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40頁 你是我一生的情書

 

  六月,鳳凰花開,驪歌再起。

 

  舒景衡作為全校的男大神,無疑成了畢業生代表上台致詞,言書孝望著身穿學士袍的大神,眼睛眨也不眨,就怕漏看了大神每一秒的風采。

 

  冗長典禮結束,畢業生四處在學校拍照留念,人手皆是一束鮮花。

 

  以前和舒景衡明著表白或者偷偷暗戀的,今天全部像約好似的,逮著舒景衡步出學校禮堂的時刻,同時蜂擁而上,識相點的,塞了花就跑,絲毫不給舒景衡拒絕的機會,有些則是想趁機和他說句話,無奈大神魅力驚人,嘴都還沒開口,立馬就被身後要送花的人給推到一邊去了…。

 

  全程陪在大神身旁的言書孝滿臉窘迫,這群女人的香水味也太濃了吧?什麼味都有…,她低頭看著腳尖,被香水味熏得夠嗆,心底正想偷偷溜走,不料大神手一提,她剛邁開兩歩,馬上又被大神給拎回來。

 

  舒景衡對於小狐狸想獨自落跑的行為,小施懲戒的捏了捏她白嫩的手心,「笑笑,妳就這麼放心丟我一個人應付她們?」

 

  言書孝哪敢真的承認,當下諂媚微笑,「當然不放心啦,所以我這不是將她們往南鵲橋引嗎?到時候一腳把她們踹進去,讓她們下去跟錦鯉做個伴。」

 

  舒景衡呲之以鼻,冷聲一笑,「…是嗎?但這方向,似乎是女生宿舍的方向。」

 

  言書孝噎了下,反應極快的拿人脫罪,「哦,我被他們擋住視線啦,走錯路很正常。」

 

  舒景衡搖頭失笑,大概也就只有小狐狸敢這麼對他睜眼說瞎話了,他牽過她的手,一面用身子護著她,替她開出個路來。

 

  不知情的人遠遠看去,恐怕真要以為雙大神被花給活埋了,那場面異常壯觀,他們倆好比是個行動花瓶…。

 

  兩個人歷經萬難,才終於甩開身後的人牆花海,走到跟裴坤昱等人約好拍照留念的地方。

 

  舒景衡抱著最大束的花,那是小狐狸送的,這是應該的,徐鴻淵的花是女朋友孫妙茹送的,這也挺合理,但令人費解的是,裴坤昱的花,居然是宋青茉送的?!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大神寢室四人,在場唯一沒收到花的就是木承晞,沈佳凝看了眼原想買回去宿舍擺著的玫瑰花,心一橫,咬牙往木承晞面前遞去。

 

  木承晞愣怔,剛伸手想接過,一把更大束的向日葵突然橫插進來,連帶伴隨盛氣凌人的語氣,「木承晞,你敢接別人的試試看!」

 

  無辜的沈佳凝被孫湘媛撞開,腳步踉蹌退了步,好巧不巧,身子撞上了向安楠這塊結實的金磚…。

 

  向安楠垂眸看著驚恐的佳佳小白兔,嘴角逸出輕笑,幾個月不見,小白兔的反應還是這麼有趣。

 

  木承晞根本沒想到孫湘媛會來,前些時日苦心維持欲擒故縱的高冷模樣,瞬間就破了功,完全嚇傻在了原地。

 

  孫湘媛見他真沒有要收她的花的意思,頓時又氣又腦,直接將花摔在了他懷裡,扭頭就跑。

 

  舒景衡擰眉,礙於沒有空閒的手,只好抬腳踢了踢木承晞,「發什麼呆啊?大魚都自己游進網裡了,你還不快收網?難道是嫌這幾年沒等夠,還想讓她再溜走?!」

 

  木承晞回神哦了聲,一手抱緊了孫湘媛送的花,急忙追了上去。

 

  言書孝嘴角一抽,男人追女人這麼浪漫的事,竟然被大神說是捕魚?……,女人是魚嗎?那她在大神眼裡,是什麼魚呢?起碼應該是頂級黑鮪魚吧?!

 

  舒景衡看出小狐狸若有所思的模樣,低聲附耳過去,「妳不是魚。」

 

  言書孝微愣反問:「不是魚,那是什麼?」她表現的很明顯嗎?怎麼她每次想什麼,大神都能一猜即中?

