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後記

 

  在日本跟孫子成為鄰居,一起生活了半年後,就在七夕情人節的前夕,我和孫子搭機返回台灣,為的就是見證周明讓的求婚,那近半年來一封封電子郵件的密切往來,成敗就在這個週末了,跟讓討論了許多求婚計畫,我跟孫子一致都認為,回到幸福原點求婚,是個最好的點子,於是求婚計畫,便這麼定下了。

 

桃園國際機場

 

「讓。」孫子看著遠方的身影,喊了一聲。

「孫子,子夏。你們終於回來了。在日本,一切都好嗎?」周明讓看見我們,快歩向我們跑來,開頭免不了寒喧幾句。

「當然。」孫子笑著,攬著我肩膀的手又收緊了一些。

「你那計畫行不行啊?」我皺著眉,深怕這傢伙出個什麼紕漏,讓一切都泡湯。

「有你們兩位軍師出馬,應該沒問題。」周明讓心虛的笑了一聲,看樣子也沒什麼把握。

「小喬的幸福,全賭在你手上了,有自信點。」孫子伸手捶了下周明讓的胸膛。

「讓,你開車送孫子回去吧。」我提起自己的行李箱,要往另一個方向走。

「要去哪?」孫子一手拉住我的手臂,不讓我走。

 

  自從在一起後,孫子偶爾會流露出大男人的模樣,不過這樣的孫子,好像也挺有魅力的。

 

「我想回嘉義看看我爸媽。」

「不是說好一起回去的嗎?」孫子牽緊我的手,將我重新拉回他身邊。

「誒,等等,你們現在是在演哪齣?我怎麼有看沒有懂?」局外人周明讓開口發問,一臉疑惑。

「讓,送我們去桃園高鐵站吧,我們要先回嘉義一趟,明天我和子夏在一起來台北跟你們會合。」

「孫亦嘉,你真的要跟我回嘉義?」

「當初不是跟妳爸媽說好了,回國就去嘉義見他們,怎麼能說話不算話?快打電話跟家裡說一聲吧。」

「…好吧。」

 

  看他堅定的眼神,我知道說什麼也改變不了他的決定,只好認份的走到一旁撥電話回家。

 

「孫子,去嘉義,應該不只是見子夏的爸媽,那麼單純吧?」讓意有所指的曖昧一笑。

「你說呢?快去開車來吧。」孫子推了推周明讓,催促著他。

「看來你們也好事將近了喔,要不要一起求婚?」周明讓順勢提議。

「……」孫子淡笑,沒有回答。

 

  抵達嘉義的家,已經晚上七點多,一從計程車下車,就看見爸媽早已站在家門口,等著我們。

 

「爸、媽,我回來了。」我笑著撲進他們倆的懷裡,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總覺得爸媽好像比上次見到的模樣,又蒼老了幾分…。

「叔叔、阿姨。」孫子恭敬的朝爸媽點了一下頭。

 

  我看他那微微緊張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又不是女婿見岳丈、岳母,這麼拘謹也太怪異了。

 

「孫子,一路辛苦了,快進來家裡坐。」

「是阿,孫子,阿姨還親手做了你愛吃的菜喔。」

「謝謝阿姨。」

 

  我呆愣的看著爸媽親暱拉著孫子的手進屋,嚇得遲遲沒有移動腳步,誰來告訴我,現在是怎麼回事?怎麼我爸媽對孫子,比對我這個親生女兒還親?我媽居然還知道孫子愛吃什麼菜,這不是太詭異了嗎?

