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5場夢 不期而遇的你 

 

  這次游夢相親大出逃,計畫雖然很成功,但是相對秋後算帳的風險也挺大的,游家三位哥哥們使了渾身解數想幫寶貝妹妹蒙混過關,奈何薑還是老的辣,家當家主母謝氏最後還是知道了, 因為這次安排相親的對象是她以前同事的兒子電話一關切就全露餡了 

 

  謝女士氣得要命,連研究團隊花了三年才找到的帝王陵墓都不挖了,當晚買了機票趕了回來,親自看押游夢,等著周末繼續相親! 

 

  夢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除了認命也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只能和蔣優倒苦水。 

 

  蔣優聽說了這事,十分義氣的決定拿出這個月的全勤獎金請游夢吃飯,吃貨一拍即合,約好這週四晚上吃麻辣火鍋洩憤紓壓總算給哄得高興了。 

 

  可憐她每天雷打不動的起床上班,好不容易入手的全勤獎獎金,游夢一頓飯就能揮霍一空 

 

  其他建築事務所福利怎麼樣,她是不清楚,Boss齊磊對員工倒是挺大方的,像是加班津貼,建案比例抽成,員工旅遊,應有盡有,小小全勤獎紅包拿在手裡也是沉甸甸的,同業對他們是又羨慕又忌妒,時常偷偷打探能不能跳槽來他們公司。 

 

  看在小錢錢很多的份上,天天加班累成狗的事好像也是可以忍耐的,誰叫她是積極向上的有為女青年 ⁽⁽٩(๑˃̶͈̀ ᗨ ˂̶͈́)۶⁾⁾ 

 

  到了約定那天,游夢遲遲不見人影,蔣優撥了電話找人:“夢,妳快餓死 

 

  “啊啊啊!已經這麼晚了?對不起對不起,我還在實驗室,很快就好,我收拾下馬上來啊。” 

 

  電話那頭兵荒馬亂的,逗得蔣優也沒脾氣了,“沒事,妳慢慢來吧,我在我老闆娘的店裡等妳。”實驗室危險物品多,她不敢催她,怕游夢失手把實驗室給燒了 

 

  “知道了,我弄好馬上去‘滴水穿石’找妳。”游夢歪著頭用肩膀夾住手機,兩手飛快清洗試管,“,妳順便幫我看看蛋糕還有沒有?有的話,讓小雨姐把每個口味都給我包一份,謝謝妳啊,親愛的。” 

 

  “妳就這時候才喊我親愛的,哼哼。” 

  “打包兩份,妳的份算我帳上。” 

  “成交!” 

 

  蔣優掛了電話,人也差不多走到她老闆娘陳雨澄的店裡。 

 

  還記得剛到公司實習那年,她每天要跟的會議一籮筐,端茶倒水泡咖啡都屬於她的工作範圍,有一次大Boss齊磊不知道怎麼了,一進公司就拎著他們去開會,她熬夜畫了一晚的設計圖,精神不太好,準備的咖啡不小心全灑了,她急得要瘋了,當時訪客也就是未來的老闆娘陳雨澄及時向她伸出援手。 

 

  後來得知陳雨澄身分,心臟早嚇得麻木了,她自知這種指使未來老闆娘去泡咖啡的行為,無疑是自找死路,所以非常上道把辭呈都寫好了,哭喪著臉慢吞吞收拾東西,一天收點,結果過了一個禮拜,她實在沒東西可以收拾了,可奇怪的是大Boss居然還是沒讓她滾,她拐彎抹角的問了大Boss特助小林先生,這才知曉是陳雨澄保住了她,言明當天是她自願幫忙,與其他人無關,讓大Boss不要牽連無辜。 

 

  至此之後,她把老闆娘視為生命裡的貴人,常常和游夢窩在‘滴水穿石’吃下午茶,時間久了,連帶游夢也和陳雨澄熟稔起來 

 

  蔣優推開門,風鈴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 

 

  站在櫃台內的陳雨澄抬頭望去,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來啦?今天就妳一個人嗎?” 