 

  「狐狸。」

  「我要是狐狸,那你是什麼?」

  「…想把小狐狸吃進肚子裡的狼。」

 

  ……,言書孝一對上舒景衡帶笑的眸子,聽出他的雙關語,以往伶俐的嘴,這時宛如被針線縫上,半個字也發不出,…是她輸了,他們倆論調戲手段,大神無人能及,他的專長就是一本正經的不要臉。

 

  其餘眾人即便聽到雙大神鬥嘴的小情趣也不敢胡亂插嘴,深怕被他們聯手滅口,於是抬頭望天,低頭瞧地,彎身拔草皆有之,全員一致裝沒聽見保命。

 

  前有木承晞去捕魚,後有雙大神調情,裴坤昱領著其他人閃到一邊的草皮上坐了下來,圍了個大圈等待木承晞收網歸隊拍照。

 

  時間才經過不到半小時,木承晞就帶著孫湘媛回來了,兩人牽著手晃呀晃的,閃得一干人眼睛疼,偏偏木承晞絲毫沒覺得不好意思,一路笑得跟傻瓜似的。

 

  言書孝偷偷瞧了眼孫美人,…喲,嘴唇紅腫,雙頰透出紅暈,這情侶吵架,要想快速和好的方法,果然還是那招,招式雖流氓卻十分管用。

 

  那大絕招就是,別廢話,吻就對了,吻到對方不能喘氣,就是你贏了!

 

  舒景衡畢業後不久,很快就收到了高唱從軍樂的傳召,好在他提前規劃好了公司的事情,聘請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學長坐鎮,其中不乏業界頂尖的工程師,用以確保即使他人不在公司,他們和向氏的合作案也不會出什麼大紕漏。

 

  關於他們三年後要結婚這事,言書孝一直認為,大神急著定下來,是因為他說,舒家有個先成家後立業的規矩,他想讓她多享三年的自由,可又不能違背舒家祖訓,所以只好出此下策。

 

  直到很後來,言書孝才從木承晞口中得知,舒家根本沒有那項規矩,純粹是大神擔心他一日不在她身邊守著,怕會有不知死活的人捷足先登,這才想了個損招哄她結婚。

 

  言書孝哭笑不得,她為色所迷甚深,大神想留住她,不必花費什麼力氣,只要他手指一勾,她定會被迷得暈頭轉向的點頭,哪裡還需要他出招?

 

  雙大神的人生規劃一切有條有理的進行,什麼時候訂婚,什麼時候同居試婚,什麼時候結婚,事情幾乎都由舒大神一人包辦了,言書孝只需配合就好,為了不讓自己被大神寵得太過嬌氣,她在專業領域上,簡直成了拼命三娘。

 

  時間彈指即逝,言書孝卸下學生身分後,順利進入了電視台工作,說不清究竟是緣分未盡還是機緣巧合,和她同期進去的同事還有秦宣,只是各自待的部門不同,言書孝是正經八百的新聞線,秦宣則是分在了娛樂線,平時工作不交集,因此倒也相安無事,沒人知道他們曾有段過去。

 

  最近網路上有部很紅的小說,口碑不錯,一開始它僅是在網路連載,後來受到讀者追捧,話題發燒度逐漸攀高,出版社得了消息飛快聯絡上作者本人,雙方幾經商討,終是簽了約,替小說出版成書,書名叫「書中有言」。

 

  小說內容描述的是一個男人長達多年寫給愛人的告白,情節甜虐交加,許多人都看哭了,言書孝聽了淺笑帶過,心想這麼俗的名字,居然能在不景氣的出版界賣得這麼火,大約是走了狗屎運。

 

  電視台同事姚姿甯怕言書孝跟不上潮流,無視她的鄙視,隔天買了本全新的扔在她桌上。

 

  言書孝看了眼小說的封面,是一個棉花糖的圖案,這讓她頓時白眼一翻,忍不住又吐槽了,這封面跟書名,根本就是文不對題,怎麼還會有人買?!

 

  言書孝搖了搖頭,隨手一扔,又把它扔到角落去了,這件事就這麼被她遺忘了。

 

  直到某一天,公司內部有傳言說,高層長官看中了“書中有言”的名氣,撥了筆資金將版權買下,決定翻拍成偶像劇,言書孝才終於又記起了這事,把那本小說從佈滿辦公桌的新聞稿裡挖了出來,打算瞧一瞧,它到底魅力何在,何德何能可以入高層的眼?

 

  翻開第一頁,沒有多餘的圖案,上頭印刷只有一句話:“如果有一天,朋友你遇見了我的笑笑,請你告訴她,有個人還在原地等她回家。”

 

  言書孝大驚失色,…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作者也有個笑笑?她闔上書,好奇查看作者的筆名,書側印著“紅柚凝香”四字。

 

  她嘴角抖了抖,紅柚凝香是吧?這筆名通不通俗她不知道,不過她身邊,還真有那麼一位紅柚凝香。

 

  這事要追溯至孫妙茹剛和徐鴻淵在一起的時候,那陣子,大神他們幾個聯手做的遊戲消息,不知怎麼的在寢室流傳開來,疊字閨蜜們滿臉崇拜,紛紛央求言書孝教她們玩,想要一觀大神創造出來的遊戲世界,言書孝作為女大神,又是遊戲中一方的幫主夫人,只好帶著她們玩了幾個月。

