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7場夢 驚鴻一撇,至此終年

 

  早上十點,游夢放在桌上的手機準時唱起歌來,她看了眼來電提示,還沒接起電話,太陽穴已經開始隱隱作痛,再三確認自己這次真的無路可退後,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接起電話。

 

  “早安,謝女士,請問今天有何吩咐?”

 

  電話那頭冷笑一聲,對游夢這副狗腿模樣不怎麼領情,直奔主題而來,“不早了,妳沒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游夢撇嘴嘟嚷,“不就是相親嘛,我牢牢記著呢。”要是能忘記她倒是挺想,可惜母上大人不給機會。

 

  “算妳識相!打扮好趕緊出門,別讓人家等。”

  “…微臣謹遵皇后娘娘懿旨。”

  “衣服我替妳挑好了,就衣櫃掛起左邊數來第二件裙子,白底藍花那件,妝也不需要太複雜,化個淡妝就行。”

  “是是是,都聽娘娘的。”

 

  儘管游夢目前表現的可圈可點,但游母仍覺不滿意,因為身為人母的直覺告訴她,游夢的乖順都是為了醞釀大招所使的障眼法,她還是得先下手為強才行:“有句話忘了交代,夢夢,別想找妳那三個哥哥幫忙救場,今天我親自出馬陪妳一起相親,誰要是敢來壞事,別怪老娘心狠打斷他的狗腿!”

 

  正在內心盤算要聯絡大哥的游夢:“……”有個能未卜先知的母上大人,她也是萬分絕望了。

 

  游母還在電話那頭碎念,游夢心不在焉的應了幾句,並再三保證絕不遲到後,游母才掛了電話。

 

  游夢換上母上大人指定的洋裝,眉頭忍不住皺了下,圓領無袖設計沒問題,就是花色挺怪,看著像套個青花瓷在身上,莫名有股喜感…,一瞧就知道不是她買衣服的品味,肯定又是她媽哪天來這時偷偷塞進她衣櫃的。

 

  她坐在梳妝台前,兩眼無神對著鏡子發呆,蔥白指尖無意識梳攏著長髮,腦中還在苦苦思索待會的對策,正愁滿腹壞水無處施展,忽然靈光一閃,美眸浮現狡黠笑意,既然場外救援這條路行不通,那就換個方式!

 

  游夢迅速畫好基本的淡妝,接著又拿起眉筆在兩頰添了幾筆,一張雀斑臉大功告成,靈活手指穿梭在髮絲間翻轉,將長髮一分為二,不多時便編好兩條麻花辮,為求第一眼的視覺效果足夠震撼,她四處翻箱倒櫃尋覓,從最底層抽屜角落撈出一個方框眼鏡,戴上後只見原先艷麗絕倫的面貌剎那變得土裡土氣,活像鄉下來的村姑。

 

  這個成果令游夢滿意極了,抬頭看了眼時間,發現快要遲到了,匆忙間抓了雙高跟鞋套上,英勇踏上戰場,哦,不,是相親地點。

 

  說實話,她對相親沒有偏見,只是更傾心於不受外力的刻意安排,完全依靠緣分的自由戀愛,這才是她理想中愛情的樣子。

 

  游母頂著風,站在相親的餐廳門口前翹首以盼,當游夢出現的時候,她就差沒吐一口血昏過去了,黑著臉扯散她的辮子,又抬手摘去她的眼鏡,拉過人直往餐廳洗手間而去,毫不留情的用清水擦去她的假雀斑,這一抹連底妝也保不住,游夢幾乎成了全素顏。

 

  游母內心直嘆氣,游夢的小心思,她做媽的也不是不明白。

 

  自小開始,她最感興趣的事就是吃,平時喜歡跟她那三個哥哥在一起上天下地折騰,後來認識了蔣優,兩個人更是好的跟連體嬰似的,除了哥哥外,身邊沒有其他異性朋友,以前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可是等時間久了,問題就漸漸顯露出來。

 

  他們發現游夢活在一個自我保護圈中,只接受特定的人親近,表面很和善,彷彿跟所有人都是相見恨晚的好朋友,但實則內心卻有很強的領地意識,這成了他們兩老頭疼的難題。

 

  是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他們再疼愛游夢也護不了她一輩子,嫁人才該是她的歸宿,可別說男朋友了,她連個基本異性朋友都沒有。

 

  同年齡女孩子的男朋友都換了好幾個,她依然孤身一人,從臉蛋身材,細數到學歷家世背景,明明哪樣都不比別人差,身為游夢父母,他們如何不感到焦慮?

