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有言 】

35頁 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那一通打給言書孝江湖救急的電話,是個沒見過的號碼,但是她卻認得那人的聲音,即便音量很小,話也說不完全,可她知道,那是宋青茉的聲音。

 

  通話內容反覆就那一句,“笑笑,我好累,我想回家了…。”

 

  掛了電話後,言書孝怎麼也坐不住,青青無論再苦再累,以前也從沒有示弱過,如今打了這通電話過來,意味著肯定是出事了。

 

  言書孝筷子一放,猛然站起來,匆匆和學長小叔們交代幾句,緊接著親率閨蜜們離開,指尖快速回撥了剛剛那組電話號碼,只是當電話被接起時,卻已經不是宋青茉的聲音,言書孝聽聞眉頭一擰,腳下的步伐越快了。

 

  跟在言書孝身後的二傻和唐琴悠對看一眼,臉上笑容斂起,神情變得嚴肅,各自低頭加快腳步,她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也不明白笑笑趕著去哪,完全出於信任的盲從追隨。

 

  等她們心急火燎地趕到地方時,映入眾人眼簾的就是渾身癱軟趴在桌上,披頭散髮的宋青茉,身邊還有個溫文儒雅的男人,舉止有些手足無措,大約是想扶起青青,可又覺得不妥當,最後只好傻傻站著,等待其他人來救援。

 

  言書孝走上前,伸手拍了下那男人的肩,背對她們的男人登時背脊一僵,迅速轉身過來,兩人目光隨即對上。

 

  「…呃,言書孝?」

  「……,音樂系大才子?!」

 

  瞧見是熟人,言書孝肅殺的眼神漸漸變回柔和,「抱歉,我朋友給你添麻煩了。」

 

  胡駿宇沒有預料到,上學期他們在琴室分開後,竟然還有再見面的一天,笑容尷尬:「我就是借手機給她打通電話而已,沒有什麼麻不麻煩的。」基於上次舒景衡帶來的陰影,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悄然往言書孝身旁掃視了一圈,…還好,舒大神不在!

 

  「那也還是謝謝你。」言書孝淺笑,伸手轉而攙扶起旁邊的宋青茉:「我們先走了,再見。」

 

  喝醉的宋青茉被人一把拉起,整個腦子頃刻間都在天旋地轉,雙眉緊皺,美麗的眼眸勉力撐起一個小縫,呆呆看了半晌:「妳誰啊?我不跟妳走,我要等笑笑來接我!」

 

  言書孝傻在原地哭笑不得,青青這是喝了多少啊?居然連她都不認得了。

 

  她應該大罵她一頓,既然離開了她們,就該過更好的日子不是嗎?為什麼還把自己弄得這般狼狽?狼狽的讓她無法責備。

 

  言書孝嘆了口氣蹲低身子,輕輕握住她的手,「青,是我,妳等的笑笑來接妳回家了。」

 

  宋青茉反應慢了半拍有餘,食指指腹拂過言書孝的側臉,露出抹笑靨:「長那麼漂亮,大約是我家笑笑沒錯!」話說完,大歩一跨,手腳俐落的趴到言書孝的背上去了。

 

  言書孝嘴角一抽,莫名有種被調戲的感覺,儘管心裡很想把青青給扔下去,但最終還是兩手圈緊了宋青茉的小腿,認命的將人背了起來,…因為318寢室的疊字閨蜜們,是青青僅剩的依靠。

 

  二傻和唐琴悠同時朝胡駿宇輕點個頭,默默跟著言書孝走了。

 

  好在回去學校的路也不遠,每個閨蜜骨子裡都是流淌慓悍血液,大夥輪流背宋青茉一小段,折騰了一番功夫後,她們一行人終於順利回到女生宿舍。

 

  灰白大理石階梯前,佇立著頎長身影,想來是她們的動靜太大,驚動了低眉沉思的人,那人聞聲望了過來,寡情冷淡的眸底,瞬間散出一層光暈,嘴角輕彎。

 

  言書孝看得忘神,僅是一個笑容,月光也掩不其光輝,所謂人間絕色,大約就是這樣的。

 

  沈佳凝在旁咳了一聲,手肘推了推同樣看呆的孫妙茹,妙妙急忙收回目光會意,兩人扒下笑笑身上的宋青茉,各自抬著她一隻胳膊,竭盡所能減低存在感的扛走青青。

 

