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溫馨提醒:

 

  鬼怪結局了,雖然是Happy ending,不過仍存有些遺憾,剛好身邊一個很要好的朋友非常喜歡這部戲,所以為了填滿她的遺憾,我另外寫了這個番外,同時這也是我第一次為韓劇續寫,不能確信能不能保留原有的味道,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喜歡。

 

  這個番外裡,主要是寫王黎(陰間使者)和金善(Sunny),鬼怪夫婦(金信&池恩卓)次要,時間點是從金善第三世的死亡開始,王黎並沒有跟著轉世,對話也將有所變動。

 

  以下,是我想給你們的Happy ending.

 

 

 

 

 

 

【 孤單又燦爛的神 】來生

 

  金善 六十八歲 丙子年 戊戌月 乙未日 八時 二分 病死

 

  Sunny推開面前的手把,踏進裡頭的那一剎那,面貌又回復到花開一般的年紀,那裡坐著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依然是她心動的俊帥外表。

 

  男人聽見響徹的風鈴聲,急切站起身來,雙拳貼在兩腿側,他望著她,未語而淚先流,因為極力壓抑情緒,長年鮮紅的唇瓣忍不住打顫,時隔三十年未見,心裡藏了許多話,卻不知道該以哪句話問候,只能無助地不停流著淚。

 

  Sunny緩步靠近,隨著每一歩腳步,眼眸能見的視線越來越模糊,淚水多的氾濫看不清那個男人。

 

  假如沒有遇見,也許她永遠不會知曉,原來這世間真有一種愛情能刻骨銘心,說穿了,那狠心分別三十年的懲罰,受罰的人又豈止是他一個人,她也在陪他,以殘忍絕決的方式…。

 

  明知道那個伸手不能及的所在,有個日夜思念的人,想愛不敢愛,想恨不能恨,想見不能見,支撐自己走下來的,只有曾經簡單的牽手,帶點私心的親吻,以及今生最後的擁抱道別。

 

  可笑命運仍舊安排他們走向彼此,那句“Sunny,看著我的眼睛…。”開頭的催眠,彷彿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

 

  至始至終,她都很清楚,王上當時是以什麼樣的心情抹去她的記憶,換作是她,怕是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所以,她不怪他。

 

  如果這輩子他們仍然無法相守,那麼,從此當作不曾遇見,對於身為人的自己來說,也許才是更好的人生,而王上唯一能為她做的,似乎也僅剩剝奪她記憶的路能走。

 

  起初,她並不明白他想做什麼,只是依照他的要求,緩緩抬起頭,目光坦然地與他對視。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再次回蕩在耳邊,“轉身之後,妳會忘記我,我們今生從沒有相遇過。”

 

  隨著王黎的話音消逝,Sunny燦亮眼神逐漸變得空洞,身體像被支配一樣,機械似的轉身離去。

 

  空蕩大街上,唯有他孤寂的身影,縱使想去挽留,卻注定沒有資格伸手,他只能待在原地,默默看著她走,飽受日夜不曾間斷的思念折磨。

 

  一切本該按照他的心意發展,但王黎不知道,他的王后愛他的心,已經堅定的打破常規。

 

  陰間使者消除人記憶的能力,對Sunny沒有效,她抱著對“金宇彬”先生深入骨髓的愛,直至餘生了結,度過了漫長孤寂的一生。

 

  茶屋內,Sunny避開王黎想牽著她的手,徑自拉開椅子坐下,微微偏過頭,快速拭去眼角的淚水,揚起燦爛明媚的笑容。

 

  「好久不見,金宇彬先生。」

 

  王黎握緊空蕩的手心,安靜坐在Sunny面前,臉上泛起一絲苦笑,「…確實好久不見。」

 

  「你過得好嗎?」

  「不好。」

 

  於王黎來說,沒有Sunny在身邊,每天不過是行屍走肉,但他本就是陰間使者,百年來過的生活都是這樣的日子,差異僅在於,神掠奪他的輪迴,讓他帶著前世記憶贖罪,不判神罰傷他的身,可“金善”卻是時刻插在他心上,一把看不見的匕首,不分晝夜的淌血。

 

  Sunny聞言,習慣性的抬手勾起耳畔的髮絲,將其攏在耳後,淺笑道:「哦?…那看樣子,我們終於兩清了。」分別的這些年,她也過得不好,沒想到他們之間,還有能扯平的一日,這算不算是他們的Happy ending呢?

