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6頁 觀棋不語真君子

 

  因為宋青茉的回歸,徐鴻淵追到孫妙茹還欠她閨蜜的那頓飯,總算能兌現了。

 

  這次沒有選在外面的餐廳,而是聚在了舒景衡在學校外的那套房子,改走經濟實惠的路線。

 

  徐鴻淵帶著自家兄弟們去了趟生鮮超市買了些食材,準備弄個火烤兩吃自給自足,但使喚大神一起去買菜的事,他們不敢做,所以只讓大神負責提供場地,其他粗重的工作,全扔給還在服刑期的裴來福一肩扛下了。

 

  裴坤昱提著兩大袋食物,手臂青筋暴露,滿頭大汗淋漓,舉步維艱的前行,內心把畢生所學的髒話通通罵了個遍。

 

  聚會那天,向安楠也來了,身後還跟著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熟面孔,和舒景衡他們同是自小的玩伴,言書孝和孫妙茹都見過的官家千金孫湘媛,另一個則是向少的朋友,國內頂頂有名的企業太子爺,魏明朗。

 

  其實向安楠過來,本來是為了找舒景衡談些公事的,不過時運不佳,剛出門就被孫湘媛逮個正著,聽見他要來舒景衡的學校,吵著非要跟來,多了個拖油瓶在,想談正事是指望不上了,他只好抱持著來聚會的心態,沒想到誤打誤撞,真碰上舒景衡家裡難得舉辦的聚會。

 

  徐鴻淵見大家都認識,上回向少還請他們去別墅玩,自己怎麼也該投桃報李一下,於是開口邀請向安楠一起來玩。

 

  向少聽聞撇了眼孫湘媛的神色,她臉上表情淡漠,一副隨他拿主意的意思,眼眸卻時不時撇向舒景衡家,顯然想參加,再看魏明朗也是頗有興趣的模樣,他嘴角微微一勾,朝徐鴻淵點了點頭。

 

  徐鴻淵樂得立馬端了個男主人的架式,領著他們往舒景衡的公寓走,完全忘了房子不是他的。

 

  木承晞無意中和孫湘媛對望,雙方愣怔片刻,他想自然地開口打招呼,孫湘媛卻把頭一扭,快步走到了向安楠身邊。

 

  他嘆了口氣,身影落在隊伍最後,果然還是不應該攤牌的吧?!如果早知道他和孫湘媛會變成今天這種局面,他就是到死也不會說喜歡她的。

 

  孫湘媛不知道他喜歡她,起碼他們還能當朋友,可是現在是他主動打破了平衡,衝動的和她告白了,這意味著,他們之間再不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如今孫湘媛不理他,冷淡反應皆在情理之中,他無話可說,但心底總忍不住懊悔。

 

  白白喜歡了那麼多年,居然說沒就沒了,唇角露出抹苦笑,原來她被阿衡拒絕是這種心情,…湘媛她,一定很疼吧。

 

  幾個大男人齊聚在屋子,空間突然變得狹小許多,舒景衡看著他們全擠在廚房七手八腳洗菜的模樣,不由得失笑,那位說“君子遠庖廚”的孟子,大概作夢也沒想到,數千年後的今天,會是這樣的光景。

 

  舒景衡走到客廳坐下,向安楠和他提了魏明朗對他們做線上遊戲的這塊事業版圖很有興趣,希望能夠加入他們年底要堆動的手遊項目,若要論專業,向安楠還是比不上舒景衡,很快的,三個人的交談,漸漸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他在旁樂得輕鬆。

 

  他拿起桌上最新一期的財經雜誌,指尖隨意翻閱,眼角餘光落在了孫湘媛身上,她窩在沙發一角,電視音量轉到極其大聲,嘴角翹得老高,擺明就是在跟人嘔氣的模樣。

 

  ……,又是誰惹她孫大小姐了?目光投向此時談笑風生的阿衡,…肯定不是他,以前湘媛也鬧過幾次脾氣,可是有哪回見阿衡去哄過?每次都是湘媛跟阿衡主動低頭認錯的。

 