 

  飯桌上,爸媽不停的往孫子的碗裡挾菜,你一言我一語的叮嚀他多吃點,殷勤的好像孫子才是他們的兒子。

 

「爸、媽,你們怎麼也跟著我喊他孫子?」

「這樣喊比較親暱,孫子,你說是不是?」媽臉上的笑容顯得更開心了,又多挾了幾塊紅燒肉進孫子的碗裡。

「你媽說得對,這樣也才顯得是一家人啊。…孫子,吃完飯也晩了,你打個電話回去,就說在這裡住一晚在回去吧,客房已經整理好了,安心住下。」連在一旁的爸也忍不住跟著幫腔,還熱絡的開口要留下孫子住一晩。

 

  我看著身旁,依舊維持淡笑的孫子,忍不住心裡想,這傢伙是灌了爸媽什麼迷湯?讓一向疼女兒出名的爸爸,居然也胳臂往外彎!不過…不得不承認,看見爸媽喜歡孫子的模樣,我也很開心。

 

「孫子這孩子,我看著真不錯,要不要考慮這輩子就他了?我看妳爸,好像也挺中意他的。要是你們想結婚,爸媽絕對舉雙手支持。」飯後,我在廚房洗碗,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來我身邊,和我說了這段話,我聽了差點手滑,摔破了碗。

「媽,你們也想得太遠了吧?」

「這叫未雨綢繆。子夏,要是真覺得不錯,早點結婚也好。萬一他被搶走了,那怎麼辦?」

「那也應該是他擔心我被搶走才對。」

 

  聽到最後,我發現媽好像搞錯了重點,我有義務要為自己平反一下。

 

「妳?」媽看了我一眼,笑了兩聲,離開廚房。

 

  我看著媽離去的背影,不禁想這還真是十足十的胳臂向外彎!好歹她女兒條件也是不錯的,應該啦。

 

  夜晚,爸媽都睡了,我站在窗邊,看著孫子當年送給我的梔子樹,已經開滿了梔子花。

 

「子夏,讓妳受委屈了。」孫子悄悄從背後環抱著我,頭抵在我的肩膀上。

「雖然有點小吃醋,不過我很開心,他們都很喜歡你。」

「這麼晩還不睡,想什麼呢?」

「我在想幸福是不是就是這麼回事呢?但我又忍不住擔心,幸福稍縱即逝。」

「傻瓜,我會好好維持住我們這得來不易的感情,讓幸福一直持續下去。」孫子在我耳邊溫柔低語,環在我腰間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孫子,把小喬交給讓,是正確的選擇,對吧?」

 

  其實我很猶豫,不明白自己下的決定,對小喬來說,究竟是不是好的?

 

「我們不能預知走了這一歩,未來他們是不是也能像從前一樣幸福,就讓他們自己去嘗試,是甜是苦,都是婚姻中該承受的一部分,我們能做的,是相信,相信他們無論如何,都會不離不棄的陪在對方身旁。」孫子牽起我的左手,牢牢的握在他的手掌心。

「我們也會像他們一樣嗎?」

「當然。」

「你怎麼這麼有自信?」

「樓下盛開的梔子花,是我給妳的承諾,也是我的自信,相信我們的愛情,會一直幸福下去。」

 

  梔子花,我們的愛情花語。

 

  在愛的旅程中,我們各自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走到了對方面前,過程中也許苦也許痛,但最後我們終究還是相信了愛情,相信自己真的能幸福下去,就像孫子說的,未來無法預期,我們能做的,僅僅是相信對方。

 

  隔天一早,告別了爸媽,我和孫子再度啟程,前往台北跟讓會合,今天晚上,就是求婚計畫的開端…。而不知情的當事者,還在傻愣愣的上班。

 

「子夏,這是小喬公寓的鑰匙,一切拜託妳了,晩點在過來接妳。」讓將鑰匙塞進我手裡後,帶著孫子一起離開了。

「…喬,原諒我,我也是為了妳的幸福著想。」事到如今,只好硬著頭皮做了,我握緊了手中的鑰匙,開啟了小喬公寓的門。

 

  晚上七點,當事者下班,我們跟著讓一起去接小喬下班。

 