 

  為了讓她跟外人多接觸,他們讓游夢搬到外頭去住,就盼著她哪天開竅帶個男朋友回來,結果這一盼就是好幾年,男朋友連半個人影都沒見著,倒是見她吃遍大江南北…。

 

  他們不忍掌上明珠真踏上孤老終身的路,這才迫不得已推她去相親,還得打著怕她將來看錯人,預先磨練眼光的名號,唯恐游夢曉得真相產生逆反心理賭氣不配合斷送好姻緣,為了寶貝閨女的人生,他們也真是操碎了心。

 

  游母挽著游夢的手步出洗手間,壓著游夢坐到預約席位上後,指尖指了她後方的位置,“待會我就坐那,別淘氣,聽見沒有?”

 

  游夢安靜以對,她就是想淘氣也沒招了…。

 

  游母微笑揉了下她的頭,坐到和她背對的位置,隨手拿了本雜誌翻閱起來。

 

  時間指向十一點半,相親一號男非常準時的現身了,西裝革履,相貌中等,走到游夢面前的時候,眼睛明顯亮了一瞬,隨後又立即調整好表情,露出個彬彬有禮的笑容:“請問是游小姐嗎?”

 

  游夢禮貌應了聲,“我是,先生請坐。”方才抬頭瞬間,腦海沒原由的第一想法是這襯衫顏色真挑人,如果面癱男神穿上,肯定好看。

 

  相親的既定流程不可免俗的要先自報家門,年紀,工作,然後再深入探討其他。

 

  也許是早上夢境的後遺症使然,在關乎人生大事的場合上,她的心思一直飄忽著,眼睛看著相親對象,心裡頭卻不受控的想念那個男人。

 

  …印象中,男神每回露面襯衫都是清一色的黑白灰,不會整個衣櫃都是冷色系吧?想想還真有可能,誒,她突然好想給男神買衣服,一口氣將顏色全買齊,讓他天天換著穿!

 

  …這袖扣樣式不錯啊,菱形黑鑽,看上去高貴沉穩,還能彰顯男人成熟的氣質,可惜男神不用袖扣的,不過不用也沒關係,他的高顏值不需要袖扣撐場面。

 

  …哦,這位先生戴眼鏡啊,她還沒見過男神戴眼鏡的樣子呢,不知道他戴上什麼樣子?大概也挺好看的吧。

 

  游夢所牽掛的主角顧驍此時正在二樓參與家庭聚會,於他而言,有沒有他其實也沒什麼兩樣,因為他和父母的對話總跳脫不出那幾句。

 

  “顧驍,公司最近怎麼樣?”

  “挺好。”

  “…那自己多注意身體。”

  “是。”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幸好今天還有肖諭來活躍氣氛,否則這頓飯鐵定一路冷場到底。

 

  席間顧家父母的焦點大多在顧驍大哥顧麟一家的身上,顧麟年長他三歲,從事影視圈工作,是業內公認的鬼才導演,拍戲眼光精準,曾在國內外獲獎無數,後來因緣際會娶了新科影后葉安安,當年他們結婚時選擇顧家在海外的私人小島上舉辦,導演和影后的結合本該是年度頭條新聞,但因顧驍掌權後,極重隱私,嚴禁走漏風聲,這才沒有在媒體前曝光,順勢也保住了顧麟是顧家大公子的秘密。

 

  顧驍坐的離父母遠,話也不多,吃完飯就是沉默,終年面癱無人敢靠近,除了小姪女顧嫣然年紀小不怎麼怕他,在葉安安懷裡坐不住,手腳並用地爬到他腿上坐著,甕聲甕氣的支使他:“二叔,我想要吃肉丸子,你給我夾。”

 

  顧驍不動聲色垂眸和她大眼瞪小眼,原先笑鬧的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目光皆聚焦在顧驍身上,顧念抖著唇想把顧嫣然抱回來,可礙於她二哥強大的氣場,愣是不敢動。

 

  對峙半天,似乎是無可奈何,放下碗筷的顧驍重新拾起筷子,竟真的夾了個肉丸子放進她碗裡,語氣平淡,“就一個。”再吃就要成小胖子了,後面這話他沒說,不然顧嫣然又要哭鼻子了。

 

  顧嫣然委屈巴巴應了聲,“哦。”忍辱負重地咬了口肉丸子,她可不能得罪二叔,她待會還要去二叔家跟顧毛毛玩呢。

 

