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11

 

「妳到底怎麼了?」孫子將機車熄火,轉過身看著我。

 

  我快速下了車,不想讓孫子看見我哭的狼狽模樣。漫步走到路旁,發現眼前有一點一點的亮光,我想那亮光是一盞盞的燈,好難得的燈海夜景,只是我眼裡全是淚,看不見它的美麗。

 

「子夏,妳可以哭,可以不說話,但是,不要拒絕別人的關心。」

 

  聽到這句話,我眼淚掉的更急了,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孫子今天那麼反常?為了我,他大半夜的跑來嘉義,只因為我哭。我任性不想回家,他帶我來看夜景散心。為什麼我們之間超出朋友,卻什麼也不是。

 

  一直到後來,眼淚停緩了,我才帶著濃濃的鼻音,把我的故事告訴了孫子。

 

「我真是笨,如果我早點發現,我跟楚楚也不會變成今天這樣…」

「愛情裡,最不傷害人的方式,就是維持友情。這結論也許膽小、懦弱,但是,卻是讓所有人都不傷心的方法。」

 

  我看著孫子的側臉,那雙眼裡有好多遺憾,我想,孫子大概是想起了以前。突然間對孫子覺得歉疚,因為我,讓他想起和林宥晴與另一個女孩的過去,當初的孫子,一定誰也不想傷害。

 

  我想安慰孫子,卻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該用什麼立場去安慰他…。後來,我和孫子再也沒有談論到友情與愛情間,該如何抉擇的問題,一直等到日出,我才請孫子送我回家。

 

「妳先進去收行李,我在這等妳。」

「為什麼?你不知道要怎麼騎回學校的路嗎?」如果不知道路,那當初孫子是怎麼來的?

「我知道。想說,一起回學校。」

「…那你等我一下。」

 

  孫子要載我一起回學校?這也太幸福了。關於昨天那哭得淚如雨下的記憶,心還是有點沉重,但現在,好像沒有那麼痛了。是我的錯覺嗎?感覺我和孫子之間,有些不一樣了。

 

「孫子,你為什麼知道我家在哪?」在回學校的路上,我坐在機車後座,忍不住問了這個問題,但是風太大,將我的話吹的零零散散的。

「大一新生時,填的學生基本資料。」

「那你是怎麼拿到的?資料不是都在系辦?」

「資料都存檔在學校的電腦系統裡,只要稍微動用"總召"的身分就能拿到,不然要是公演出了什麼變故,我怎麼能馬上聯繫到你們?」

「說的也是。」

 

  孫子身為總召,有所有人的聯絡資料也是理所當然,但聽他這樣說,我心裡免不了有些高興,孫子一直都是公私分明的人,可現在他卻為了我,而破壞了原則。這是不是代表,其實我在孫子心裡,也佔有那麼一點地位呢?

 

  回到學校,宿舍只剩豆芽在呼呼大睡,自從學姊離開之後,豆芽就成了我們的新室友,傻裡傻氣的,還帶著高中生的青春洋溢氣息。宿舍不見小喬和柔柔的身影,我想,八成是去約會了。

 

  距離約定吃晚餐的時間還很早,我決定鑽回被窩,好好的睡一覺,即使闔上了眼,我腦中還是不停的在思考關於楚楚與我之間的問題,如果就這樣放棄我們親如姊妹的感情,我真的無法甘心,我想和楚楚再一次的深談,只是,不是現在…,還需要一些時間,平撫我和楚楚的思緒。

 

「子夏,妳怎麼提早回來了?」就在我熟睡沒多久後,耳朵傳來一陣驚呼聲。

「小喬,妳回來了喔。」我坐起身,對小喬慵懶一笑。

「妳提早回來,怎麼沒有說一聲?」

「我想說,給妳個驚喜。」…我和孫子相處一夜的事,再找機會和小喬說吧。

「一起喝杯下午茶?」

「恩,好。」

 

