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4場夢 配套大出清,你值得擁有!

 

  窗外細雨綿綿,群山霧氣飄緲,烏篷船滑過水面餘波盪漾,不知駛向何方,巷弄裡傳來二胡聲,其中交錯著咿呀呀的唱曲聲,嗓音婉轉多變,時而淒涼時而高亢,所謂人間仙境,不外如是。

 

  游夢一夜夢醒,翦亮眼瞳直盯著頭頂的雕花木樑出神,腦海全被那男人安靜品茶的樣子給霸道佔據了,她記得他搭在茶盅上修長勻稱的骨節,垂眸散開猶如羽扇的睫毛,還有他望著她似笑非笑的嘴角,一幕幕縈繞揮之不散。

 

  無力扶額苦笑,…哎,不就是個虛無的夢境男人嗎?看得見又摸不著,她這樣犯花癡念念不忘,簡直像個神經病啊!給自己精神喊話一番後,她總算捨得離開床去梳洗換衣服,腳步慢悠悠晃到樓下準備享用免費供應的早飯。

 

  她這一大清早發神經的症狀,只要吃飽飯就能治癒了,一頓不行的話,那就吃兩頓唄~ ヽ(●ˊˋ●)

 

  剛到樓下身形還沒站穩,她便被熱情的老闆娘給扯了過去,一邊替她添碗筷,一邊搖頭嘆氣。

 

  游夢被老闆娘的反應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開口問:“老闆娘,您這是怎麼啦?”

 

  “誒,妳不知道,就在妳下樓五分鐘前,住妳隔壁房的先生剛退房離開,瞧瞧多可惜呀!”

  “……,可惜?”

  “是啊,那先生長得可帥了,跟小姐妳站一塊,活生生就是金童玉女呀,要是妳早點下來,說不準兩個人就遇上啦,到時候來個一見鍾情,多浪漫。”

 

  游夢捧著盛粥的碗抖了抖,…她腦門上是不是貼著‘大齡單身女,降價求拋售’的字條?怎麼家裡人逼相親不夠,外出散心還有老闆娘想當紅娘?她真的沒那麼缺啊,再說了,那男人能帥過她夢中的面癱男神嗎?如果能有男神顏值的一半,別說賠本出清,就是來個倒貼,那也是萬事好商量!

 

  還有還有,‘金童玉女’這形容詞,聽著怎麼感覺陰森的讓人想瑟瑟發抖呢…? (ˊ゚д゚ˋ)

 

  老闆娘在旁一副捶胸頓足求安慰的模樣,游夢選擇沉默喝粥,乖巧聆聽老闆娘叨叨絮絮,…有些坑,還是不能隨便跳的。

 

  老闆娘原先只想嘴貧幾句,根本沒有打算久坐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吃飯,耐心傾聽的樣子,她不知不覺就想起在外地打拼,已經許久沒有回家的兒子,一時情難自禁,抓著人聊得渾然忘我,家底情報還因此抖出了不少。

 

  游夢陪了老闆娘好一會,趁著老闆娘停下喘氣喝水的空隙,委婉提出退房的要求,老闆娘這會已聊出感情來,自是萬般不捨,親自把人送到了門口不說,還幫忙叫了車搬行李。

 

  老闆娘目送游夢離去後,走回飯廳的大圓餐桌前,兩手挽袖要收拾,這一抬眼,驚得下巴差點合不上,…八分滿的米粥,一大盤的油條,醬菜脆瓜,醃漬菜心嫩薑,涼拌沙拉竹筍,梅汁豆腐乳,芝麻甜麵筋,荷包蛋,現下一樣也不剩,盤子空蕩蕩,就連菜渣都不見零星半點,全部進了剛剛甜笑和她揮手再見的小姐肚子裡…。

 

  掃蕩一空的游夢拖著行李箱,心滿意足地打了一個嗝,吃得好飽,老闆娘實在太熱情了,下次還要再來玩。 ⊙v

 

  新人別,故人歸,門口不知何時站了一位長相斯文俊秀的男人,他背著單眼相機,手拎輕便行李入內,朝著老闆娘的背影,柔聲喊了聲‘媽’。

 

