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9

 

  第二罐啤酒下肚,腦袋開始有些笨重感,但絲毫不減我的興致,伸手開了第三罐啤酒,小口小口啜飲起來。

 

「別喝了,小心喝醉沒人揹妳回去。」他伶著啤酒,坐在我身旁。

「我可以自己走回去。」我賭氣的回他一句。

 

  我看著他柔和的笑臉,心裡明白,如果在繼續縱容他的溫柔,我會一直被這段感情牽絆,那種心懸空等不到答案的感覺,我等怕了,也等夠了。今天,就當借酒裝瘋,和孫子一次說個明白…。

 

「孫子,你對每個女孩都是這麼好嗎?」

「什麼?」孫子皺起眉頭,不明所以的看著我。

「…如果你沒有心,就不要對她溫柔。因為這樣,會讓她誤解,會讓她身陷感情,無法自拔。」我看著他澄澈的眼眸說,不只是提醒他,也是暗示他我的感受。

「子夏,妳喝醉了。」孫子愣了一下,隨後又展開笑臉。

「我沒喝醉。……孫子,在你心裡,我是什麼樣的位置?」我搖了搖頭,將一直想問的問題,問出了口,所有的感情、勇氣,全押在這個問題上。這是一場賭博,賭的是孫子的真心,賭贏了,我的感情有了歸屬,賭輸了,最慘也不過是全盤皆輸。

「…子夏,難道妳對我…」孫子沉默一陣子,沒有開口,像是在理解我問話的涵意,然後思索到答案,用不確定的眼光看著我。

「難道你沒想過,也許我…喜歡你嗎?」看他驚訝的表情,我心裡大概已經有了答案。

 

  人的感情很微妙,不是等久了,就一定會得到。現在的我,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能遇見彼此喜歡的人,靠的不只是運氣,還需要一些機緣。但很顯然,我和孫子之間,這兩者都缺少。…說實話,得到「沉默」這樣的答案,我不吃驚,也許心裡早預料到。

 

「我不想在這樣下去了。你不想說破,我也不想被動的等待。以後,就不要再有交集了吧!」我站起身,背對著孫子,抬頭仰望天空,不想讓他瞧見我受傷的眼神,就讓一切在這結束吧。

 

  這是不是最適合我們的結局?…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在對我們之間有所期待,我只會更加的受傷,為了保護自己,我只能選擇逃離,逃離那個…傷的我遍體鱗傷的愛情。

 

  孫子沒有接話,只是靜靜的走到我身邊,我偷偷的望了他一眼,臉上掛著淡淡的淺笑,那微笑和我第一次見到他的那抹笑容一樣,很溫和卻也有不想讓人親近的冷漠,這就是孫子。

 

「我先回去了。」淡淡說了句,我邁出腳步,離開孫子身旁。

「子夏,我送妳回去。」孫子拉住我的手,語氣依舊溫柔。

「沒關係,我可以自己回去。」我掙脫開孫子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以前,孫子總是拉著我走,這一次,換我自己走了。臉上流下的淚,是代表我對孫子難以自拔喜歡。終於,一切有了答案,只是這答案,並不是我所奢求的。

 

  回到民宿房間不久後,小喬也回來了,我閉上眼,背對著小喬睡下,小喬大概以為我睡著了,沒有追問我為什麼提早離開。那晚,是我第一次失眠,明知道不該在想孫子,卻還是忍不住想,到底是我不敢拋棄過去?還是孫子沒有勇氣說愛?即使,我心裡清楚,這些答案不會再有解答,就算有也已經沒有意義了。隔天,天還沒亮,我留了張紙條給小喬,然後帶著行李,悄然離開。

 

  和孫子那夜深談後,我們恢復當初不認識的模樣,就算在校園偶然巧遇,也只是短暫的視線交會,然後迅速避開。公演的排演上,我也總是避開有他在的時候。周遭的朋友們早已察覺出我和孫子不太對勁,卻也很有默契,不在我面前提起。

 

  逃來逃去,還是逃不掉正式公演這天,本來我只想穿件輕便的T-shirt搭上牛仔褲率性出席,但是楚楚硬是塞了件白色雪紡紗洋裝給我,還命令我,到時候一定要穿上,否則就和我切八段,看她惡狠狠的模樣,我想她這次是來真的,逼不得已,我只好乖乖裝上洋裝出席。

