奈何的被拉著走,臨走前,不忘回頭朝還站在女生宿舍樓下的秦宣望了眼,…他腦中正在鄭重的思考,他是不是該給自家紅杏圍個封鎖線?待轉頭回來,發覺前方還有孫妙茹她們,視線對上一旁的唐琴悠,眉頭不自覺皺起,…恩,地底最好也埋個警報器吧,家賊難防!

 

  秦宣目送言書孝和舒景衡的背影,眼眸是遮掩不住的挫敗,昨天舒景衡說過的話猶言在耳…。

 

  “秦宣,如果你是基於朋友立場,我會很感謝你對笑笑的關心,可是,你若是期盼你不該想的話,那很抱歉,我無法和顏悅色的對你。”

 

  然而,最讓他打擊的,是舒景衡說,他們之間差距的那番話。

 

  “…秦宣,恕我說句直白的,笑笑和你在一起,事事都要遷就你,這樣的感情,你們能維持多久?是一年還是十年?但在我身邊,她起碼不用委屈自己,她能過她想要的日子。”

 

  一個男人如果不能讓女人過她想過日子,這樣還算什麼男人?他又如何能大言不慚的說愛她?

 

  私底下,他曾打探過舒景衡這號人物,一個能和笑笑比肩的大神威名,說明已經不是他所能比擬的,他自傲的外貌、才能、運動細胞,舒景衡有哪項不是比他出色的?就連他拿來動搖笑笑的回憶,也只是他的自欺欺人罷了。

 

  他送了她將近三年的熱牛奶,卻對她每喝必吐的事實都不知道…。

 

  舒景衡還說,“你要是連尊重笑笑的選擇都做不到,那就別來跟我說,你也喜歡她。”更高明的是,他敲打他一頓後,又賞了個甜頭,“只要你不逾越本分,還想和笑笑做朋友,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做不知道。”

 

  他當場被堵得啞口無言,面對這麼能說會道,又專挑敵人軟肋下手的精準狠勁,外加恩威並施的手段,舒景衡誠然不負大神名號。

 

  泛黃的回憶,事過境遷的感情,他無法扭轉笑笑的選擇,但也不能就此放棄,從今天起,喜歡言書孝,是他秦宣一個人的事情,與別人沒有關係…,他能為笑笑做的,是不再招她厭惡,僅此而已。

 

  …他秦宣,不想再做困住言書孝的金絲籠,就讓舒景衡當她那個能自在翱翔的天空吧,如此才是對笑笑最好的。

 

  言書孝和秦宣的烏龍緋聞,終以平靜落幕收場,她至始至終都不知曉,那兩個男人曾為她做了什麼協商,依舊沒心沒肺的過她太平日子。

 

  她和秦宣最終算不上朋友,頂多是相處得還行的同班同學,不過這正是言書孝想要的結果,想來還是同學的身分,她比較得心應手些,她既不會感到不自在,也不用擔心大神打翻醋罈子,這樣的距離剛好。

 

  …遺憾的是,言書孝安祥寧靜的日子享受沒多久,新的風波又來了。

 

  這次的新事件,必須回溯到某天前,她在課堂上收到的一則訊息說起,上頭寫著,“恭喜您報名成功,比賽將於下星期二陸續舉行,近期將隨機分配組別,最後結果與初賽日期,將刊登於學生論壇上,請您屆時密切留意查看,謝謝。”

 

  言書孝反覆讀了三遍訊息,確認自己真沒有眼花看錯。

 

  當時,她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垃圾簡訊,可是這訊息寫得煞有其事,而且還提了學生論壇,她莫名就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下課鐘聲一響,她立刻跳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殺回宿舍,房門一踹開,從看見孫妙茹本來拿著手機竊笑,結果一見到她突然回來,嚇得腿都軟了的反應推測,妙妙擺明是心虛!

 

  言書孝氣得抄起地上的室內拖鞋,展現獵豹般的靈活身手,瞬間將孫妙茹壓倒在地,整個人坐在她身上,手上還高舉著等待行兇的拖鞋。

 

  「妙妙,妳個沒良心的小東西,妳一學期沒賣我會死啊!」言書孝空閒的手,朝妙妙的臉頰用力一捏,「說!這次是不是又是為了面膜?妳最好給我從實招來,我保證不打死妳!」

 

  孫妙茹完全沒料到,事情會這麼快就敗露,淚眼汪汪的說:「是餐劵,一年份的餐劵!」為了保住小命,她索性全供了:「這次不只賣妳,我連佳佳跟糖糖都賣了,夠公平了吧!」

 

  言書孝嘴角不受控制的猛抖,默然起身往旁邊一滾,成“大”字型的姿勢躺倒在地,方才手上的拖鞋順勢砸在了妙妙的腦門上。

 

