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1場夢 救命之恩,當烤雞以報!

 

  月落烏啼,銀白色的月光透過窗灑落進屋裡,陽台外飼養的小盆栽們正賣力透過葉脈和土壤,努力的吸收日月精華。

 

  柔和翠綠色調的大床上躺著一個女人,雙目輕闔,呼吸平穩,顯然是在熟睡中,無意識咂吧著小嘴,像是在咀嚼什麼的樣子,娥眉彎彎,嘴角帶著笑意,看上去…莫名有些傻。

 

  夢境中,夜空星河璀璨,距離近的彷彿觸手可及,四周樹林叢生,潺水流動,氣氛靜謐舒適,讓人不自覺卸下了心防,安心沉醉在其中氛圍。

 

  游夢坐在溝火旁,水亮眼堵緊盯著木架上烤出澄亮光澤的烤雞,柴木被猛烈的火焰折騰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撲面襲來的熱浪高溫灼人,但她卻絲毫不動,口腔不停分泌出微甜的唾沫,明明聞不見味道卻還是忍不住垂涎它的美味,恨不得立馬撲上去咬上一口。

 

  耐心等了好一會,見顏色已鍍上饞人的金黃色時,她動作迅速拿起木架上的烤雞,準備徒手撕下一截雞腿大快朵頤時,地面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某種大型動物的嘶吼聲震耳欲聾,她好奇轉頭一看,隱約看見個模糊的影子。

 

游夢皺了皺眉,努力伸長脖子想看清楚,龐然大物似乎通曉她的心意一般,笨拙的身軀朝著她所在的方向寸寸逼近,那個始終看不分明的影子逐漸變得清晰異常,定睛再看,她嚇得差點直接昏過去。

 

  …OMG,是哥吉拉!

 

  身形巨大無比,大概跟高樓大廈差不多高,腳一踏,地皮都得震上一震,剛才惹出那麼大的動靜,毫無疑問的就是眼前這位哥吉拉老兄。

 

  她發愣足足有一分鐘之久,嘴巴張大得都能塞雞蛋了,腦子仍是沒想著要逃命,…誰來告訴她,為啥這好比世外桃源的地方會有哥吉拉?恐龍不是早已經滅絕了嗎?!蒼天啊,你逗我呢!

 

  就在她靈魂出竅不知飄去幾里遠的剎那,腕骨處覆上一隻乾燥溫暖的大手,游夢猛地激靈打了個哆嗦,魂魄登時歸位,目光全落在那修長分明的手上,指甲修剪的乾淨整齊不說,指甲片表面還呈現紅潤的粉嫩色,代表健康的白月牙俱在,一個也沒少。

 

  那是她見過最好看的手,皮膚不僅白皙還透著珠光色,像是名貴的瓷器,完美的無可挑剔。

 

  手的主人不由分說拉著她一路狂奔,她只能看見他的背影,然後莫名開始跟隨他在叢林裡東逃西竄,也不知道究竟跑了多遠,胸口密集起伏律動,感覺氣都快喘不上了,那人才堪堪停了下來。

 

  游夢動了動嘴,正想開口說話,沒想到那人卻一把將她推向前,入目一片黑暗,她急忙延展雙手好維持平衡不摔跤。

 

  人在失去視覺的情況下,其他感官會自然的被無限放大,她側耳傾聽了一會,果不期然聽見有些微的滴水聲,因為看不見,她只能大致推斷他們這是在一個洞穴中。

 

  他帶她來這,難道是為了避難的?穴口很小,成人可以輕鬆通過,但要換成哥吉拉想進來,十有八九會先卡住腦袋,如此想來,這洞穴真是用來避難用的。

 

  等她會意過來那人讓她先進去的好意時,剛轉頭就聽見他的嗓音,…和她預想中的一樣,清冽乾淨如琴聲,話不多,只淡淡說了“等著”兩字,接著也不等她應聲,快速又轉身走了出去。

 

