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中情人 】

10場夢 為了你,我想成為更好的人

 

  又是個淒涼的雨夜,錯綜複雜的小巷中出現一抹纖細身影,她垂著眼眸安靜注視坐在地上渾身浴血的男人,眼底無悲無喜,緩慢抬起握著槍枝的手。

 

  男人輕笑聲,低沉的嗓音彷彿迴盪在耳邊,“逃了那麼久,能死在妳手裡也不算委屈。”

 

  女人沉默不回應,只是握著槍托的手,微不可察的顫了下。

 

  巷外刺耳的警笛聲響起的頻率越來越密集,男人斂著眸,下一刻突然握上她的手,將槍抵在心口,沒有半絲猶豫的扣下板機。

 

  萬籟俱寂的黑夜中,砰的一聲炸響,驚醒了無數沉睡的人,明亮燈火盞盞亮起,尖叫聲與哭聲紛亂吵雜,只有他們之間獨自形成一方天地。

 

  子彈貫穿他心肺的瞬間,她聽見他說,他這一生做了無數錯事,唯一沒有錯的就是愛她…。

 

  血水流淌一地,老天似乎也感覺到了哀傷,綿綿細雨變成滂沱大雨,下得又快又急。

 

  女人呆愣站著,眼神空洞,身上代表榮譽的警服此刻顯得萬般沉重,胸口不斷傳來悶痛感。

 

  不多時,值班同仁陸續到達現場,警隊隊長瞧見她手上的槍,以及倒臥在地明顯沒有呼吸的男人,擺了擺手讓所有人迴避。

 

  女人空白的腦子逐漸復甦,哀傷的情緒如浪花凶猛襲上心頭,她無力跪倒在地,沒有半點哭泣聲,只有無法隱忍顫抖雙肩,出賣她的悲憾。

 

  那一槍,不僅帶走了他的命,同時也帶走了她的心。

 

  他們一個是槍枝走私的黑道大佬,一個是正義凜然前途無限光明的小警察,傻子都知道他們相愛沒有好結果,但感情這回事,哪裡能隨心所欲的,愛了便是愛了。

 

  二等功勳的受獎典禮上她沒有出席,孤身穿著素白長裙現身墓園中,手裡抱著一束百合花,一階階拾階而上。

 

  她最不愛穿裙子,只因為他曾無心一句想看,如今想起穿上了可終歸太遲了。

 

  一直到很後來,她才知道,那天他受了傷藏在暗巷中,不是尋常的派系暗鬥,而是他早一步得到消息,她被他的仇家盯上了,已經買通了人手準備要她的命。

 

  他明白這一去,怕是沒有命回來,死前做了最後一筆生意,替她解決了潛伏在黑暗中的最大威脅,還用自己的命換她的二等功勳,他是個生意人,直到生命盡頭也利用得淋漓盡致,半點也不肯吃虧。

 

  真不知該說他聰明還是傻,怎麼就沒想過,少了他,她的生命哪裡還有什麼精彩可言。

 

  故事的後來,警界少了個優秀警察,有傳聞說,那位前輩之所以選擇退役,是因為拿不穩槍,每當拿起槍時,手總會控制不住的發抖,淚流滿面。

 

  “──卡!”顧麟坐在導演椅上,眉目透著讚賞,“顏亮,演得不錯,待會補個鏡頭就算殺青了。”

 

  被稱顏亮的女演員,微微淺笑:“謝謝顧導。”

 

  這是顧麟與顏亮的第三次合作,顧麟至今仍然清楚記得初次見到顏亮的樣子,那時顏亮還很稚嫩,在他執導的電影裡,不過是個路人甲的背影,半句台詞都沒有。

 

  纖細的身子縮在片場一角,拿著一張白紙寫了滿滿的筆記,她在為那個沒有名的角色塑造她的人生,當時電影女主角,還未成為顧麟的老婆葉安安,無意中撞見有趣的這一幕,恍惚想起自己剛入行拼命想演戲的模樣,於是她去找了顧麟,說服顧麟多拍了兩個顏亮的鏡頭,誰也沒想到,就是這兩個鏡頭,令顏亮初次嶄露頭角,進入觀眾的眼簾。

 

