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Chapter 15

 

「周明讓,你少說兩句。」小喬發覺我表情不太對,狠狠瞪了周明讓一眼。

「我是說,子夏想念的還有柔柔他們阿。」周明讓趕緊補了一句,化解氣氛。

「算你轉的快。」小喬輕哼一聲,帶我走向柔柔他們那。

 「柔。」我笑著,朝柔揮了揮手。

「子夏。」柔柔開心伸手擁抱著我。

「一切都好嗎?」千年不變的開場白。

「很好。」柔柔看了前方的吳凱杰一眼,向我點了點頭。

 「要敘舊等到了民宿在敘舊吧。」周明讓看著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寒喧,終於看不下去,開口提議。

 

  一行人才甘願的提起行李,往計程車的方向走去。

 

「讓還是沒變。」我看著讓指揮的背影,說了句。

「是阿,依舊的愛發號施令。」小喬摟著我的肩膀,和我相視而笑。

 

  小喬也沒變,一樣的好默契。眼睛環視了周遭人的臉孔,幾乎全員到齊了,只是那個牽動我心弦的人…缺席。

 

「子夏,妳心裡還裝著他,是嗎?」

「或許吧。」

「子夏…」

「你們怎麼還不走?」周明讓突然插話,打斷了小喬原本要說的話。

「想走,可是沒人提行李,走不動。」小喬沒好氣的回了句。

「我這不是來幫妳們提了。」周明讓哀怨的提起我和小喬沉重的行李走在前頭。

「能有個人疼,還算是幸福的。」我輕輕拍了拍小喬的手。

「那什麼時候也有個人疼疼妳這個傻瓜呢?」

「喬…」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不過還是等到了民宿在說吧,不然有人又要碎唸了。」小喬笑著指了指,眼前垮下臉看著我們的周明讓。

「說的也是。」

 

  大家各自提起行李回房,又重新回到民宿大廳閒聊。

 

  突然,一男一女並肩走進民宿,那登對的樣貌,吸引住大家的目光,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只專注的看著他們。

 

  正要下樓的我僵在樓梯間,瞪大雙眼的看著他們。

 

「子夏,怎麼了嗎?」身後的小喬看見我沒動作,順著我的目光看去,也瞧見了他們的身影。

 

  肩膀傳來一股力量,像是要我堅強。我回頭,看見的是小喬溫暖的笑容。

 

「我想一個人回房間休息一會。」

「…好。」小喬有些不放心,但看了我堅持的模樣,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我會沒事的。」大概吧…。

 

  回到房間,我坐在面向海的椅子上,不自覺發起了呆。比起台南的海,花蓮的海洋更美,只是,我的腦海卻還停留在剛剛的畫面。

 

「我早該想到會是今天這樣的結局。」我輕輕嘆了氣,只是沒想到站在孫子旁邊的竟是林宥晴。

 

  仔細想想,他們重新在一起,好像也沒什麼好意外的,林宥晴條件那麼好,再說兩個人也曾經相愛過,多年尋覓後,發現彼此才是心中摯愛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是我太傻,總以為不可能,所以現在才這麼難受…。

 

  終於,進入結局的最終章了嗎?我的盛夏梔‧子‧戀。不管怎麼樣,是我們緣分不夠,才錯過了彼此,無法怪罪誰。

 

  腦子裡,重新回憶起和孫子過去的種種,他的每個微笑,每次似有若無的溫柔…,等回憶完,這個人,將永遠被我放在心底。

 

「子夏。妳…還好嗎?」小喬小心翼翼的走向我。

「很好。」我轉過頭牽強一笑。

「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為什麼妳心裡明明難過,卻還要瞞著我?」小喬蹲在我面前,輕輕握住我的手。

「我沒…」

「子夏,妳還記得嗎?大一那時候,我失戀搭夜車去找妳的事?」

「……」我點了點頭。

「那時候,妳不也一直陪著我嗎?現在,換我陪陪妳,好嗎?」

 