 

  每個人遊戲的ID都是追隨著她,取了個有關於自己真名的諧音,紅柚凝香,就是她寢室的佳佳,沈佳凝。

 

  佳佳最後成了作家的事,倒讓言書孝非常意外,她一直以為,若要論作家潛質,當屬天天在寢室追劇的妙妙,不過人生就是這樣,意外的事太多了。

 

  她將小說放進隨身包包裡,利用幾天空閒下來的時間,斷斷續續讀完了書中有言,基本上,她和大神談戀愛的橋段,幾乎都被佳佳寫進了小說裡,另外還添加了一堆虐心梗,例如雙方因誤會分手痛苦不已,歷經多年的悲歡離合,總算復合什麼的,狗血的確實有被翻拍成戲劇的潛力。

 

  萬幸的是,佳佳寫書的時候沒有泯滅良知,只保留了她和大神的姓氏,維護他們個資這點還算做得不錯,除了身邊親近的朋友,大概沒人會知道,書中有言其實是借鑑了她和大神的愛情故事,…不過有些帳嘛,她還是要算一算的。

 

  言書孝拿出手機,按下沈佳凝的電話號碼,電話一接通,她開口涼涼的道:「佳佳,聽說妳當作家出書了,而且銷售成績不錯,怎麼不寄一本來呢?我好拜讀一下啊。」

 

  沈佳凝嗆了口氣,本來正奮筆簽書的手一軟,麥克筆在空白內頁上拖曳出一道墨跡,「哎唷威,笑笑姑奶奶,妳饒了我吧…。」

 

  言書孝勾唇淺笑,「說!是不是妙妙慫恿妳的?」眼睫低垂,大拇指指尖拂過無名指上戴著的婚戒,「我被妳們賣習慣了,不跟妳們計較,但我沒想到,妳們膽子還養肥了,這次居然連大神也一起賣了?!」

 

  「言大人冤枉!這事早經過大神同意了。」沈佳凝無辜喊冤,後又補了句,「小說裡的一些情節,還是依照大神給的意見編排撰寫…。」

 

  言書孝愣了會,…咳,既然是大神授意的話,那她就不追究了,只是,她身為小說女主角,沒分到一毛錢版權費就算了,但這可不代表,她會是悶聲不吭任人欺負的主!

 

  言書孝想了個不賠本的折衷方案,「佳,明天寄三十本簽名版的過來,我的那份要特簽,僅此唯一的那種。」能用這個方式紀錄她和大神的愛情,倒也蠻有意義的,至於其他要來的小說,自然是要送給電視台的同事巴結用了。

 

  沈佳凝鬆了口氣笑答:「微臣謹遵皇后娘娘懿旨。」沒判個殺頭的大罪,真是太好了!

 

  隔天,沈佳凝將簽好名的小說裝進箱子,雖然笑笑只開口跟她要了三十本,可是說到底,她這是拿她的故事賺錢,心裡終歸有愧,於是又自動自發湊了個五十本的數量。

 

  包裹剛寄出,她累得還沒喘上一口氣,手機又響了起來,這次是有人要來談書中有言電影版的版權,希望她能抽空會面,和對方協調了下,見面時間定在了後天下午。

 

  談電影版權那日,沈佳凝依約來到商業大樓,才剛踏進就被櫃檯小姐攔了下來,「小姐,不好意思,請問妳找誰?」

 

  沈佳凝正要答話,一個低沉的嗓音自她背後響起,語氣客氣,「妳是沈作家對吧?請隨我來,總經理已經在辦公室等候多時。」

 

  沈佳凝愣愣點頭,稀里糊塗的跟在眼前男人身後,一路上寂靜的只有她腳下高跟鞋富有節奏的韻律。

 

  電梯抵達最高層,那位領著她的男人帶她到總經理辦公室門口前,隨後人轉身就走了,什麼話也沒留下。

 

沈佳凝茫然眨了眨眼,深呼吸一口氣,先是禮貌敲了下門,等門後傳來“進來”二字時,伸手推開了門。

 

雙眸自然落在背對她的男人身上,小心翼翼的向他走去,「您好,我是前兩天貴公司聯絡的作家,聽說您有興趣買下我手中的小說,想將它翻拍成電影?」

 

  「是。」男人低聲淺笑,驀然轉身過來,「既然都要賺錢,不如賣給我如何?」

 

  沈佳凝腦子有些懵,…咦?!向安楠怎麼會在這?這裡不是向氏啊,他是走錯辦公室了吧?還是,其實走錯的是她?