 

  王黎執起茶壺,按照慣例為Sunny沖泡一杯能遺忘今生記憶的茶,這是Sunny的第三世了,喝了這杯茶,來生就不會再遇見他,她會過一個很好的人生,把他們糾纏幾世的情債,徹底忘的一乾二淨。

 

  「喝吧,喝了這杯茶,今生所遭遇的苦都會遺忘。」

 

  王黎目光平靜的遞上茶,放下杯盞時,指尖卻不停的發抖,茶漬因此灑落下來,那掩藏在心底的苦彷彿蔓延至舌根,連嚥下的每個唾沫都是說不清道不明的苦,…從此爾後,就剩他一人了。

 

  Sunny食指輕撫著杯沿,似是沒看見王黎的不捨,俐落的一口仰盡,她站起身,筆直朝茶屋門口走去。

 

  王黎望著她依然挺直的背脊,傷心的淚水再次溢滿眼眶,「我很想妳,每日每日。」

 

  Sunny痛苦閉上眼,淚珠無聲落下,「我知道,因為我也是。」她害怕自己逐年老去,最後會身不由己地忘了他,於是把和王黎相愛的瞬間寫成日記,連同心痛窒息的前世,也一一紀錄下。

 

  正因為它們痛徹心扉,故而愛入骨髓,說來也是該感激的,若不是愛得如此深刻,她也許早忘了王黎。

 

  那本連接兩世的日記,她一直隨身帶著,每日晨昏定省都要翻看一回,時刻提醒不要忘卻那個男人。

 

  Sunny轉身,勉力在淚眼婆娑的視線中,辨認出他的臉孔,「來生,你別來找我。」

 

  王黎早已哽咽地說不出話來,沉默半晌點了點頭應允。

 

  Sunny舒心一笑,抬手抹去淚水,「我會來找你,到時候,我們要再次相愛,然後長長久久的在一起哦。」來生和他重逢,是她今生的唯一遺願。

 

  王黎愣怔的凝視她,待反應過來想回答Sunny時,她卻毅然決然的轉身走了,一如她灑脫的性子。

 

  …Sunny來到他的茶屋,讓他得以親自送別,大概是神憐憫他的恩惠。

 

  Sunny關上茶屋的門,嘴角露出燦笑,她不需要他的答案,因為不管王黎回答什麼,她都會來和他相愛的。

 

  Sunny整理好心緒,長吁一口氣,準備面對她的來生,頓時一條連接天際,看不到盡頭的階梯,立即顯現在她眼前。

 

  方抬腳踏上一歩,背後一個頎長影子驀然投射在她的腳邊,她停下腳步轉身回望,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活了九百多年的鬼怪哥哥,金信。

 

  「善兒,妳要走了嗎?」

 

  Sunny輕笑應了聲,「哥哥,我走了。」

 

  金信看著妹妹的笑靨,幾度欲言又止,最終什麼也沒說,僅淡淡說了句:「一路走好,保重。」

 

  Sunny收回眼,堅定向前邁步,不再回頭眺望,…沒有離別,就沒有重逢的喜悅,她的離去,是為了來生能重回他們的身邊。

 

  鬼怪金信,陰間使者王黎,陸續送別摯愛之人轉世,就連人世間的朋友,財閥三世德華也走了,在漫長等待的日子裡,他們是彼此在世間僅剩的朋友。

 

  眾人離去的第一百五十三年,春暖花開的季節,金信等到了鬼怪新娘池恩卓的第四世,這世他們選在加拿大定居,可王黎卻遲遲沒有等來Sunny

 

  又是個數不清陰間使者的第幾次聚會,王黎結束引渡亡魂的使命來到聚會場所,他拿下帽子,安靜的坐在角落喝酒,幾個後輩陰間使者,領來新一批的人來打招呼,第36期的陰間使者。

 

  紛亂吵雜的環境,一陣高跟鞋聲,猛然自王黎背後清晰的響起,步伐節奏明快地很像他所熟悉的那個人,他抬頭一看,發現新人清一色全是女人,在確認其中沒有他思念的人後,目光又落回酒杯,悶頭喝了三杯,以致於沒有瞧見,排在隊伍最後的人。

 

  多了新進人員加入,聚會氣氛無疑更加熱烈了,王黎卻絲毫不感興趣,直到前方一直空著的位置被人佔據,他微微皺眉,視線漸漸上移,是第36期的新人,寬大帽沿遮住了她的面貌,僅露出秀麗絕倫的下顎。

 

  他撇開眼,拿起身旁的帽子,正打算離去之際,面前那個女人這時笑出了聲。

 

  「好久不見。」她摘下帽子,軟綿的嗓音,一如往昔:「雖然我遲到了,但“金宇彬”先生,你應該還沒變心吧?」

 

  王黎瞳孔一縮,手中力道鬆脫,帽子飄然落地,他傻愣愣望著,眼睛眨也不敢眨,就怕眨一下,她又會消失不見。

 

  ……,時隔百年,她終於回來了,Sunny,他的心,金善。

 

  慢了不止半拍才感到撲天蓋地的驚喜激動,王黎一刻也不想多待,拉著她的手,直接瞬行回到他和鬼怪金信的屋子。

 