 

  蔣優淺笑搖了搖頭,“游夢還在路上,我在這等她。”眼角瞄了眼冷藏櫃裡的蛋糕,幸好還有,不然游夢又要鬼哭狼嚎了。 

 

  “先去那邊坐吧,焦糖瑪奇朵待會我給妳送過去。”陳雨澄俏皮眨了下眼,蛋糕也每份都要,對吧?”蔣優和游夢都是她店裡常客,一些習性跟口味,她早記下了 

 

  “對的,麻煩小雨姐了。她沒捨得打包兩份,一是自己吃不完,她沒有游夢無底胃的實力,二是東西就是要跟好朋友搶著吃才好吃嘛。 

 

  關於‘小雨姐’這稱呼還是陳雨澄本人要求的,原因是‘老闆娘’的稱號老,陳雨澄很是嫌棄,所以讓她跟著大Boss的妹妹齊蕊,一喊她‘小雨姐’,一開始總覺得彆扭,喊得順口了,漸漸倒也習以為常 

 

  陳雨澄轉身去忙了,蔣優提著公事包和隨身筆記型電腦走到窗邊的位置坐下,她估摸著游夢這一時半刻也趕不過來,於是就地辦公了起來。 

 

  最近她的女Boss林思穎指派她跟進市體育館的建案,這是公司的年度大案之一,兩大老闆盯得緊,她跟身邊幾個同事都連續加班兩個月了,今天還是偷跑出來赴約,等吃完飯後,她要進公司賣命的 

 

  蔣優開電腦,陳雨澄就端著焦糖瑪奇朵遞上,兩個人簡短交談幾句,陳雨澄才離開,留下蔣優一人聚精會神的修改數據 

 

  指尖規律的敲擊鍵盤,舒展的娥眉卻慢慢緊蹙,倒不是工作遇到什麼難題,而是對面那桌疑似情侶的爭吵聲影響她了,尤其那女生的嗓音尖銳,一開口就彷彿刮人耳膜似的難受。 

 

  “那天是我不好,我已經道過歉了,你還要我怎樣?” 

  “不想怎樣。” 

  “你是什麼意思?” 

  “分手是妳提的,現在說要復合就復合,怎麼?妳說復合,我就非得同意嗎?妳當我是什麼?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 

 

  蔣優兩手指尖繼續劈哩趴啦的敲鍵盤,面上煩躁散去,嘴角隱隱浮現笑容,英雄,您這話說得漂亮 

 

  對面的女人唰的一下站了起來,聲音更加歇斯底里了,“你是不是外面有別人了?是名模張小姐?還是鼎城建的那位?” 

 

  聽到後面一句,蔣優驚呆了,名模張小姐是哪一位她不知道,不過鼎城建設的那位,她卻是知道的,因為李董只有那麼一個女兒,人長得漂亮,就是名聲不太好,沒想到對面男人跟她也有關係,這世界還是真是小啊,喝個咖啡也能聽見業內八卦 (╯✧∇✧)╯ 

 

  “我們已經分手了,我沒有義務與妳解釋。”和女人高亢嗓音相反,男人語調始終很平穩 

 

  對面女人被男人這麼一激,情緒已然到達爆發邊緣,就在蔣優忍不住抬眼偷覷時,現場變故橫生,女人迅速端起桌上的咖啡,直朝男人潑去! 

 

  蔣優反應極快,第一時間捧著電腦跳到了椅子上,深怕被無辜波及,其實距離那麼遠,根本潑不到她這裡來 

 

  她鬧出這般大動靜,顯然也引起對桌女人的注意,但和她同桌的男人因背蔣優坐著,根本不知道讓人看了熱鬧,即便被潑了咖啡,身形依舊不動 

 

  女人視線和蔣優交會,惱朝她一陣吼:“看什麼看! 

 

  蔣優本想裝沒看見息事寧人,這下也被惹火了,放手裡的電腦,起身朝他們走 

 

  一直沉靜的肖諭與此同時動怒,向來玩世不恭的表情帶了層寒,正想發火時,手臂被人拉住了,他頓時一愣,身前擋了個嬌小的女人,個頭勘勘只到他的胸膛。 

 

  “我就看妳不要臉!”憋了兩個月加班的火,蔣優今天可全用在這了,“都是人生父母養,妳憑什麼潑人!教養呢?被狗吃了不成。” 

 

  女人氣得身子瑟瑟發抖,哽著喉嚨回嘴,“關妳什麼事?” 