  唐琴悠走上前,伸手拎起舒景衡提著的塑膠袋,「給笑笑帶的吧?我幫她拿進去,你們慢慢聊。」腳步緊跟著二傻身後閃人。

 

  舒景衡看了她一眼,表情微愣,難得唐琴悠今天良心發現,沒有撬他家牆腳了。

 

  言書孝回神過來,笑臉嘻嘻跑到大神面前,舒美人那張臉,她看再久也不覺得膩。

 

  舒景衡抬手,忍不住彈了下小狐狸的額頭:「笑笑,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妳必須接我的電話,不准讓我找不到妳。」

 

  言書孝被舒景衡的舉動嚇了一跳,倒不是為了彈腦門稚氣的舉動,而是大神指尖傳來的冰冷,…舒到底在這傻傻等了她多久?

 

  她拉過他的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放,溫度果然低的讓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舒景衡皺眉,想收回手卻被小狐狸按住,「笑笑,妳這是做什麼?」

 

  言書孝淺淺一笑,「給你暖手當賠禮呀。」還好她剛剛背青青一路走回來,體溫因此升高了不少,能立馬當個行動小暖爐。

 

  舒景衡啞然失笑,見小狐狸一臉認真的模樣,再大的悶氣也氣消了,狐狸就是狡猾,專挑心軟的地方下手。

 

  言書孝瞧大神手心的溫度已經恢復,身子向後退了一步,但這回換成大神不放人了。

 

  舒景衡捧起小狐狸的臉頰,低笑一聲,「既然手暖了,嘴唇也順便吧,妳看,都凍得發青了。」柔軟唇瓣隨即印上她的,舌尖綿密舔吮,一寸寸掠過她的甜美氣息。

 

  言書孝茫然眨了眨眼,兩手圈著大神的腰際,窘迫配合…,大神,你這是在耍流氓啊!

 

  舒景衡抿了下嘴角饜足鬆手,總算願意放人,掌心揉了下小狐狸的髮頂,「快回去吧,宿舍該點名了。」

 

  言書孝應了聲,手還是牢牢拽著他的衣角,「舒,我以後不會再讓你找不到人的,我答應你。」

 

  舒景衡微笑點頭,目送言書孝身影走進女生宿舍後才離去,…下回找個機會,再拐小狐狸來暖個手吧。

 

  言書孝回到寢室時,宋青茉睡醒了,此刻正坐在地上,吵著要酒喝,其他三個人不知道該拿青青怎麼辦,只好抬眸尋求她的意見。

 

  言書孝擺了擺手,「去抱一箱回來吧,我們都在,不會喝出事的。」

 

  「我去買吧。」唐琴悠自告奮勇,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跟錢包就向外走,怎麼說她也是她們閨蜜後來的那一個,現在正主回來了,她在這怕是有些不方便。

 

  言書孝看了二傻一眼,孫妙茹回望回來,一臉困惑,倒是沈佳凝聰明多了,匆匆抓過自己的外套,跟著唐琴悠去了。

 

  言書孝嘆了口氣,還是佳佳有慧根,她扛起地上的青青道:「妙妙小笨蛋,去浴室弄個熱毛巾來。」

 

  孫妙茹哦了聲,聽話的照辦,只是腦子裡還不停轉著,為啥笑笑喊她小笨蛋呢?想了半天也沒想出答案,從浴室走出,趁著將熱毛巾遞上之際,她終於忍不住問出口了。

 

  「……,糖糖一個人,怎麼可能搬一箱啤酒,走那麼遠的路回來?我是要妳們去幫她啊,況且她看見青青回來了,心裡也許不好受,難免會覺得自己有隔閡,妳們陪著她,她才不會感覺被冷落。」

 

  孫妙茹恍然大悟:「那我現在追上去!誒,笑笑,以後這事妳就直說吧,我想不了那麼遠啊。」話說完,身形一陣風的閃出門,房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言書孝無語一笑,彎身用熱毛巾替宋青茉擦了臉蛋和雙手,等她做完這些,二傻跟唐琴悠也回來了,大神買給她的宵夜,成為她們最好的下酒菜。

 

  難得全員到齊的疊字閨蜜,那晚喝得昏天暗地的,隔天言書孝睡醒,寢室就剩跟她睡同床的宋青茉,她皺了下眉,內心納悶其他人上哪去了?半晌,腦子才迷迷糊糊記起,今天不是假日,二傻她們大約是拖著宿醉的身體,艱辛上課去了。