  屏除他和自己,唯一能讓孫大小姐發火的,只剩下木承晞了,他無奈輕笑搖頭,他們四個人,唯有阿晞會耐著性子哄她,時刻把她當女王供著,這下好了,哄她的人不在了,怪不得她會氣成那樣。

 

  再看他們宛如楚河漢界的距離,阿晞遲遲不過來哄,看來他們還吵得挺兇,他不禁納悶,向來脾氣好的阿晞,到底和湘媛吵什麼呢?

 

  還沒等向安楠琢磨出結果來,大門外的門鈴響了,他轉頭看了下,每個人都在忙,就他跟孫湘媛閒著沒事,但眼前孫大小姐還氣著呢,難道指望她會去開門?思來想去還是作罷,只好逕自起身,撫平皺了的襯衫,緩步走去開門。

 

  大門一開,向安楠發現來的人是言書孝,和煦笑意傳至眼底,「笑笑,好久不見。」他抬起手,想拍拍她的髮頂,但尚未碰到,立即就感覺到身後的冷空氣一沉,默然收回手放下。

 

  言書孝看不出向安楠緊急彎繞的心思,當他是跟她打招呼,微微點頭淺笑,「向少,沒想到你也在。」

 

  「我帶朋友來找阿衡談點事,順便蹭個飯吃。」向安楠往後退,讓出個言書孝可以通過的距離,「快進來吧。」

 

  言書孝也不再客套,領著閨蜜們進門,一路和向安楠邊走邊聊。

 

  魏明朗起先十分專注地聽舒景衡說話,可是礙於周圍實在太吵了,注意力逐漸渙散,他不經意的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個美人從眼前走過,方才投資什麼的,眨眼間全拋到腦後去了,熱切的視線最後停在向安楠身旁那人身上。

 

  那一看,竟讓他再也移不開,…美人脂粉未施,皮膚白皙,眼睛熠熠生光,合身剪裁的衣服遮不住她身下的玲瓏曲線,烏黑秀髮順著頸子自然垂落,她輕攏著髮絲勾在耳後,巧笑嫣然,嬌俏而不俗艷,氣質空靈如蘭,可謂是難得一見的美人。

 

  舒景衡瞧魏明朗看呆的傻樣,眸光冷了幾分,「別打她的主意。」

 

  魏明朗收回心神,目光坦然迎向舒景衡,挑眉一笑,「哦?我若是偏要呢?」放眼望去,他這房子裡全是美人,難不成他是想獨占?

 

  舒景衡不怒反笑,毫不避諱的赤裸裸威脅:「那我只好宰了你。」

 

  魏明朗愣怔,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對他用這麼狂妄的語氣,換做其他人,他根本不屑一顧,但對方是舒景衡,他不得不當一回事,他的本事,他是聽說過的,就連是朋友的向安楠都要敬他三分,據說是閻王級的大人物。

 

  他在心底略略評估了下形勢,雖說他是魏家的太子爺,但眼下他在魏氏的根基尚且不穏,公司元老沒幾個看得起他,之所以來找向氏合夥做生意,也是為了讓家裡的老頭子對他刮目相看,如今他們雙方合作關係還沒確認,他實在沒必要為了個女人鋌而走險,一旦他成功坐穩位置,彼時登高一呼,身邊何愁沒有女人?

 

  …況且,舒景衡那表情絕不是玩笑話,好像宰他跟宰雞似的一樣簡單,他不禁隱隱有些忌憚,面對能力深不可測的舒景衡,他確實招惹不起,商場上能少一個敵人是一個。

 

  魏明朗秉持商人和氣生財的本性,淡然一笑,「別當真,我開玩笑的。」

 

  舒景衡輕笑出聲,擺個天然無害的表情:「我也是開玩笑的。」

 

  ……,魏明朗嘴角抖了抖,敢情舒景衡是在耍他?他那話要是開玩笑的話,狗屎都能變黃金了!

