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4頁 溫馨提醒:您將開啟黑化版大神!

 

  言書孝為了讓大神成功走一次校長大人開的後門,原先懷著跳火坑的心瞬間扭轉,全身熱血沸騰,摩拳擦掌等著以不敗的戰績,在校慶上來個實力大屠殺。

 

  …然而,事情卻偏不照她的腳本走,微不足道的希望被老天爺無情的攔胡扼殺。

 

  言書孝點開學生論壇的校慶分組公告,輕鬆找到置頂的運動項目男女混合組帖子,看見所謂“隨機”抽籤分配的最終名單時,不由得一臉發懵,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她這是託了大神的福,遇到傳說中的“黑箱作業”了?!

 

  不知道是他們運氣太好,還是真是巧合,雙大神竟然是種子隊,直接快轉跳過初賽和複賽,只需要在決賽上場就好。

 

  時間點來得太過剛好,讓言書孝心裡不禁有些懷疑,但如果真是大神做的,他肯定會做得更加神不知鬼不覺,絕不可能是這麼拙劣的手法。

 

  言書孝推測了老半天,得到的結論是,…恩,她還是睡覺好了!

 

  最近大神好忙,將比賽的事全交給她負責,還讓她在要比賽的三天前告訴他,他好把事情排開,沒想到,他們手氣特別旺,在決賽那天前,完全沒他倆的事。

 

  冬天腳步遠離,季節迎來春暖花開的三月天,各項比賽維持半個月的嚴格篩選,終於來到校慶當天決賽的環節。

 

  雙大神的決賽被安排比賽網球,這對言書孝來說無疑是拿手的項目,因為她大一選修的體育學分就是網球,這場決賽,她可以說是有十拿九穩的自信。

 

  決賽應戰這天,言書孝紮了個俐落馬尾,衣服換上舒景衡最喜歡的白色系,腳上是舒適的白布鞋,渾身上下洋溢著屬於學生的濃濃青春氣息,整體打扮清新脫俗,卻又無損她娉婷可人的姿態,就是裙子有些短,一雙潤白如玉的大長腿顯露無遺。

 

  舒景衡對此非常不滿意,看了小狐狸一眼直皺眉,眾人皆知言大神美貌才智雙全,但這美人計用在他身上足以,為何笑笑還要用在別人身上?他並不想和其他人分享她啊!

 

  「笑笑,妳回去換件褲子下來吧,天氣還冷著,別感冒了。」

  「啊?你要是不喜歡,我回去換一件也行,但是,我話先說在前頭,如果換褲子的話,長度會更短哦。」

  「……,那好吧,妳別換了,…我看這樣挺好的。」

 

  言書孝挽著舒景衡的手臂,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舒,差不多到集合時間了,我們快走吧。」…她家大神“夫管嚴”的老毛病,怎麼會那麼可愛呢?害得她好想偷捏他的臉頰。

 

  舒景衡嘴上雖同意小狐狸的穿著,但心裡還是介意的不行,滿臉不情願的被言書孝連拖帶拉來到學校的網球場,兩個人在場邊臨時設置的報到處,報上他們各自的名字,完成報到手續。

 

  今天有不少人是衝著雙大神來的,眼看還沒有到比賽的時間點,四周就已經湧入了非常可觀的人群,龐大的人牆徹底把網球場圍了個水洩不通。

 

  言書孝淡然望了眼,莫名覺得自己好像動物園的猩猩,等著待會被牽出場表演般…。

 

  那雙眼尾狹長略微上挑的桃花眼,快速來回審視了一番,……,很好,沒有人帶香蕉來,不然她真怕要是有人扔過來,她會急著撲上去吃。

 

  唇角彎著淺笑,目光慵懶的隨意張望,視線很快的精準捕捉到寢室閨蜜們的身影,青青按慣例沒出現,但她知道,青青一定藏在人群某處,默默的替她加油,因為凡是關乎寢室的大事,青青從不缺席的。

 

  看台上,寢室二傻緊挨著坐,發現言書孝看過來的時候,默契十足的一同舉起手中的牌子,上頭寫著八大字,“大神聯手,誰與爭鋒!”