 

「子夏,快走吧!公演開始了。」小喬拉著我,擠開重重人牆,搶到了最前排的位置,然後對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那群迷戀小喬的蒼蠅們,要是瞧見小喬此刻,十足菜市場歐巴桑架式的模樣,肯定每個人都大失所望吧!我在心裡偷偷的這麼想著。

 

  燈光暗下,舞台上的布幔緩緩被拉開,公演正式開始了,這一刻我不以編劇的角度去審視每個人是否突顯了劇中人物的特色,而是以故事中女主角的身分,看他們如何詮釋我的愛情。

 

  小喬重重的握了下我的手,還遞了張衛生紙給我,我笑著搖了搖頭,我已經不需要衛生紙了…。一道頎長的身影,從我面前走過,在我身旁空著的位置坐了下來,是他,那個鼓勵我面對傷口的人。

 

「獎勵妳的。」他拉過我的手掌,將東西放在我的手掌心上。

 

  …是梔子花,我在失戀後,愛上的花,小小的白色花瓣,參雜著些許的鵝黃色。不時散發出淡淡的清香,這樣平凡無奇的花,讓人忘了它其實暗藏著毒性,一不小心嚐到,它將會麻痺你的味覺神經。就像愛情一樣,外表香甜誘人,卻也潛藏著可怕的毒性,它會讓你忘了最初的夢想以及…自己。

 

「孫亦嘉,謝謝你。你幫了我好多,我卻一直忘了說謝謝。」這是我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還挺不自在的。…也是那天過後,我第一次和他說話。

「妳應該謝謝妳自己,是妳給自己一次機會,可以坦率的接受妳心裡的那道傷疤。恭喜妳,痊癒了。」孫子轉頭認真的對我說,嘴邊的笑容依舊,隨後將目光轉回舞台,欣賞我們所有人的「努力成果」。

 

  我看著孫子專注的側臉,還是有些臉紅心跳,不管我和孫子發生什麼事,我想這份喜歡都不會受到影響,儘管心裡清楚這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

 

  還記得在墾丁那個夜晚,明明就差一步,但誰也沒有勇氣跨出,只能待在原地,傻傻期待對方先跨出,很膽小,但這就是我的愛情模式,敵不動,我不動。

 

  整理完思緒,我將視線轉移前方,幸好燈光夠暗,要不然讓小喬看見我臉紅的模樣,肯定又要糗我一番。

 

  長達兩個小時的戲劇悄然落幕,現場響起如雷掌聲,聽著掌聲,我心裡充溢著感動,這些日子以來的忙碌,我偶爾的歇斯底里都正式告一段落,看著工作夥伴們相擁而泣,我想他們和我的感覺一樣,是感動也是不捨。

 

  戲劇最後的結局,我讓分隔多年的男女主角再次相遇,為接下來的故事,留下了伏筆。劇本中的男主角回來了,那現實中呢?……我不確定。因為在散場時,我發現第三排最右邊的位置上,留下了一朵粉紅色梔子花。粉紅色梔子花,是我和顏啟光才知道的含意。這意味著什麼?…也許,上天也替我的感情,留下了一個伏筆……。

 

「子夏,公演的劇本寫的不錯喔。」楚楚抱著一束香水百合遞給了我。

「楚楚,謝謝。…對了,我想問妳一件事。」我看著那朵粉紅色梔子花,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不去在意。

「怎麼了?」

「他…是不是回來了?」我發覺自己問出口的時候,聲音竟有些顫抖。

「子夏,就算他回來又能怎麼樣呢?只要妳現在過的好,他回不回來,其實都不會影響妳的生活,不是嗎?」楚楚握著我的手,最後語重心長的說。

「恩。」我點了點頭,淡淡一笑。

 

  從楚楚閃爍的眼光,加上我們相處多年的經驗,我知道楚楚隱瞞了一些事情,但我不想去追究,我是害怕,害怕他的出現,會再次讓我跌入深淵,破壞了我好不容易平復傷痛的現狀。

 

  他來見我了,在公演結束後兩個禮拜,他站在教室前,看著我。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所以拉著小喬,很沒用的跑了。

 

「黎子夏!」他追上我的腳步,擋在我和小喬的面前。

「…子夏,他是…」小喬在耳邊輕聲問了句。

「顏啟光。…小喬,妳先去上課吧,我等等就到。」

 

  小喬有些不放心的看著我,最後看見我的笑容,才轉身先去上了課。

 

「你為什麼來這裡?」

「想見妳一面。」顏啟光痞痞一笑,好像我和他之間,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你現在見到了。」我不明白,為什麼顏啟光,可以用輕鬆的語調說他想見我?