 

  「怎麼?妳不想賣給我?」

 

  沈佳凝回神過來搖頭,「不是不想賣,我就是好奇,你怎麼會在這?」

 

  「這是向氏旗下的子公司,今年初由我接管。」

 

  「哦,原來如此。」沈佳凝淡笑,「合同準備好了吧?你放在哪?給我吧,我現在簽。」

 

  見她應允的這麼乾脆,向安楠不由得失笑,「妳不先問問我開的價碼?」

 

  沈佳凝皺眉疑惑,她還真沒想過要問,「反正都是自己人,開的價碼應該不會太苛刻吧?」

 

  書中有言的電視劇本版權,她之所以願意賣,那是因為她知道那是笑笑的公司,現在有人想買電影版權,對象還是認識的向少,條件什麼的,她倒是沒太在意,而且向少和大神有很多年的交情,她相信他不會搞砸電影,把版權交給他,她很放心。

 

  向安楠聽見“自己人”三個字很受用,拿起手邊的合同遞向沈佳凝。

 

  沈佳凝接過,直接翻到最後一頁簽下名字。

 

  向安楠抬眸,靜靜凝視她低頭寫字的模樣,…舒景衡畢業典禮那天,他們交換了手機號碼,之後聊天吃飯看電影,過節送花又送禮,他沒一樣疏漏過,這小白兔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追她?!

 

  沈佳凝吹乾上頭的墨跡,把合同放回桌面上,「簽好了,沒事的話,我就先走啦。」

 

  向安楠看著她的背影,低語問了句:「沈佳凝,妳要不要陪我玩一場人生的抽鬼牌?」…他為了追她鋪陳許久,最後關頭仍是衝動了,但他實在沒辦法再壓抑,因為他怕一個不留神,這隻小白兔就會跳出他的生命。

 

  沈佳凝渾身一震,安靜佇立不回話,就在向安楠以為她會裝沒聽見的時候,她卻轉了過來,笑臉盈盈回答:「好啊。」

 

  富家少爺愛上平凡女,非常通俗的小說題材,隨便寫都是個蕩氣迴腸的故事,十有八九還是完美結局,可是,她和向安楠是血淋淋的現實人生,一開始就注定沒有主角光環維護,但那又怎樣?…她只是單純的喜歡向安楠。

 

  向安楠,也許是她人生唯一一次的抽鬼牌,就算到頭來是遊戲,她也想陪他玩一場,不計後果是輸是贏…。

 

  有別於沈佳凝的豪賭戀愛,孫妙茹和徐鴻淵這對發展的平穩多了,時不時拌嘴吵個架,可無論怎麼吵,他們也沒把感情吵散了,兩個人齊心協力的存錢買房子,向著結婚目標龜速前進。

 

  宋青茉揮別上一段戀情後,桃花開得那叫一絕,追求者眾多,她卻看都沒看一眼,唯獨給裴坤昱開後門,享有特殊待遇,…至於張少君那,聽說學姊和他提了分手,原因不明,她心底悄然為學姊鬆了口氣,幸好抽身快,沒有耽誤一生。

 

  她讀財經出身,畢業後進了某家商銀工作,裴坤昱跟舒景衡商量,將他的薪水改成現金支付,這樣他可以每個月鍥而不捨地去銀行存錢,還能名正言順的見宋青茉一面,可謂一舉兩得,舒景衡覺得言之有理,爽快點頭同意了。

 

  月初,裴坤昱帶著剛領到手的薪水,照例到銀行報到,厚臉皮指名由宋青茉行員負責,等輪到他時,他屁顛顛的交出薪水,彷彿就像交到自己媳婦手裡似的,半點也不心疼。

 

  裴坤昱傾身半趴在櫃檯上,看著宋青茉低頭算錢的模樣,趁機搭話:「青,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餐廳,後天晚上,我們去吃飯吧。」

 

  宋青茉點完,確認金額沒錯,順手替他刷了存簿,眼睛往桌上的桌曆看了眼,輕聲一笑,「好,你到時來接我。」後天是七夕情人節,看來裴傻瓜終於急了,知道要進攻了,好在他開竅不算太慢,不然她的青春年華還真是耗不起。

 

  裴坤昱頓時笑的一口白牙直點頭,心裡恨不得明天就是情人節,他都計畫好了,先吃飯,然後去看個電影,等送她回家時,再送上玫瑰花告白,招式挺老套,但舒大神說了,往往越老套的法子,越能追到媳婦!