 

  言書孝瞇眼仔細一看,…哎唷威,我的媽呀!二傻想高調就算了,居然還用燙金字體,陽光照下來,字閃的跟什麼似的,如此耀武揚威的加油,果然是二傻的風格,…蠢斃了!

 

  言書孝捂著臉,裝做不認識的樣子,逕自往休息區飄走了…。

 

  說起這次的校慶,她們318寢室真是為學校做了很大的貢獻,每個人踴躍報名不說,還都很爭氣一一從複賽中脫穎而出,突破重圍殺出一片平坦大道。

 

  首先是佳佳單槍匹馬的入選了唱歌決賽,礙於今天晚上還要上場一較高下,估計待會不會聽見她的賣力嘶吼聲,再來是看似嬌弱的糖糖,運動神經意外發達,竟能撐到最後,無奈比賽日期恰好和她同天,這才沒法過來。

 

  如果說糖糖的實力,已經讓她感到意外,那麼,寢室中最不靠譜的妙妙,大概可以說是活見鬼了!

 

  妙和阿淵學長報了雙人舞蹈組,評選結果是因舞風奇特,故而破格入選,今天下午他們還要去參加決賽。

 

  妙妙是不是舞蹈奇才,這點言書孝不敢肯定,不過她確實看過妙妙在寢室裡跳過幾次舞的,在她眼中看來吧,身段柔軟沒看出來,舞姿飄然也說不上,頂多就是跳得很有個人風格,說白點的話,呃,就是腦子抽風了…。

 

  舒景衡自完成報到,期間接了通電話後,便一直走在前頭,待講到個段落,他習慣性的想去撈身旁人的手,可往左邊撈了半天撈不到,右邊也不見人影,向來鎮靜自若的表情,這會明顯有了波動,眸底透著急切。

 

  言書孝至始至終都跟著舒景衡走,大神慌亂找她的模樣,她在後頭全瞧得一清二楚,唇角弧度不停上揚,…嘿,媳婦不見了,現在知道該著急了吧?誰讓你只顧著講電話呢!

 

  所謂簡單的幸福,是你愛的人心上,恰巧也有你的位置。

 

  舒景衡一轉頭就看見望著他傻笑的小狐狸,眉間緊張的神態退去,他朝笑笑伸出手,手心向上,示意她自己走過來。

 

  言書孝略微遲疑了下,…大神這是邀請她秀恩愛的意思?雖然他們都當眾接吻過了,牽手實在算不了什麼,但是,今天的人潮是那時的好幾倍啊,壓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舒景衡也不出聲催促她,只是耐心舉著手,笑眼彎彎,最後,言書孝還是頂著場邊觀眾的火熱目光,忽略此時被捅成馬蜂窩的背脊,堅定不移的走上前牽住舒景衡的手。

 

  他是她的軟肋,不經意的動作,一句話,甚至是一個沒有意義的表情,都可以輕易的決定,她的下一秒是暖心還是虐心。

 

  “喜歡”說穿了,其實就是把你親自交予旁人的利刃,給了他人刺向心窩的機會,之後若是真傷了,那也怨不得恨不得,因為早在交出的那一刻,後果便只有自己能承擔。

 

  那人是選擇真心相付,還是棄之如敝屣,憑藉的全是運氣,押對了,那是恭喜百里挑一找對人,反之,押錯了,頂多一顆心賠了。

 

  人生,是一場永不會停止的豪賭…。

 

  舒景衡見笑笑柔順的模樣,滿意點頭微笑,指尖攏緊了她的手,…弄丟小狐狸的經驗,一次就夠了。

 

  等舒景衡結束通話,雙大神連討論戰術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人通知去A2場地準備比賽。

 

  言書孝站在網球架前,看著遠方休息的紅色棚架底下,緩緩走出她和大神的對手。

 

  率先吸引她注意的,是女對手那身粉紅色的服裝,她腦子裡立即就聯想到精緻的芭比娃娃,…對方面貌估計長得不錯,圍觀群眾傳來此起彼落的口哨聲。

 

  她想了想,決定待會比賽時,她要捨棄剽悍的打法,以免不小心力道過猛,打歪了人家的小臉,畢竟在艷陽天比賽已經夠殘酷了,女人何苦還要為難女人呢?!