 

  這時,言書孝拿了個罐裝飲料過來,往舒景衡面前遞去,「舒,你要的冰咖啡。」全然不知道這兩個男人,剛剛為了她掀起的腥風血雨。

 

  舒景衡微笑伸手接過,「怎麼來得這麼晚?」語末輕拍了下沙發,示意她坐下說。

 

  「妙妙她們想去買點零食過來,所以來晚了。」言書孝移開沙發上的抱枕,蹭到舒景衡身旁坐下,若有似無的倚著他。

 

  「妳不是有家裡鑰匙嗎?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按門鈴?人直接進來不就好了?」

  「那是因為我今天是客人啊,你見過客人自己開門進來的嗎?」

 

  言書孝理直氣壯的回嘴,氣氛瞬間寂靜了,大神淡笑不語,她狐疑看了下四周,這才發現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匯集在他們身上…。

 

  魏明朗聽見他們的談話,已經徹底石化在地,原來他看上的是他的女人!

 

  舒景衡剛對他只有口頭警告,想來還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他現在估計早就被他扔出去了。

 

  另一旁,圍在餐桌忙著擺盤的疊字閨蜜們,以及方從廚房端出洗乾淨蔬菜的男人們,各個面上平靜,但心裡早炸開鍋了,…天啊天啊!雙大神的進度太快了,居然都發展到同居了,那孩子…,應該也快了吧?!再過不久,他們就要做人家的叔叔阿姨了,這紅包得趕緊先準備好!

 

  言書孝悄悄拉了下舒景衡的衣角低問:「舒,我說錯什麼了嗎?為什麼他們都是這種表情?」

 

  「…他們以為我們同居了。」

 

  言書孝滿臉詫異,「同居?!我們哪時同居了?」…她就是偶爾來借宿而已,這也算同居嗎?

 

  舒景衡淺笑反問:「笑笑,我們要是沒同居,妳哪來的鑰匙?」

 

  言書孝噎了口氣無語望天,…大神,鑰匙不是你給的嗎?看大神一臉不想澄清,還死命拉黑她,眾人又是一副“我懂,妳別解釋。”的眼神,……,好吧,她就是跳到臭水溝也洗不清了。

 

  她移動了下身子,想偷看孫湘媛是不是準備要撲上來咬她洩憤,但意外的是,孫美人什麼反應都沒有,只是嘴巴嘟得老高,足足可以吊兩斤豬肉了,大概早在心裡把她大卸八塊了。

 

  明明是大熱天,言書孝卻打了個冷顫,為了人身安全考量,她決定撤離到廚房待著。

 

  徐鴻淵幾個大男人忙活了一下午,終於把火鍋給端上桌了,外圍還弄了一圈銅盤烤架,乍看之下還真有幾分外面專賣火烤兩吃的樣子。

 

  言書孝站在瓦斯爐前,伸手關上火,美味菜餚起鍋裝盤上桌,所有人眼睛發光直盯著,…言大神親自下廚啊,這種機遇可不是天天有,說什麼都必須搶來吃上一口!

 

  言書孝看見他們高舉筷子,隨時上場廝殺的架式,眼神略略掃過,每個人登時放下筷子,全安分等著,她滿意微笑,收斂起殺氣,指尖捏起盤中的黃萊姆,施力掐了下,檸檬清香立即飄散四溢,光是聞著就能把肚子裡的饞蟲給勾出來。

 

  淋上醬汁,可樂雞翅大功告成,言書孝擦了擦沾了檸檬汁的手道:「好了,可以吃了。」她拾起筷子,率先挾了個小雞腿放進舒景衡的碗裡。

 

  舒景衡應了聲,垂眸咬了口,臉上泛起溫柔的笑。

 

  宋青茉見狀,心頭微酸感概,兩個人在一起,不去計較誰付出多少,只爭著疼寵對方,也許這才是愛情的模樣。

 

