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8場夢 心底的空缺,因你而圓滿

 

  今日聚餐屬於私人行程,顧驍沒讓司機接送,親自開車順路捎上肖諭顧念三人一台車,離開應也是這個安排,可這會顧念站在車邊卻磨磨蹭蹭,似乎在顧忌什麼,一直沒有上車。

 

  肖諭向來是個人精,一看顧念這模樣就知道她不打算和他們一起走了,但卻不好意思開口,他笑著朝她擺了擺手,念念,妳有事就先走吧,我會把妳二哥安全送回家的。

 

  顧驍冷淡撇了肖諭一眼,他們之間,誰送誰回家還不一定,為了不讓顧念為難難得配合肖諭,沒有駁他面子,點了下頭示意放行。

 

  顧念露出燦笑和他們揮手道別後,腳步朝轉角那輛寶藍色轎車走去。

 

  顧驍沉靜鎖定在妹妹身上,由於光線逆光,又有些距離,他看不清車上人的臉孔,僅隱約能看出是男人的身形,顧念身邊的人他都清楚,唯獨這人他沒見過。

 

  肖諭見狀不秒,一手勾住顧驍的肩膀把人架走,別看了別看了,天都要黑了,趕緊回家吧。另一手眼疾手快搶了顧驍的車鑰匙,大爺我今天心情好,送你回家。其實他是怕顧驍開車尾隨顧念…顧驍坐穩後,油門踩足飛快地將車開走。

 

  顧驍整個心思都在琢磨顧念的事,絲毫沒留意身後追著他的人影。

 

  游母目睹游夢突然像瘋了一樣跑出去的過程,深怕寶貝閨女出了什麼事,趕緊買單也追了上去,等氣喘吁吁到女兒身邊,卻發現她站在路邊,雙眼凝視一個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

 

  游夢,好端端的妳跑什麼?妳看見什麼了?

 

  游夢慢了一步,她沒追上那男人,不想讓游母多想,快速遮掩好失落情緒微微一笑,沒事,就是剛才好像見到二哥的車了,我追出來看看是不是。這話不全是為了轉移話題瞎編的,她真的疑似看到她二哥的車。

 

  原來是這事,要求證妳打電話問妳二哥不就知道了?慌慌張張的,嚇得媽以為出什麼事了。游母鬆了口氣,走吧,回家了。

 

  媽,我不跟妳回去了,我還要去永安街一趟,不順路。

 

  游母點了點頭,叮囑她自己小心之後,一個人攔車走了。

 

  回程沒有顧念的車上,顧驍冰凍氣場全開,饒是多年兄弟的肖諭也些扛不住,哎唷,我的顧二少,您這是鬧哪樣?念念就是交個朋友,不至於吧?

 

  顧驍歛下嚴肅眉眼,鬆口道:顧家情況複雜,我是擔心她受人欺負。”商場如戰場,這種先假意接近裝做朋友,隨即背後想方設法陷害的,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

 

  肖諭聞言一笑,“念念朋友是畫廊老闆,兩個人在一次登山活動上偶然認識的,對方並不知念念的家底,他們就是單純聊得來的朋友,正常來往。

 

  顧驍支著臉看向窗外,你知道的還挺多。”並不想承認內心有小情緒了。

 

  肖諭大感冤枉,念念也想和你說,可看你忙得沒時間休息,又怕你嫌煩,這才拐彎抹角的告訴我你以然她真什麼事都和我說?她會這樣,還不是想借我的口讓你安心。

 

  顧驍沒說話,心情明顯轉好。

 

  車上警報解除,肖諭終於能放心開車了,誰知安靜不過五分鐘,後座猛地傳來然欲泣的聲音,肖叔叔,你和二叔說完了嗎?要是說完了,能不能放我下去上廁所?

 

  肖諭嚇了一大跳,所幸還記得自己在開車,抬眼掃了後照鏡一眼,我的祖宗誒,妳怎麼在這裡?

 

  顧驍認出顧嫣然的聲音,心裡驚訝不亞於肖諭,只是常年面癱,即便再震驚也依舊面無表情

 

  顧嫣然偷偷覷了顧驍鐵青的臉色,這次真的嚇哭了,我想去二叔家看顧毛毛,所以就偷偷上車了

 

  肖諭不知顧嫣然大哭是因為心虛,還以為是他剛剛音量太大嚇壞了小祖宗,連忙輕聲細語,嫣嫣乖啊,是叔叔說話太大聲了,妳別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女人愛美是天性,顧嫣然年紀再小也被肖諭這番話給鎮住了,嚎啕大哭變成寂靜無聲的流淚。

 

  肖諭被這場變故鬧得有些頭疼,顧驍,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莫名感覺他倆好像人販子,正暗搓搓商量把人賣哪去的即視感到底是鬧哪樣?!