  顏亮就這樣在演藝圈裡慢慢站穩了腳步,即便後來聲勢如日中天,她也依舊保持這份初心,終是成了媒體和經紀公司的心尖寵,後期甚至還出過唱片並且得了獎,奠定新一代影歌視三棲的全能天后地位。

 

  顏亮下了戲喝了兩口助理準備的溫熱薑湯,將披在肩上還沒有捂暖的大毛巾丟在一旁,迅速回到方才走位定點位置待命。

 

  淋濕的警服隨著她的步伐行走,更加緊密貼合她的身軀,玲瓏有緻的身材暴露在所有人的視線中,令在場不少男性工作人員不禁都看直了眼。

 

  顏亮站在那不為所動,彷彿沒察覺被注目,亦或是早已習慣,安靜任由梳化組的人往她精緻的臉孔塗塗抹抹,神情慵懶看著劇組的人忙進忙出,當視線轉移到導演的方向時,無預期和一雙冷眸對上,那一瞬間,她感覺自己沉寂多年的心,猛然跳動了下。

 

  她彎著嘴角,回以一個笑容,冷眸的主人卻不領情,不動聲色的轉移視線,似乎當她是件場景道具,這下可真引起她的好奇心了,她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對自己外貌有一定的自信,能對她主動示好還視而不見的人實在不多見。

 

  她突然想知道,那雙冷眸若只注視一個人時,會不會有點暖意?

 

  有人說,所有愛情的起源都是源自於好奇,而她也沒逃過這個法則。

 

  顏亮心頭轉了許多心思,面上卻是不顯,在鏡頭前一條就過,顧麟滿意放人,嚷著所有人收工,電影宣布正式殺青。

 

  顧麟正要帶著顧驍和顧嫣然去吃飯時,顏亮經紀人和此次電影男主角韓崢同時爭相搶著請顧麟吃飯,韓崢被經紀公司雪藏了五年,終於得到戲約,他請吃飯合情合理,但不缺機會的顏亮也想請吃飯,這就令人玩味了。

 

  同在演藝圈打滾的人,顧麟哪裡會猜不到顏亮的心思,他對顏亮印象不錯,心裡也盼著顧驍身邊能有個知冷暖的人,他樂得裝一回傻,給他們倆搭個橋,只是後面發展得看老天安排了。

 

  隨行多了顏亮和韓崢兩大明星,餐廳不得不選擇隱密性高的地方,最後商議去顧驍的玉瓊居吃飯。

 

  玉瓊居經理接到顧驍電話時,忍不住默默反省最近是不是出什麼差錯了?之前顧總都是久久才來一趟,現在都一個月來兩次了,讓他怎麼不惶恐。

 

  一行人下車,顧麟抱著顧嫣然和顧驍走在最前頭,顏亮刻意保持距離落在最後頭,一步步跟隨那人的腳步,全身籠罩在他的影子裡,內心這一刻前所未有的感到寧靜。

 

  走過他走過的路,看過他所看過的風景,明明演了那麼多通俗的愛情戲,卻還是被矯情的浪漫給取悅了。

 

  顏亮一路噙著笑,看得經紀人張偉一臉莫名,他家這位祖宗今天淋雨戲拍了那麼多次,居然還笑臉盈盈,難道是人造水喝多了,腦子傻了?

 

  後來在飯桌上,張偉旁敲側擊隱約猜到顧驍是這部電影的最大投資商,還是富麗堂皇玉瓊居的幕後老闆,笑得可開懷了,原來他家祖宗不是傻了,而是總算開竅了,說句現實的,演藝圈瞬息萬變,新人前仆後繼,誰也不知道自己哪天能走紅,又會在哪一天被觀眾遺忘,但如果他們身後能有個強大後盾,提供他們源源不絕的資源,這比什麼都來的強。

 

  再者,商業大佬包養明星在他們圈子也不是什麼要不得的大事,倘若顏亮真有幸被顧總看上,那也算各取所需,誰也不吃虧。

 

  想通了其中的利弊關係,張偉順勢誇了顏亮幾句,顧嫣然是個人精,很快就明白顏亮是看上她家二叔了,小嘴一嘟,又往顧驍腿上爬去了,硬生卡在他們倆中間。

 

  顧驍摸了摸顧嫣然的頭,不由感概這姪女真是沒白疼,還知道護駕來了。

 