 

  “咖啡都差點潑到我了,這還不關我的事?妳知道我電腦裡的是什麼嗎?一個關係到好幾個億的案子,萬一搞砸了,妳賠得起嗎?”   

  “我 

  “我什麼我,我話說完了嗎?還沒聽完就回嘴,說妳沒教養,難道還說錯了?要發火滾回家去,少在這裡丟人現眼。” 

 

  兩個女人隔空交火,誰也不讓誰,前一刻還神色不豫的肖諭,現在卻眸目含笑,悠閒擦著被咖啡到的手,一臉等著看好戲的姿態。 

 

  是的,他認出她了,電影院偶遇的那隻小麻雀。 

 

  聽過兔子眼紅會咬人,狗急也會跳牆,但今天倒是大開眼界了,他沒想到,原來小麻雀氣極了還會啄人。 

 

  堂堂大男人卻讓一個女人來維護,這是非常掉面子的事,尤其還是在公共場合,換做其他男人遇到他的境況,心裡多少都會感到不悅,哪怕她是出自好心,可是這一刻他卻十分高興,因為小麻雀跳出來護著他的舉動,她甚至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不管小麻雀一時衝動也好,還是來就是多管閒事的性子使然也罷,總之,她的善良無庸置疑。 

 

  女人被蔣優嘲諷的啞口無言,她素來嬌生慣養,旁人待她更是客氣,哪裡有過這樣的難堪?而這一切拜肖諭所賜! 

 

  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肖諭投射在那女人身上讚賞的目光,他可是肖諭啊,那個自詡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肖諭!他的眼眸,曾幾何時為女人停留過那麼久? 

 

  肖諭身上還留著咖啡印漬,看上去明明那般不堪,可是他們並肩站在一起,卻顯得異常刺目。 

 

  從變故發生到現在,肖諭一句話也沒有說,任由那個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為所欲為,他的姿態彷彿是她背後的強大倚仗,令人無端忌妒。 

 

  曾是戀人的兩人目光交會,待接觸到肖諭涼薄的眼神時,她忍不住縮瑟了下,突然感覺一股涼意竄起,從腳底一路攀升到她腦門,那個眼神她見過的,此時的肖諭像極了他的好友,顧驍。 

 

  心頭劃過一絲不安,她抓起椅子上的包包,離去時憤恨推開面前的蔣優,狼狽落荒而逃。 

 

  蔣優沒有堤防,身子立即失去平衡踉蹌了下,後頭的肖諭見狀,下意識的伸手護住,寬大的手掌虛摟著她的纖腰,蔣優詫異回頭,兩人同時愣怔。 

 

  蔣優凝神細看肖諭的臉,終於認出他來,心裡過於震驚居然會在這遇上,導致腦子遲遲沒反應過來應該要推開肖諭兩個人就這樣貼身站著,曖昧的氣氛因應而起 

 

  肖諭率先回神,禮貌地收回手,嘴角輕勾道:“謝謝妳。” 

 

  蔣優擺了擺手不以為意,甜甜一笑,“不客氣,只是舉手之勞。”隨後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直在小廚房忙著打包蛋糕的陳雨澄,從員工口中聽見方才的事,急忙忙箭步衝上前,一把拉過蔣優,左看右看的追問,“蔣優,我聽說妳和人起衝突的事了,怎麼樣?妳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妳怎麼不叫我呢,要是兩張嘴吵不贏,我們還能聯手打一頓。” 

 

  “小雨姐,我沒事,何況事情也沒那麼誇張。” 

 

  這事單憑她一人本來就處理得來,以前遇到難纏的客戶,她也不是沒有捲袖子大吵過,之所以不想驚動陳雨澄,一來是因為這是她主動跳出來管人閒事,不想拖累陳雨澄,二是怕小雨姐萬一有什麼損傷,到時候傳到大Boss齊磊的耳裡,她可能真要收拾家當準備滾蛋了。 

 

  事情弄到這局面,肖諭也沒心情繼續喝咖啡,正打算結帳走人,經過蔣優那桌時,無意聽見陳雨澄喊小麻雀的名字。 

 

  蔣優也發現了肖諭的身影,表情僵硬了下,後知後覺記起剛才面前展現的潑辣,很好,她的甜心形象全崩了 ╮(╯_╰)╭ 

 

  肖諭見過的女人不少,當即明白她的糾結,眼眸笑意藏也藏不住朝蔣優點了下頭,就算是道別了。 

 

  陳雨澄若有所思著肖諭的背影一會,轉頭又見蔣優一臉彆扭樣,不禁促狹輕笑,“怎麼?你們認識?” 