  …你大爺的!她這都什麼命啊,居然認個吃裡扒外的做閨蜜,不過令她安慰的是,她這回被賣還有佳佳跟糖糖作伴。

 

  孫妙茹見笑笑沒掐死她,於是又笑臉嘻嘻湊過去,手腳並用的摟住她,腦袋還不怕死的往她眼前蹭了蹭:「笑,這次我替妳報了雙人組,妳不會孤軍奮戰,況且,還有大神在啊,雙大神出手,誰與爭鋒!」

 

  「等等!」言書孝翻身坐起,居高臨下的盯著孫妙茹,眼睛瞇成危險的一條線,「妙,…妳是說,大神和我一起?」

 

  孫妙茹跟著坐起身,燦笑點了點頭,「對阿,徐老爺子說,只要說是妳想參加,大神二話不說就會同意,事實上也是如此,所以報名資料才能給得這麼乾脆。」

 

  ……,言書孝聽聞這番話,頓時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妙妙真是太出息了,不光賣她言大神,現在還膽大包天,知道要用她的名義去詐舒大神了…。

 

  這次比賽是學校下個月舉行運動會的賣點,這幾天陸續會有初賽和複賽,一層層淘汰下來,最後由勝出的隊伍在校慶當天進行決賽,其中有分個人組和雙人組,提供想參加的學生多樣選擇。

 

  比賽項目又細分五花八門,有演講類、歌唱類、舞蹈類、運動類等等,好在孫妙茹沒有泯滅良知,替言書孝報了個拿手的運動項目。

 

  …只是,光憑運動項目也分了好幾種,網球、籃球、羽球、桌球、游泳,刺激的是,每個都是現場抽籤決定,不到比賽那天,誰也不知道自己比什麼。

 

  比賽獎品雖然不是面膜,不過卻也是讓孫妙茹十分感興趣的東西,…優勝是學校餐廳一年份的餐劵,簡單來說,就是學校包你一年吃免錢,這對吃貨來說,簡直是天上掉金子,言書孝表示,她非常能理解妙妙的賣友行為。

 

  言書孝撇了孫妙茹一眼,「妳給佳佳和糖糖她們報名什麼了?她們都是個人組?」

 

  孫妙茹伸出右手食指,挑釁的搖了搖:「佳佳選唱歌,還堅持要一個人唱,她擔心豬隊友拖累她,至於糖糖嘛,她說,妳報哪個項目,她就跟著妳,所以我給她報了運動。」

 

  言書孝有氣無力,已經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沒有了,「糖糖也是雙人組?」

 

  「對啊,都說了,我全比照妳的規格辦理嘛。」

  「糖要和誰搭檔?」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孫妙茹無辜聳肩:「糖糖說,她的搭檔要在學生論壇找,現在應該找到了吧。」

 

  言書孝點頭,拍拍屁股站起身,反正事已至此,大神也同意了,那她沒什麼好說的,…再說了,這也是大神學生生涯最後一次的校慶了,她想陪他熱鬧的過。

 

  孫妙茹屁癲尾隨在她的身後,臉上笑得十足諂媚,「笑,妳要是贏了餐券,妳會給我吧?」

 

  言書孝裝沒聽見,看了眼桌上電腦的時間,手拎著宿舍鑰匙下樓找大神了,他們約好今天去學校外面吃飯。

 

  當言書孝下樓,果然就見到已經等著的舒景衡,嘴角彎著淺笑走到他身邊。

 

  兩個人並肩行走,言書孝輕輕拉了下他們牽著的手,「舒,學校要舉辦運動會熱身賽的通知簡訊,你收到了嗎?」

 

  「恩,我下午收到了。」舒景衡轉頭看了她一眼,感覺自家小狐狸好像有話想說,「笑,怎麼了?妳要是反悔不想參加的話,我明天去跟學校的主辦單位說。」

 

  「能和你一起參加,我怎麼會反悔呢,就是關於那個獎品,我想跟你事先商量一下。」

  「獎品?什麼獎品?」

 

  言書孝一愣,大神竟不知道有獎品,…難道,大神連問都沒問,聽到是她的名義,所以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她實在沒想到,大神會這麼輕易就被妙妙跟阿淵學長聯手給賣了,…明明舒景衡這樣單純好騙的很不符合大神作風,但她心裡卻莫名的覺得感動。

 

  原來,這個平常聰明不可一世的人,也會有朝一日為了她,而有心甘情願被騙的時候。

 

  言書孝篡緊與她指尖相扣的修長指節,笑意嫣然,「獎品是雙人份,學生餐廳一年份的餐劵,可是我們好像用不到,因為你今年…。」就畢業了,最後這幾個字,她含在嘴裡沒說。

 