  老闆娘收拾碗盤的手一頓,立即轉身望來,瞧見兒子風塵僕僕的身影,兩眼不禁有些發酸,說話語氣都不由得帶了點顫音:“誒,兒子,回來啦。”離家六年,她的寶貝大兒子周耀司,終於捨得回來了。

 

  周耀司點頭應了聲,走上前緊緊擁抱母親入懷,其實他昨天就回來了,但當年他走得太絕,又和父親鬧得不歡而散,雖然事情過去了,心底卻也難免有些近鄉情怯,最後還是在他舅父家躲了一夜才鼓起勇氣回來。

 

  周母拍了下兒子寬闊的背,聲音微微哽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餓了吧?你等會,媽去廚房給你做吃的。”…那小姐大約是福星吧,才安慰她兒子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看她,結果還真回來了。

 

  周耀司看著周母急匆匆去張羅的背影,臉上笑容酸澀,這就是媽媽,無論走了多遠,她最關心的,不過是子女在外是否溫飽。

 

  他提起腳邊行李往樓上走去,依循記憶來到自己的房間,門一推開,格局布置還是他走之前的模樣,裡頭纖塵不染,彷彿這六年的時間,他只是貪玩在舅父家睡了一夜。

 

  周耀司彎身將衣物拿出,井井有條的放好,伸手拿了相機又踱步到窗邊四處抓拍這個小鎮。

 

  他父親是個公務員,性子謹慎保守,做事一板一眼,母親卻是截然相反,隨興熱情,就連經營客棧也是一時興起,他還有個弟弟,周耀閔,目前在外地求學讀書。

 

  周耀司年少時,每天望著這個小鎮,心裡說不出的心煩,他自覺是個雄鷹,應該到外頭展翅高飛,可是他卻像個金絲雀被眷養在這裡,厭倦情緒逐漸累積沸騰,終於在高考填志願的時候爆發。

 

  他瞞著父母悄悄填了最遠的學校,系所填的是攝影,他迫不及待想用相機去看看這個世界,這事想當然還是被父親發現了,父子倆爆發激烈口角,周母勸都勸不住,就連周耀閔也嚇傻了,在他印象裡,他哥哥周耀司是個溫文儒雅的人,別說髒話,就連發脾氣都沒有過,何曾想他也有面紅耳赤勃然大怒的樣子?

 

  當年事情鬧了兩個月,父子倆關係降至冰點,天天見面卻從不交談,周耀司是個寧折不彎的臭脾氣,怎麼也不肯更改志願,最後氣的周父口不擇言,讓他有本事滾出家就不要再回來,結果他還真收拾行李走了,至此一別六年。

 

  這些年心性在外磨練,性子也隨著年齡增長沉澱下來,轉來復去,倦鳥歸巢,曾經厭倦透頂的地方,竟成了他最眷戀的所在。

 

  周耀司熟練的操作相機按鈕檢閱照片,一張照片不期然又撞入他的眼底,那是一個身穿紅衣漢服的女人,即便雙眸帶著薄怒,依舊明豔動人,他決定待會吃完飯再出門去碰碰運氣,也許還能遇到她。

 

  而被周耀司惦念的主人翁游夢,此時正在返程飛機上昏睡,這一睡無預警再次被捲進夢境中…。

 

  游夢茫然眨了眨眼,面前擺著她看不懂的精密儀表,腦子發懵了一瞬,有了兩次逃命經驗,她已經進步到能冷靜的判斷現下局勢了。

 

  首先,她還在飛機上,身上的安全帶也綁的好好的,…誰來告訴她,她為什麼會在駕駛艙?而且還在副駕駛座上?!這擺明了是要她完蛋的節奏啊!

 

  “妳醒了?”

 

  游夢本來一臉崩潰狀,但耳邊這冰冷冷的聲線跟語氣,她最近很是熟悉,轉頭一看,…果不其然,面癱男神也在呢,呵呵,真是好巧。

 

  對方神態悠閒坐在駕駛座,兩手還放在方向盤上,她內心不由升起一股希望問道:“你會開飛機?”