  游夢收回視線,反正什麼也看不到。

 

  她一手貼著岩壁,腳尖試探性點了點地面,小心摸索的向前走,好像一瞬間回到兒時學步的模樣,想到自己此番引人發噱的蠢樣,嘴角不禁上翹帶了點笑意。

 

  獨自走了一段路,她摸索到了一個大石塊,索性坐下來歇息,時不時探向洞穴入口的方向。

 

  那人回來的倒是快,等沒多久就聽見他的足音,游夢怕他錯身而過,出聲給他指了方向,“嘿,我在這呢。”

 

  對方沒有回應,只是停下了腳步,不曉得是不是不愛說話,從他回來到現在,居然沒有和她多說過一句話,一個人不停忙碌著,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緊接著石頭的摩擦碰撞聲很有規律的響了一下又一下。

 

  游夢這才意識到那人在生火,立即起身來幫忙,藉著石頭碰撞出的零星火光,她來到那人跟前蹲下身,伸出小巧玲瓏的手半攏成半圓狀。

 

  兩個人雖是初次相互合作,但倒是意外的配合不錯,原先升了老半天的火竟一下就升了起來。

 

  男人隨手折了剛撿來的枯枝扔進火團裡,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

 

  藉著亮堂的火光,游夢終於看清楚了那男人的臉。

 

  額庭飽滿,眉峰凌厲,墨色眼瞳深邃透亮,鼻樑英挺,唇色淡紅,顏值爆表零死角,文雅點形容就是玉樹臨風,面冠如玉,貌比潘安,…總之,他是那種只要見了一面,就會讓人不停聯想出四字成語的驚天美貌。

 

  除卻臉蛋好得沒話說,就連身材也是一級棒,寬肩窄腰大長腿,每一個部分單獨拿出來看都是妥妥的男神級人物。

 

  這般出類拔萃的樣貌,根本分分鐘甩電視上的小鮮肉好幾條大街呀。

 

  游夢越瞧越覺得哀怨,果然這樣的男神,只能在夢裡擁有…。 QAQ

 

  男人拿著一截長樹枝撥弄著火光,神色有些冷然,“看夠了?”

 

  游夢尷尬訕笑收回目光,剛剛還覺得嗓音如琴音清冽,如今開口卻像冰山罩頂,一瞬間凍得她醒神過來。

 

  …不過,高冷男神更是她的菜呀!

 

  嚶嚶嚶,她一顆春心萌動的要失控啦,好想上手摸一把~ ԅ(¯﹃¯ԅ)

 

  游夢低垂眼,偷偷掐了掐大腿,以免又露出傻呼呼的表情,心底忍不住唾棄自我,她這爲色所迷,色令智昏的老毛病,到底什麼時候能改?每次見了帥哥就走不動道,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等收拾好情緒,她撕下還剩下一隻完好的雞腿,朝男人討好的奉上,正氣凜然的說:“恩人,救命之恩,當烤雞以報!”事實上,除了烤雞,她身上也沒有能拿得出手報恩的東西。

 

  ……,男人沒有伸手接,而是用一種無語的目光打量她。

 

  游夢抿唇,深呼吸一口氣,露出痛心的表情妥協:“…最多半隻,不能再多了!_”要知道,一個吃貨願意讓出僅有的食物,這已經是體現他們犧牲奉獻的偉大情操了。

 

  獨自糾結不已的游夢,似乎成功取悅了男人,這次很乾脆的收下她手上遞來的烤雞。

 

  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游夢雖然感受不出味道,但卻覺得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烤雞,大概是身旁有個男神在,落難都成了一種浪漫。 ⊙▽⊙

 

  唯一遺憾就是男神實在太高冷了,話不多,還是個大面癱,從頭到尾就一個表情…。

 

  烤雞分食完,游夢捲縮起身子,看著面前的火光,有些昏昏欲睡,每次要睡著時,冷不妨又被穴口颳進的冷風給吹醒,如此反反覆覆,她也不氣惱,跟著不停調整姿勢,倒也挺樂此不疲。