  第一次見顧毛毛的時候,牠還不叫這個名字,二叔喊牠‘二傻’,原因很簡單,因為牠又二又傻,她覺得難聽,強制給牠改名叫‘顧毛毛’,也不知這個名字保住了沒有。

 

  一旁葉安安詫異地看向她的小叔,女兒性子嬌氣,以前稍不如她意,下一秒就能哭鬧得呼天搶地,但是顧驍輕飄飄的一句話,居然就讓她聽話了?簡直神奇。

 

  肖諭笑了笑,端著碗戳了下顧驍的手臂,陰陽怪氣的朝他挑眉,“顧哥哥,給我也夾個肉丸子唄。”

 

  顧驍面無表情夾了一筷子的菜放進肖諭的碗裡,肖諭瞪大眼珠嘴角不自然抽蓄,要不是場合不宜,他真想豎個中指給顧驍,哪那麼剛好夾得都是他不愛吃的,擺明是故意的!

 

  有了肖諭插科打渾,氣氛又重新笑鬧起來,顧麟舉起杯子,隔空和顧驍碰了一杯,兄弟表現和樂。

 

  在樓下孤軍奮戰的游夢一直很配合對方,不甩臉色,有問必答,可是當相親男陸陸續續走了之後,游母額角青筋按耐不住的猛跳。

 

  他們相親的內容是這樣的。

 

  游夢開頭第一句皆是:“X先生,請問你吃過飯了嗎?”

 

  對方若回答‘還沒’,她會做出高興的表情,自然接道:“哦,我也還沒吃,一起用餐吧。”

 

  反之,對方答案是吃過的話,她會說:“這樣啊,我還沒吃呢,不介意我邊用餐邊與你說話吧?”一臉天真無害,彷彿十五分鐘前剛吃完32盎司的人不是她。

 

  游夢愛吃眾所皆知,但話題都圍繞在吃上頭,這就明顯要搞事了,例如

 

  “游小姐,請問妳平常休息日都做什麼打發時間呢?”

  “吃?”

  “…悠閒愛好是?”

  “吃!”

  “…對人生未來規劃是?”

  “吃。”

 

  三句回答,要不是語氣有個抑揚頓挫的差別,否則都要以為是複製貼上了。

 

  乏善可陳的對話,哪怕游夢是個美人也未免讓人覺得無趣,相親男士們全坐不到半小時,就推託有事匆匆離去,畢竟相親等同將來結婚的可能,要是話題說不上,更別說往後能一起過日子了。

 

  游夢一路吃到尾,牛羊豬雞海鮮吃了一輪下來,沉默用吃表達對相親的推拒。

 

  相親男五號離開後,游母坐到了游夢對面,看著游夢埋頭剔蟹腿的認真模樣,忍不住嘆氣,“夢夢,我知道妳不喜歡相親,要不妳跟媽說妳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替妳留意留意?”

 

  這話本來是隨口一提,游母根本沒指望游夢回答,她甚至覺得,或許游夢根本不曉得‘喜歡’是什麼情緒。

 

  游夢放下餐具,指尖摩娑著刀柄,低聲說道:“我希望他腦子聰明反應快,這樣有什麼事發生的時候,他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出解決方案,還有在任何場面,他都能波瀾不驚,他冷靜,我就不會慌,萬一他脾氣不好也沒關係,我可以忍著他,不喜歡笑也無所謂,我能逗他開心,最好他不會嫌棄我貪吃,他吃不下的時候,就陪在我身邊看我吃也挺好。”腦裡閃過一個畫面,本來開心的語氣忽然又降了下來,“要是我有想吃的東西,他可能會表現很不耐煩,但最後一定會心軟。”

 

  游夢的這番話讓一旁的游母聽得心驚膽跳的,這麼生動的描述,哪裡像是找對象的樣子?分明就是有對象了啊!

 

  游母彷彿看見寶貝女兒的幸福人生,忍不住樂開懷,“誒,有喜歡的對象好,妳跟他好好處著,哪天成了就帶回家讓爸媽看看,以後這相親,咱們就不來了,感情這事就該從一而終,這不僅僅是對妳自己負責,也是對他負責。”

 

  游夢動作一頓,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她對面癱男神不是純粹的崇拜,還多了些男女之情,可是理智上又告訴她這不該發生,因為她明白,她絕不可能把夢中男人拉出來見她的父母,這是場注定還沒開始就已經無疾而終的戀情…。

 