  Sunny還沒有正式開始運用陰間使者的能力,對於能瞬間移動的體驗,感到非常新鮮。

 

  「…Sunny,是妳嗎?」

  「恩,是我。」

 

  Sunny有些哭笑不得,久別重逢,那傻瓜還是一樣,就知道呆呆抓著她,不會先來個擁抱,…但有什麼辦法呢?她就喜歡這樣的他。

 

  王黎不敢置信,認真審視眼前的Sunny,規矩的黑色套裝,質地柔軟的帽子,臉色蒼白,唇色血紅,…沒錯,這正是陰間使者的打扮,但他明明送走Sunny去轉世了,她為什麼會是以陰間使者的裝扮回來?

 

  「妳犯了什麼罪?怎麼會是這模樣?」

 

  「轉世前,我遇見神了,我跟祂做了個協商,可是最終失敗了,所以我揍了祂一拳。」Sunny笑臉嘻嘻舉起了右手,「用這手打的,然後我就變成這樣了。」

 

  「協商?什麼協商?」

  「我問神說,我轉世想要來找你,除了死亡外,有沒有其他的方法?神說沒有,不得已,我只好揍了祂,以不敬天神的待罪之身來找你了。」

 

  飄邈塵世間膽敢揍神的人,大約只有她了,如今想來,她也覺得自己真是瘋了,但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如果見不到王黎,她的轉世也沒有意義,倒不如以陰間使者的身分永遠陪著他。

 

  做這個決定,她一點也不後悔,用盡一切手段回來,是因為她知道,她的王還在等她。

 

  王黎聽完只覺得荒繆,但她是Sunny,是鬼怪金信的妹妹,所有不合理的行為,似乎也合理化了。

 

  「記憶呢?成為陰間使者,記憶都不在的,妳是怎麼認出我的?」

 

  說到這個,Sunny忍不住又笑了,「我打了神一拳嫌不夠,又踢了一腳,神要我牢記我的不敬之罪,所以把生前記憶強塞給我了。」當然,記憶歸還也在她的算計之中,美其名雖是神罰,但她覺得似乎更傾向是神恩。

 

  「Sunny,成為陰間使者,等著妳的是似人似鬼的生活,從此永生不滅…。」

 

  Sunny負手背在身後,恬淡微笑:「我知道,永生不滅就是我要的。」既能和王黎談一場永生的戀愛,又能陪伴哥哥,想來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來生了。

 

  王黎拉過她,將人緊緊抱進懷裡,世上再沒有人能像金善這般愛他,傻的放棄轉世機會,不惜冒犯天神,就只為了求一個和他的永生不滅。

 

  Sunny拽著他的衣角,眨了下蘊滿水氣的眼眸,「我回來了,所以你要履行約定,和我再次相愛,我們要長長久久的在一起。」

 

  王黎退開身子,捧著她的臉,輕聲說了句“好”,低頭以吻封緘。

 

  Sunny沒有去輪迴的事,消息很快傳進鬼怪金信的耳裡,他帶著第四世的池恩卓,從加拿大瞬行回來,看見妹妹毫不客氣佔據他的房間,只能搖頭嘆息,金善的執傲,他從前就知道了,不然她也不會為了守護王黎而死了,無論如何,他們總歸是團聚了,還是該高興的…。

 

  「哥哥,外頭滿街都開花了!你心裡高興就不能低調些嗎?寒冬開花會造成市民恐慌啊!」

 

  池恩卓走上前來,挽過Sunny的手,「他不知道低調高興要怎麼表現,隨他吧。」

 

  挨罵的金信一臉無辜,王黎正好從廚房端出兩個盤子,一素一葷,他愉悅的攬住王黎的肩膀,果然還是兄弟好,不會怪他大冬天開什麼花。

 

  王黎撇了他一眼,勾唇輕笑,立即冰凍了金信搭在他肩上的手,默默將手中的牛排遞到Sunny面前,剛才聚會走的急,他們還沒吃晚飯呢。

 

  池恩卓望著Sunny大快朵頤的模樣,不自覺嚥了下口水,「叔叔,我們回去吧,我想吃肉了。」

 

  金信牽住池恩卓的手,溫柔淺笑,「好,我們走。」隨即開了門瞬行回加拿大,走之前還幼稚扔了個鬼火進王黎的盤子裡,把他的生菜烤成焦碳。

 

  Sunny在屋子裡轉了兩日,終於接到第一份生死簿,開心拉著王黎執行任務去了。

 

  基於Sunny沒有經驗,所以起先是由王黎給她演練一遍,等他公式化的引領亡魂第43遍時,他總算後知後覺的感覺到不對勁,他的生死簿,理所應當是他負責,但Sunny的生死簿,為什麼每回都是塞在他手裡,最後由他引渡呢?