 

  言書孝眼見疊字閨蜜的感情紛紛有了歸宿,就剩一人還沒什麼動靜,她不免也替唐琴悠乾著急,如今糖糖進了複雜的演藝圈,身邊徘徊的追求者都是緋聞一籮筐的明星,她即便急也萬萬不敢催她,就怕害慘了她。

 

  那日,她和電視台同事姚姿甯,她的新閨蜜甯甯吃飯,偶然聽見了關於糖糖的傳聞…。

 

  「笑笑,妳知道公司娛樂線的那個秦主播吧?」

  「……,知道啊,怎麼了嗎?」

 

  姚姿甯左顧右盼,神秘兮兮的附耳在言書孝耳邊低語,「前幾天有同事意外撞見,他和最近竄紅的那個女明星唐琴悠一起吃飯。」

 

  言書孝愣了下,表情不以為然,「他們都跟娛樂圈有關係,吃個飯也沒什麼吧?」

 

  據她所知,糖糖和秦宣在那年校慶上組過雙打,從此建立了戰友交情,之後那兩年選課,他們時常碰上,因此一直有維持聯絡,但他們具體交情到哪,她還真沒過問,畢竟身邊有個醋缸在,她再好奇也不敢隨便提秦宣的名字。

 

  「那天A同事還看見唐琴悠上了秦主播的車!」姚姿甯一臉挖掘八卦的賊笑,「我看他們分明是一對,但是礙於兩個人都在事業上升期,不好對外公佈,這才偷偷來。」

 

  言書孝噗的一聲,把口裡的湯給噴了,「…甯甯,我有個寫小說的朋友,要不要介紹妳們認識?妳們倆肯定能成萬年好閨蜜。」同樣腦洞太大了。

 

  ……,三個月後,姚姿甯天馬行空的推論猶言在耳,秦宣和唐琴悠就登上了娛樂版新聞,雙雙承認在交往,言大神難得被神打臉了一回…,網路上哀鴻遍野,高呼世界末日就是男神女神居然在一起了!

 

  時節入秋,桂花飄香,天氣微有涼意,同是大忙人的雙大神刻意排休兩天,攜家帶眷回到舒家老宅小住,舒家姥姥今年要過八十大壽,言書孝身為長孫媳,自然要提前回去幫忙婆婆料理家務的,但實際上舒母什麼事也不讓她做,當她是寶貝閨女般疼寵著。

 

  「笑笑,姥姥壽宴快開始了,妳先回房裡換衣服,這裡有媽在。」舒母在燥台前翻著大鍋鏟,手一推,將媳婦丟了出來。

 

  言書孝茫然盯著婆婆忙碌的背影,聽話走回房裡去,夫君大神不見蹤影,大概是去了前廳陪姥姥說話。

 

  她換好衣服,坐在鏡子前梳妝,莫名覺得自己好像來錯了時代。

 

  鏡子裡的美人朱點紅唇,一頭烏黑長髮梳了個流雲髻,身穿天青色旗袍,雪白臘梅自肩上蔓延而下,隨著步伐走動,梅花似是添了生命,開得嬌媚艷麗,花骨上繡著的黃鶯鳥栩栩如生,宛如下一秒就要震翅飛離。

 

  言書孝因受限旗袍剪裁,步伐無法肆意邁大歩,只能規規矩矩的走著,路途遙遠,她在肩上披了件白裘擋風。

 

  姥姥逢大壽,今年不止舒家人,還另外請了許多客人上門,正因為如此,當他們見到言書孝的裝扮時,眼眸皆掩不住驚艷,若不是知曉舒家長孫媳婦是活生生的現代人,怕是要誤以為她是哪個誤入時空的深閣閨秀了。

 

  舒家老宅是個三進三出的院落,內有小橋流水,又有假山林景,步歩顯見書香世家過往繁榮,今晚迴廊還掛上了整排大紅燈籠應景,質樸古香越發濃厚。

 

  舒景衡姑姑瞧見言書孝東張西望的模樣,忍不住上前喊她,「笑笑,妳找阿衡吧?他人肯定在後院的那顆大樹下,也不知道他怎會那麼執著,每次回來這總喜歡去那,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聽嫂嫂說,他在等一位小姑娘,誒,這都多少年了,那小姑娘早忘了約定了,就他還傻傻守著。」

 

  舒景衡姑姑向來是有話直說的性子,這時猛然驚覺禍從口出,一不留神說了興許會挑撥他們夫妻的事,趕緊住嘴擺擺手,「笑笑,姑姑說笑的,妳千萬別往心裡去啊。」

 

  「沒事,不過童年往事而已,誰沒有過去呢?姑姑放心,我不會在意的。」

  「那就好,妳去後院看看吧,待會差不多要開宴了,你們倆趕緊回來。」

  「知道了姑姑,我這就去。」

 

  言書孝嘴上雖說不在意,但心裡或多或少還是有些不舒服,她其實一直都知道的,大神等了那個人多久,只是想著他們已經結了婚,過去的事也用不著斤斤計較,可是她終歸無法自欺欺人,她是忌妒的。

 