  那個會在大冬天跳下冰湖給她抓魚的人,除了他,此生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世上最無法乘載的感情就是‘獨一無二’,不單單甜能甜進心坎,還因它痛能深入骨隨,有些人窮盡一生也未能遇上這種感情,它既是人生的勳章,亦是不能忘的傷疤。

 

  游夢遇上了,可惜沒有結果,心意在這一刻剖析的如此血淋淋,讓她徹底沒了胃口,雙手抓起紙巾抿了下嘴角,“媽,我想去下洗手間。”

 

  游母沒發現她眼底的黯然,還沉浸在閨女終於情竇初開的驚喜中,微笑應了聲,“好,妳去吧。”這事她得幫游夢捂著,萬一不小心漏了口風驚動她那三個兒子天天去不期而遇,把人給嚇跑了,到時候夢夢該有多傷心啊,搞不好傷心過了頭,一輩子都不再戀愛了,那他們兩老還不得心疼死。

 

  游母越想越發覺得,為了閨女的圓滿歸宿,這事打死也不能說,那時她並不知曉,那位手握她女兒終生幸福的良人,正從她身旁經過。

 

  樓上顧家聚餐告一段落,眾人陸續起身,葉安安牽著顧嫣然先走,顧驍緊接在後,顧母猶豫再三,最終仍是喊住了他,“顧驍,你和爸媽一起回家吧,你許久沒回去了,……爺爺時不時唸叨著。”

 

  顧驍沉默了會,沒有轉身,僅是微微側過臉,語氣淡然,“今日就不了,公司還有許多事等我決策,我另外再找時間回去看爺爺。”

 

  聽見兒子推拒,顧母露出苦笑,“恩,公司要緊,你一個人在外,好好照顧自己,媽媽等你回家。”說到那句‘等你回家’都帶了點顫音。

 

  顧驍抿了抿唇,數年如一日的面癱表情看不出悲喜,“好,爸媽也照顧好身體。”隨後一刻不停的走了,肖諭和顧麟兄妹交換個眼色,快步追上了顧驍的腳步。

 

  顧母看著顧驍的背影,心口沉甸甸的,顧父不發一語上前,輕輕攬住了妻子的肩,給予無聲的安慰。

 

  顧母靠著丈夫的肩膀,嗓音暗啞:“我是不是又把他逼急了?我就是有點想他,可是又不知道怎麼靠近他,那麼多年過去了,他心裡是不是還怨我們?”

 

  “沒事,別多想,他就是公司事多,等有空就會回家了。”顧父柔聲哄著,內心明知離了心的親情,恐怕修復不易,可卻也不得不說謊,這是他們夫妻倆的心結,當年發生了那事,顧驍沒有恨他們,還願意陪他們吃頓飯,身為父母該知足了。

 

  顧麟名面上雖然跟著顧驍走了卻沒有完全離開,一個人低垂著眼站在餐廳走廊轉角抽菸,爸媽交談的聲音一字不漏地傳進他耳裡,他當年年紀小但並非不記事,他只是恨,恨那時的他怯弱,沒有保護好他的弟弟。

 

  顧念不比她二哥還有肖諭腿長,追趕在後頭氣喘吁吁,硬是不敢開口讓二哥停下來等等她,咬緊牙根跟上,一直握在手裡的手機在這時響了聲,她分神點開訊息,嘴角微彎。

 

  走在最前頭率先下了樓的顧驍原本全程目不斜視,他不經意看了眼,視線停頓在了一桌子上,盤子裡擺了個食用過的蟹殼,蟹殼被人技巧高超的恢復了原樣,剛才煩悶的內心,頓時一掃而空,眼睛裡帶了點笑意,…沒想到除了夢中那個吃貨,現實還真有跟她一樣手藝的人。

 

  經過那桌女人身邊時,他特意留神注目,美則美矣,可惜不是吃貨,而是位氣質出眾的女士,想了想又皺了下眉頭,他怎會異想天開試圖在現實中找夢裡的人?他這是做夢做多了,魔怔了吧。

 

  游夢方從洗手間出來,遠遠就看見那個高大男人,半邊側臉劍眉星目,眼神一絲不苟的冰冷,低調黑襯衫,搭配鐵灰色的西裝,內斂沉穩,英氣逼人,這畫面她曾在夢裡見過無數次,腳步完全不聽大腦使喚地向前追去。

 

  那不過是匆匆驚鴻一撇,何曾想自此驚動流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但
  • 飛撲------
  • 反撲~~~~~~ (๑•́ ₃ •̀๑)

    Somnus 於 2018/03/31 16: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