  身手矯健的唐琴悠搶到了兩塊,一個分給了沈佳凝,另一個則送到宋青茉碗裡。

 

  宋青茉詫異微愣,自從搬回宿舍後,她身為年紀最長的沒去照顧她,反倒讓糖糖跟前跟後的照料,實在太慚愧了…。

 

  唐琴悠淡笑,「青,快吃吧,不然被妙妙看到就糟了。」

 

  「什麼什麼?妳們偷偷說我什麼了?」孫妙茹聽見有人喊她名字,急忙湊了過來。

 

  唐琴悠推開孫妙茹的腦袋瓜,快速塞了個香菇進她嘴裡,「沒什麼,安靜吃妳的飯!」

 

  相較於疊字閨蜜的打打鬧鬧,裴坤昱他們勞心勞力餓了一天,連話也懶得說了,只顧著埋頭扒飯吃,向安楠他們走的是優雅路線,吃飯全程沒發出半點聲響,一看就知道是被家裡特訓過,平板無趣得很。

 

  言書孝吃完雞翅,又挾了個進碗裡,結果還來不及吃,就被隔壁的舒大神攔截走了,她有些疑惑,以前大神從沒跟她搶過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她不以為意,重新挾了另一個,可最後還是進了大神的嘴裡,這回改挾了雞腿,大神反而不搶了,弄了半天,她終於琢磨出道理來了。

 

  「舒,原來你喜歡吃雞翅啊,那以後我都把雞翅留給你。」

  「我不討厭,但也沒有特別喜歡。」

  「……,那你和我搶什麼?」

 

  舒景衡轉頭,附在小狐狸耳邊低語:「我擔心妳飛得太遠,我抓不住。」

 

  言書孝看著碗裡的雞腿輕笑,「你怎麼就不擔心我跑得太快,你追不上呢?」…堂堂一個大神居然和一隻雞翅計較,不過怎麼辦呢?她竟覺得幼稚的大神,好像有那麼點可愛。

 

  「我在這裡,妳還能跑多遠?」舒景衡唇角彎起,露出完美的笑弧:「笑笑,妳要真想跑的話,那就在我前頭跑吧,這樣我才能時時看得見妳。」

 

  言書孝愣怔,心頭一陣悸動,渾身都燥熱起來,…哎,大熱天吃什麼火鍋啊,實在熱死人了!

 

  眾人吃飽喝足,桌上杯盤狼藉,用過碗的數量,多的都能堆起一座小山了,裴坤昱還在奴隸期,於是自告奮勇的說要洗碗,免得舒景衡又找其他的事來折騰他,木承晞可憐他,很講義氣的幫他分了一半,兩個大男人捧著碗來到洗水槽前動作。

 

  其他人尋了飯後休閒活動,各就各位,立馬開了兩桌打麻將,牌咖採男女混合制,以防自己人相互餵牌,雙大神因為記憶力過好,可以輕鬆記下其他人的牌,這還沒摸上桌邊,就被無情的驅離了,只好窩在沙發上看電視。

 

  和雙大神共享電視的孫湘媛起身走去廚房想去拿高腳杯喝香檳,無奈舒景衡家的廚櫃太高,她就算墊起腳尖也拿不到,偏偏那性子還高傲,不願開口求人幫忙。

 

  她費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碰到杯子了,但小腿的肌耐力也到了臨界點,突然兩腿一軟,她無力往後方倒去,杯子被她的手一揮,連帶一塊落了下來,危險一觸即發。

 

  就在杯子要砸向她臉之際,一隻手從後方伸出,牢牢握住了它,她順勢摔進那人溫柔的懷抱裡,頓時馨香撲鼻。

 

  ……,言書孝看著懷中的孫美人大囧,這畫風不太對啊,她不是故意要吃她豆腐的!