 

  他轉頭看了眼,Sunny抱著爆米花,緊跟在他身後吃的很開心的模樣,他突然不想計較了,縱容她一些也沒什麼的,只要他們還在一起。

 

  人的壽命彈指即逝,鬼怪新娘池恩卓迎來她第四世的結局,她走的那天,金信和陰間使者夫婦都去送她了。

 

  金信和王黎喝了整夜的酒,愛漂亮的Sunny哭腫了眼,當隔日清晨陽光灑進屋子裡,沙發上只有相擁而眠的王黎和Sunny,金信早已不知去向。

 

  自從鬼怪走了之後,市區斷斷續續下了一連幾個月的雨,世人都說,那是神在哭泣…。

 

  金信又回到了那個他本該長眠的簥麥花田,他仰躺在花田之中,看著天上流動的雲,夜晚高掛的繁星,一日復一日,他算不清自己到底在那渡過了多少年歲。

 

  他閉上眼,清風拂過臉頰,耳畔傳來瑣碎的腳步聲,他猛然坐起身,只見遠方簥麥花盡頭,緩緩走近一個身穿白衣的女人,脖子上圍著鮮紅色的圍巾,肩上停著一隻白蝴蝶,開心的朝他揮著手。

 

  金信飛快站直身子,想確認是不是因為思念產生的幻覺,下一秒猝不及防,胸膛被人迎頭撞上,他抱著她的腰際,齊齊跌回簥麥花田中。

 

  如此真實的觸覺,萬分清楚的告訴他,這不是夢,真是他的新娘回來了。

 

  「叔叔,從今天起,我也是神了!」

  「…什麼神?」

 

  「執掌鬼的姻緣神。」池恩卓趴在金信的身上,笑容燦爛如驕陽,「因為我是叔叔的鬼怪新娘。」

 

  轉生四世的池恩卓,因無殺戮之過,生平積善無數,神為此賜恩,命她為一方之神,享無邊神力,不滅之身。

 

  像是怕金信不信似的,池恩卓拿出剛收到的姻緣簿,急忙遞上前來證明,金信撇了眼,看不出所以然來,那跟王黎給他看過的生死簿一樣,就是個普通的紅色信封。

 

  池恩卓見他沒有反應,又將信封裡的白紙抽了出來,本想再遞給他的,但卻在看見上頭的字後,傻愣的不知怎麼反應,她方才看還沒有字的。

 

  金信靠近她,微微皺眉的問:「怎麼了?上面寫了什麼?」大概是領域不同,他看不見“姻緣簿”上的字。

 

  池恩卓回神過來,一把拉起金信往簥麥花田的木門方向奔跑,「叔叔,我們現在回去找陰間叔叔他們,快快快!」

 

  池恩卓作夢也沒想到,她成為姻緣神後,第一個接到的任務,居然是陰間叔叔他們,姻緣簿上就寫了兩個名字,王黎,金善。

 

  屋子裡,四個人兩兩對坐,池恩卓歸來朝陰間叔叔和Sunny說的頭一句話,就是讓他們伸手。

 

  王黎和Sunny對看一眼,看她急切的模樣,雖然滿肚子疑問,卻還是乖乖伸了手照辦。

 

  池恩卓在他們指間來回比畫,臉上大大一笑,「好了!」

 

  Sunny收回手,左右看了看,上頭什麼東西也沒有,她推了下身旁的王黎,王黎看著她一臉茫然,顯然也是看不見。

 

  池恩卓這才發現,原來纏在陰間叔叔和Sunny手上的金線,只有她看的見。

 

  金信把手遞向池恩卓淺笑:「我們也纏一個吧。」儘管他也看不見,但他隱約能猜到,那大概是什麼東西。

 

  池恩卓笑著拍了下金信的手,…早在剛剛在簥麥花田撲向叔叔時,她就已經偷偷纏上了。

 

  時間很快又過去兩百年,王黎卸下贖罪之身重入輪迴,Sunny也跟著走了。

 

  晚了幾百年的第四世,王黎成了重案刑警,金善成為知名演員,緣分再次締結。

 

  金信和池恩卓遠遠看著他們,心滿意足的微笑。

 

  「他們不再是陰間使者了,金線還有用嗎?」

  「當然,只要他們情意未滅,金線就會一直存在,生生世世都會注定和對方相愛。」

 

  金信低頭看了自己與池恩卓相貼的掌心,…這麼說來,同是神的他們也能相愛永生了。

 

 

 

 

 

【 孤單,是因為沒有遇見你;燦爛,是因為無盡生命有了你。 】

 

 

 

 

 

【 孤單又燦爛的神 】來生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但
  • Love you~~~~~~
  • 哈哈,感謝感謝。 ^^

    Somnus 於 2017/05/11 15: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