 

  “你先給嫣嫣找個廁所,我打電話連絡我大哥大嫂。

  行,聽你的。

 

  肖諭一邊找廁所一邊戰戰兢兢的哄小祖宗,顧驍沉著臉,通知秘書將公司的事往後拖延,兩個人搭配起來默契非常。

 

  另一頭游夢離開餐廳時,恰巧碰上塞車潮,等到了永安街,天色已經擦黑,星辰若隱若現。

 

  永安街房子是游夢爺爺買的,游奶奶在裡頭種了許多花,她小時候常和哥哥們在那院子玩耍,後來游爸賺了錢另外買了個大房子打算舉家搬遷,可是爺爺奶奶厭倦充滿塵囂的大都市,想搬去鄉下養老,游爸游媽不想勉強老人家的意願,決意尊重他們的意思。

 

  游奶奶搬走前捨不得多年苦心種的花沒人照顧,又不願意全拔了,正發愁著,游夢不忍自告奮勇,由她定期過去照料看管,奶奶高興極了,這事就這麼定下了,游家自此一分為二,留下永安這處空的老家,除了奶奶原先種的花,她自己也另外種了一點,不知不覺,房子四周被花團錦簇層層包圍,終年花開,美不勝收。

 

  游夢推開祖宅門,從小倉庫提了個裝滿工具的小桶子,替那些花花草草翻土施肥,不一會就忙得滿頭大汗,等能歇一口氣時,她抬手擦,席地坐在門前小石階上吹風

 

  涼風撲面襲來,她揉著肩頸,滿足嘆息,高牆傳來‘喵’一聲,她循聲望去,和熟識的老鄰居大白貓打了個招呼大白貓一躍而下,攜著黑貓伴侶來,身後還跟隨牠們大大小小的小貓崽,親暱圍在她的腳邊磨蹭。

 

  游夢抱起白貓,指尖緩慢梳著牠的毛,白貓被摸得挺舒服,尾巴尖纏著的手臂不放,一臉享受,不時發出慵懶的貓叫聲,黑貓不甘冷落,伸出貓爪拍了拍她的小腿,游夢低聲一笑,撈起黑貓放進懷裡輕揉

 

  夜幕低垂,星月猶如琵琶半遮面帶了層朦朧美,白磚青瓦的屋簷下坐了個女人,頭頂昏黃的小燈映照在她身上,懷裡捲縮著隻貓,小貓崽聚在身邊打滾嬉鬧,氣氛瀰漫股歲月寧靜的味道。

 

  精緻艷麗的臉孔仰望著天空,露出明朗,明明是溫婉純良的氛圍,不知怎地卻襯得左眼角下的淚痣越發妖異起來。

 

  她安靜坐在那,身後斑駁的面攀滿了九重葛,花開得奼紫嫣紅甚是好看,其中一截枝枒輕巧垂落在她肩上,彷彿也想加入肆意喧鬧。

 

  被時代拋棄埋沒的舊時光與植物鮮活的生命,兩兩相會無疑交織成強烈的視覺衝擊,置身其中的女人這一刻人,誤闖凡間的花妖,美的攝人心魂,甘願讓人為之心折

 

  平常除了工作需要,閒暇時也喜歡四處拍照的周耀司,今日照例外出勘景意外撞見這一幕情不自禁舉起相機,將這幅構圖完美的畫面收入在鏡頭裡,按下快門的瞬間,他猛然驚覺,這是他第二次不由自主拍人了。

 

  接二連三的破例,他都要懷疑自己不能拍人的魔咒,是不是就這麼破除了?唇角輕彎,又覺得想多了,魔咒只是陳晉之他們說的玩笑話,他之所以拍不好,不過是沒有遇到想拍的人罷了。

 

  兩手隨意擺弄單眼相機,習慣性的調閱照片,眸光專注凝視,下一秒呼吸明顯停滯了下,手中操作按不停的解析放大,等確認照片中女人左眼角那顆淚痣的位置後,內心無法控制的欣喜萬分,是她,那個他第二次破例的人還是她,衣服從漢服換成了現代時裝,但無論是哪個她,依舊耀眼奪目

 

  腦海中忽然有個荒謬的想法,他執掌的鏡頭像是與生俱來就該為她而存在般,那些少了人影的空白攝影生涯,都是為了等待她。

 

  他的授業恩師曾說過,他拍出的照片,有靈氣卻沒有情,一個沒有情的攝影師走不了太遠的路,他當時不明白,如今轉瞬間就懂了。

 

  放下相機,急切尋找那個身影,眼前莫名橫出一顆大紅色的氣球,耳邊傳來稚嫩的聲音,由遠及近,依稀聽見軟嗓童言童語的喊著:叔叔叔叔,快幫我抓住我的氣球,它要飛走啦!