 

  她看了眼桌上的鬧鐘,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青青還在睡,不知道是不是作夢了,眉頭一直緊擰,她伸出指尖撫平,青青動了下,她嚇得趕忙收回手,深怕吵醒她,結果宋青茉沒醒,只是翻了個身又睡了。

 

  言書孝彎起嘴角,一手掀開被子,輕手輕腳下床,快步溜到浴室刷牙洗臉,等她出來時,宋青茉早醒了,呆呆坐在她床上,眼神空洞的望著窗外。

 

  「青,妳醒啦?頭痛不痛?要不要我給妳拿藥吃?」

 

  宋青茉聽見言書孝的聲音,轉頭一笑,「原來真回來了,我以為剛剛看見妳,是自己還在作夢呢。」

 

  儘管宋青茉說的雲淡風清,但言書孝卻莫名心底一酸,她走上前坐在青青身邊,伸手抱住她,下巴抵在她肩上:「妳看,有夢這麼真實的嗎?」

 

  宋青茉微愣,低頭抱著言書孝的手臂,熱淚盈眶。

 

  「青,妳想吃什麼?等填飽肚子,我再陪妳回去他那吧,我今天正好沒課。」

  「不了。」

 

  言書孝身形震了下,青青這句“不了”,是指前半句?還是後半句?

 

  宋青茉拉下她的手,淺笑道:「笑笑,幫我搬家吧,昨晚走得太急,我只帶了些零錢在身上,其他東西還在他那沒拿走。」指尖指著對面空著的床位,「那應該是妳們為我留的吧?還是妳們有了新歡,就嫌棄我這個舊愛啦?」

 

  「哪能啊?妳是我們的最愛。」言書孝笑著蹭了蹭宋青茉的肩膀。

 

  宋青茉靜默,握著言書孝的手,喉中一咽,人生那麼長,落井下石的朋友很多,雪中送炭的卻很少,可是她比別人幸運,這群朋友直至最後都沒有捨棄她。

 

  言書孝見宋青茉快要哭了,急忙轉移話題,「青,不是要搬家嗎?那妳快去梳洗一下,我們早點出門,這樣才能趕在二傻回來前,給她們一個驚喜。」

 

  宋青茉點了點頭,起身走去浴室,言書孝礙於昨天鬧失蹤的事,趁著青青去盥洗的時候,立馬打了通電話給自家大神報備。

 

  “舒,我待會要去青青男朋友家幫她搬家哦。”

 

  舒景衡抿唇,皺了下眉頭,“等我一下,我開車去接妳們。”手邊動作快速的關了電腦。

 

  言書孝頓時懵了,“啊?為什麼?”

 

  “笑笑,妳覺得我可以忍受自己的女朋友去別的男人家嗎?”

  “……,我只是去幫忙搬家啊。”

  “都說了搬家,所以我也來幫忙,妳別想偷跑,半小時後在學校東門乖乖等我。”

  “…知道了。”

 

  言書孝掛了電話,宋青茉正好出來,兩個人一起下樓,宋青茉似乎早知道有人會來接她們,對於言書孝領著她往東門走的時候,臉上半點疑惑也沒有。

 

  言書孝望著宋青茉手上握著的鑰匙,遲疑半天才問:「青,妳真的決定了?」

 

  言書孝問的沒頭沒尾,宋青茉卻馬上會意,嘴角輕勾,眸光黯淡,「起先就不是我的,便早該有還的一天。」她說的既是鑰匙,也是感情。

 

  言書孝下意識的簒緊了放在口袋中的鑰匙串,上頭還結著大神給的那把鑰匙,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也在無意中奪走了別人的?如果舒沒有遇見她,這把鑰匙,應該是他等了十七年那個女孩的吧?

 

  等大神畢業後,她還能留住這把鑰匙多久?要不在大神開口討之前,還是先把它還回去,免得他們將來分道揚鑣,兩個人都覺得彆扭。

 

  宋青茉瞧了眼言書孝蒼白的臉色,悄然伸手拉住她,「笑,別多想,妳不是我,妳和大神會好好的,妳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該相信他,不是嗎?」

 

  言書孝沒說話,僅是回握著宋青茉的手露出淡笑,她是想安慰青青的,怎麼反過來被安慰了呢?…果然,人一旦將自己代入戀愛公式,得出來的答案,永遠是除不盡。

 

  閨蜜倆親暱挽著手走到學校東門口,舒景衡駕駛的白色休旅車已經等在那,言書孝打開車門,發現副駕駛座上坐著裴坤昱,神情訝異,呃,大神在電話裡,似乎沒有說阿昱學長也會跟他們一起去的吧?還是他提了,只是被她無意識略過了?!