 

  等對方走到面前,言書孝再也笑不出來了,…那位粉紅芭比娃娃,正是她家的糖糖唐琴悠,她倆姊妹廝殺不說,更要命的是,她的搭檔竟然還是天殺的秦宣!

 

  誰能想到,學校的學生論壇那麼小,糖糖有千百位的搭檔不挑,偏偏選了秦宣?論壇一定有嚴重Bug,否則怎麼可能會這麼剛好?!

 

  觀眾台上的沈佳凝和孫妙茹瞧見這一幕,兩人無語對視,默默將手上的加油牌放下…,對手是自己人,她們站哪邊都不對,還是省省口水和力氣吧。

 

  站在場地中央的裁判,口中哨音一吹,雙手比了個手勢讓雙方上前一步,再一聲短哨,彼此握手相互致意。

 

  言書孝握著唐琴悠的手,臉上淺淺微笑,她將戴在手腕上的護腕脫下,兩指指尖迅速一拉,順勢戴進唐琴悠纖細的手腕,對她而言,競爭是一回事,呵護自己人是一回事,兩者並不衝突。

 

  唐琴悠一愣,呆呆看著手腕上的護腕出神,上頭依舊還留有笑笑的體溫,點點餘溫落在她心底,已經足以星火燎原,那火燒得她手心都佈了層汗意,心口也怦然跳動著…,哎,如果不是人太多,又加上要比賽了,她真想撲上去,大大的親笑笑一口,笑笑這個貼心小棉襖!

 

  舒景衡撇了唐琴悠那個手腕一眼,再看小狐狸手上剩下的那一個,…活生生的情侶護碗啊!怪哉,他不是才是正牌男友嗎?為啥笑笑不是給他,而是給撬牆腳的?

 

  …他越想越不對,一不小心那萬年醋罈子又打翻了,酸味酸得他夠嗆。

 

  要他跟女人動手,不是他的作風,好在唐琴悠旁邊的隊友秦宣,可以替她當一回代罪羔羊,這樣正好,他和秦宣也有新仇舊恨要算,今天兩筆帳一起解決,省得將來還要另外算麻煩。

 

  待裁判第三聲哨音響起,比賽正式展開,雙大神對看了眼,不需要舒景衡指揮,言書孝自動自發站在前方,兩手握住網球拍,即刻開啟言大神的戰鬥模式。

 

  舒景衡往後走,腳步停在發球線上,手上的網球落下接觸地面又高高彈跳起,發出一下又一下沉穩有力的節奏聲,聽著很讓人安心。

 

  就在舒景衡那皎皎如明月的笑容揚起的同時,青檸色網球也被猛然拋起,下降的瞬間,球拍登時擊出,強而有力的球速飛快擦過對面秦宣的腳邊,開局以一記殺球完美得分。

 

  前不久還歡聲雷動的觀眾,在目睹舒景衡出手後,剎那變得寂靜無聲,氣壓低沉得彷彿在看的是國際賽事,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大神的這記殺球,不只球網前的唐琴悠嚇得呆住了,本該接招的秦宣也傻住了,就連身為隊友的言書孝同樣愣怔的說不出話來。

 

  …若是按照她所熟悉大神的慣用套路,舒會事先試探對方的能力到哪,之後再視情況調整自己進攻的步調,但像這種起先就壓著對方打的計謀,她以前完全沒有見過。

 

  假如,現在這個殺伐決斷的才是真正的舒大神,那麼她真該慶幸,舒景衡過去提議比賽時,皆是和她鬧著玩的,他要是認真起來,她估計不知被他玩死多少回了。

 

  …還好,她是他的女朋友,黑化版的舒大神實在太可怕了…。

 

  這種劫後餘生的幸福,讓言書孝感動的差點當場淚流滿面了…,她以後一定要當個說一不二的女朋友,不然會死人的啊!

