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14

 

「孫亦嘉,如果哪天你看見散發濃郁香氣的豔紅色梔子花,你會怎麼辦?」

「我會裝做沒看見。」

「那如果是香甜氣味的粉紅色梔子花呢?」

「比起粉紅色梔子花,我更喜歡白色梔子花的自然清淡香氣。」

 

  聽見他的回答,一直在嘴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不顧機場的人來人往,我跑向他懷裡。

 

  紛亂的心跳漸漸恢復平穩,我離開孫子的懷抱,將紙袋裡的白色梔子花,放進他寬厚的掌心,雙手將他的手與梔子花一同包覆起來,然後墊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輕輕留下一吻,隨即轉身離開。

 

  一切來的突然,我甚至沒有思考,就這麼行動了,我想……在一旁觀看的小喬跟讓應該也看的目瞪口呆,因為我在入境前,隱約聽見了一聲慘叫,不用多想,那聲慘叫肯定是周明讓的,為什麼不用回頭看也能知道是他呢?因為世界上沒有人的慘叫,可以比他的更難聽。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行動派的人,讓我失控的第一個人是他‧孫亦嘉。

 

  道別的時候,我不喜歡回頭,因為看著對方的背影,會讓我覺得感傷,所以我從不回頭,今天壞了原則,而讓我壞了原則的人,還是他‧孫亦嘉。

 

  即使相隔了幾千里,我想我依舊會喜歡著你……。

 

「孫子,你跟子夏在一起是什麼時候的事?在一起多久了?怎麼都沒跟我說?你半個字都不透露,真不夠意思。」回過神的讓在一旁忿忿不平,急著追問更多的細節。

「我跟子夏沒在一起。」

「……啥?沒在一起?那剛才的擁抱跟親吻,難道是演戲?還是我眼花?」聽到孫子的回答,讓驚呼的更大聲了,連小喬對他翻了幾次白眼都沒瞧見。

「道別而已。」孫子意味深長的笑了聲,然後這麼回答著。

「你當我傻了?…你們明明就不只是朋友。」

「不只是朋友?!……也許吧。」丟下話後,孫子轉身離開。

「孫子,你去哪啊?」讓在孫子背後,大聲喊了句。

「吃飯,要不要跟?」孫子依舊走著,沒回頭。

「你請客。」準備飽餐一頓之餘,讓還不忘拉著小喬的手一起離開,算他還有點良心,知道享樂要帶上小喬。

 

  等待孫子將車開來的空檔,讓忍不住在機場大門前,問了身旁的小喬,他想半天,仍想不出結果的問題。

 

「小喬,最後子夏問孫子的那個問題,妳聽的懂嗎?」

「哪個問題?」

「就是紅色梔子花那一段。」

「說你傻還不信。紅色跟粉紅色梔子花,分別代表著不同類型的女人。」

「那白色梔子花是……?」答案很明顯,但讓還是不知道,就說他是真傻。

「代表著子夏。」

「所以孫子說,不管紅色、粉紅色,他還是比較喜歡白色梔子花,意思是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他只喜歡子夏,對嗎?」

「還好,至少還不是笨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小喬鼓勵一笑。

「直說就好,幹麻還搞的這麼咬文嚼字?害我有聽沒有懂。」讓忍不住埋怨了句。

「這不是咬文嚼字,這是"浪漫",浪漫兩個字,會寫吧?」

「會,當然會。……那我們是不是也該…浪漫一下?!」讓摟住了小喬的肩膀,那不懷好意的笑容,說有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都快變老夫老妻了,少跟我來這套。」小喬架了記暗拐子,但臉上的甜蜜笑容,依舊掩不住。

 

  小喬接受讓的告白,也已經兩年多了,這兩年下來,雖然偶爾出現磨合、爭執,但他們依舊沒有捨棄這段感情,反而是越吵越甜蜜,真是名符其實的歡喜冤家。

 

  這樣吵吵鬧鬧的感情好像也不錯,至少生活中不會太枯燥乏味。

 

餐廳

「孫子,你不想留下子夏嗎?」嚥下了最後一口牛排,讓含糊不清的問著。

「想。」

「那在機場的時候,你幹麻不留下她?你明知道只要你開口,子夏會為你留下的。」

 

  如果那時候,孫子真的開口要我留下,我會嗎?答案是……肯定的。只是,那時候,他終究沒有開口。

 