咖啡廳

「子夏,妳有心事?」小喬喝了口焦糖瑪琪朵,雙眼凝視著我。

「沒有啦,妳多想了。」我搖頭一笑,心虛低下頭。

「說吧,發生什麼事了?」

「真的…沒有。」

「子夏,我們天天都跟對方在一起,難道妳是不是在隱瞞我,我會不知道?」

「好吧,我說。」今天的小喬,眼神特別有殺氣,我還是乖乖的招供好了。

 

  就這樣,我把和楚楚發生的事,全和小喬說了一遍。當然,我和孫子待了一整夜的事,我還不敢開口,要是提了,小喬一定拉著我去孫子那,非要他給個交代,不然就沒完沒了,但要是被孫子當眾回絕,也太難堪,還是找時間再說。

 

  我承認自己此刻面對愛情很軟弱,但…因為喜歡,所以甘願用曖昧的身分,留在他的身邊,陪著他、關心他,……愛著他。

 

「子夏,我知道妳很難受。我很抱歉,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妳,才會讓妳好過。但是,我會一直在妳身邊,像當初妳陪著我一樣。」小喬輕握著我的手,像是傳遞力量給我一般。

 「因為是多年的朋友,最後不管發生什麼,都會盡釋前嫌的。」最後,小喬這麼跟我說。

 

  事發後三個月,我鼓起勇氣約了楚楚,就約在那天大吵的義大利麵餐廳見面。距離約好的十二點,已經過了半小時,不知道楚楚會不會來?楚楚氣消了嗎?我不停的看著錶,難掩忐忑的等著。

 

  十二點四十分,一個穿著白色T-shirt上衣,藍色牛仔褲的女孩,推門進來。

 

「…是楚楚。」我的天,真想大叫。楚楚真的來了,可是好尷尬。

 

  楚楚拉開椅子坐下,沒有表情,只是翻開菜單,向服務生點了菜。

 

「小姐,請問您決定好餐點了嗎?」

「一份白醬培根義大利麵,不要放紅蘿蔔跟青豆。」

「好的,那飲料是?」

「美式咖啡,兩顆糖,不加奶精,謝謝。」

 「對吃還是一樣講究。」楚楚喝了口水,淡淡的說。

「呵呵。」乾笑兩聲。氣氛又陷入沉默。

「說吧,找我來什麼事?」

「還在生氣?」我怯生生的問。

「沒。」

「楚楚,我可以失去顏啟光,卻不能失去妳。」不管了,我豁出去了。

「妳小聲一點,別人聽到會以為我們是同性戀。」

「喔,可是,我是說真的。」我想過了,如果時間重來,我選擇楚楚。

「恩。」楚楚輕應了聲。

「楚楚…」

「好啦,我知道妳很認真。」楚楚嘴角露出淡笑。

 

  最後離開前,我看著店門前的梔子花。伸手摘了下來。

 

「黎子夏,妳不要每次都偷摘人家的花。萬一被發現怎麼辦?妳是想當第一個因為摘花,結果被扭送警局的人嗎?」

「楚楚,其實那天我看到了。」我拿起梔子花,湊近鼻子嗅聞,甜甜的,好香。

「什麼?」

「妳還記得嗎?高一期末考的前一天,我們三個人約在圖書館讀書。」

「記得,怎麼了嗎?」

「那妳還記得,顏啟光讀到一半睡著,我離開位置,去幫我們三個人買提神飲料的事嗎?」

「……」楚楚沒回話,我接著說。

「其實我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妳親了顏啟光的臉頰。」

「子夏,我不是故意要隱瞞妳我也喜歡啟光的事,只是…」

「我知道妳只是不想破壞我們三個人和諧的關係,所以才沒跟我坦白的。」也許我潛意識早就知道楚楚喜歡啟光,只是不願面對,才會試圖遺忘圖書館的這段記憶。

「我想說的是…如果妳還喜歡顏啟光的話,就勇敢告訴他吧。我會支持妳的。」

「謝謝妳,子夏。」久違了,和楚楚的擁抱。

「去追求幸福吧,楚楚。」我攤開楚楚的手掌,將剛剛摘下的梔子花,放在楚楚的掌心。

 

  ……也許,粉紅色梔子花該換人擁有了。

 

  失而復得的友情,更顯珍貴。我想,日後,我跟楚楚不會再爭吵了,至少,不會為"愛情"而爭吵。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腦子一直迴響,最後我跟楚楚說的那句話,我鼓勵楚楚,也鼓勵小喬追求幸福,那麼,我呢?