  她曾聽婆婆提過,童年的大神不愛說話,是個文靜的孩子,但就是太靜了,半點也沒有孩子該有的頑皮本性,他們整日提心吊膽,猜想大神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直到他在後院遇見那個小姑娘,他才逐漸變得多話一些,婆婆說,那個小姑娘是大神的第一個朋友,所以意義非凡。

 

  言書孝滿懷心事走到後院,一隻橘白色的大貓悠哉自她身旁走過,尾巴晃呀晃的挺討喜,她快歩追上,趁著貓經過迴廊的時候,一把將貓抱在懷裡,貓掙扎了兩下,慵懶的喵了個長音才放棄反抗,捲著貓身安穩縮在她懷裡。

 

  她一手托著牠,一手順著柔軟的貓毛,目光落在貓屁股的雪白愛心印記上,她笑著揉了揉貓腦袋,這印記真特別,怪不得大神肯養牠,而且一養就是好幾十年。

 

  腳步越靠近後院大樹,風聲在耳邊刮得沙沙作響,鼻尖突然飄來一股木蘭幽香,她抬眸一望,遠方背扺在樹上,藉著月光看書的男人,素白長袖襯衫半挽,露出一截白皙皓腕,四周氣氛靜謐,入眼景物皆成丹青畫。

 

  言書孝腦裡隱約勾勒出同樣的景象,…有愛心花紋的貓,木蘭香,月光下的男孩,環環相扣,成了開啟久遠記憶的鑰匙。

 

  她渾身緊繃,情緒波動的厲害,懷裡的大貓感到不適叫了一聲,即刻掙脫出她的懷抱,逕自往舒景衡方向跑去。

 

  言書孝隔著幾十歩的距離,遠遠朝舒景衡喊了聲:「喂,接住我!」

 

  舒景衡聽聞,下意識的抬頭往上看,就是這個自然不過的動作,讓言書孝更加確信了一件事,…原來大神等待多年的人,至始至終都是她,她一直竭力想追上的人,其實未曾走遠過…。

 

  那年大約是她五歲的時候,季家接了一批恭賀某位夫人六十歲壽辰的白瓷訂單,燒瓷師父不小心出了紕漏,導致白瓷沒辦法如期交貨,幸好發現的早,勉強趕上了生辰當天燒好,爲表歉意,那天還是言媽帶著她來親自登門送貨,另外還備了個季老爺子做的垂髻仙童端著蟠桃賀壽的大白瓷做賠禮。

 

  她性子野,上天下地的各種折騰,日日闖禍習以為常,氣得言爸把棍子打斷了也降不住她,為此她童年還享了個“混世大魔王”的稱號。

 

  她當時趁著媽媽跟人說話的嫌隙,偷偷跑了出去玩,為免行蹤暴露太快,她還聰明的刻意挑人少的地方跑,就這樣一路闖到了人家後院。

 

  剛靠近木蘭樹,她就聽見細微的小貓聲,一時好奇心氾濫,她尋著聲音找去,踮腳仰頭一望,赫然發現一隻小貓卡在了樹上,這頓時點燃她那見義勇為的英雄氣概,仗著自己手腳靈活會爬樹,三兩下就竄了上去。

 

  等小手好不容易撈到了小貓,指尖頑皮地戳了下牠屁股的愛心印記,待在樹上逗貓玩了一會,等想下去時,她才驚覺事情大條,她爬的時候沒發現這麼高,現在她上的來卻下不去…。

 

  她臨危不亂的坐在樹枝上,兩個小短腿在半空中晃了晃,想著要不要大哭喊人來救她,就在這時候,她感覺到底下有人來了,樹身輕微震了下。

 

  白嫩小手剝開濃密的樹葉,她從葉縫中探出小腦袋,身後月光傾瀉落下,印著那個小身影潔白無暇,身上穿著規矩的小西裝,兩手捧著書,一副救星來了的架式。

 

  她笑顏逐開,扯著軟糯嗓子朝底下大喊,“喂,接住我!”接著霸道的沒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時間,直接從樹上一躍而下。

 

  千算萬算,她漏算了對方身板跟她差不多這事,別說神蹟降臨,讓他有足夠力氣伸手接住她,這般重力加速度之下,他沒被她壓死都算祖上福蔭深厚。

 

  第一次英雄救美的機遇,根本不像電視上演的浪漫投懷送抱,言書孝這位小祖宗就是個壞事的,竟然連人帶貓一屁股的坐在人家身上,賴著半晌不肯起,還騰出手捏了捏他的小臉,…這麼小就知道調戲,委實是個人才。

 

  此時被壓倒在地的人,視死如歸的眼眸猛地睜開,深邃眼瞳映著月光璀璨細碎的光影,她不禁看的走神。

 

  她剛在樹上看,還不覺得他長得好看,如今近看,她簡直愛不釋手了,她自小就喜歡漂亮的東西,尤其是會閃閃發光的,這人是她見過長得最好看的!