「周明讓!你搞什麼?讓我等那麼久!」小喬一坐進副駕駛座,劈頭就罵了讓一番。

「路上塞車,我哪有什麼辦法?」周明讓一臉無辜。

「塞車本來就是無法預料的事,小喬,妳就別怪他了吧。」看他樣子怪可憐的,我難得好心開口替他說了句話。

「啊──!黎子夏?孫亦嘉?你們怎麼在這裡?」車內傳來一陣尖叫聲,是的,正是來自於我的好朋友,林喬薇。

「難道妳一直沒發現我們坐在後座嗎?」孫子淡淡一笑,伸手牽起我的手。

「我只顧著罵人,才沒注意到。喔,對,你們回來怎麼沒有通知一聲?子夏,妳也太不夠朋友了吧。」

「還不是為了給妳驚喜,所以才瞒著妳嘛。」我笑著回答,…其實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妳。

「簡直快變驚嚇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去哪?」

「花蓮。」孫子簡略說了兩個字,車內又傳來一陣尖叫聲。

「現在?可是我明天還要上班……。」

「我已經為妳請好了假,妳老闆已經准假了。」周明讓得意一笑。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搞定小喬那難纏的老闆,原先打死都不願意放人,他只好全盤托出實情,她老闆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准假。

 

「我們要當天來回?」小喬繼續追問。

 

「怎麼可能?難得幫妳請到假,子夏他們也難得回來,當然要好好的聚幾天。」

「可是我沒有帶換洗的衣服。」

「這妳就不用擔心了,子夏已經幫妳收拾好行李,就放在後車廂。」

「你們三個是不是一起瞒著我什麼事?」一切規劃的太好,讓小喬也忍不住起疑。

「妳想太多了,當年我們不也是說走就走嗎?現在只是重溫大學時代的瘋狂而已。」孫子笑著說,三兩下就簡單帶過小喬的疑惑。

 

  就像孫子說的那樣,這趟是重溫大學回憶的旅程,第一站,我們選擇去畢業後相約同學會的地點‧花蓮,連住宿的地方也特意和那時候一樣,而恰巧這裡也是我和孫子感情的轉戾點…。

 

  入夜,和一年前一樣,我一個人站在民宿二樓的前庭,抬頭看著滿天星斗發起了呆,寒風陣陣吹來,我忍不住打個冷顫,隨後一件外套悄然披上我的肩膀。

 

「小心著涼。」簡短四個字,卻字字透露著關心,在這個時候,格外的暖心。

「小喬?妳怎麼來了?」我轉過頭,看著美麗如昔的她。

「我看妳一個人好像心事重重,所以來陪妳說說話。」

 

  對於小喬的事,我確實還有一些顧慮,能一眼發現我心事重重的,也就只有她這個好姐妹了。

 

「子夏,妳過得幸福嗎?孫子對妳好嗎?要是他敢欺負妳,跟我說,我一定替妳出頭。」小喬搞笑的在我面前,揮了兩拳示意。

「很幸福,他對我很好。那妳呢?妳幸福嗎?」我看著她,眼裡流露出認真。

「雖然偶爾也會吵吵鬧鬧,不過兩個人在一起不就那樣子嗎?所以,我想我是幸福的。」

 

  談起周明讓,小喬不自覺露出一抹笑,那抹笑容很淡,但我看得出來,那是幸福的微笑。

 

「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會像現在這樣,幸福的笑著,好嗎?」

「子夏,妳今天很反常喔。」

「是嗎?」我心虛的笑了兩聲,將目光移回滿天星斗上。

「我先進去嘍,不然周明讓找不到我,又要鬧得雞飛狗跳的了。」

「恩,好。」我笑著點了點頭,至少知道小喬現在是幸福的,那就夠了。

「…子夏,答應我,妳也會一直這麼幸福的笑著,好嗎?」小喬離去前,突然喊了我一聲。

「我會,妳也是。」我轉過身回答,看她笑著點了點頭,目送她離去的背影。

 

  經歷了那麼多波折,最後終於各自朝幸福又邁出了一大歩,我可以相信,這次的幸福,是牢牢握在手裡的,對嗎?

