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1

 

  每天過著生不如死的高三夜自習生活終於要說再見了,當學測結束鐘聲響起時,每個考生笑容燦爛,和朋友們熱烈討論著要去哪裡慶祝,而我們……也是。

 

「子夏,在發什麼呆呢?東西趕快收一收,筱云已經在校門口等我們了。」眼前有著可愛酒窩笑容的是我的好朋友楚楚,我們從國小同班到現在,感情比親姐妹還親。

「恩,好。」我笑著點了點頭,隨手一掃,將桌面的東西全收進大背包裡,靜靜跟在楚楚身後走。

 

  說不上來為什麼,心裡有種不踏實感,大考是真的已經結束了嗎?會不會其實是一場夢?當我醒來的時候,老師依舊在台上口沫橫飛,黑板上斗大寫著倒數日期?

 

「黎子夏!」耳邊突然的一聲大吼,嚇的我縮起肩膀。

「什麼啦?」揉了揉無辜的右耳,我哀怨的看著楚楚,還有笑的快岔氣筱云,如果我年輕就重聽,楚楚絕對是罪魁禍首。

「我們喊妳老半天,妳都沒反應,妳是神遊去哪裡?」筱云停止笑,挑眉看了看我。

「……呃,沒什麼啦。對了,我們要去哪慶祝?」如果我說我嚴重懷疑這是場夢,應該又會讓她們大笑好一陣子,還是轉個話題好了。

「筱云和我都想去唱歌,妳覺得呢?」人行道變綠燈了,楚楚挽著我和筱云的手往前走。

「好啊,我們好久沒一起去唱歌了。」說到唱歌,我眼睛都雪亮了起來,距離上次一起去唱歌,應該是高一的時候了吧。

 

  包廂內,音樂震耳欲聾,看著楚楚與筱云臉上的笑容,突然有些傷感,我們……轉眼間就要畢業,各自上大學,以後還能有機會像現在聚在一起嗎?

 

  驪歌響起,鳳凰花開在校園一隅,在老師、學弟妹們的祝福下,離開了這三年的點點滴滴。

 

「子夏。」楚楚和筱云緊緊的抱著我,三個人哭成一團。女人,果真是水做的…。

「不管以後怎麼樣,我們還是要保持連絡喔。」筱云擦去臉上的淚水,笑著說。

「恩。」我和楚楚互看一眼,點了點頭。

 

  炎熱暑假來臨,蟬聲沒有停歇,我賴在家,哪裡也不去,看著日子一天天過去。

 

  楚楚和筱云考上了理想大學,我則是考上名聲不算好,但也不至於太糟的學校。

 

  未知的新生活,就在眼前了…。我在爸媽的陪同下,一起來到了我將要生活四年的大學,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同學,陌生的環境,一切是那樣的陌生,讓我有些恐慌,但…更多的是興奮,因為這是第一次的離家。

 

  提著繁多的行李,站在宿舍房門前,伸手輕敲了幾聲,轉開門把…。和我同宿舍的三個女孩,已經整理好行李,各自在書桌前,做著自己的事。

 

「妳們好。」我尷尬的笑著打了聲招呼。

「喔?妳來了阿,我來幫妳吧。」一個留著俏麗短髮的女孩,笑著幫我接過行李。

「謝謝妳。」

 

  過不久,另外一個女孩看我們忙碌許久,闔上了最新的流行雜誌,也走過來幫忙。

 

  我的床位被分配在上舖,正當我吃力的搬著棉被,準備爬上樓梯前,一雙手遞給了我抹布,原來是剛剛一直沉默看我們三個人忙碌的女孩,也來幫忙。

 

「先擦乾淨吧,上面有點灰塵。」

「謝謝。」我點了點頭,放下棉被,接過了抹布。

 

  在四個人的同心協力下,總算整理好一切,只是,沉默尷尬的氣氛,依舊籠罩著宿舍。

 

「我們先來個自我介紹吧。」短髮女孩,突然提議。

「恩,好阿。」我笑著點頭。

「那麼,由我先開始吧。我叫陳雨柔,高雄人,妳們可以叫我小柔或柔柔。」

「林喬薇,從台北來的,就叫我小喬吧。」

「葉霈伶,宜蘭人,沒什麼外號,不然,就叫我學姐吧。」

 

  …學姐?聽到這個外號,我們三個人都錯愕了下,怎麼會有人取學姐這個外號?