 

  今天這場比賽,言書孝顧忌唐琴悠,揮向她的球都是輕易能回擊的,顯然有意放水,身在敵營的唐琴悠也無心戀戰,兩個人狼狽為奸,頻頻做球給對方,場上真正認真比賽的,只剩舒景衡和秦宣。

 

  雖說言書孝對唐琴悠刻意手下留情,但她對秦宣卻是毫不手軟的,該狠戾殺球得分的時候,那是半分也不讓的。

 

  發球局結束,雙大神無疑拿下首勝,可後來唐琴悠和秦宣也逐漸找回搭檔的默契,打得越來越穩,比賽漸漸有些看頭。

 

  只是雙大神的橫行霸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除去他們的默契不談,光憑自身的智力和武力值早已異於常人,不必等中場,比數就有了明顯拉鋸。

 

  唐琴悠和秦宣這對臨時湊對的CP,上場表現得不錯,能力也在水平之上,但終究不敵雙大神強強聯手,最後以吞敗收場,排名位居第二。

 

  唐琴悠看著笑笑和舒景衡默契擊掌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笑,佳佳和妙妙她們距離太遠,以致於沒有看見,笑笑在比賽時,不自覺流露出的果斷肅殺,那眼神和舒景衡簡直一模一樣。

 

  他們同樣出色,但擺在一起時,卻又不會爭搶對方的風頭,總能適時地相互補足自己所缺少的部分。

 

  …也許,這世上真有一種人,生來就是為了對方而存在的。

 

  舒景衡和言書孝之間,早已磨合的沒有多餘的空隙,能夠有讓外人介入的空間,無論是她,或者是…秦宣。

 

  當初他們在學生論壇上,確定雙方都有搭檔的意願,於是約了在學校餐廳見面,結果,她發現來赴約的人竟是秦宣時,她也曾考量過,要不就這麼算了?

 

  她還記得,前陣子,秦宣和笑笑還鬧過烏龍緋聞呢,正當心裡還想著該怎麼推辭,沒想到會是秦宣搶先開口說,她要是不願意,他可以當作沒這回事,頂多他重新另外找人就是。

 

  秦宣態度如此坦蕩,反而讓唐琴悠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後還是按原定計畫中的那樣,他們只搭檔比賽,等比賽過後,他們將各走各的,生活不會再有交集。

 

  令人訝異的是,他們步調差不多,想出的策略也雷同,居然就這樣過關斬將,一路來到了今天的決賽,這是他們兩個人都始料未及的。

 

  幾次的短暫交會,她發覺秦宣這人還不錯,奇怪的是,當他知道笑笑是她室友時,眼瞳分明是很感興趣的樣子,偏偏嘴巴跟蚌似的,問也不問,只會特別留心,她提及笑笑的話題。

 

  女人在某方面來說,有些直覺是準的很可怕的,她不禁猜想,那個烏龍緋聞,恐怕不是什麼空穴來風,因為喜歡一個人的情緒,是沒辦法掩藏的,她能篤定秦宣是喜歡笑笑的,不過礙於舒景衡,不得已放棄…。

 

  …說來,他們其實也挺像的,同是愛得不夠自信,放得不夠乾脆,就知道和自己過不去。

 

  唐琴悠踱步走到正喝水的秦宣身旁,伸手戳了戳他的背,秦宣放下礦泉水,狐疑轉過頭,看見來人是她後,挑眉看了她一眼。

 

  唐琴悠遞出手,淡然一笑:「秦宣,我們雖然輸了,但我還是很高興認識你。」

 

