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12

 

  關上門,我抱著小盆栽,走到電腦桌前,仔細研究。看來看去,除了瘦弱的樹幹,搭配幾片綠葉,沒有什麼特別。

 

  但那葉子,越看越眼熟…。…是梔子花的葉子!原來孫子整天不見人影,是為了找這個給我?!

 

  我將盆栽放在陽光充足的地方,並為它細心的澆上水…。

 

  隔天早上準備出門上課的時候,碰巧在樓下遇見孫子。

 

「昨天,謝謝你。」

「妳喜歡就好。」孫子淡淡一笑。

「你們兩個,昨天發生什麼事了嗎?」周明讓突然從我們背後出現,曖昧的看著我和孫子。

「周明讓,一早就這麼八卦。不是有事要跟他們說嗎?」小喬笑著看我一眼,轉移了話題。

「喔,對。我們之後應該會為了專題忙的不可開交,所以想說,趁那之前,在召集大家一起出去玩。」

「去玩?去哪玩?不會又是山上吧?」大家一起出去玩,我是很開心,可是,能不能不要是山上?又不是登山社。

「子夏,妳好厲害,妳怎麼知道的?」小喬一臉驚訝的看著我。

「別開玩笑了。快說吧,這次要去哪?」我揮了揮手,不理會小喬誇張的表情。

「沒開玩笑,真的是山上,阿里山。」周明讓笑著公佈解答,眼神誠懇,不像在開玩笑。

 

  …阿里山?雖然我是嘉義人,但我還真沒去過阿里山。

 

「孫子,你去不去?」周明讓對著孫子挑了挑眉。

「我沒意見。」

「子夏,妳呢?」小喬眨著水亮眼睫,期待的看著我。

「…我去。」…僵持許久,宣告投降。

 

  這次的阿里山之行,也約了已經畢業的霈伶學姐,學姐為了一起出遊,還特地向公司告假,還是老樣子,吃喝玩樂的夥伴一個也沒少,只是這次多加了新成員,豆芽和兩個學弟。

 

  不可免俗的搭了著名的阿里山小火車,他們興奮的欣賞沿途風光,我正襟危坐著,身為嘉義人都知道,小火車故障的頻率還蠻常的…。觀日步道,全長四公里,走到腿都痠了。最讓我捨不得離開的是,在觀景台看到的晚霞,美的令人驚豔,像一幅畫般。阿里山最著名的雲海,因為我們一行人睡過頭,所以錯失良緣,只好等下次機會。

 

  回到民宿,大家都癱坐在椅子上,我一個人走到民宿外的陽台,靜靜欣賞落日山景。

 

「很喜歡那片晚霞?」孫子走到我身邊,笑著問我。

「恩。」

「那跟上次的夜景比起來呢?」

「…都很漂亮阿。那天,謝謝你。」雖然那天夜景,在我眼裡模糊一片,但我想,它一定也是美不勝收。

「妳最近很喜歡跟我道謝。」

「是嗎?」

 

  …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好像沒錯。

 

「你們兩個最近好像有很多悄悄話要說?」擾人的蒼蠅,周明讓飛來了。

「也沒說什麼。」我快速離開現場,不想留下把柄。

 

  隔天,繼續走訪我們計畫好的行程,看著阿里山神木倒在一旁,突然有些感傷,守護了幾百年,最後還是不敵命運。這是不是也意味著,無論我再怎麼執著孫子,終究也會輸給命運?因為命運中,並沒有安排我們相愛…。還好,下午要去逛的老街,可以讓我拋開敏感的思緒。

 

  阿里山,最終站‧天長地久橋。看著他們一對對甜蜜的走上橋,我想,這才是他們來這的目的吧。

 

「孫子,你要去哪?」我站住前方的孫子。

「都大費周章來這了,當然要走走看。不過,我想要嘗試不一樣的走法。」

「什麼?」不一樣的走法?難道是要倒立走嗎?