 

  蔣優呆呆搖了搖頭,“不認識。”算上今天,他們只見過兩次面連對方名字也不知道,應該不算認識吧? 

 

  陳雨澄面露疑惑,蔣優跟那男人不像是不認識的樣子。 

 

  錯過一場的好戲的游夢總算趕來了,恰巧和要離開的肖諭在門口錯身而過。 

 

  肖諭駐足回望,依稀還能瞧見小麻雀淺笑的側臉,那雙眼眸在燈光下顯得格外燦亮,他收回眼,低笑呢喃她的名字,看她和老闆娘交談熱絡的模樣,似乎是這裡的客,也許哪天心血來潮,他還會再來這裡她‘不期而遇’ 

 

  這次意外插曲,誰也沒有放在心上,肖諭仍然不請自來賴在顧驍的辦公室裡,但這日卻來了意想不到的人。 

 

  一個腦袋瓜貼在門邊探頭探腦,舉止可疑發現肖諭也在的時候,眼珠子亮了一瞬,神情明顯鬆了口氣,笑臉盈盈地進來,“二哥,肖哥也在啊。” 

 

  顧驍全神貫注電腦的報表,淡然問了句,“有事?”連分神看一眼都沒有。 

 

  空氣突然寂靜,肖諭癟嘴翻了個眼,沒好氣道:“誰說是來找你的了?明明就是來找我的,念念,別理妳二哥,快過來坐。” 

 

  顧家排行位第三,顧念,得了肖諭這句話,連忙溜到他身邊坐好,她自小就怕她二哥,可是很矛盾的是,整個顧家,她最敬佩的人也是她二哥,老是喜歡黏著他。 

 

  “剛從顧家過來?”肖諭隨口一提,單純閒聊拉家常。 

 

  顧念渾身僵了下,眼角偷覷顧驍的方向,見她二哥神色如常,這才繼續接話,“恩,大哥這週末要回家,爸媽讓我過來問問二哥有沒有時間一起吃飯。”說完又加了句,“嫣嫣也回來的,說是好久不見二哥了,想要見見二哥。” 

 

  肖諭挑眉一笑,顧念口中的嫣嫣他也知道的,顧嫣然,顧驍的姪女,他家那隻哈士奇的大名‘毛毛’,還是她取的,顧驍嫌棄的不行,但是仍舊沒改名。 

 

  顧念完成使命,卻還是坐立難安,眼中難掩期盼,肖諭回頭看了顧驍的臉色,笑著回答,“放心吧,他會去的。” 

 

  顧家兩老想讓小兒子回家吃飯還得用這麼迂迴的方式,這也真是絕了,據他所知,顧驍和父母關係並不熱絡,或者說,他對所有人都是這樣 

 

  倒也不是顧驍對父母不好,只是態度客氣而疏離,不像一家人,背後原因他不清楚,隱約知道跟顧家老爺子有點關係,以前試著問過幾次,但顧驍不想提,他也就不再追問,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何況還是他們這種地方上的名門望族。 

 

  有了肖諭的保證,顧念得償所願的笑了,“肖哥也一起來吧,人多熱鬧。” 

 

  “行啊,反正我沒事。” 

 

  肖諭一點也沒覺得介入人家家庭聚會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顧肖兩家世代友好,住的也近,顧家長輩可以說是看著他長大的,跟一家人沒什麼兩樣,而且他吃完飯還能順路回去看肖大老爺子,一舉兩得 

 

  顧驍對於肖諭擅自更改他行程的事不發一語,橫豎結果都是相同的,他不去,肖諭也有的是辦法拖他去。 

 

  “對了,念念,你們公司新的企畫出來了吧?怎麼樣?有沒有需要妳肖哥我幫忙的地方?” 

 

  顧驍涼涼撇了肖諭一眼,顧念雖然是在子公司工作,職位只掛了個項目經理,但那也是顧家的掌上明珠,如果真遇上什麼事,難道他這做哥哥的會坐視不理?瞧他們倆親熱挨在一起說話的模樣,心裡不由得感到惱火,到底誰才是親哥啊?! 