  秦宣不知道唐琴悠又在玩什麼把戲,出於禮貌輕握住她的手道:「我也是。」合作幾場比賽下來,唐琴悠徹底顛覆了他既定的印象,看起來柔弱,但骨子裡卻很驕傲,就和笑笑一樣,所謂物以類聚,想來也是有幾分道理存在的。

 

  唐琴悠收回手,腳步朝孫妙茹等人所在的方向,瀟灑快歩離去,陽光碎影落在她的肩上,讓她看起來像是一顆純淨寶石閃閃發亮。

 

  言書孝拿著剛剛領到的一年份免費餐劵,趁著妙妙距離他們還有100公尺時,不動聲色的把它塞進身旁大神的手中。

 

  「笑笑,妳這是?」

 

  言書孝刻意壓低聲音,「我怕見了妙妙可憐兮兮的眼神,我會心軟把餐劵讓給她,所以還是由你收著吧。」她這麼做是有原因的,舒大神今日一戰,威名勢必再攀高峰,以後誰還敢明目張膽的搶他東西?又不是不要命了,因此,交給他保管才是最合適的選擇。

 

  舒景衡聽了小狐狸的理由後,默然收起餐劵,這是他們將來約會的資本,他得好好守著,若有心懷不軌,意圖盜取者,一律殺無赦!

 

  孫妙茹和沈佳凝逐漸走近,身邊還有來會合的唐琴悠,後頭還跟了比賽後半場趕到的徐鴻淵他們,加油助威隊伍頓時變得十分龐大。

 

  這群人本來就是俊男美女的組合,現在又加了學校的雙大神,氣勢登時浩蕩的讓人不敢與其比肩,紛紛繞道行走。

 

  眼前人群碰到他們就自動分裂成兩邊的詭異情況,看得言書孝一臉茫然,眸光不經意掃向零落散去的人群,隱約中似乎看見了青青的身影,她正想追上前,可無奈一眨眼卻又看不見了。

 

  舒景衡走至小狐狸身旁,望著笑笑視線的方向:「怎麼了?」

 

  言書孝轉頭淡笑,「沒事,我剛以為看見青青了。」…青,妳知道嗎?這時候,我們多希望妳也在。

 

  舒景衡瞧見小狐狸眼底的落寞,內心忍不住心疼,他伸手摟過她,給予無聲的安慰。

 

  這時,十足缺乏眼力的孫妙茹,完全無視瀰漫雙大神周身的甜蜜氛圍,非常煞風景的吼了句:「誒,笑笑,妳怎麼還不走啊?!」

 

  當場被抓包偷曬恩愛的言書孝,一臉囧樣,「我馬上過來。」她拍了拍大神的手,趁著沒人注意時,偷偷親了大神一口,接著飛快溜到妙妙身邊去了。

 

  舒景衡隨即跟上腳步,眼刀頻頻殺向徐鴻淵,說到底,還是阿淵這小子震不住媳婦,手也不緊緊拉著,害得他媳婦還沒抱夠就轉頭跟孫妙茹跑了。

 

  徐鴻淵眨了眨眼,擺了個無辜表情,他家妙妙野性難馴,阿衡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有心想鎮壓也壓不住啊。

 

  舒景衡走在言書孝的左手邊,手裡的兩份餐劵有意無意晃了下,吃貨孫妙茹果然瞬間被吸引了目光,眼巴巴盯著他,一臉羨慕。

 

  舒景衡淡淡撇了眼,朝她露出個燦爛的笑容,孫妙茹登時氣到差點內傷,大神這是公然挑釁!奈何她本事不高,打不過人家,只能憤恨收回了眼。

 

  上午的網球賽結束,下午緊接著輪到孫妙茹和徐鴻淵的舞蹈決賽,由於受到舒大神的刺激,孫妙茹跳得很是賣力,可惜複賽的好運大約是用盡了,他們僅拿下優等,獲得超商禮劵300元,不無小補。