 

  周耀司來不及思考,下意識抬手抓住綁著氣球的絲帶。

 

  原地等候須臾,一位面貌英俊,身形挺拔高大的男人抱著一位年約三四歲的女娃快步走近,女娃長得眉清目秀,怯生生朝他伸手,周耀司面帶微笑遞還給她,心裡不由感嘆兩人真是外表出眾,細看眉目間又有幾分相像,猜測他們大約是父女。

 

  絲毫不知被貼上人父標籤的顧驍捏了下顧嫣然的臉頰肉,神情冷峻,嫣嫣,這時候該向叔叔說什麼?

 

  顧嫣然露出一抹燦笑,嗓音甜糯道:謝謝叔叔。

 

  小姪女如此懂事,顧驍面上冷意退,朝周耀司點頭示意,多謝。隨後轉身朝肖諭所在的方向離去。

 

  說實話,照顧孩子可要比收購公司難多了,這不剛解決顧嫣然的人生三急問題,還想著要不要給顧嫣然買冰淇淋一恍神的功夫,顧小祖宗就鬆開他的手,撒腿追著一顆流浪的氣球瘋去了,顧驍怕她跑急了摔跤,只好親自抱著人匆匆追氣球來了

 

  可惜無人有緣得見這樣的顧驍,否則他們肯定能發現,那個一直以為商場上心狠不近人情的男人,其實骨子裡溫柔似水

 

  顧驍抱緊了顧嫣然,空出的另一手拿著手機總算撥通了大哥顧麟的電話,三言兩語簡單交代了顧嫣然藏在車上的始末,顧嫣然百般無聊的撥弄著氣球,大約是知自己要被送走,安靜縮在顧驍懷裡沒再折騰。

 

  顧麟一旦開始拍片,生活作息都是顛倒錯亂的,今天能來聚餐還是勉強抽空出來,接到顧驍電話時回到了片場上工,而他妻子葉安安則是兩個月前安排了國外平面雜誌的工作,如今電話聯絡不上,應該是班機起飛了。

 

  顧驍聽了一臉無語,他們夫妻倆也是心大,竟然一點也沒察覺孩子丟了…。

 

  眼下這情況對顧驍來說也算不上太棘手,只需派人接顧嫣然回去,讓保姆照顧就能解決,但在提到保姆時,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顧驍卻敏銳感覺到了懷裡小孩片刻僵硬。

 

  大哥,不如今天我來照顧嫣嫣,明天你來公司接她,或者我送去片場,你看這安排行嗎?”

  “啊?你公司不是挺忙的嗎?”

  “沒事,我能處理好。”

  “…那行吧,嫣嫣拜託你了,我忙完給你打電話。

  “好,還有家裡保姆,我打算另外找過。

 

  顧麟有些疑惑顧驍突然要換保姆的舉動,但他了解顧驍,知道他不會沒來由地撤換人,他這麼做必定有他的考量,於是二話不說同意了。

 

  顧驍掛了電話,顧嫣然便摟緊了二叔的脖子親暱蹭了蹭,越發喜歡她英明神武的二叔,家裡保姆好兇的,飯吃不完還會打人,她不喜歡她,只有二叔發現這個秘密

 

  顧驍發覺顧嫣然的依賴,刻意放緩了語速,“新保姆讓嫣嫣自己挑,二叔聽妳的

 

  顧嫣然倏地抬起頭,眼睛水亮亮的笑了,的二叔不喜歡笑,可是他是世上最溫柔的人,她至始至終都知道。

 

  周耀司目送他們一大一小離開,再回頭去看,景物依唯獨不見女人蹤,面上不露出一抹無奈,似乎他們之間,總欠缺那麼點緣分。

 

  晚風徐徐,萬籟無聲,正是做夢的好時機。

 

  顧驍垂首看著像是麵團發酵過後般的手,手背上還有四個小漩渦,頓時感到一陣頭疼,…這夢簡直不按常理出牌,明明上個夢還是大人,怎麼轉瞬就成了小孩?