 

「妳們三個別一副傻樣,我真的是妳們的學姐,剛升大二。…換妳了。」學姐指了指我微笑。

「黎子夏,嘉義人。外號,暫時還沒有。」

 

  經過自我介紹,總算是有初步的了解。擁有高雄人熱情的俏麗短髮柔柔,台北人時尚的小喬,還有體貼的學姐,今後請多多指教了。

 

  一直到早上的開學典禮,我才知道,原來學姐讀財經系,柔柔是國貿系,只有我和小喬是日文系。

 

「小喬,妳是一個人來台南讀書嗎?」台上校長講的慷慨激昂,我趁空跟小喬聊起了天。

「恩,對阿,妳呢?」

「我也是一個人來這讀書。」

 

  或許是因為都是一個人來台南讀書,是室友又是同學,我跟小喬很快的熟念起來,每天同進同出,感情還不錯。

 

「妳們是同一個高中畢業的嗎?」初級日語發音課結束的空檔,一個男孩打斷了我和小喬原本的談話。

「不是。」我搖了搖頭笑說。

 

  我忘了說,那男孩是我們的班代,周明讓,看起來人很好,並且以驚人的速度,拉近了和班上每一個人的距離,就只剩還沒和我、小喬建立交情。

 

「是嗎?但妳們看起來很熟悉彼此。」

「……」小喬冷眼看了他一眼,似乎不太想搭理他。

「因為我們同時也是室友,不熟也難吧?」我笑著回了句,不覺得他會是難相處的人。

「阿讓,我們走吧。」三個人大眼對小眼,誰也沒先開口,正當場面又變得尷尬的時候,周明讓的朋友適時出現了。

「…那我先走了。」周明讓起身走出教室。

 

  我看著他離開的方向,三五成群的朋友,全圍在周明讓的身邊,一個男孩吸引了我的目光,他靜靜的跟在他們身後,相較於他們的打鬧,他顯得沉穩,臉上有抹好看的笑容,但那抹笑容很特別,親切卻也有種不容別人靠近的冷漠…。

 

「子夏,子夏,妳在看什麼?看的這麼入迷?」小喬伸手在我眼前揮了揮。

「沒事,沒什麼。」我搖頭笑了笑,收回視線,繼續和小喬閒聊。

 

  那不是一見鍾情,因為我沒有心跳絮亂,也沒有呼吸急促,所以,我很肯定,不會是愛情,但說不上來為什麼,那個人的笑容,卻始終留在我的腦海裡。

 

  星期五中午,小喬跟我說,下午她不去上課了,因為她說,今天是她男朋友的生日,她想趕在晚上十二點前,給他一個驚喜。

 

  小喬和她的男朋友,交往兩年,目前各自在不同的縣市讀書,只好談起遠距離戀愛。距離,時時刻刻考驗著兩個人對感情的忠誠,小喬也免不了擔心,更加努力的苦心經營著,每晚頻繁的熱線,看來不受距離影響。

 

  五、四、三、二、一,第八節下課鐘聲準時響起,我提起已收拾好的行李,準備奪門而出,趕五點三十七分開往嘉義的火車,但很不幸的是,半路殺出的程咬金叫住了我。

 

「子夏,妳要回家?」程咬金…喔,更正,是周明讓先生用極度燦爛的笑容看著我。

「對阿。」我簡略回答了句,正想來個瀟灑之姿離開。

「小喬怎麼沒來上下午的課?」絲毫沒察覺我趕時間的周明讓,繼續追問。

「家裡有事,先回去了。」

「那……」

 

  看樣子,短時間,他是不會放我走了,也許我該考慮搭下一班的火車。

 