「地久‧天長。」孫子真摯的看著我,眼神透露出認真。

「你聽過天長地久橋的傳說嗎?」……我撇過眼,扯了另一個話題。

「沒。」

「傳說兩個人只要手牽著手一起走,就能夠天長地久。你一個人走,恐怕會單身到天長地久喔。」

「那妳陪我走吧。」再一次,他笑著將手伸到我面前,就像舞會那天一樣。

 

  現在雖然是秋天的季節,但炎熱的暑氣,還沒消散,樹上的蟬此起彼落,而我的耳邊,只剩下孫子的地久天長在耳邊迴盪……。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慌亂心跳,因為那種喜歡,是那麼的深刻。……沉默了許久,就在孫子要收回手的前一刻,我緩緩走上前,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他輕輕牽起我的手,並肩走向屬於我們的地久天長。

 

  他不是人群裡最閃耀的,甚至距離我的理想型,差了一大截,但是,他就是有種魔力,讓我移不開視線,忍不住想要多靠近、多瞭解一點,於是就這麼喜歡上了。而喜歡這種情愫,是那麼沒有根據,一旦喜歡上,就會死心蹋地,即便,他從不表明他的心…。

 

  我是傻,執著一個得不到的愛情,就算只是好朋友……。

 

  傻,是每個女人面對愛情的通病,即使最後遍體鱗傷,只剩一個人獨自療傷,流著淚喊著下次再也不要愛了,但當愛情再次來臨,卻還是奮不顧身再愛一次。這就是傻女人,而我,恰好也是這樣的女人。

 

  開學第二個禮拜,系上召開系週會,宣佈有飯店業的實習計劃,並只提供給大四生參加。

 

  大四了,是該好好面對未來的時候,如果愛情努力沒有結果,那我也該為自己努力了。

 

「子夏,妳非去不可嗎?」小喬拉住我正要拿報名表的手。

「有個磨練自己的機會也不錯。」

「可是妳要去台北實習,我們就不能天天在一起了。」

「我下學期就回來了,況且,我會跟你們保持聯繫,一起進行專題。」

 

  小喬知道說服不了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放人,但我想,她一定會再找人來說服我,果然,周明讓不久後就來找我。

 

「來幫小喬說服我的?」我看著周明讓站在我對面很久,卻一直沒有開口,我闔上日本經濟學的課本,抬頭問了句。

「妳說呢?」周明讓無奈的拉開椅子,在我前面坐了下來。

「我決定的事,就不會再改變。再說了,也是時候該為自己打算了。」

「子夏,妳是為了避開孫子吧?」周明讓挑明了說。

「…也許。」我不否認是想利用這機會避開孫子,因為不想讓感情在這麼僵持下去,分開讓彼此重新思索對方在自己心裡的定義也是好的。

 

  周明讓知道說服不了我,聽完我的話後,識趣的離開了。

 

  孫亦嘉,當你得知我要離開,你是怎麼想的?是開心?還是……有點不捨呢?我看著左前方跟潘佑森聊的盡興的孫子,卻始終沒有勇氣開口詢問他的想法,也許,是害怕答案會令我失望吧。

 

  九月底,離開的前一晚,孫子敲了我的房門。

 

「明天幾點出發?」

「八點,在教學大樓前的廣場集合。」我坐在床沿上,看著坐在我電腦桌前的他,我們距離很遠,卻能聽清楚彼此的聲音。也許,這就是適合我和孫子的距離,距離雖遠,但還能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存在,心卻也不至於因靠近而受傷。

「恩。」

「你沒有話跟我說?」

「…再見。」

 

  再見?再也不見;再次相見。我不敢去猜想孫子說再見的背後涵義,只能懦弱的選擇自己想要的意思。

 

  隔天一大早,我在小喬他們的目送下,離開了學校,來到我完全不熟識的台北。

 

  一個人來到陌生的地方,難免有些膽怯,但,既然是自己選擇的,也只好提起精神好好面對。

 

  深呼吸一口氣,我俐落的綁上馬尾,穿上唯一的白色襯衫、黑色窄裙,低跟高跟鞋,正著裝完畢時,員工宿舍的門把突然有聲響。

 