 

  與焦躁的他相反,背後規律踢躂躂的腳步聲輕快又俏皮,他不需要轉頭就能確定,來的人絕對是吃貨。

 

  儘管夢境一變再變,但唯一不變的是身邊始終陪伴的那人。

 

  游夢認出眼前面癱男神的背影,緊急剎住腳步,面露糾結,不知該吃驚還是先大笑三聲,她沒料到男神居然和她一樣都縮成迷你版了。

 

  白天剛明白對他的感情,晚上卻用這番模樣和他見面,她也甚是心累…。

 

  沒發現心意的時候還覺得無所謂,可一旦察覺想再要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已經來不及了。

 

  美國作家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納博科夫曾說過,人無法隱藏的三件事,是咳嗽,貧窮和愛情。

 

  她明知他們之間不會有結果,仍然想要靠近他,哪怕他只是她臆測出來的幻影。

 

  撇除幻影不談,她對他的感情從質變轉化成量變是的的確確的,它的本質起因是喜歡,這點無法否決,如果喜歡能被壓抑,那一定是不夠喜歡的緣故。

 

  顧驍轉身和她對望,瞳孔震了下,他想不通晚上給顧嫣然新買的睡衣怎麼跑到吃貨身上了?

 

  游夢毫無所覺他的錯愕,滿臉笑意盈盈走近。

 

  顧驍買給顧嫣然的睡衣是件軍綠色的恐龍裝,肚皮是橢圓形,用的還是雞蛋黃的顏色,背後仿照恐龍背脊,縫了一長串的小三角形,屁股垂了個厚重的大尾巴,走路的時候,還會隨步伐一晃一晃的。

 

  這本來是顧驍不可言說的惡趣味,哪裡想得到夢裡的吃貨也變成隻小恐龍,…不過這恐龍裝配上她圓滾滾的大眼,傻呼呼模樣還挺可愛。

 

  顧驍咳了聲,視線不自在撇向別處,耳根微微透了層薄紅。

 

  兩個同是眉目精緻,宛如年畫小娃的人相顧無言,最後是游夢先開了口。

 

  她不曉得小男神的內在靈魂是個大人,厚臉皮上前牽住他的手,義正言辭的說,“我請你吃飯,你和我當好朋友吧。”先當朋友,然後是男朋友,再來成老公,哦豁,計畫完美!

 

  顧驍盯著他的胖手,不滿意想甩開,游夢偏跟他作對,整個人像個小黏糕,兩手抱住他的手臂往前面不遠處的速食店拖去。

 

  兩個蘿蔔頭在櫃台前乖乖排隊,輪到他們時,游夢擺出土豪氣勢,“兒童一號餐到六號餐全給我各來一份。”語末,從恐龍肚皮口袋掏出張千元大鈔,發覺自己墊腳還勾不上櫃台,乾脆爬了上去付帳,整個人掛在那晃悠。

 

  顧驍一直沒說話跟在她身後,低垂的眼簾中藏了絲笑意,心想吃貨果然是吃貨,連拉攏他都只想的到用吃的這招…。

 

  他不知道,吃是游夢的全世界,她分給他,是因他於她而言與眾不同,那是誰也替代不了的存在。

 

  當她爬上櫃台,她的恐龍尾巴尖恰巧停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捏住她作亂的尾巴,感覺觸感不錯,改由一把掐住,一會把棉花往上擠,一會又往下壓,玩得不亦樂乎,大約是變成孩子,心性也隨之幼稚到突破天際…。

 

  游夢付完帳,轉頭看見的就是這麼詭異的一幕。

 

  “……”顧驍鎮定鬆手,反應極快的找了個無懈可擊的藉口,“我怕妳摔了才抓的。”實則內心尷尬的要瘋!

 

  游夢愣愣點頭,腦袋瓜一點也沒想明白,小男神怕她摔跤跟抓她尾巴,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速食店出餐的速度很快,兩個人拿著托盤走到沙發區坐下,游夢一股腦把餐點附贈的所有玩具堆到顧驍的面前,大方笑了笑,“全部都給你。”小夥伴的友情都是在玩具上建立的,她的小男神肯定不會例外。

 

  她喜歡他,願意把最好的都給他。

 

  顧驍垂了眼眸,淡淡說了聲‘謝謝’,拿了個豬肉味的漢堡小口小口吃了起來。

 

  小時候,他有陣子非常執著速食店的玩具跟食物,但是顧家家規不允許,他想盡辦法偷偷買來,結果發現玩具不好玩,東西也沒有想像中好吃,後來長大後才明白,因為是父母買的,所以再便宜的玩具也會覺得好玩,東西美味也是因為有朋友能一起分享,而當時的他兩樣都沒有,所以有了執念。

 

  現在夢裡的這隻小恐龍正在不知不覺間填補他心裡的空缺,以這種笨拙又可愛的方式。

 

  顧驍醒了,目光落在天花板的一個點,他突然遺憾沒有抱抱她,告訴她,他很高興。

 

  另一頭的游夢也醒了,…那麼可愛的小男神,她還沒有拐他當男朋友,她怎麼就醒了啊!!!

 

  夢境,是他們彼此最接近的距離,同時也是一道他們無法橫跨現實的鴻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