 

  孫亦嘉,你說,我該拿你如何是好?放心裡,免不了盼望,但盼望總讓人失望。想遺忘,又下不了決心,因為你總在我下了決心後,又給了我期許。

 

  我在愛與不愛掙扎間,成為大四生,…愛情依舊是零。在邁入大學生身分最後一個年頭,很倒楣的,我沒抽中住宿權,小喬知道我沒抽中,自願放棄從外地就學的優先住宿權。

 

  孫子和周明讓很早就決定在外租房子,根據他們的說法,自己在外租房子過,才叫上大學。於是兩個還沒上過大學的女孩,跟他們成為了新鄰居。

 

  說來也真剛好,一直住在這的潘佑森跟吳凱杰不約而同的說想要換個新環境,讓我不禁懷疑,他們會搬走,是受某人脅迫。而這個某人,正興高采烈的幫小喬搬行李。

 

「讓,孫子呢?」小喬剛搬進一箱行李放下,抬頭張望孫子的身影。

 

  聽到孫子兩個字,我身體瞬間僵了一下,隨即恢復鎮定,繼續幫小喬搬行李。…關於那天他的溫柔,還是那麼輕易就能讓我慌亂。

 

「不知道,一大早就沒看見。」周明讓聳了聳肩。

 

  晚上,我在自己的房間寫著小說,正當沒靈感停下休息的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

 

「誰?」

「子夏,是我。」

「進來吧,小喬。」

「在寫小說?」小喬看著我的電腦螢幕,笑著遞了杯飲料給我。

「恩,對阿。」

「我在這會不會打擾妳?」

「怎麼會?反正,我也剛好打算要休息。」

 

  一抬頭,看見窗外的下弦月,在夜裡閃耀著,像是一抹笑容。房東太太在門外種的夜來香已經綻放,微風吹來,花香味隨著飄進房間裡…。

 

「小喬,能問妳一件事嗎?」

「恩,妳問。」

「…對過去,妳釋懷了嗎?」

「…算吧。」小喬淡淡一笑,眼裡閃過一絲哀愁。

「那妳恨過他嗎?」

「恨過,但也感謝他。是他讓我明白原來愛情中也有苦澀,但也是他教我愛人。」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愛情的苦澀,妳還會選擇愛嗎?」

「會。也許過程辛苦,但是每一次的挫折,都是一種學習。」

「小喬,妳變得好成熟。」

「是嗎?如果戀愛能讓人變成熟,那妳什麼時候也成熟一下呢?」小喬調皮的問了句。

「……」我低頭不語。

 

  小喬見我許久沒有回應,站起身。

 

「要走了?」

「恩,讓要我陪他去買宵夜。」

 「子夏。」小喬在離開房間前,叫了我一聲。

「嗯?」

「一開始,我不想恨他,也不想討厭他,因為…我不想記得他。」

 

  這段話說的很輕,但卻讓我很震撼,深深的感受到,小喬當年內心的煎熬。

 

  正當我還沉溺在小喬帶給我的震撼之中時,門外敲門聲又響起。

 

「妳忘了東西嗎?」心想大概又是小喬,我打開房門,自然的說出口。

「什麼?」孫子愣在原地,笑著看我。

「…怎麼是你?」

「看看新鄰居,不行嗎?還是妳不歡迎?那我要走了喔。」

「孫亦嘉!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要他走也不是,畢竟我想見他,但…要他留下也不太方便,…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人,我只好站在房門口跟孫子僵持。

「我知道,我故意鬧妳的。這…給妳,我先回去了。」

 

  孫子把東西塞進我懷裡,我還來不及問他,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 面對愛情,最該先放下的,是自己堅守的尊嚴。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