 

  裴坤昱轉頭看著爬進後座的言書孝,懶懶打了個哈欠,「早啊,嫂子。」他本來在宿舍睡得好好的,舒大神不知抽什麼風,直接拎起他就丟進車裡,但這情況他也習慣了,大神都是不按套路走的,廢話不必多說,跟著走就對了。

 

  言書孝望了眼窗外的大太陽,呵呵乾笑:「阿昱學長,早。」…個頭!不過她沒好意思吐槽人家,因為她也剛睡醒沒多久,大家半斤八兩,除了她家大神之外。

 

  宋青茉禮貌打了個招呼,接著報上地址,舒景衡點了下頭示意知曉,四位搬家工人正式上路。

 

  當裴坤昱拿著宋青茉的東西,來回走了三趟,瞧見舒景衡靠著車上,好整以暇的模樣,他終於明白,他帶他來的作用是什麼了,…他是苦命的勞工,而舒景衡就是那個只管壓榨,不管他人生死的沒人性資本家!

 

  裴坤昱嘆了口氣,誰叫他昨天跟大神PK遊戲輸了呢,而且賭約還不小心玩太大,他還有刑期半年做狗的奴隸生涯,汪。

 

  本來以為,舒景衡只當玩玩,不會當真的,結果現在才知道,他以前不當真,那是賭約不夠份量,他老大不屑。

 

  舒景衡察覺裴坤昱哀怨的眼神,朝他笑了下,自認貼心的說道:「來福快去,忙完給你買狗糧。」

 

  裴坤昱登時氣得一口老血快要噴出來,他真想撲上去揍他一頓,不過那樣做的話,他就真和狗沒啥兩樣了,不行,他要當個有骨氣的狗,於是夾著尾巴,滾!

 

  舒景衡目送裴坤昱氣呼呼的背影,難掩好心情,嘴角角度上揚了好幾分。

 

  言書孝抱著宋青茉的書走出來,舒景衡迎上前去,臉上噙著笑靨接過她懷裡的書放進後車廂裡。

 

  應證那句“人多好辦事”的道理,宋青茉的搬家工程,轉眼間就搞定,言書孝和裴坤昱率先回車子那等著,讓宋青茉最後走。

 

  宋青茉關上門,還想著要把鑰匙藏在哪好時,張少君剛好上完課回來了。

 

  「青,妳回來了…,我以為,妳不會再回來了。」

 

  宋青茉肩膀一僵緩慢回頭,收起慌亂神情,鎮定的攤開放在手心上的鑰匙,「你回來正好,鑰匙我不需要了,我要走了。」

 

  張少君伸出手,沒有接過鑰匙,而是反握住宋青茉纖細的手腕,語氣低微幾近哀求,「對不起,我會跟她分手的,妳別走好不好?」

 

  宋青茉任他抓著,垂首沉默不語。

 

  等在外面的言書孝有些焦急,剛才走的時候,她和張少君恰巧擦肩而過,本來想他們畢竟相愛一場,讓青青和他好好道個別也好,但隨著時間過去,眼見青青遲遲不下來,她反而開始擔心,青青會不會心軟後悔了。

 

  言書孝雙拳緊握,打算上樓把青青搶回來,哪知才跨出一步,就被大神拉住了。

 

  「笑笑,這時候就讓男人出面解決吧。」舒景衡面帶笑意說完,眼神自然投向一旁蹲在地上閒著喘氣的裴坤昱,抬腳踢了踢人,「證明你是男人的時候到了。」

 

  裴坤昱認命站了起來,失控吼了一聲:「證明個屁,老子一直是男人!」接著腳步匆匆往前走,內心第一百零一次的反省,他昨天就是個豬腦,好端端打什麼遊戲…,放著好日子不過,非要給自己找罪受。

 

  言書孝嚥了下口水,「…大神,阿昱學長是不是心情不好?」

 