 

  隨著各項比賽落幕,保養喉嚨一整天的沈佳凝,終於在晚上的歌唱大賽一展歌喉,當她站在台上,一開口唱歌時,馬上就把裴坤昱他們幾個人震懾住了,直嚷著真看不出來,沈妹子居然這麼會唱。

 

  言書孝聽聞小叔們的誇讚,笑得可開心了,心裡很是為佳佳驕傲,她家的閨蜜,從來不比別人差。

 

  沈佳凝連唱兩輪,整體表現不俗,奪冠希望很大,但在最後一輪演唱,有點小緊張,幾個音沒有唱好,最後抱了個第二名回來。

 

  沈佳凝拿著半年份的餐劵,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往孫妙茹面前遞:「喏,妳想要的,我給妳拿回來了。」

 

  她當初願意報名,其實也是為了妙妙這吃貨,人家笑笑拖家帶口的,贏了獎品也不是一個人的,想來還是她去贏來妥當些,想給誰都是她說了算。

 

  孫妙茹先是傻了片刻,待反應過來後,兩手扒著佳佳,把人抱了起來瘋狂轉圈:「啊啊啊,我的好佳佳,我真是愛死妳了,哈哈,想不到我也有被包養的一天!」

 

  言書孝被妙妙無厘頭的告白逗笑,偷偷看了眼阿淵學長的臉色,…唷,整張臉都黑了,阿哈,笨蛋妙妙,妳要大禍臨頭啦!

 

  這就是她的疊字閨蜜,她們竭盡所能寵著彼此,單純只為了對方一個滿足的笑容。

 

  等孫妙茹鬧完,他們一行人選了間泰式料理的小店吃宵夜,當作是小型慶功宴。

 

  用餐到一半,舒景衡起身離席去外頭接了通電話,等回來時,餐桌上哪還有他家小狐狸的身影?就連孫妙茹她們也走了,只剩寢室的兄弟們在,他坐下身,臉色微沉。

 

  裴坤昱夾了塊酸辣魚塞進嘴裡,悄然在桌下用腳踹了木承晞一下,…膽敢半途放舒景衡鴿子的,據他所知,目前也就言嫂子敢。

 

  木承晞此時正在喝湯,小腿骨被人猛然襲擊,整個人差點栽進湯裡,無獨有偶,一分鐘不到,他的右小腿也被踢了一腳,兇手徐鴻淵還拼命對他使眼色,臉上一點歉疚感都沒有…。

 

  身負重任的木承晞只得放下碗,笑呵呵的說:「阿衡,嫂子說臨時有事,所以帶著其他人先走了。」

 

  舒景衡神色緩和了些,淡淡應了聲,「好,我知道了。」半晌,不放心又問了句:「笑笑有說什麼事嗎?」

 

  木承晞默默嚥了口口水:「呃,嫂子說是,…江湖救急。」……,嫂子,清明節那天,您老記得給我帶吃的啊!還有,別忘了多燒點紙錢…。

 

  舒景衡安靜片刻,接著什麼表示也沒有,只是淡定的繼續吃他的飯。

 

  結帳離開前,他不忘讓老闆炒幾個菜外帶,他記得自家小狐狸沒吃多少就走了,待會回去時,他繞去女生宿舍一趟,親自給笑笑送去,免得她睡到半夜時肚子餓。

 

  裴坤昱和另外兩人,看著舒景衡拎著塑膠袋的身影,內心嘖嘖稱奇,這愛情的力量,實在他媽的可怕,一向高冷的舒大神,現在居然還知道給人帶宵夜了,…他們決定以後要以言嫂子馬首是瞻,任憑嫂子差遣,絕無二話!

 

  一個人之所以敢在那人面前撒潑張狂,不過是仗著喜歡罷了。

 

  因為喜歡,所以願意處處包容忍讓,假如有一天,當喜歡的底限不在,大概怕是連最簡單的容忍都做不到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