 

  她不過是也來拿個杯子,然後看見她摔倒了,腦子都還沒反應過來呢,身體就已經擅自行動的將她撈進懷裡護著了…。

 

  上回她喝醉調戲了人家一把,現在一滴酒都沒喝,照樣摟著吃豆腐,孫美人不知道會怎麼想她…,目光停頓在她飽滿的唇瓣上,那次被孫美人強吻的記憶猛然被勾起,齒頰彷彿還有淡淡的草莓味。

 

  言書孝忍不住好奇,孫美人身上那股草莓味到底是哪來的?於是自然低頭嗅了嗅,兩個人的距離飛快拉進,孫湘媛瞪大眼睛不敢亂動,愣愣看著言書孝的唇停在咫尺。

 

  屋內登時一片寂靜,由於廚房是開放式的,所以言大神對孫美人上下其手的過程,完全被目睹的一清二楚,他們乾脆連牌也不打了,屏息以待接下來的發展,本來以為舒景衡會衝過來拉開她們,但客廳中的舒大神僅是撇了眼,之後淡定的轉回頭,繼續看他的電視,似乎習以為常。

 

  舒景衡內心此時非常複雜,…他家小狐狸這麼帥,阿晞恐怕不是她的對手,他這是該幫媳婦?還是幫阿晞好?

 

  言書孝向來有專注在一件事時,雙耳會自動屏蔽外在紛擾的老毛病,因此,她壓根就沒發覺,身上凝聚了多少人的目光,一門心思都在探討孫湘媛的草莓味從何而來?

 

  時間經過半晌,她得出結論,發現原來是來自香水後,臉上高興的咧嘴一笑,…看在他人眼裡,那笑容說有多流氓就有多流氓!

 

  言書孝總算驚覺這姿勢不對,尷尬咳了聲,「呃,妳沒事吧?」不知道是情急忘了收,還是放著太順手,她那爪子還搭在孫美人的楊柳腰上。

 

  「……,我沒事!」孫湘媛見她們倆還緊黏著不分你我,沒好氣的又道:「妳還不快鬆手?」

 

  言書孝訕笑收回手,「哦哦,我一時忘了。」她差點忘了,這孫美人脾氣挺大,她要再不放手,難保她不會一巴掌招呼上來。

 

  言書孝手一鬆,孫湘媛臉色馬上就變了,左小腿微微彎著,表情像在隱忍什麼。

 

  站在她對面的言書孝即刻察覺不對,眉頭緊擰,「怎麼了?妳哪裡不舒服?」

 

  孫湘媛漲紅著臉,神色彆扭,支支吾吾的說:「…腿,我好像抽筋了。」

 

  言書孝聽聞,腦子想也不想,當下彎身一把抱起她,孫湘媛沒料到她的舉動,嚇得兩手趕緊圈上她的頸子,害怕她把自己給摔了。

 

  言書孝將孫湘媛放在流理台上坐著,隨即半跪在她身前,一手固定她的膝蓋,另一手握著她的腳底板,力道輕柔的替她按摩。

 

  言書孝抬頭,看見她依舊皺著眉頭,柔聲安撫:「忍一下,很快就不痛了。」

 

  唐琴悠手裡拿著的麻將“匡噹”一聲掉在了桌上,…笑笑太過分了,她還沒有被她公主抱過呢,而且,她怎麼可以用那種王子姿態,給另一個女人揉腳?!

 

  沈佳凝搖頭嘆息,她家笑笑又搶男人風頭了,說起來,她們找不到順眼的男友,有一半的責任要歸咎在笑笑的身上,因為笑笑太好,又加上平日寵她們寵得無法無天,以致於能看上的男人,實在少之又少。

 

  宋青茉和孫妙茹無語對看,…笑笑這是要搞事情,和男人們拉仇恨啊!