  「大概是吧,因為從昨天開始,我在宿舍養狗了。」

  「養狗?學校不是嚴禁在宿舍內養寵物的嗎?」

  「是有這規定沒錯,不過我那狗挺乖的,不會被發現的。」

  「…是哦,那你給牠取名字了嗎?」

  「取好了,我叫牠來福!」

 

  ……,前方來福不爭氣,腳步踉蹌了下,差點撲街摔個狗吃屎。

 

  言書孝嘴角一抽,默默抬頭望天,她好像知道來福是誰了…。

 

  裴坤昱憤恨爬上三樓,轉角傳來宋青茉低啞的嗓音。

 

  「事不過三,我讓你傷我三次心,那是因為我愛你,所以受的傷,全是我心甘情願的,可是如今,你的一句對不起,憑什麼就覺得,我最後就非要原諒你呢?」宋青茉收回手,冷冷一笑:「當你該珍惜的時候,你卻不珍惜,那麼,我也沒有理由再珍惜你了。」

 

  張少君神色哀痛,想再拉她卻沒有了勇氣,「青,妳不要這樣。」

 

  「張少君,你才不要這樣!我們都別再自欺欺人了,你根本不會和她分手,那又何必說那種話來安撫我?」宋青茉抬頭,漆黑的眼眸外泛起一圈緋紅,「不要讓我說,我這輩子做的最後悔的事,就是曾愛過你這種話,我和你,好聚好散吧。」

 

  裴坤昱眉頭一擰,知道現在該是出場的時候,於是往階梯爬了兩層,佯裝自己剛剛才來,什麼都沒聽見的模樣,「宋青茉,走了,我肚子餓死了!」

 

  張少君聽聞回頭,恍然大悟一笑,宋青茉任由他誤會也不想解釋,將鑰匙扔在一旁的鞋櫃上,堅定的跟著裴坤昱走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就在一樓轉角處,裴坤昱看著前頭宋青茉微微發抖的肩膀,終於忍不住伸手拉住她,「誒,妳哭完再走吧,我肚子其實也不是很餓…。」

 

  下一秒,宋青茉像失了力氣,猛然坐在了地上,雙手掩面痛哭。

 

  裴坤昱顯然沒料到,她真說哭就哭,站在她身後無語了半晌,明明一臉嫌棄,卻還是脫下外套,蓋在了宋青茉的頭上,沒讓任何人看見她狼狽的樣子。

 

  途中,幾個住樓上的人要通過,宋青茉還擋在人家路中央,裴坤昱瞧她還沒哭完,只好暫且將人拉到旁邊的階梯坐下,他坐在她隔壁打蚊子,一路承受別人搖頭嘆氣,指責他是負心漢的眼神。

 

  ……,裴坤昱被黑的很冤枉,暗自在心底決定,等他回去,他一定要弄死姓張的那小子!

 

  最後,宋青茉頂著紅眼出現,言書孝和舒景衡對看一眼,明白事情已經結束了。

 

  那天之後,宋青茉的手機螢幕上,常常會顯示沒有姓名,只有一長串的電話號碼,她總是看也不看,把手機調成静音,遠遠扔到一邊。

 

  有些人,即便你刪了他的手機號碼,可是你仍然記得一清二楚,因為你早將他的手機號碼倒背如流。

 

  這情況持續了快一個月,縱使張少君知道,青青不會接他電話,但他依然沒有放棄過,也不知道他這樣,到底想證明什麼,不過好在青青不為所動,只是偶爾在宿舍看偶像劇時,笑著笑著就哭了。

 

  女宿318寢室的閨蜜們,每天輪流陪著宋青茉,誰也沒有說“下個會更好。”這種無關痛養的安慰話,就像很多道理,人人都明白,卻還是免不了疼痛一樣。

 

  沒有人可以代替別人走完人生,所以有些傷痛,也唯有自己能背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nie
  • 來福好可憐啊😂😂😂😂
    青青這次算是徹底醒悟了吧~雖然很痛,但是唯有把壞透的毒瘤狠心切除,才能迎接全新的人生,相信青青的未來會過得更好,即便沒有愛情他卻擁有了最難能可貴的友情
  • 這次也讓妳久等了。 T______T
    寫到青青這裡,沒意外的話,結局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啦,哈哈。
    青青之後不會在虐她了,我會給她幸福人生的。 ^_^
    裴來福祝妳新年快樂哦,汪!!!

    Somnus 於 2017/01/27 19: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