 

「重溫舊夢,怎麼也不叫上我?」一隻修長好看的手,悄然攀上我的肩。

「是跟小喬約好的嗎?輪流來陪我。」我笑著,偷偷的往他懷裡靠近了幾分。

「我想妳們姐妹好久沒見了,所以才沒來打擾妳們說話。」

「…還好,老天終究是讓我們相愛了。」我有感而發的說了句。

 

  突然間慶幸起,還好自己能夠堅持到底的愛著他,愛著身旁這個,讓我一次次破壞原則的元兇‧孫亦嘉。

 

「一年前,我在這裡跟妳告白,就沒打算讓我們再次錯過。」

「那萬一當時我並沒有來參加這個同學會呢?」

「當然是二話不說追去日本了。」

「…以前,我總想著一個問題,可是卻始終沒有問你。」

 

  雖然知道孫子的回答,只是想逗我開心,可是最後我還是掩不住幸福的笑了。

 

「什麼問題?」

「孫亦嘉,以往你總能在我最需要救援的時候,緊緊的拉我一把,如果說,這一次,我是因為你而需要救援,你…能有把握,即時救我嗎?」

「子夏,也許今後,我們遭遇的難題,會一個比一個艱難,但是在妳需要我的時候,我一定會守在妳身邊,寸步不離。」孫子將我拉進他懷裡,悄聲的說著。

「孫亦嘉……」我伸手抱緊了他,口中喃喃自語地唸著他的名字。

 

  怎麼辦?我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幸福的不可思議了…。

 

  天亮後,我們整裝出發,前往下一站‧墾丁。

 

  就像是回憶倒轉似的,我們的足跡追尋著回憶,從花蓮、墾丁,到後來小喬察覺讓喜歡自己的森林,半夜突然提議要去的海邊,還去了嘉義的天長地久橋,最後,我們一起回到了原點‧學校,所有人感情一切的開端。

 

「小喬,妳跟子夏先進去學校吧,我跟孫子去停車,待會跟妳們碰面。」

「恩,好。」小喬向讓點了點頭,興奮的拉著我,開始四處參觀起學校來。

「好懷念一起在這裡的時候喔。」小喬突然有感而發的說了句。

「是阿,最後才發現,原來當學生的生活,其實才是最開心的。」

「子夏,妳變了。」

「有嗎?」我自己倒是沒什麼感覺。

「記得剛認識妳的時候,妳很熱情、開朗、活潑,對什麼事情都很好奇,很想去一一嘗試,可是自從妳愛上孫子後,妳變得沉穩、內斂,簡直是翻版的孫亦嘉。」

「妳不也一樣嗎?跟讓在一起後,變得跟他一樣開朗了。」

 

  聽小喬這麼一說,我才驚覺,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的頻率跟孫子的頻率在不知不覺間竟變得如此相似?

 

「也許是因為愛吧,因為愛一個人,時時專注著他,不知不覺自己也像極了那個人。」最後,小喬笑著下了這個結論。

 

  我和小喬漫步在校園中,遠方一個女孩,朝我們走來……

 

「小喬,祝妳幸福。」原來是許久未見的柔柔,她將手上的玫瑰花,遞給了小喬,之後沒多說話,轉身離開了。

「小喬,恭喜妳,找到屬於妳的幸福了。」小喬正一頭霧水,走沒幾歩路,霈伶學姊也出現了,跟柔柔一樣,將玫瑰花遞給了小喬後離去。

「小喬學姊,要幸福喔。」就連當年同寢室的學妹豆芽也跟著現身。

 

  之後,小喬每走幾歩路,都會出現一個老朋友,帶著玫瑰花,對她說了句祝福的話,……我陪著小喬一直走,直到當初畢業公演的禮堂前。

 