 

  那人坐起身來,將言書孝掀翻在地,小臉老成的微微皺著眉,默然拍下身上沾染的灰塵,從頭到尾一聲不吭,等拍乾淨後,又撿起掉在地上的書,靜靜翻看了起來,對言書孝徹底視而不見。

 

  惹禍精言書孝抱著貓也尋了塊地坐下,本來兩人距離很遠,她有錯在先,不敢貿然開口,但那安靜不超過十分鐘的性子又發作起來,看他沒有罵她的意思,她樂呵呵一笑,像個無賴般不停同他搭話,一邊悄悄挪動屁股朝他靠近,見他冷冷撇過來一眼,她就定著不動,等他垂眸看書時,她繼續死皮賴臉前進,直到她貼在他身邊。

 

  全程就她一個人嘰哩呱啦,對方應都沒應過一聲,可她不在意,反正他要是不喜歡,大不了可以走,他沒走就代表不嫌她吵,於是她又給他說了十幾個笑話,使出渾身解數就想逗他笑,看看他笑的樣子,無奈她說的口乾舌燥,累得靠著他睡著時,最後也沒見到他繃著的小臉笑出半分。

 

  待耳邊靜了下來,老成小臉放下書,轉頭看著肩膀上多出的小腦袋瓜,輕聲說了句“笨蛋”二字,唇角微勾。

 

  …那抹笑容彷彿雲霧散開,破曉的縷縷晨光,又似春回大地般溫暖乾淨,光彩耀眼奪目。

 

  小睡片刻,言書孝依稀聽見媽媽喊她的名字,迷迷糊糊醒了過來,她將懷裡的小貓往旁邊一塞,「我爸爸不喜歡貓,所以你幫我養牠吧,我明天再來找你玩。」說完又從洋裝口袋裡摸出個紅色小魚陶瓷,強行放進他的手心,「送你的。」然後起身拍拍屁股走了。

 

  言書孝沒心沒肺慣了,隔天睡醒就忘了這事,每天依舊過她混世大魔王的日子,彼時她還不知道,一個沒留姓名的約定,竟會深根在那人心底,從此一放就是數年。

 

  回憶嘎然而止,因為真相過於震撼,言書孝連嗓音都是抖著的,「舒,你就是當初那個被我強塞養貓的人,對嗎?」她發覺自己居然有些害怕聽到他的答案,他等了那麼多年吶,她拿什麼賠給他?

 

  如果不是姥姥大壽,他們特意留宿一晚,她為了找舒景衡不經意來到這個後院,勾起塵封許久的回憶,或許這輩子,她永遠都不會知道,有個人曾等了她好幾年。

 

  舒景衡淡笑點頭,「那人是我沒錯。」他朝她伸手揚笑,「笑笑,過來。」

 

  言書孝抿唇交出手,無語清淚兩行,是感動也是心疼。

 

  舒景衡圈著她抱進懷裡,指腹抹去她的淚珠,低頭吻在她額間,「別哭了,貓不是養得白白胖胖的嗎?供牠吃好睡好,半點也不曾虧待過牠。」

 

  他那時每天睡醒就會去後院的木蘭樹下,可是不管怎麼等,他始終等不到她,就算已經接受她不會來的事實,他卻還是改不了習慣,回到老宅就喜歡去木蘭樹下獨自待一會,心甘情願的傻等,等一個不知歸期的明天。

 

  四季輪轉,朝朝暮暮,儘管年歲增長,他卻一直沒忘記,在他七歲那年,木蘭樹下偶遇撲向他的小姑娘,她穿著白色紗裙跳下來的時候,微風帶起她的裙擺,讓她看起來就像隻翩然起舞的蝴蝶,美麗不可方物,誰曾想那一眼竟會成了他的執念,自此終年不忘。

 

  他沒想過,前後兩次引起他興趣的竟會是同一個人,找到笑笑後,他明明藏了許多話想說,可是一到她面前,偏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他要說的話太長,所以他想,那就花一輩子的時間吧,慢慢告訴她,直到他們白髮蒼蒼。

 

  沒有遇見她以前,他的感情是純粹的空白,一旦宣染了色彩,全世界便只有一種顏色,如今那色彩有了名字,叫做“言書孝”。

 

  言書孝枕在舒景衡肩上,就像小時候那樣賴著他輕笑,「怎麼辦?遇見我,你簡直虧大了,不只要養貓,現在還變本加厲要養人。」

 

  舒景衡聽聞莞爾低笑,「虧本也沒辦法,誰叫我偏讓妳給賴上了。」

 

  「做好準備吧,我會賴你一輩子的。」

  「那我就恭候大駕,負責寵妳一輩子。」

 