 

  男人目光沉靜看著她像個不安分的蟲子動來動去,終於不禁喊她:“過來。”

 

  游夢聽見聲音,奮力撐開沉重的眼皮,視線對焦到男神的臉後,朝他露出個笑容,聽話的移動到他身邊。

 

  轉移陣地坐下後,多了面癱男神的高大身子在前頭擋著,四周明顯沒有方才那麼冷了,游夢的大腦不由得再次昏沉,在徹底睡過去之前,她突然有種感覺,或許面癱男神並不如表面上那般高冷,他骨子裡興許是個很溫柔的人,只是不擅表達…。

 

  游夢最後是被鬧鐘吵醒的,她茫然按住鬧鐘起身,雙眼環顧四周後,終於死心確認昨晚發生過的一切真是在作夢,不過她也真是睡傻了吧,不用想也知道,那麼完美的男神,現實中怎麼可能真的存在呢?

 

  接受事實後,她認命的梳洗化妝,換上體面的衣服出門,來到往常吃的早餐店報到,老闆娘見了她,笑臉盈盈的和她問了聲早。

 

游夢掃了眼菜單,點了嘩啦一長串的早餐後,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目光順勢落在桌上放著的娛樂版報紙上,頭版聳動的標題是‘新世代演藝圈女神唐琴悠公開宣布和全民主播男神秦宣正在戀愛中,盼外界給予祝福。’

 

  嘴角忍不住輕輕彎起,仔細看了眼所謂全民主播男神的長相,她不由自主的和昨晚夢裡見到的面癱高冷男神好生比對了一番,秦宣長的是不差,不過在她心裡,還是高冷男神略勝一籌。

 

  游夢推開報紙,翻出包包裡隨身帶著的筆記本,心想難得夢見男神級的人物,不畫下來實在太可惜了,於是在等待早餐上桌的時間,用鉛筆粗略勾勒出一個男人的輪廓,正想加強五官細節的時候,手下原先運轉如飛的筆卻驀然停頓了下來…。

 

  因為她發現,昨晚明明還清晰的男人面孔,才經過不到半日的光景,她竟然記不清了。

 

  …果然,男神什麼的,哪怕是夢中,那也跟她無緣。 _

 

  早餐店老闆娘走了兩趟,總算把游夢點的早餐端完了,要離開前,不經意看見游夢盯著畫苦笑的表情,立即按耐不住好奇的問:“游夢,妳這畫的誰呀?哦,我知道了,是男朋友吧,怎麼不帶來一起吃早餐?”

 

  游夢回神過來,對熟識的早餐店老闆娘眨眼俏皮一笑:“不是男朋友,是我夢中情人!”

 

  早餐店老闆娘愣了下,隨即微笑走了,游夢也是店裡的常客了,膚白貌美,絕對是大美人一個,尤其是她那雙彷彿會說話的水靈眼睛,性格方面也挺好,活潑愛笑,就是那食量吧,有那麼點壯觀,不過那有什麼關係,能吃是福嘛,現在年輕小伙子真是不長眼,白白可惜了這麼好的姑娘…。

 

  游夢收起筆記本,三兩下就解決了一桌子的早餐,愉快出發上班去了。

 

  公車過了三站,穩穩停在國內知名的大學校門口,游夢慢悠悠下車走進校園裡,身邊經過幾個三三兩兩的學生,認出她的人喚她‘游教授’,不認得她的喊她‘老師’,她皆一視同仁微微點頭淡笑以對,端得十足正經為人師表的風範。

 

  游夢走進化工學院的辦公大樓,剛坐在位子上,手機便響了起來,蔥白圓潤的指尖滑開頁面接通電話,還沒開口應聲,另一頭高頻率的嗓音搶先樂呵呵的傳了過來。

 

  “夢夢,周五‘安娜貝爾2’要上映啦,我們去看吧去看吧去看吧!”

