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5

 

「妳叫黎子夏?」

 

  是她‧林宥晴。我只顧著叨唸,沒發現她是何時走到我身邊,看她睜著大眼,漾著甜笑,還在等我回答,我才驚覺,自己又呆看了她三十秒之久。

 

「…恩。」收起自己打量的眼神,輕輕應了聲。

「我聽讓說,妳跟孫子還不錯?」

「我跟大家都還不錯。」思索了一下,最後我選擇最安全的回答。

 

  林宥晴點頭一笑,走在我前頭。想不透,她怎麼會突然來跟我說話?還問了孫子的事?難道,她也看出了什麼嗎?

 

「子夏,她跟妳說了什麼?」小喬抱著蔬菜,對我擠眉弄眼的模樣,頗有剛殺價買完青菜的阿桑味道。

「她問我說,我是不是跟孫子還不錯?」

「那妳怎麼回答?」

「我說,我跟大家都還不錯阿。」

「黎子夏,妳是笨蛋喔,妳不會說,妳跟孫子好的不得了喔?氣死她,嘿嘿。」小喬賊賊著笑了兩聲,怪了,我怎麼好像有小喬被周明讓帶壞的感覺?

 

  小喬想幫我的好意,我感受到了,不過,我跟孫子確實也沒好到那個地步,怎麼好意思說謊呢?…或許,也不是說謊的問題,而是心裡知道,就算我說了謊,騙了林宥晴,編織出的謊言還是不敵她和孫子過去的十分之一,既然如此,說謊也顯得沒有必要了。

 

  一群人圍在溪邊烤肉,從日落到夜深。吵雜的聲音,漸漸變得沉靜。一整天,林宥晴都膩在孫子身邊。小喬與柔柔他們,也各自忙著培養感情,無暇顧及我。我起身悄悄退開,沒驚擾任何人。

 

  看著腳邊的溪水潺潺流動,那微弱的溪水聲,讓方才還紛亂的思緒,得到了片刻的寧靜。

 

「子夏。」

 

  下意識,我摀住嘴,抑制差點喊出的尖叫聲,我睜著大眼,轉過身,尋找那個嚇掉我半條命的罪魁禍首。

 

「崇佑學長?」

「抱歉抱歉,我嚇到妳了。」學長搔頭傻笑,連聲道歉。

「我沒事。對了,學長怎麼會在這裡?」

「我剛看妳一個人往溪邊走,我不放心,所以跟來了。」

 

  對崇佑學長淡淡一笑,我轉過身,繼續順著溪水往下走,崇佑學長則是靜靜跟在我身後。

 

「子夏。」崇佑學長走到我身旁,喚了聲我的名字,我看著他支支吾吾,始終沒說話。

「怎麼了?」

「……妳現在有男朋友嗎?」最後,學長終於開了口,只是這個問題,卻讓我措手不及。

「沒有。」我搖了搖頭,雖然沒有男朋友,但腦海已經有一個笑臉揮之不去,那笑容很淡、很輕,卻輕易牽動我的心。

「子夏,我喜歡妳。」學長拉住我想往前走的腳步,將我的身體轉向他,那雙大手握住我冰冷的手,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我,那句喜歡我,說的好溫柔,我開始遲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我其實…喜歡孫子。

「學長…」我嘆了口氣,輕輕的推開,下一秒,他那強而有力的雙手握住我手臂。

 

  我心想,如果那雙手,是他,那該有多好?隱約,我感受到心裡的酸楚,漸漸化成淚,在眼睛裡流轉。

 

「子夏,我是真的很喜歡妳,從一開始新生訓練,我就注意妳了,只是一直沒機會,跟妳更進一步的認識。」學長眼睛顯露出落寞,嘴裡說出的真心,讓我越來越不敢直視他的雙眼,我害怕自己承受不起他的喜歡。

「學長,謝謝你,可是我…」

「…難道,我就不可以嗎?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將來我們可以試著多相處,也許妳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學長向我走近一步,他的呼吸是那麼的靠近,我想逃,但他將我困在他胸前與樹木間,我逃不出去。

 