  舒景衡抬起言書孝的小臉,俯身壓著她唇齒相依,落下的吻極其綿長,以心訴說他的迷戀。

 

  昔日那個接不住她的小身板,闊別數年,早已長成能替她擋風遮雨的參天大樹。

 

  他花了二十年的光陰等待,迷路的小狐狸終於找到回家的路…。

 

  雙大神成婚三年,長子舒慕言誕生了,外表和性格都隨了爸爸,一張小臉禍害無數少女心,走到哪都抱著一本書,幼年老成。

 

  女兒舒若言則偏向媽媽的基因,面貌溫婉俏麗,是個十足十的小美人,但骨子裡卻流著流氓風流本性,路上看著模樣好的小男娃就拽著不鬆手,嚷著要帶回家,每每鬧得雙大神頭痛不已。

 

  舒若言那調皮搗蛋的花招,換做童年的言書孝也是望塵莫及的地步,言書孝幾度氣得快腦中風,她尊稱她家這位小祖宗為“混世魔王二世”。

 

  每回舒若言挨打了,就會去爸爸舒景衡面前賣乖裝哭,小腦袋瓜聰明得很。

 

  舒景衡最近一門心思都在竭力培養第三個孩子上,看看能不能生個綜合他們夫妻倆個性的,別失衡的這麼嚴重…。

 

  當年學校裡,那個流傳情侶走過必分手的西湘門魔咒,完全終結在他們手上,如今是情侶朝聖地,名氣都快趕上多年屹立不搖的南鵲橋了,還有初見大神的東明湖,大神在北雁亭揮毫寫情書的事,經由賣座小說“書中有言”的宣染下,成了學校另類招生的利器。

 

  書中有言,“舒”中有言,言書孝是舒景衡自此經年深愛,斷然不會再更改的書…。

 

 

 

 

 

【 書中有言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珊瑚
  • 兜兜轉轉了十幾年,最後還是回到了初相遇的地方,這就是緣份吧?
    笑笑六歲就把自己給訂了,希望她家若言不會青出於藍,不然雙大神真的要中風了XDDDDDD

    謝謝妳給了一個這麼溫暖的故事,沒有虐身虐心一樣可以很精采!
  • 哈哈,我還在努力找錯字中,這篇字數太多了。

    寫了這麼久,總算是寫完了,心裡還真捨不得,所以結局才磨這麼久。
    唉,那些心酸血淚史,還是等我睡一覺,明天再來和你們分享。

    改天有靈感開個系列文好了,舒若言可以期待一下,哈哈。

    謝謝妳陪我走到最後,沒妳的支持,這篇還不知道會歪成什麼樣,真的謝謝妳。

    Somnus 於 2017/03/10 03:05 回覆

  • Winnie
  • 喔~這結局好感動啊~其實我一開始也有猜測舒大神在等的人就是笑笑,因為這不就是小說的萬年梗,男主等待多年的小女孩永遠是女主😂😂😂
    可是我沒想到開啟雙大神緣分的過程也這麼的搞笑,笑笑原來從小就這麼調皮搞笑啊😂😂😂
    不過大神是接觸了長大後的笑笑之後,後面才發現她就是小時候的那個小女孩嗎?那大神是什麼時候怎麼發現的啊?
    這個故事真是太棒太精彩啦~而且還促成這麼多對佳偶,真是太厲害了!
  • 首先,謝謝妳喜歡這個結局。 ^^

    如果男主等了多年的人不是女主,那一定會是個萬年討人厭的女二。
    偏偏我又不想把女二寫的太壞,所以她們總是嘴上壞,實際搶人的損招倒是不會用,這樣大家也看文愉快麻。

    自己寫雙大神小時候也一直偷笑。
    從他們相遇就能知道,大神就是被笑笑一屁股壓到底的命運,哈哈。

    至於後面的的一些問題,我會在最後詳談故事鋪陳的過程。
    揭開後面一些埋好的點,算是特別版的番外。
    我們最後心得文見啦,哈哈哈哈哈。

    謝謝妳喜歡書中有言,常常留言給我鼓勵,陪我說說話,讓我可以順利寫完這篇故事,真的非常謝謝妳。

    Somnus 於 2017/03/10 15:55 回覆

  • 宜
  • 好久不見了!太久沒回來了。課業太忙了,沒辦法天天回來看,沒想到”書中有言“結束,趁這四天連假好好把它補完!這個結局我超喜歡的。我期待別篇故事喔~你有什麼推薦的嗎?
  • 阿阿阿,歡迎回來。 ^^
    希望番外篇妳也能喜歡哦。

    除了新文,我另外在推薦個小說清單放上來好了,種類很多,妳可以從中挑自己喜歡的。 ^^

    假如妳喜歡現代甜文的話,我大推顧漫寫的書,每本都超級好看。

    Somnus 於 2017/04/03 0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