 

  顧念沒注意到親哥吃味的異樣,眼眸彎彎淺笑,謝謝肖哥好意,有需要肖哥的地方,我一定不客氣。” 

 

  “沒問題,不過應該也用不上我幫忙,這次你們公司時機挑得不錯,保管能大賺一筆。” 

 

  說到這件事,顧念喜憂參半,“公司大老們也是這麼覺得,可是就在今天早上,The   natural投放了新廣告,這期間沒有半點風聲走漏,他們一下就搶了先機,可把公司大老們氣壞了。” 

 

  The   natural和他們公司都是做香氛起家,以香水立足,之後項目擴展到沐浴用品及各類保養品,專攻女性市場,若屏除立場問題,她個人也很喜歡The   natural的商品,產品包裝簡約大氣又時尚,香味也是採純天然提煉,就如它的名 

 

  肖諭愣了下,“怎麼回事?我怎麼沒看見?”他慌亂尋顧驍辦公室裡電視的遙控器,摸了半天,終於在自己身後找到了,二話不說切開了電源,顧驍的視線也隨之投射在電視上。 

 

  剛開啟電視,正好播映The   natural的廣告,螢幕先是黑幕三秒,後來以一段琴聲開頭,聽那聲音,似乎是二胡,緊接著畫面出現水波紋,一圈圈漣漪蕩漾開來,邊角翩然飛來一隻紫蝶輕巧停在水面上,隨著翅膀煽動,顏色逐漸變淡,終至蛻成純淨的白色,不過一瞬間,黑暗散去,滿屏幕的白蝴蝶震翅飛起,場面極其震撼,最後顯示The   natural的字樣 

 

  這只是個預熱廣告,僅是短短幾秒,甚至連主商品都沒露,可是就已經牢牢抓住所有人的目光,不得不說這廣告的發想實在高明,讓人看完後,震撼的餘韻還充斥在心尖鼓脹,不難想像屆時正式推出的時候The   natural會造成何種空前絕後的迴響 

 

  “如何?很厲害吧?”顧念苦笑了聲,“網友都說The   natural女神大難不死,必然會釀個大招殺回來,現在一看果真是來勢洶洶這次The   natural推出的系列,取名叫‘蝶夢莊周’,廣告也以蝴蝶做主角,有網友分析說,這是意味著The   natural女神的破繭重。”

 

  被稱為The   natural女神的,其實是The   natural的品牌總監,傳聞總監性格特立獨行,從未在任何商業場合公開露面,除了The   natural主要內部成員,無人知曉這位總監是男是女,根據推出的大多是女性商品來看,眾人更傾向於她是位女性源源不斷的靈感天賦,不容小覷的實力才華加上敗績的品味,她終被冠以‘女神’封號,同時也帶動了The   natural的聲勢,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 

 

  肖諭指尖搭著下巴摩娑,聽出顧念話裡的玩味,“什麼叫The   natural女神大難不死?” 

 

  顧念意外肖諭竟然對這也感興趣,愣了下才把所知道的娓娓道來,“聽說女神在六月初的時候出了車禍,不過不知道消息是不是真的The   natural公關負責人曾出來闢謠過,但是網路上還是傳得沸沸揚揚。” 

 

  “?” 

  “沒有了,我知道的就這樣。” 

 

  肖諭轉頭和顧驍視線對上事情太巧了 

 

  顧驍六月的時候也出過車禍,就在簽約一筆上億大案子回公司的途中,當時遭後車追撞,顧驍因為腦震盪在醫院躺了三天,這事只有他和顧驍身邊幾個人知道,警方介入調查,最後以意外事故結案。 

 

  這時機實在過於敏感,他們表面是信了,私底下卻一直在調查這件事,但線索被處理得太乾淨,以至於他們起了疑心,在無法確定是不是其他賊心不死的顧家人指使人弄出的事故,也不能判定還是商業對手挑釁的情況下,只好暫時不再深究此事。 

 

  The   natural恰巧也在他們的可疑名單之一 

 

  有個念頭在顧驍腦海裡一閃而過,然而還沒等他想明白,思緒眨眼又消失無蹤,他總覺得他錯過了一個很重要的線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