「如果子夏為我留下,我會恨我自己。」

「為什麼?」

「我不想讓子夏心裡有遺憾。我相信去日本留學,是她歷經幾番掙扎後,才下定決心的。既然是她好不容易才決定的事,我又怎麼能因為我的自私而留下她呢?」

 

  孫亦嘉這個笨蛋,總是為我著想,就算他偶爾自私一下,其實也無所謂的。

 

「你不怕她喜歡上別人?」

「如果一開始心不在我這,我做再多的事,也留不住她。」

「你說的也沒錯。但是你真的一點都不會擔心嗎?萬一未來,子夏遇見更好的男人,那你怎麼辦?」

「未來的事,不是擔心,就能夠防範未然。我能做的,就是把握現在。我不管未來怎麼樣,至少子夏的心,現在在我這。」孫子把玩著,我在機場遞給他的那朵梔子花。

「……」第一次見到孫子對感情充滿自信的模樣,讓不禁有些驚訝,因為自從他認識孫子以來,孫子從沒對感情如此坦然。

「再說了,我從不認為,會有其他男人,比我更適合子夏。」話說完,孫子瀟灑起身走向櫃檯付賬,留下一臉呆樣的讓,傻在原地。

 

  看完小喬寄過來的E-mail,信裡詳盡的對話內容,我想我此刻的臉蛋,肯定紅的不像話,那個對我的感情,總是閃躲的孫亦嘉,會說出這種話?還是小喬故意鬧我的?……但是,小喬不像是會開無聊玩笑的人。難道是…周明讓?不太可能,他那不靈光的腦子,應該想不出這個方法。

 

  為了孫亦嘉的這一段話,我思考了三個禮拜,都沒有得到合理的推斷,於是我放棄揣測。如果真的是他說的,那麼我也無法反駁,因為孫亦嘉是對的,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我,正因為如此,我無法輕易放棄對他的喜歡。

 

  轉眼間,在日本也快一年了,所幸適應情況還算不錯,從一開始的想念台灣,到後來的習慣日本。

 

  每天晚上,我都固定和小喬他們保持聯繫,當然還有他…孫子。如果沒有他們聽我訴苦,我大概待不下去了。

 

  我翻了翻桌上放的日曆,打算等日本放新年假期的時候飛回台灣,算了算有十幾天的假期,總算可以和他們聚聚了。

 

  時間來到十一月,這時候台灣大概還留有一點點的暑氣,而日本已經降下了初雪,一個人的冬天,感覺特別的寒冷,這讓我越來越思念在台灣的朋友們。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我在心裡默默倒數著回去的日期,不知道為什麼,孫子的消息莫名的越來越少了,這讓我更加急切想回台灣,是的,我很想念他。我以為,我會愛著他直至夏末,可是入冬了,我卻依舊將他留在心裡。

 

  等待沒有白熬,日本進入了新年假期,學校陸續放長假,而我已經訂好了機票,等一切整理好,就回到那個我熟悉的地方。

 

  三天後,我沒有通知任何朋友我回來的消息,為的是給他們一個驚喜。儘管我搭的是最早班的飛機,回到嘉義也已經下午時分了。

 

  剛走到轉角,一股香氣撲鼻而來。…空氣中瀰漫著這股香氣,是我熟悉的味道,那是梔子花的香氣。

 

  我循著花香走,沒想到卻走到自己家門口。原來,孫子送我的梔子樹,已經開出花朵了。

 

「媽,我回來了。」我笑著,熟練的打開家門。

 

  不久廚房傳來鍋子摔落地的聲音,大概是我準備的這個驚喜太震撼了。

 

「妳怎麼突然回來了?」媽拿著鍋鏟衝了出來,臉上全是驚訝。

「想妳就回來了。」我放下行李,開心擁著我那可愛的媽媽,還像小時候那樣,在媽媽懷裡撒嬌。

 

  年紀越長,經歷越多,才知道原來「天真」,是最難得可貴的東西。

 

  那晚,飯桌上依舊是我最愛吃的家常菜。爸媽臉上的滄桑似乎又多了許多,大概是為我獨身在日本的事操心不少。

 

  我已經不是當年可以只為愛煩惱的年紀,是該獨當一面好好思索未來的人生。這是我回到台灣,第一個體悟。

 