「子夏,我想跟妳談一談,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顏啟光收起笑臉,用當初會讓我心跳加速的深邃眼眸看著我。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談最近過的好不好?還是談你當初為什麼離開?」但是現在…我不心動,一點都不。

「是,我來找妳,就是想問妳過的好不好?想跟妳解釋我當初離開的理由。」

「我現在過的很好。過去那段感情早就結束了,就算得到你離開的答案,又能代表什麼?」也許過去幾年,我曾經很執著等一個答案,可是現在,他出現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有沒有這個答案,已經無所謂了,因為我,早就習慣了沒有他的生活。

 

  看顏啟光愣在原地的眼神,遲遲說不出話來,但是,我沒時間等他開口,因為這堂是必修課,而我已經遲到了十分鐘。

 

「子夏。」顏啟光拉住我的手。

「放手。」

「黎子夏!為什麼妳可以給公演上的那對情侶一次機會,卻不願給我一次機會?」他執意握著我的手,而那雙憂愁的眼眸,一點都不像當年意氣風發的顏啟光。

 

  原來,公演第三排的椅子上,那朵粉紅色梔子花,真的是他放的…。

 

「我…」有話哽在喉嚨間,卻說不出來。

「我知道,就算說了,也不能挽回什麼。可是,我覺得自己還欠妳一個答案,所以決定來見妳一面。子夏,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我竟然無法狠心回絕他的要求,只好默默的讓他拉著我走。是因為還在意他?還是,只是想讓當初那份愛戀,有個圓滿的句號?

 

  坐在學校對街的咖啡廳,我看著眼前的柳橙汁發呆,顏啟光沒有說話,一朵有些皺摺的粉紅色梔子花,靜靜放在桌前。

 

「還記得它嗎?子夏。」

「恩。」我點了點頭,第一次,我沒有伸手拿起梔子花;第一次,看見它,我沒有笑容,只有心裡益發沉重的感覺。…終於,要解開了嗎?當年那個讓我哭到不能自己的答案。

「每一朵梔子花,都是多愛妳一分,妳大概已經忘了我送妳幾朵,可是我卻還清楚記著,最後那天一起牽手回家的路上,我給妳的那朵,是第九十九朵。我以為,我還有機會送妳第一百朵。」顏啟光拿起桌上那朵梔子花,默默把玩著。

「為什麼那第一百朵,最後還是沒送到我手中?」

「那天晚上回家,媽媽告訴我,爸爸因為公司調職,全家要搬到英國,要我做好轉學的心理準備。我拒絕了,和爸媽起了爭執,卻還是無法阻止爸媽的決定。」他嘆了一口氣。

 

  聽到這裡,我發現自己無法在責怪他,那時候,我們還很年輕,他又怎麼有能力一個人獨留在台灣生活?

 

「我很不成熟,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也不敢把握,能得到妳的諒解。所以,只好拼命的疏遠妳。因為我知道妳是多麼的期待,跟我一起念大學,可是我卻突然毀約了。子夏,我還欠妳一句對不起。」

「我們大概是緣分不夠吧。」我淡淡一笑,面對過去,心已經沒那麼疼了。

 

「在英國生活的那幾年,我一直試著忘記妳,可是,我做不到。」

「所以,你回來了。」我替他說完接下來的話。

「子夏,這是第一百朵梔子花。現在,我成熟了,已經能給妳一百分的幸福。我是真的很喜歡妳,這一次,絕對不會在輕易放開妳的手了,妳…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嗎?」顏啟光將剛剛把玩的梔子花,重新遞到我面前,眼神和語氣是那麼認真的讓人動心…。

 

 

 

 

 

【 愛情,就像是在搭公車,一個閃神,就上錯了車,每一站,都不會是終點站…。與一個陌生人的錯身,那原先幸福的可能也就漸行漸遠。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