「喬,一直以來,我都在妳身邊陪著妳,陪妳哭、陪妳笑,往後幸福的路上,是該由另一個人陪著妳走的時候了。…聽到妳說,妳現在很幸福,我很替妳開心,也相信妳的選擇,要記得妳答應過我的,不管以後如何,妳都要幸福的笑著。現在,妳的幸福就在裡面等著妳,去吧,祝福妳,喬。」我從包包裡,小心翼翼的拿出最後一朵玫瑰花,將它遞到了小喬手裡,忍不住感性的紅了眼眶。

 

「謝謝妳,子夏。」小喬也跟著紅了眼眶,感動的抱著我說。

 

  最後,我看著小喬的背影,推開了禮堂的門,朝讓走去。

 

  我抹去了眼角的淚,也跟著進入禮堂,漆黑的禮堂裡,一個人上前牽著我的手,走向禮堂後面的位置。

 

  我低頭看著牽著我的修長寬厚,卻每每總能帶給我安定力量的手,我知道這個人是他‧孫亦嘉,我最後幸福的走向。

 

  禮堂的屏幕上,撥放著一段影片,影片裡每分每秒,都是小喬跟讓的照片,這些幸福的點點滴滴,正感染著我,下意識的,我牽緊了孫子的手。

 

  影片結束,禮堂正中央的燈光頓時亮起,一個人穿著西裝,緩緩走到中央。

 

「喬,相信這一幕,妳應該不陌生。」

 

  讓一開口,燈光也打在了坐在第三排中央椅子上的小喬。

 

「這裡是我們幸福的開端,所以我選擇在這裡,與妳走向人生的另一個開端,這些年,謝謝妳,一直在我身邊,不離不棄,回想一路走來,真的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茫茫人海間,遇見了妳;好不容易,歷經了波折,確信妳就是我從今往後只想要的唯一。面對以後,我不敢斷言,一定是個幸福的結局,但是,我向妳承諾,不管未來如何,我會像現在這樣,對妳不離不棄。林喬薇,妳願意嫁給我嗎?」話說完,讓隨即單膝下跪,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戒指。

「…你這壞蛋,居然還聯合起其他人一起拐我,連我最好的姐妹子夏也被你收買了。」小喬從位置上站起身,抱著一大束的玫瑰,走向讓。

「那到底是要嫁?還是不嫁?」

「都這樣了,我能說不嫁嗎?」

 

  小喬嘴裡雖然叨念著,可是眼角感動的淚,卻從來沒有停歇。

 

「說的好像不情不願的。」讓開心的笑了,故意逗逗小喬。

「我願意,我說我願意啦。」小喬忍不住大喊了一聲,一手拉起了還跪在地上的周明讓。

「這下不能反悔了喔。」讓得意一笑,快速的將戒指戴進了小喬手裡。

 

  看他們在台上鬥嘴後緊緊相擁,我也忍不住跟著一起又哭又笑,這對歡喜冤家不負眾望的圓滿收場了。

 

「怎麼哭了?」察覺我哭了,孫子伸出手將我摟得更緊了。

「因為我很感動,也很替他們開心。…當年那個因為情傷,半夜獨自搭夜車來找我的女孩,終於找到幸福的歸宿了。」

「我們也會跟他們一樣幸福的。」孫子說著,將我抱進了他的懷裡,溫柔輕拍著我的背。

 

  周明讓的求婚計畫,總算歡喜收場,其實這趟旅程,是為了讓小喬可以重溫愛情,所以才特意規劃的,不過也多虧周明讓,我跟孫子得以重溫舊夢,也算是有了意外的收穫,旅程結束後,我和孫子回到了日本,我想下次見面,大概就是舉辦婚禮的時候了吧。

 