  入夜,家人們都睡了。我習慣睡前上網收信,今天也不例外。一登入信箱收信,就看見小喬寄來的信件。內容是三天後要舉辦大學同學會,美其名是同學會,但其實是我們幾個要好的朋友所訂下的聚會,地點在花蓮。

 

「好久沒有見到他們了,去看看也好。」打定主意後,我關上了電腦。

 

  隔天一早,我向媽媽提起同學會的事,媽媽嘴上雖然叨念著舉辦的突然,但也沒有阻止我出遠門的意思。

 

「那個人會去嗎?」

「誰?」我走到餐桌前,為自己倒了杯開水。

「那個送妳盆栽的男生。」媽媽指了指門外已長高許多的梔子樹。

「……」聽到媽媽的話,我將剛喝進口中的開水,全噴了出來。

「嘖嘖,都多大了,還不會喝開水。」媽媽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說。

「…怎麼突然提到他?」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年頭要追女生,不是送花而是送盆栽的人,實在很少見。」

 

  我微笑著,想起孫子送盆栽給我的那天,他…還好嗎?

 

「子夏。」媽媽喚了喚想得出神的我。

「嗯?」

「如果覺得不錯,就帶回家給媽媽看看吧。」

 

  同學會舉辦的前一晚,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不經意又想起了那個人,心裡湧現的酸澀,讓我坐起了身。

 

  你相信嗎?當你真的很思念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會為他落下眼淚…。我握緊手中和孫子唯一的合照。眼角的淚,不停的湧現。是的,我想念那個人,想念那個我很愛,但卻不敢肯定他現在是否也依舊愛著我的男人。

 

  照片中的情景,是舞會那天,孫子掌心的溫度好像還留在我手裡一般。如果不是吳凱杰託攝影社的人幫我們拍照留念,我大概會誤以為,和孫子共舞,只是我夢中的一個美麗片段,雖然畢業典禮那天他將照片交給我的表情,好像在說:「不用痛哭流涕感謝我。」的欠揍表情。現在想起他那痞子樣,我還真懊悔當初怎麼沒上前揮他個兩拳…不過,還是很謝謝他。

 

  那天,不是夢,我確實是孫子的灰姑娘,一夜魔法的灰姑娘。

 

  我走到窗邊,看著樓下盛開梔子花,思念,越來越濃了…。許久沒有見到他了,不知道他的身邊,會不會已經有了其他的女孩?如果有,我該怎麼辦呢?笑著祝福?還是…黯然離開?

 

「為什麼你沒有想過要來找我呢?不是說喜歡的嗎?」我輕輕嘆了一口氣說。

 

  我不明白,為什麼每每遇到愛情,我總是傻的無可救藥?總喜歡想一堆問題,來讓自己煩心?總喜歡被傷得徹底後,才知道沒有真心?

 

  所以我說討厭愛情,卻又渴望愛情。因為,人是矛盾的。

 

  越接近相聚的時間,心裡越是忐忑,我害怕我想見的人沒有來,也害怕…他牽著另一個女孩來參加。

 

  懷著忐忑的心,我搭車前往花蓮。一抵達集合地點,最先發現我身影的,依舊是我最要好的姐妹‧小喬。

 

「子夏!」小喬以跑百米的速度奔向我,和我緊抱著。

「好久不見,喬。」看著小喬亮麗如昔的臉蛋,我的臉上才終於有了笑容。

「真的好久不見,什麼時候回來的?」小喬鬆開了懷抱,改緊緊拉著我的手,帶著我走向前方的人群。

「三天前。」

「這次會待在台灣很久嗎?我們好久沒聚聚了。」

「下禮拜才會飛回日本。要聚聚是可以,不過妳不用上班嗎?」

「為了妳,我可以向公司請假,難得妳回來嘛。」

「平常要妳請假跟我約會,妳還不願意,怎麼子夏回來,妳就願意請了?真是偏心。」酸溜溜的插話聲在耳邊響起。

「讓,好久不見。好久沒聽到你們這對歡喜冤家拌嘴了,還真是想念。」我朝著讓微笑說。

「妳想念的,應該不只我們吧。」周明讓那討厭的擠眉弄眼表情又來了,還真夠欠打的。

 

  空氣凝結在這一瞬間,嘴在笑,但眼裡的笑意只剩下黯淡…。

 

 

 

 

 

【 一個人,若是認真愛了,便只對那人真心真意…。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