  儘管她清楚,大神畢業在即,舒景衡在怎麼愛她,他也不會為她延畢。

 

  但理智是一回事,心底怎麼想又是另一回事,她只要一想到,等舒景衡畢業後,他們或許有分手的這個可能,她就下意識的想避開。

 

  舒景衡停下腳步,靜靜看她,等小狐狸把想說的話說完。

 

  「…所以啊。」言書孝壓下突然低沉的情緒,面上維持淺笑,「妙妙說,她想要那個雙人份餐劵,你覺得呢?我們給還是不給?」

 

  舒景衡擰眉沒有回答,而是反問她:「笑笑,這時候不是應該先問妳,妳自己覺得呢?」

 

  言書孝被問得有些茫然,「誒,先問我嗎?」她沒想過這問題,腦中自然就把大神的答案擺在第一優先了。

 

  「獎品怎麼處置,我聽妳的。」

 

  「哦。」言書孝應了聲,眼眸低垂,纖長的睫毛柔順舒展成一把迷你小扇子,半晌才又傳來,她細若未聞的軟糯嗓音,「……,我不想給,因為是你為我贏的。」

 

  舒景衡嘴角一笑,猛然拉過她,將小狐狸拽進懷裡抱著,「好,那我們就不給!」

 

  「…可是,舒,等你畢業後,那剩下半年的餐劵就要作廢了。」

  「我有辦法不讓它作廢。」

  「啊?什麼辦法?」

 

  舒景衡摟著她,抬手拍了拍笑笑的腦袋瓜,「妳忘了校長是我舅舅的事了?我到時候讓舅舅給我留個後門走就行了!」

 

  言書孝恍然大悟,樂呵呵的直點頭,伸手圈緊了大神勁窄有力的腰,…大神不提,她還差點就忘了,這下太好了,再不用擔心餐劵浪費。

 

  …其實,她也不是真介意餐劵用不完什麼的,她就是拐著彎,想確認大神畢業後,是不是還願意跟她在一起罷了。

 

  在愛情面情,她不是受人景仰的女大神,言書孝只是一個小心翼翼,想要一直被愛的普通女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innie
  • 喔喔~更新~萬歲~
    有大神這樣一個男朋友真的好讓人羨慕啊~雖然大神經常挖坑給笑笑跳,但是他挖坑的目的卻都是為了消除笑笑心裡的惶恐不安(還有幫自己謀福利?😂)
    畢竟愛情最忌諱的就是一個人獨自惶恐而另一個人卻渾然不知,這樣的愛情在不安累積到極限時也是他結束的時候了!
    而大神卻總是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寵著笑笑,讓沒有安全感的笑笑能無畏的跟大神走下去,這樣平淡卻細水長流的愛情,真的好讓人羨慕啊~
  • 能有舒大神,大概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吧,哈哈。
    其實大神身邊的朋友們也都挺不錯的,要是走在路上,能隨便掉一個下來也好,但很遺憾,這是不可能的,能從天下掉下來的只有鳥屎.....,囧。

    笑笑和舒相處最棒的地方是,兩個人都是一有問題,當下就解決的個性,這樣不僅沒有狗血的神誤會,別人也相對的沒有介入的機會。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他們深愛對方,也夠了解對方,知道在什麼情況下,對方最需要的是什麼。

    在此感謝砲灰秦宣,因為他的不勇敢,才讓笑笑有機會遇見舒景衡,哈哈。

    細水長流的愛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在人生還沒有走到盡頭前,誰說我們不會遇見呢? ^^

    Somnus 於 2017/01/10 15:28 回覆

  • 珊瑚
  • 其實再堅強的女生,在某些時候還是會想有個人遮風避雨;
    沒有人永遠脆弱,但也沒有人永遠堅強。
    笑笑很幸運,遇到那個懂她的人,
    相愛很難得,若相愛還能相知相惜,那簡直就是生命中的奇蹟了。
  • 是阿,世無完人,如果人可以脆弱,誰想要堅強呢?

    笑笑變成無敵鐵金剛的模樣,除去本身十分崇拜英雄主義的因素外,大概也是因為身邊的人對她過於依賴,理所當然的認為,假如是笑笑,她一定能做好的認知。

    長久這般累積下來,笑笑也忘了自己是個普通女孩,如果不是遇見舒,她也許還是那個巾幗花木蘭。

    萬幸,舒景衡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萬幸,舒景衡願意和她一起分擔。
    萬幸,舒景衡愛她,懂她,惜她。

    舒景衡,言書孝,他們都是對方最美的相遇及奇蹟。

    Somnus 於 2017/01/10 15: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