「讓,子夏還要趕火車,你不要在追問個沒完了。」一直站在讓身旁的朋友,開口說了句,是那個笑容很好看的人。

「子夏,妳在趕火車?」這時候,周明讓大爺,用一臉極度恐慌的表情看著我。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十足後知後覺的傢伙。

「妳怎麼不早說?」

「你讓我說了嗎?」我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誰一直開口問個沒完?還好意思怪到我身上來。

「抱歉,妳快去趕火車吧。」周明讓歉意一笑,伸手揮了揮。

 

「你叫什麼名字?」離開教室前,我轉身問了句。

「……周明讓。誒,不是我在說,黎子夏妳也太誇張了,好歹我們也交談過幾次,居然這麼快就忘了我的名字。」周明讓不滿的回答,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哀嚎。

「我知道你叫周明讓,我不是在問你,我是問他。」差點沒翻他白眼,我伸手指了指另一個人。

「孫亦嘉。」他看了我一眼,才回答簡短的三個字。

「你也可以叫他孫子。」這時候,周明讓又多嘴補了一句。

「…孫子,謝謝你。」表明謝意後,我才急忙趕往火車站。

 

  多虧他的幫忙,我順利趕上了火車,坐在火車車廂內,這才想起他的外號,孫子?…他也寫三十六計嗎?我忍不住輕笑一聲,還好沒讓人發現我的傻樣。

 

  踏進家門第一步,心裡莫名湧上感動,尤其是見到爸媽的笑臉後。也許描述的有點戲劇化,但那感覺確實是這麼真真切切,原來…我還是個沒長大的小女孩,待在家,總嚮往著外面的世界;離開家,卻總想起家人最溫馨的笑臉,人永遠處於矛盾的情感之中,無法自拔……,我也不例外。

 

  晚餐時間,和爸媽閒話家常,一直聊到夜深,才心甘情願說晚安,即使我還捨不得結束話題。

 

  睡夢中,當我和周公下棋下的正高興時,突然傳來一陣音樂,仔細一聽,是現在最流行的歌曲,原來周公也這麼跟的上時代喔?而且還是我最喜歡的歌,默契還真是好,……等等,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尋常?周公老人家都作古那麼久了,哪知道現在流行什麼?

 

  我瞇著眼,伸長了手四處摸索,終於找到它了,順勢看了手錶一眼,…圈叉,凌晨兩點,是哪個傢伙吃飽撐著?半夜不睡覺,找人閒聊嗑瓜子。勉強撐開沉重眼皮,看見來電顯示時,腦子裡呆愣了將近十秒。

 

  吃飽撐著的傢伙是…小喬?我不記得,小喬有半夜打電話閒聊的習慣。

 

「喂?」心想也許是重要的事,頓時睡意全消。

「…子夏。」

「小喬?妳怎麼了?聲音,聽起來怪怪的。」是很明顯剛哭過的聲音,但我不好意思說破,還是讓小喬自己說吧。

「我能不能去找妳?」

「妳是說現在嗎?」

「恩。」小喬毫不猶豫的回答。

「可是妳一個人坐夜車,我怕妳遇到危險。」

 

  現在凌晨兩點,小喬這樣的大美女,從台北搭車來嘉義,少說也要將近五個小時,大半夜的,難保不會有色狼襲擊,她一個人,我實在放心不下,再說了,就算現在起程,到嘉義也天亮了,難不成小喬是想去阿里山看日出,找我當地陪?雖然我是嘉義人,不過對阿里山不太熟,小喬還真是找錯人了,而且假設真的要去看日出,有需要大半夜打電話?還外加帶有濃厚鼻音?如果說是喜極而泣,我打死都不信…。

 

「子夏,我……」

「好吧,大半夜的,妳自己小心,快到嘉義的時候打電話給我,我會去接妳。」面對小喬無助的語氣,我妥協了,算了算與小喬認識的時間不算長,但直覺告訴我,這樣的小喬,不尋常,一切只能等見到小喬才能弄明白了。

 

 

 

 

 

【 大雨過後,屬於幸福的香氣,飄散在空中,開在巷子口的梔子花,靜靜綻放……。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