「妳好,初次見面,我也是新來的實習生,我叫董嘉婕,妳也可以叫我嘉嘉。」她看起來有些緊張,一進門就急著介紹自己。

「妳好,我叫黎子夏。」我笑著,幫她把行李提進門。嘉嘉給我感覺還不賴,是個跟豆芽一樣俏皮可愛的女生。

「謝謝妳。」

 

  後來談話間,才知道嘉嘉是餐飲管理系的大四生,住在桃園,是我在這的新室友,也是第一個認識的好朋友。

 

  看著嘉嘉的笑容,突然間,我有點想念小喬了…。

 

  第一天只是單純的認識飯店環境,我和嘉嘉很幸運的被分在同一組,負責櫃檯接待的部份。

 

  每天有嘉嘉作伴,晚上固定和小喬線上Skype,聽著小喬說著班上最新八卦,還有對周明讓的小抱怨,日子過得還算充實。

 

  看著桌上的月曆已經翻到了十一月,這才發現原來我來到台北已經生活了兩個多月了,這兩個多月,瑣碎繁忙的工作,讓我對孫子的思念少了些,不知道他好不好?雖然每天固定和小喬聊天,但小喬總有意無意的避開孫子的話題…。而我和孫子,也一直沒有聯絡。

 

  十點多,手機鈴聲響起,來電顯示…孫子。

 

「子夏。」睽違兩個月的聲音,一直沒有湧現的思念,卻這在此刻,快要吞噬我。

「嗯?」

「現在打給妳,會不會打擾妳?」

「不會。怎麼了嗎?」

「那妳現在方便來飯店前的噴水池嗎?」

 

  噴水池?我拉開房間的窗簾,果然看見孫子站在那,那雙眼正好跟我對上。

 

「你等一下,我馬上出去。」匆匆掛了電話,隨手拿了件外套。

「子夏,這麼晚了,妳要出門?」嘉嘉叫住了我。

「恩,去見個人。」

「男朋友?」嘉嘉曖昧的看著我。

「…不算是。」

「快出門吧,別讓他等太久。」嘉嘉笑著催促我,最後更直接把我推出門。

「……」我紅著臉,快步趕往噴水池。

 

  我不知道孫子為什麼突然跑來了?可是我心裡,其實很開心他來找我。一瞬間,我明白了件事,…原來,距離再遠,喜歡還是不會改變。

 

「你…你怎麼來了?」

「妳可以慢慢走,我又不會離開。」孫子看著我因為奔跑,而泛紅暈的小臉,忍不住笑說。

 

  孫子拉著我,走到噴水池外圍的石椅前…。

 

「坐一下吧。」孫子體貼的為我擦去石椅上的些微水漬。

「恩。」我點頭一笑,在孫子身邊坐下。

「你還沒說,你怎麼跑來了?」一直等到呼吸恢復平順,我才又開口。

「如果我說因為想妳,妳信不信?」孫子看著我,非常認真。那雙深邃的眼,流露出的眼神,跟以前的眼神不太一樣。

「……」聽到這個答案,我感覺到心臟突然緊縮,全身僵硬,無法做出反應。他來,是因為他想我?怎麼可能…。

「大家都很想妳。」後來,孫子這麼說。

「…我也很想他們。」

「這個是要給妳的。」孫子將一直拿在手上的粉紅色紙袋遞給了我。

「這是什麼?」我伸手接過,開心的正要拆開。

「等我走了,妳在打開吧。…我差不多該走了。」

「…恩,好。」相聚的時間,總是短暫的。

 

  孫子起身,背對著我,頭也不回的走。

 

「孫子,我………。」忍不住,我開口叫住了他。

「嗯?」

「……很想你。」我輕輕的說出三個字,聲音沒有傳到他耳裡,只有我心裡聽的到。

 

  我笑著,揮了揮手,知道他只看見我嘴唇在動,卻不知道我說了什麼。突然間,他跑向我,將我抱在懷裡。

 

「我想妳,真的。」

 

  星空下,那句我想妳,一直在耳邊迴盪著,紛亂鼓噪的心跳聲,還有,他懷裡的炙燙的溫度,一切竟虛幻的像夢。

 

 

 

 

 

【 幸福總是忽遠忽近。愛情在遠處,你拼命追尋;愛情在手中,卻時時害怕失去…。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