  顏亮幾次想與顧驍搭話都碰了軟釘子,看見顧嫣然過來,隨即轉移目標想和她打好關係,顧嫣然故意不搭理,學著她家二叔一臉高冷模樣,接連被甩臉色的顏亮既沒惱羞成怒也沒氣餒,反而被顧嫣然小大人的反應逗笑了。

 

  一個人的成功絕非偶然,她能有今日的成就,比別人努力只是其一,其二是她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不怕拒絕,只怕沒機會。

 

  直到趕下個通告前,顧驍也沒有搭理過她半次。

 

  顏亮坐在保母車上,看著車子後照鏡反射出男人站在長廊低頭講電話的神情,歷經整天拍片奔波,明明早已疲憊不堪的雙眼這一刻卻不想休息。

 

  張偉抬手推了下眼鏡,輕嘆口氣:“顏亮,我知道妳心裡是什麼打算,能成我自然替妳高興,若成不了也無所謂,妳如今是天后,實在犯不著作賤自己去討好什麼人。”

 

  他手裡帶過不少人,也見過許多當紅之際自己親手毀了星途的人,顏亮這苗子不錯,肯努力天分也夠,不管是不是出於私心,他都不希望她折在這裡。

 

  顏亮收回眼,淡然一笑,什麼話也沒說,她不是作賤自己,不過是累了,厭倦那個完美天后的面具,唯有在那雙眼下,不用遮掩也無須假裝,她僅僅是顏亮,這一點發現,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自在。

 

  顏亮的保母車開遠,上一秒神色凝重的顧總放下了手機,一手插著口袋,抬頭望了眼夜空,其實根本沒有什麼緊急公事,非要他立即處理的,他只是疲於應付被緊迫盯人的感覺,目光茫然望向身旁,隱約中,他總覺得那裡應該站著一個人,明明剛吃飽,卻還喳喳呼呼吵著說要吃肉的傢伙。

 

  意識到這點,顧驍不由一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適應那個人的存在了?這情況,似乎不太妙…。

 

  顧驍這的小波折落幕,改換游夢那一頭掀起了波浪。

 

  周耀司拜託好友陳晉之打聽大半個月都沒有照片中女人的消息,他原先都打算要放棄了,沒想到,機緣巧合中,他又見到她了。

 

  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他帶著周媽從老家寄來的兩大鍋家常小菜來學校找周耀閔,兄弟倆坐在椅子上有一搭沒一搭聊著話。

 

  周耀司遠遠就看到那人的身影,陽光穿透層層樹葉灑落在她肩上,她逆著光而來,走至近前時,周耀司震驚的連呼吸都屏住了。

 

  她朝著對面的人招手,語調輕快,“三哥,小優,你們怎麼突然來了?”聲音像花蜜般甘甜。

 

  周耀閔見他哥目光灼灼的模樣,趕緊拉住他,“誒,哥,我不是保證我今年一定畢業的嗎?你可別去騷擾我教授。”

 

  “……教授?!什麼教授?”周耀司剛被強迫回神,腦子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我的指導教授,你方才盯的那位。”周耀閔看了眼游夢離開的方向,“哥,我們教授對我挺好的,我論文寫不出來,她還給了我不少意見。”

 

  “她是你指導教授?叫什麼名字?”

  “游夢,水字旁的游,美夢的夢。”

 

  “游夢,游夢。”周耀司反覆低喃幾遍,忍不住彎起嘴角,“…果真人如其名。”名字取的很襯她,面貌姣好,美如夢境。

 

  尋尋覓覓,原來就在他身邊,他樂得揉了兩下周耀閔的頭髮,他這弟弟是個大福星。

 

  不明所以的周耀閔氣得哇哇大叫,“周耀司,你發什麼神經?”他都多大了,還被人當個小孩。

 

  傍晚,游家兄妹跟蔣優一起吃晚餐。

 

  蔣優眉飛色舞地講著,她前些天在工地是怎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小可憐程諭。

 

  殊不知蔣優口中的‘小可憐’,此時此刻正坐在S市最昂貴地段上的辦公室中,和別人談笑風生一筆好幾千萬的生意。

 

  肖諭講到興頭上,冷不防打了個噴嚏,抬手招了祕書來,讓她把空調溫度調高一些,明明天還這麼熱,他卻莫名打冷顫,真是奇了怪了。

 