 

  語氣那叫一個興奮,游夢沉默了半會,無意識翻了個大白眼,狠狠深呼吸了一口氣平靜心緒,再開口時已切換成了機械式的女音,“對不起,您播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播。”

 

  從聲調到台詞,每個小細節都模仿滿分,她不給對方任何回話的機會,直接將對方拉進了黑名單,決定冷凍對方一個上午。

 

  給她打電話的那人是她高中好友蔣優。

 

  當年讀大學,她們還是兩城市最遙遠的距離,說來也怪,有些朋友一旦到了大學,換了新環境後,就會慢慢疏離故交,但她和蔣優卻偏偏反其道而行,在時間的沉澱汰換下,她們交情一年比一年好,簡直可以用如膠似漆來形容了。

 

  因為交情堪深,雙方父母還不止一次憂心忡忡的試探過,她們之間除了朋友,是不是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

 

  …兩家家長腦洞如此大,這也怪不得他們,畢竟她倆長的人模人樣,條件也不比別人差,但不知為何,身邊卻連個正經交往的男人都沒有,一起單身了好幾年,休假也總和對方膩在一塊,她們甚至還約定,要是年過五十歲還沒人失物招領,她們就一同進安養院,相互陪伴到老,這種堪比托付終身的好交情,也難怪招人懷疑。

 

  其實她倆倒也不是不想戀愛,只是思想不一樣了,從前學生時代談戀愛全憑心意,只管開心就好,可現在這個年紀談戀愛卻有可能是一輩子的,心態上不得不小心謹慎,情願多看看,也不願看走眼。

 

  撇除心態上的轉折,工作太忙也是一個原因,她是個名牌大學的教授,平日授課外,她還要抽時間帶手底下那些研究生,還有自己的學術期刊,研究論文什麼的要忙,這般緊湊的生活,一個人恨不得掰成兩個人來用,哪還有時間陪男朋友?想想也就算了,再說了,近年離婚率節節高升,她就不湊一腳了。

 

  蔣優的情況跟她相差不遠,自她畢業後就在一家建築事務所上班,頂頭有兩個上司,生得還郎才女貌,不知真相的人那叫一個羨慕,總想吃不上養養眼也是好的,但外人卻不曉得,蔣優這兩大上司工作起來,簡直不能稱為人,兇殘的可怕,他們這些苦逼的小員工加班睡在公司都是常見的情況,一般戀人根本無法體諒。

 

  精神體力被壓榨的蔣優只有在放假的日子,拉著她去看各種血腥刺激恐怖片,藉由歇斯底里的尖叫來抒壓,好讓內心累積的小小陰暗面積縮小一些。

 

  她看蔣優這樣,心裡也有些心疼,想勸她要不放棄吧,工作再找就有,何必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不過蔣優卻堅定的搖頭拒絕,因為公司願景很好,能學的東西也很多,最重要的是薪水開得高,她這守財奴捨不得。

 

  好朋友都這樣說了,她也不好再勸,繼續陪著她在電影院遭人白眼以對。

 

  昨晚她會夢見哥吉拉,也是拜蔣優所賜,正是她拉她去看的電影。

 

  她這人有個特點,就是影像方面的記憶特別好,一個畫面她往往可以記住好幾年,但這也成為她人生中最大的挑戰,哥吉拉咬牙忍忍就過了,但安娜貝爾,…臣妾做不到啊!