 

  顧驍目不斜視,淡淡回答:“…妳看我像會的樣子?”他已經不想計較,為什麼他睡覺也不能安穩,居然精神壓力大到非要弄個飛機來搞事了。

 

  游夢聽到這句,簡直快兩眼一翻暈過去了,所幸她心性頑強艱難堅持了下來,深呼吸一口氣,“不會也沒關係,飛機不是有自動飛航系統嗎?讓它自己飛就行。”電影都是這麼演的!

 

  顧驍還是沒鬆手,“試過了,系統壞了。”他有些意外,吃貨原來不是只知道吃啊。

 

  游夢呆若木雞,腦裡無限迴圈‘系‧統‧壞‧了’四個字,…她現在開艙門跳傘逃生還來得及嗎? இдஇ

 

  游夢反應難得靈敏一回,可惜還沒有付諸行動,新的考驗又來了。

 

  飛機的儀表板上突然閃現紅色警告標語,配樂是如同催命似的機械聲,尖銳刺耳,顧驍撇了眼,招牌面癱臉一下直接呈現負零度狀態。

 

  游夢早魂飛天外,嗓音格外飄渺:“…什什什麼情況?”

 

  “兩千米處有障礙物,綜合地理形勢研判,應該是座冰山。”

 

  “冰山?!”游夢倒抽口冷氣,用力掐了下自身大腿冷靜,“只要我們飛得比冰山高就安全了吧?”

 

  “這不可能。”

  “為什麼?”

  “因為飛機的兩個引擎壞了。”

  “……”

 

  游夢嘴角抽蓄,雖然潛意識知道自己在做夢,可是還是慌得六神無主,她呆坐在那,眼神木訥,宛如精緻打磨的瓷娃娃…。

 

  “穿好救身衣,我們要降落了。”

 

  游夢愣怔回神看向他,心臟非常不合時宜的怦然一跳,生死交關之際,他的聲音還是一貫的清冷,詭異的是此刻竟然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心安,似乎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這個男人在,他永遠都能從容不迫的解決。

 

  “發什麼呆,趕緊穿上!”

 

  “…哦。”游夢迅速翻出救身衣套上,多嘴又問:“你打算怎麼降落?這裡距離最近的塔台還很遠吧?沒有塔台引導,要想順利降落根本不可能…”

 

  “妳知道嗎?2009115日全美航空1549號班機,在起飛爬升的過程中,遭到加拿大黑雁撞擊而導致兩個引擎全部失去動力,當時附近沒有能降落的機場情況下,機長避開人口稠密的地方,選擇迫降在哈德遜河上,最後機組人員全數生還,而且無人受傷。此次迫降事件被稱為‘哈德遜河上的奇跡’。”闡述完這事,顧驍的聲音甚至帶了點笑意,“妳看,我們同樣是兩個引擎故障,附近沒有機場,但是有一條冰河可以做為降落點,我們為何不效法試試?…所謂的奇蹟,是由人創造的。”

 

  游夢不可否認的再次被震撼到了,語末的那句話就好像是逐字敲在她心口上,酥麻感貫穿四肢百骸,這是面癱男神第一次說這麼多話,邏輯清晰,條理分明,不過最吸引她的是他那雙熠熠生輝的眼眸,還有他身上有種讓人想無條件信服他的強大氣場,致命迷人。

 

  她微微一笑,握緊了救身衣的衣角,拿出視死如歸的氣魄點頭,“好,我相信你!”