  蔣優說的神采飛揚,游夢專心守著她的鴦鳶鍋,夾肉涮肉吃得不亦樂乎,轉眼間,1.5kg的牛肉就這樣消失在她的肚皮下。

 

  蔣優嘴忙著說話,根本沒時間顧上吃飯,怪的是,她的碗竟也一刻沒空過,每當她說累的時候,手邊總有個溫度剛好的開水,碗中的食物冒著陣陣熱氣。

 

  游夢抬眼看了下認真涮肉的三哥游奕,嘴上雖吐槽蔣優,手還不忘把肉放進蔣優碗裡,標準的口不對心,再看吃肉吃的很高興,沒半點自覺的蔣優,內心一陣淒涼,郎有情妹無意,說的不就是他倆嗎?罷了罷了,她不管了,反正她三哥都不急,她一個旁人瞎急什麼。

 

  蔣優俠女的故事方說完,手機簡訊聲接連響了兩聲,指尖點開訊息,原來是當年那個風雲全校,他們班的男神馮懷晏留美結束要回來了,他們班的班長要趁此辦個同學會。

 

  馮懷晏這個人長得好看,學習也好,還是學校籃球校隊的隊長,各大比賽的常勝軍,簡而言之就是個走哪都能引起尖叫聲,人神共憤的一個人。

 

  蔣優不屑撇了撇嘴,不小心瞧見訊息的游奕眉頭緊鎖,面沉如水。

 

  曾經,馮懷晏這人也在游夢心裡佔據一個角落,少女懷春,那樣花開正好的年紀,誰心裡沒有藏過一個人呢?可壞就壞在,游夢喜歡馮懷晏的事被傳到了當事人耳裡,馮懷晏彼時是個心高氣傲的少年,不喜歡直白拒絕也就罷了,偏偏要用極其惡劣的方式,讓游夢消極好一陣子,游家三個哥哥知道寶貝妹妹被欺負,就差沒把人往死裡揍了。

 

  往事成追憶,蔣優捏不准游夢如今怎麼想,轉了轉眼珠,裝作隨意開了個話題,心裡盤算該如何完美避開這件事?最好讓游夢永遠不知曉馮懷晏要回來了。

 

  “夢,我們不是說要去閨蜜旅行的嗎?什麼時候去啊?不然就下個月吧,長灘島怎麼樣?妳不是從好久之前就嚷著想去嗎?”

 

  游夢放下手機,伸手掐了下蔣優的臉頰,“長灘島要去,同學會也要去的。”蔣優這傻子,難道沒發現這是群發訊息?她都能收到,同在群組裡的她怎麼可能收不到?不過這傻子想維護她的心意,她感受到了。

 

  不就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嗎?感情沒了,但友誼卻經過時間淬鍊了留了下來,她的高中生活,也不算徹底失敗。

 

  回程的路上,蔣優看著游夢專注望著窗外夜景的側臉,忍不住開口,“夢,妳最近是不是遇見什麼事了?我總覺得,妳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可是到底哪變了,我又說不上來,總之就是變了。”

 

  蔣優沒說出口的是,游夢對馮懷晏的態度明顯變了,以前不經意提這個名字時,眼底藏不住的落寞,但這次卻沒有,眼眸清澈,好似真不在意了,依她的了解,游夢聽見要為馮懷晏大張旗鼓舉辦同學會,她會斬釘截鐵地拒絕,可她沒有,還很果斷說要去,這是因為什麼?

 

  游夢愣了下,腦中驀然躍出一個冷漠的眉眼,不苟言笑的俊臉,嘴角無意識笑了笑,是了。

 

  那個人,無論身處多惡劣的環境都會迎難而上,她喜歡他處變不驚的樣子。

 

  倘若夢中無法和他相守,那麼至少在現實裡,她能努力成為和他一樣的人…。

 

  這個人是她心底的秘密,無法提及,“我沒變,只是長大了,想法變了。”

 

  蔣優不在追問,透過後照鏡和游奕交換了個眼神,同樣心照不宣的想,游夢生活中肯定出現了能影響她的人,並且很珍視他,她在無形中再用自己的方式保護這個人,不希望他們當中有任何人知曉他的存在,但願這個人不會傷害游夢。

 

  萬幸的是,這個人後來出現了,他也的確沒有讓他們失望,待游夢如珍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