  四周靜謐無人,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就算現在我大聲呼叫,小喬他們估計也聽不見,所以意思是…我只能任學長宰割。沉重的無助感,緊緊包圍著我,腦子裡只剩下孫亦嘉的名字。

 

  就在要喊出孫子名字的剎那,一個人影飛快的推開壓制住我的學長,並在他的臉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你和子夏以前沒有將來,現在不會有,將來更不可能。下次別再讓我看見你靠近子夏一步。」警告完學長,他拉著我,快步離開。

 

  被強行帶離學長身邊的瞬間,我轉頭看著他擦去嘴角瘀血的懊悔模樣,突然有些同情。手被緊握住的痛覺,喚回我的注意力,他那盛怒的側臉,對學長的那聲警告,究竟意味著什麼?

 

  …孫子,你是不是也一樣喜歡我?我想問,卻沒有勇氣開口。

 

  一路上,孫子沒有和我交談,只是加快了腳步,把我帶回小喬身邊。孫子不同以往的嚴肅表情,大家似乎也明白了什麼,趕緊收拾東西,準備下山回學校。

 

「子夏,過來。」孫子轉頭對我喊了聲。

 

  愣愣的移動腳步,我跨上了孫子的機車,假裝沒有看見林宥晴那驚愕眼神中,帶點憤怒以及失落的表情。

 

  自從孫子載我回學校後,周遭朋友們紛紛猜測起我和孫子的關係,逼我們非得給個答案,但明明就沒有的事,哪來的答案可以說?受不了他們異常的關注,我與孫子漸漸拉開了距離,而林宥晴對我敵意,是一天比一天明顯。

 

  好在學弟妹們的新生烤肉露營,順利落幕,少了件煩心事。但我和孫子與林宥晴之間的煩惱還沒解決,新的煩惱又來臨,那就是下星期的期中考。我們這群人為了系學會,已經好多堂課沒有上,全被教授們盯上,無一幸免,一不小心,就會淪落到當學弟妹伴讀的下場。

 

「小喬,妳要去哪?」耳邊傳來一陣聲響,我轉移了對課本的注意力。

「我的日文會話筆記,借給周明讓,我要去跟他拿。」

「可是外面在下雨,帶把傘在去吧。」我拿起放在書架上的傘,準備遞給小喬時,才發現她已經出門。

 

  幾分鐘後,小喬回到宿舍,臉上有些怒意。

 

「怎麼了?」我起身,坐到小喬身旁。

「那笨蛋明知道外面下雨,還硬是淋雨把筆記送來。還說……」小喬原先生氣的怒意,漸漸褪去,一層紅暈映在雪白臉頰上。

「還說了什麼?」嘴角悄悄揚起笑弧,看來是有人要墜入愛河了。

「他不想讓我感冒,所以想趕快送來。但他也不想想,他也有可能會感冒阿!」想起周明讓的話,小喬又有些氣憤了起來。

 

「小喬,妳覺得周明讓這個人怎麼樣?」

「啊?什麼怎麼樣?」小喬愣愣的看著我,好像我說的是外星語。

「妳跟周明讓也相處了好一段時間,我們都看得出他對妳的與眾不同,別說妳還不懂喔。」

「…我知道。從大一新生訓練,我在森林裡受傷那晚,我就知道了。」小喬低下頭,聲音越來越小。

 

  這次,換我受到驚嚇,原來那晚小喬就已經知道周明讓喜歡她,難怪那時候,小喬的表情很不尋常。

 

「那妳自己覺得呢?」柔柔也搬了自己的椅子,坐到小喬身邊。

「自己的感覺最重要。」霈伶學姐丟下話後,瀟灑的出門約會了,完全不在乎期中考的魄力,真是讓我佩服佩服。

「我……」小喬猶豫一陣子,始終沒有說出她的感覺。

「小喬,別因為過去的傷口,成為阻礙妳追求幸福的理由。」我想我大概知道小喬的猶豫是為了什麼。如果是因為過去傷害小喬的男人,而將一直努力帶給小喬快樂的周明讓判出局,那對周明讓是很不公平的。我輕輕握著小喬的手,鼓勵一笑。

「…我知道了。」小喬點了點頭,嘴邊綻放幸福的笑容。

 