  聽完小喬的話,那被我強留在眼眶裡的淚,撲簌撲簌的直落下。小喬,妳一定不知道,此刻妳的出現,對我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存在。

 

「是我太傻,不該傻傻相信,我離開台灣後,他還會只愛我一個的,對嗎?」

「傻,是因為妳深愛過。喜歡一個人不簡單,放下一個人也不容易。」小喬擁著我,在我耳邊輕聲說。

「也許…,他從沒愛過我,是我傻傻愛著他。」

 

  第一天與大家的晚餐聚會,我缺席了。原因是,這雙哭紅的眼會招來太多的關切,而我不想再被人揭開傷疤。

 

  一直等到大家都睡下了,我才走出來透透氣。我站在二樓的前庭,看著滿天星斗,想起了某個時刻,我也是像這樣帶著淚仰望星空。…回憶很多,但每個回憶都有他,誰能告訴我,這時候該怎麼辦?

 

「我以為妳缺席呢,黎子夏。」最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好久不見,孫亦嘉。」我低下頭,沒有轉身看他。

「妳為什麼沒跟大家一起吃晚餐?」

「…我累了,先回去睡了。」

 

「黎子夏!妳還想讓我們彼此錯過多久?三年?還是十年?」孫子抓住我手臂,不打算讓我輕易離開。

「我真的累了。」身體累,心也累。

「有些人錯過了,就再也不可能了。」

「我知道。」因為我們就是。

 

  孫子將抓住我的手往後一拉,我瞬間失去重心,整個人往後跌,正巧困在欄杆與他懷裡之間。

 

「我沒打算讓我們彼此再錯過一次。未來會變得怎樣?我不想猜,也不願思考,我只知道,自己不想再錯過妳。」孫子輕聲一笑。

「……」我愣愣抬起頭,被孫子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妳哭過了?」孫子仔細的看了看我哭紅的眼睛。

「…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從雙眼紅腫的程度來看,我想妳還喜歡著我,而且喜歡不比當初少。」

「你不說清楚,那我要走了。」我推開他的手,懶得理他的推論,就算他的推論正確,又能怎麼樣?事實是他有了林宥晴,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

「我知道妳看見了。」

「什麼?」

「妳看見我和林宥晴一起來到這裡,所以妳哭了,因為我身旁的人不是妳。對嗎?」

 

  我緊閉著唇,沒有說話,因為承認太丟臉了…。

 

「我們沒有在一起。她跟我永遠都不可能。」

「……」

「其實我去過日本找妳。」

「…什麼時候?」

「昨天。本來想親自跟妳說同學會的事,然後在一起飛回台灣參加同學會,沒想到妳提早回來了。所以我又趕今天早上的飛機飛回來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特地去找我。」

「等我趕到集合地點的時候,大家已經走了,正當我要開車到民宿找你們的時候,又碰巧遇見跟我一樣遲到的林宥晴還有…豆芽,所以我們就一起過來了。」

「豆芽?可是我那時候明明沒看見她。」我思索了一下記憶,真的沒有豆芽的身影。

「那是因為她走在我和林宥晴後面。妳只看一下就轉身走了,當然沒看到豆芽。」

「那你怎麼不追上來解釋清楚?」還害我哭了這麼久。

「我想知道,妳是不是還喜歡著我。」孫子看了眼我的雙眼,唇邊的笑意越來越深。

「奸詐。」我輕哼一聲,別過臉。

「眼淚騙不了人,這是最快也最真實的答案。」孫子擁著我,將頭抵在我的肩上。

 

  孫子突如其來的懷抱,讓我僵在原地,他的氣息離我好近好近,近到我又要跌進他的溫柔陷阱。這陷阱背後,埋藏的是萬丈深淵吧,如果陷進去,怕再也不能脫身。我的心,還能承受多少次重擊?