 

  眼看事情發展越來越詭異,舒景衡再也坐不住,朝小狐狸喊了聲:「笑笑,過來。」有個埋伏在笑笑身邊,隨時等著撬牆腳的唐琴悠,他已經夠頭痛了,他真不想再多個情敵了。

 

  言書孝瞧孫湘媛臉色好轉,默默鬆開手:「應該好點了吧?妳坐一會,確定沒事在下來。」接著微笑起身走回大神身邊。

 

  眾人見好戲散場,注意力再次放回牌桌上,…好險言書孝是女人,否則他們連出場跑龍套的戲分都沒有。

 

  言書孝表面雖然乖巧坐著看電視,但那眼珠子,還是時不時瞄向廚房那。

 

  孫湘媛聽著耳邊流水聲,木承晞就離她不到兩步的距離,她疼成那樣,他卻一點也沒有表示,心裡莫名有些低落。

 

  她雙手一撐跳下,剛抽過筋的左小腿,方接觸到地面,也許是沒有緩過來,剎那又抽疼了起來,她面色一白,緊抿著唇,軟棉的身子搖搖欲墜,這時,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猛然托住她,她抬起頭,那人恰巧垂首,兩片唇瓣就這樣貼上了。

 

  言書孝大驚,使勁晃了晃身旁舒景衡的手:「舒,你看到了吧?你也看到了吧!」

 

  「恩,我看見了。」

  「誒,我不是說他們親上的事,我是說…」

 

  舒景衡打斷小狐狸的話,淺笑道:「我知道。」

 

  言書孝愣然,…青青他們太遠,興許看不太清楚,不過從她和大神這個角度看去,要是有什麼小動作,那可是完全躲不開的,所以她看得很清楚,孫湘媛本可以扶著流理台,藉此穏住自己的,但她還是摔了!

 

  這情況無非有兩種,一是孫湘媛身體的反射神經太慢,沒辦法自救,只是這點很快就被言書孝排除了,原因是方才她抱她的時候,孫湘媛瞬間就圈上她的脖子了,怎麼可能是反應慢?那麼,理由就是二了,…孫大小姐是故意的,她想知道,那人是不是真的不再管她了。

 

  言書孝打了個冷顫,女人的小心機實在太厲害了,好在她家大神聰明,沒有像阿晞學長那般遲鈍。

 

  舒景衡拉過她的手,高深莫測一笑,「笑笑,觀棋不語真君子。」

 

  言書孝靜默,有句話說“物以類聚”,大神這般腹黑,孫美人也是箇中好手,阿晞學長儘管在遲鈍,大概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搞不好這一切根本就在他的掌控中。

 

  ……,不得不說,言大神非常有眼見,木承晞就是人前裝白紙,背後挖煤礦的,舒景衡和向安楠都知道,只不過他們沒讓孫湘媛小心防範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珊瑚
  • 嘖嘖,說笑笑小狐狸咧……這一窩好友們根本比狐狸還精啊!!!
    新年快樂~~!!!(元宵前都還算新年啦!)
  • 哦哦,珊瑚來啦~ (眼睛發光ing.)
    新年快樂!!!

    只能說舒大神腹黑無邊,就連小白兔木承晞都被染黑了,哈哈哈。
    他們如今的腹黑,完全是自小互坑對方練來的。 XDDDDDD

    Somnus 於 2017/02/03 13:57 回覆

  • Winnie
  • 喔哈哈~真是物以類聚啊,一群復黑的可怕😂😂😂
    又快要湊到第3對啦~而且又有新的 人物出現了!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啊~不過又快接近尾聲了,真是矛盾啊~
  • 因為舒大神太腹黑了,身旁的人只好也跟著提高自我腹黑技能,哈哈。

    恩?只有3對嗎?嘿嘿,其實不止哦。
    我埋了很多隱藏CP,等完結那章會把他們全扒出來的,哈哈哈哈哈。

    魏明朗是砲灰人物,目前戲分已經快要結束,準備領便當啦~

    說實話,寫了那麼久,現在要結束,自己也有點不捨,不過在拖下去,舒大神會來找我算帳的,哈哈哈哈哈。

    Somnus 於 2017/02/03 14: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