  隔天,日文寫作課下課時,小喬把我拉到教室的最角落。

 

「怎麼了?」睜著眼,我不解的看著小喬怪異舉動。

「我昨天想了一晚,妳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喜歡周明讓的?」

「因為昨天周明讓淋雨,妳又生氣又擔心啊。」

「就這樣?」

「恩,對阿。妳生氣、擔心,是因為在乎他。如果這個在乎只限於朋友關係,也挺不合理的。」我笑著,靜靜的分析給小喬聽。

 

「子夏,妳鼓勵我,那妳自己呢?」

「我?」

「我知道妳心裡還有一個人,這個人甚至比孫子重要,對嗎?」

 

  我苦笑,沒有說話,我以為,這個人永遠會是我心裡的秘密,不會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好幾次,我們談論彼此的高中生活時,對於感情,妳絕口不提。每次看著梔子花的時候,妳的眼神都會流露出哀傷。」

「小喬…」

「我知道妳不說,有妳的苦衷,但我希望有一天,妳願意敞開心房時,我是第一個聽妳說這故事的人。」

「好。」我點著頭,將要流出的眼淚,壓回心裡。

 

  等我說出自己故事的那天,是在冬天某一個夜晚,我和小喬兩個人,靜靜坐在校園某一處木椅上,旁邊是我最愛的梔子樹。

 

「他叫顏啟光,我們以前就認識,後來考上同一個高中,成為了我的同班同學,他就坐在我右手邊的位置,那時候表達喜歡還是很稚氣,打打鬧鬧偶爾傳傳紙條。」我笑著,好像那段時光還是昨天的事。

 

  低頭撇見腳邊有一朵剛落下的梔子花,我伸手撿起,放在手上把玩著。

 

「妳喜歡梔子花,跟他也有關係嗎?」小喬嚥了嚥口水,問的小心翼翼。

「有一天放學的時候,他拉著我,走到學校圍牆旁的一棵樹下,那棵樹開滿了粉紅色的花朵,他摘下其中一朵,遞給了我,告訴我這個花語是:現在,我很幸福。」我握緊了手上的梔子花,心裡開始有些酸澀。

「然後呢?」小喬伸手攬住我的肩,輕柔的問。

「之後每天下午打掃完,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時,總會看見一朵粉紅色的花,就這樣靜靜放在我的桌上。我們還約好了,要考一樣的大學。可是,一年之後的某一天開始,一切都不一樣了…」

 

  小喬緊緊攬著我,像是給我勇氣般,我反覆深呼吸後,繼續述說…。

 

「他開始變得冷淡,我曾經問過他,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他卻沒有回答,靜靜走開,連看我一眼都沒有。然後,他提出分手的要求,我答應了。我曾經想請他給我一個分手的理由,可是還沒問出口,幾天之後,他就轉學離開了…。那時候,我才明白,原來,他很討厭我,所以才急著離開。」當年,啟光對我冷淡的眼神,現在想起,還是那麼的傷人。眼淚靜靜滑落臉頰,我無力舉起手拭去,就這麼放縱自己一次吧。為他,為當年深深喜歡他的自己,痛痛快快哭一回。

「子夏…」

「這朵花,是我失戀後,第一個喜歡上的東西,後來才知道它有個名字,叫做:梔子花。…它陪著我療傷、成長、蛻變。」我攤開手掌心,看著不知何時被揉爛,已經不再散發花香的梔子花。

 

  有時候,我也很想念,以前那個笑得很燦爛的自己…。

 

「子夏,妳恨他嗎?」

「曾經。但是,當恨的情緒消失,我發現我還是喜歡他。」這才是讓我一直走不出情傷的原因吧。

「那妳想找他嗎?」

「現在找不找的到,已經沒有關係了。就算得到了當年他堅決分手的理由,我們也不是當年的我們了。心裡的傷口也不會因為得到理由後就痊癒。」我搖了搖頭,輕輕一笑。

 

  我想找一個人,找一個我想念,卻不能坦然說我想見的人…。

 

 

 

 

 

【 一個旋律響起,屬於你的記憶,不停在我腦裡放映,讓我想逃也逃不了,只能讓淚水,無情的啃食我的心…。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