 

  游夢端著手機塞進口袋裡,抓起辦公桌上的書往教室前進,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了,她下了課後,準時來到學校食堂卡位,看著今日供應的菜色兩眼放光。

 

  …豬排,水煮魚,炸雞腿,滷排骨,烤雞等等十來樣,在眼前一字排開,場面十足壯觀。

 

  輪到她時,她毫不猶豫選了烤雞,腦裡又無可避免想起昨晚的面癱男神,她的夢中情人。

 

  另一頭,那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莫名成了別人的夢中情人的男主角正好從睡夢中甦醒。

 

  修長乾淨的手搭在眉尖上捏了捏,男人一股腦撐坐起身,搭在身上的西裝外套順勢落到地下,大概是在沙發窩一晚的緣故,他睡得不太安穩,四肢還隱隱痠乏。

 

  …最近似乎累過頭了,竟然夢見被哥吉拉追殺,他被迫在荒島險境求生,哦,對了,他還帶了個蠢蛋一起,說是救命恩人,結果用一半烤雞報答的二貨。

 

  這報答的方式非常別緻,走的完全不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許的套路,如此神奇的腦迴路,果然只存在夢中。

 

  男人指尖挑起地上的西裝外套,重新穿回身上,一絲不茍的整理服裝,隨後步出辦公室大門。

 

  坐鎮在外面的兩個秘書姑娘,一聽見聲響急忙忙站起身來,精神奕奕的喊男人‘顧總’。

 

  被稱為顧總的男人腳步未停,連簡單的點頭都沒有,全程目不斜視,表情漠然搭著專屬電梯離去,只留給她們一個俊帥挺拔的背影。

 

  正值花樣年華的秘書姑娘兩兩對看了一眼,同時爆發一聲尖叫。

 

  “嚶嚶嚶,顧總就是面癱也好帥啊。”

  “有顏就是任性,哎,顧總昨晚肯定又沒回家吧,這種工作上進錢多顏好的男人,根本是帥破天際了!嫁人當嫁顧總啊。”

 

  男人回到他的高級單身公寓,燈方亮起,走廊光速竄出一個身影歡快的撒腿跑向他,嘴裡還叼著狗盆,拼命拱著腦袋蹭他小腿賣萌。

 

  寬大溫熱的掌心摸了下以蠢萌聞名的哈士奇的腦袋瓜,替牠倒了碗狗糧,又在另一個盆裡添了些水。

 

  等事情忙完,他這才進了浴室,痛快洗了個澡。

 

  剛關上花灑,門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男人不顧髮稍還在滴著水,一手俐落扯過大浴巾繫在腰腹間,推門步出接起了電話。

 

  “顧驍,我買了你說的那支股票,結果早上一看,整整漲了三倍啊,哥們,你今晚有空嗎?我請你吃頓飯唄,說說你想吃什麼?爺全包了!”

 

  顧驍想了想,公司的事雖堆積如山,但吃頓飯的時間,他還是有的,何況邀約的人還是他的好朋友肖諭。

 

  至於想吃什麼…,不知怎麼的,他腦裡突然浮現一雙帶著澄淨笑意的眼睛,竟鬼使神差地回答,“就吃烤雞吧。”

 

  電話另一頭的肖諭一口氣噎在咽喉裡,臉上全是震驚的表情,往常依顧驍的性子,鐵定會說隨你,他都已經決定好要接什麼話了,但是這一回,顧驍說他想吃烤雞。

 

  他和顧驍是二十多年的好哥們,在他記憶中,顧驍宛如是個機器人,沒有表情,也沒有情緒波動的時候,更沒有所謂的想或不想,他一直就是按表操課的生活,可是現在,他像被開啟了自我意識,第一次有了明確想要什麼東西的慾望!

 

  肖諭激動的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烤雞拯救了一個人啊。

 

  顧驍等了片刻,遲遲沒有等到好友的回應,忍不住喊了他,“…肖諭?”

 

  “好好好,我們就吃烤雞!管他打雷下雨落刀子都必須去!晚上七點,我去找你。”

  “恩。”

 

  電話掛斷,顧驍抬眼看了下天氣,艷陽高照,天氣極好,打雷下雨是不可能了,…不過是吃個烤雞,肖諭這麼興奮是爲哪齣?那小子八成又腦抽風了吧。

 

  而被顧總判斷為腦抽風的肖諭狠狠打了個噴嚏,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