 

「我沒讓她們其中一個坐在副駕駛座喔。」

「……」真是無言以對,這麼好的氣氛,扯到副駕駛座幹嘛?我只差沒翻白眼。

「那個位置是妳的。我的意思是說,我還喜歡妳,黎子夏。我喜歡妳,卻不想讓妳感到壓迫,於是,這些年來,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喜歡著。」

「恩。」我點了點頭,伸出顫抖的手,緊抓著孫子的衣服。

 

  雙手顫抖,不是因為冬天的寒風吹得我發抖,而是等待多年的愛情,終於有了回應,隱藏不住心裡的激動。

 

「妳抱著我,代表同意成為我女朋友了?」

「當然不是。我愛你這麼久了,當然不能這麼輕易就答應。」我抬起頭,揚起笑靨,說的理所當然,緊抱著孫子的手還不願意放。

「這麼難搞?妳不怕我不追了?」

「那就算…」''''還沒說出口,就被孫子搶了話。

「騙妳的。」孫子輕輕吻了我的額頭說。

「你為什麼偷親我?」雖然滋味還不錯。

「我是正大光明。」

「你什麼時候變得跟周明讓一樣了?一樣的油腔滑調。」

 

  嘴上這麼說,可是孫子那讓人甜進心裡的舉動,臉上不自覺的燦爛笑容,卻出賣了我此時此刻的喜悅。

 

「偶爾換個態度生活也不錯。」

 

  孫子牽著我的手,走到一旁的搖椅坐下。

 

「你過得好嗎?」我倚在他的肩上問著。

「一切都好。妳呢?」孫子脫下外套,披在我肩上,寬厚的手掌擁著我的肩。

「剛開始很想念你們,後來漸漸習慣日本的生活。」

「那就好。」

「對了,當初你給我的梔子樹,已經開花了喔。」

「都十一月了,花還沒凋謝?」

「大概是近幾年氣候異常的關係,所以花期延長了吧。」

 

  一整晚,我們很親暱的依靠著彼此,雖然我們還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不過我想…大概很快就會是了。

 

「這是我們第三次一起看日出了吧。」我看著遠方漸漸露出宛如魚肚白的天邊。

「是阿,第一次在海邊,第二次是在嘉義某個半山腰上。」

「原來你都記得。」

「妳不也是?」孫子笑著,又將我摟進他懷裡幾分,大概是怕我被早晨的冷空氣凍著。

 「我就說這裡磁場不太尋常,妳偏不信。」背後傳來悠悠的聲音。

 

  我認出是周明讓的聲音,連忙從孫子懷裡跳起身,但孫子又把我拉回他懷裡。

 

「啊!你們…?」小喬見到我們親密的身影,尖叫了一聲。

「妳是想叫醒大家,讓這段好不容易有進展的愛情又幻滅嗎?」周明讓快速摀住小喬的嘴。

「當然不是。只是…怎麼會?」

 

  不只是小喬無法料想,連我也想不到,怎麼幾個小時前哭得肝腸寸斷的人,現在竟然甜蜜依偎在始作俑者懷裡?

 

「喬,我晚點再跟妳解釋。」居然被小喬跟讓撞見,我真是…沒臉見人了。

「半夜要約會可以,麻煩先留個紙條,她一醒來沒看見妳的身影,擔心妳出事,拼命的狂打電話,逼我跟她一起出來找妳。」周明讓一臉哀怨的看著我說。

「喬,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不難想像小喬的慌張神情,因為如果是我,發現小喬無預警不見,也會這麼慌張的,而這就是好朋友,時時牽掛彼此。

 

「沒關係。」小喬諒解一笑。

 

  後來,我們四個人趁著大家熟睡之際,一起去吃了早餐,順便簡略了交待我和孫子現在的情況。當然,孫子大半夜跑來嘉義陪我整夜那段也說了。看他們的表情從錯愕到理解的微笑……。

 

「你們的感情還真是複雜的讓人無法理解…」周明讓聽完,下了定論。

「不過,幸福就好。」最後,小喬補充的說。

 

 

 

 

 

【 也許,我的愛情,比別人還要波折,但惟獨這樣才能彰顯,幸福的難得可貴,不是嗎?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