  回日本一個月後,小喬告訴我們,她決定明年當六月新娘,希望我跟孫子能當他們的伴郎、伴娘,如此美事,我跟孫子當然要為朋友兩肋插刀。

 

  婚禮地點,就選在國外某個風光明媚的南方小島嶼。

 

隔年六月

 

  小喬出嫁當天,藍天白雲相襯,一望無際的海洋,讓人有種置身夢境的錯覺,遠方披著一席白紗的女孩,緩緩踏上撲滿花瓣的紅毯,踏上另一種人生,我靜靜的走在她身後,強忍著眼眶中那感動的淚……。

 

「我要丟了喔…」小喬舉起捧花,俏皮的向我眨了眨眼。

 

  一群未婚女子全擠在前頭,希望能早點將自己嫁出去,而我則是被柔柔她們,聯手推到了最前面,孫子和潘佑森他們,則是事不關己的聚在後方閒聊,一點也沒有要拯救他那窘迫女朋友的意思。

 

  捧花被高高拋起,飛過了眾人頭頂,準確無誤的落入那人懷裡,接個正著……,原先鬧轟轟的聲音,頓時安靜,每個人都呈現驚嚇的神情。

 

「恭喜妳阿,子夏。」

「等你們的喜酒嘍。」

 

  一連串的恭賀聲,包夾著我,我無力招架,只能一歩歩向後退,…沒錯,接到捧花的人,就是孫亦嘉,此刻他嘴角笑容,燦爛的有點過頭,我知道,他就是想看看我這窘迫的表情。

 

  所幸,婚宴後的狂歡派對緊接而來,我才終於可以逃過一位位的逼婚,默默遠離眾人的目光焦點。我端起一杯香檳,偷偷躲到了角落。

 

  就在我們還沉浸在讓跟小喬的幸福氣氛時,夜幕不知何時已經悄悄來臨,我在月光下漫步,鼻間傳來我最熟悉的花香,我朝著花香走去,果真發現了朵朵盛開的梔子花……,一隻修長好看的手,緩緩從我身後伸出,摘下了眼前一朵梔子花。

 

「我就知道我的未婚妻,一定一個人跑來這了。」孫子笑著,看來也是被逼婚逃來這的。

「八字還沒一撇,別亂說。」

 

  再說了,我們雙方家長還沒見過面呢,未婚妻的稱號還太早,不過嘴角的笑,還是洩漏了我的喜悅。

 

「黎子夏,妳願意跟孫亦嘉,一起走屬於我們的地久天長嗎?」孫子牽起我的左手,將花放在我的無名指跟小指的指縫間。

 

  我看著他笑了,這些年,只有他會為了我摘下梔子花,也只有他才給得起我,梔子花的承諾。我如果不嫁他,還能嫁誰呢?……不過我心裡這段話,暫時還不能讓他知道,不然他又要得意好幾天了。

 

「妳的答案是…?」遲遲等不到我的答案,一向沉穩的孫子,竟反常的緊張了起來。

「…花,我收下了,找一天,正式求婚儀式跟戒指,記得補給我。」我舉起左手戴的梔子花笑著說,隨後轉過身,繼續往前走。

「不是說好一起走地久天長的嗎?」孫子追上我的步伐,牽起了我的手,一起漫步在月光下。

 

  其實,只要我們一直陪伴在彼此身旁,每時每刻,都會是我們的地久天長……。

 

  在日本,有一句茶道用語:「一期一會」,原先的意思經過了多年,逐漸被後世的人衍生為:「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機會,錯過了,便不再有了。」我想,我和孫子,就是彼此的一期一會吧…。

 

  如果相愛的機會只有一次,那麼我想,好好的愛他一次……。

 

  在愛情裡,也許我們曾經害怕、懦弱、受傷、絕望,但至少…我們還有復原的能力。

 

 

 

 

 

【 一期一會,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機會,錯過了,便不再有了…。 】

 

 

 

 

 

【 梔子,戀。 】後記 The endi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