 

  顧驍搭在方向盤的指尖僵了瞬,他說那些話的用意不是為了說服她,就算她反對,他也不會因此改變心意。

 

  在結果底定的情況下,一意孤行和有人願意相信你,心境上是截然不同的。

 

  顧驍不動聲色壓下飛機拉桿,將心尖發麻微癢的感受,歸咎於面對無知冒險的興奮,畢竟太久沒戀愛了,一時也分辨不出來,那種微不足道的異樣感就叫做‘心動’。

 

  游夢繃著臉,明顯感受到機身晃了下,然後一路俯衝直下,她很想鎮定到最後,可惜航空版鐵達尼號的視覺效果實在刺激太大,她一不小心沒挺住暈了過去,失去意識前,她只有一個想法,…果然陸海空什麼的都是基本配套銷售,做夢也逃不開滿滿套路! ( ゚皿゚)

 

  顧驍駕駛飛機,讓機尾先降落至冰河,再以機腹貼著河面緩衝力道,機身足足滑行了數十尺才停下,幸好他的判斷準確,運氣也極好,否則真要機毀人亡了。

 

  他望著面前距離不到五尺的大冰山,暗自鬆了口氣,正想查看吃貨的情況,轉頭卻發現副駕駛座上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人!

 

  顧驍出神盯著那位子,沒來由地感到悵然若失,方才驚心動魄鼓脹的心,一下沉寂了起來,他甚至有些無法確定,剛剛還在身旁的她是不是原先就不存在,這一切全是他臆測出來的假象?

 

  這種想分享,卻沒有人共享的滋味,沒發覺的時候,不痛不癢,可一旦察覺,…寂寞悲涼。

 

  顧驍垂下眼睫,收斂起低落失控的情緒,就在他整理好心態的同時,夢境也在剎那崩離解析。

 

  他再次抬眼,夢醒了,人依舊在飛機上,只不過身處在頭等艙,手邊還蹲著一位嬌滴滴的美貌空姐,像是有話要對他說,他伸手按下調整座椅角度的按鈕,身子隨之坐正,他順勢低了下頭。

 

  顧驍不知道,他出於紳士風範,做出簡單尋常側耳傾聽的動作,搭配上他無死角的英俊面貌,殺傷力可謂空前絕後。

 

  空姐沒料到顧驍的舉動,一瞬間竟愣了神,兩個人距離挨得很近,看起來彷彿情人間的耳鬢廝磨,她不受控制的紅了臉頰,提醒客人飛機要降落,讓他繫上安全帶的話居然說得磕磕絆絆,白白浪費爭取來頭等艙服務的機會。

 

  顧驍點了點頭道:“謝謝。”當下立即坐正身子,將安全帶繫好,翹起修長的腿,玉色指尖交疊至於膝上,神色又恢復一貫的高冷。

 

  聽見他清冷帶著磁性的語調,空姐耳膜一震,臉蛋又升溫了幾度,起身離去前還偷偷回頭張望好幾眼,姿容出眾外加儀態矜貴的男人,簡直性感的要人命了!

 

  頭等艙氣氛溫情脈脈,相比之下,游夢這裡卻慘澹許多,身板蜷縮在經濟艙施展不開,一覺醒來背後還都是冷汗,夢中驚嚇過度的後果就是她又餓了!!!

 

  下飛機時,顧驍手心裡被剛才那位空姐偷塞了張紙條,上頭寫了她詳細的聯絡方式,他臉上沒有彰顯任何的不悅,只是在出關後,隨手扔了那張紙條。

 

  送上門來的,他顧驍向來不屑要,但這時他還不知道,將來能讓他打腫臉的那位小姑娘,現在距離他五百米,正蹦蹦跳跳四處找吃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珊瑚
  • 吃貨的人生格言:沒有什麼事是吃貨過不去的,只要吃得夠好;吃一頓過不去的話,那就吃兩頓!!(握拳)
  • 好久不見!!! (抱)

    這文寫的波折,常常寫到一半跑去寫後面的劇情,我都快沒臉見妳了,讓妳一直等文,抱歉,還有謝謝妳還在。

    羨慕游夢的人生,只要有吃的就能解決。

    如果吃的速度能跟我寫文的速度一樣的話,我現在大概已經完結了,哈哈。

    Somnus 於 2017/12/12 15:52 回覆

  • 珊瑚
  • 沒關係,我寫的都已經斷頭了呢~(灑脫)
  • 寫小說真是不容易啊,說多了都是淚,哈哈。

    我會努力堅持住的,為了游夢的拐顧總回家大業(誤)。

    Somnus 於 2017/12/14 15: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