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 , 戀 。

 Chapter 8

 

  暑假在渾渾噩噩中渡過,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已經是身價直落的大三生,突然間,我有種「歲月不饒人」的感概。

 

  才剛開學,教授們就開始殷切叮嚀著:「該著手準備公演的事。」公演,是系上歷年不變的傳統之一,由大三全體同學負責籌劃一齣短劇,全程需以日語演出。拜周明讓此位損友所賜,我擔任起編劇的工作,我嚴重懷疑,推我當編劇,是小喬慫恿周明讓的。

 

  回到正題,為了公演的鬼劇本,我已經一個禮拜沒有睡好覺了,難得今天下午空堂,不回宿舍好好補個眠,豈不是辜負了老天爺的一番美意?教授常說,人要順天而行,不可忤逆上蒼,然而這理論,也只有這一刻才會出現在我腦海裡。

 

  踩著輕快的步伐,口中哼著不成調的旋律,心裡掛念著我那可愛的床鋪,周公正悠閒的喝著茶,等著我和他在棋盤上,繼續今早未完的廝殺。

 

「子夏學姐!小喬學姐要我轉告妳,公演的總召集和副召集已經下了通牒要找妳,限妳三分鐘內,殺到會議室見他們。」一道嗓音,從我身後傳來,將我編織的美夢,瞬間打破,剛建立的好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不去,不去,我不要去!」我在心裡不停的低吼,壓低了頸子,快步向前走,來個相應不理。

「不想去也得去!小喬學姐已經先去替妳滅火了,就算學姐不想去開會,也得去把小喬學姐救回來啊!」我可愛的直屬學妹豆芽,一個大步上前,拖著我的手臂,往會議室走去。

 

  豆芽將我丟在會議室門前,然後以百米速度,迅速逃離了現場,我哀怨嘆了口氣,眼睛一閉,心一橫,深呼吸一口氣,伸手轉動門把,準備承受一連串的咆哮,但很奇特的是,我站了許久,遲遲沒有聽見任何的怒罵聲,悄悄的睜開雙眼,只看見公演副召的嘴角上掛著一抹微笑,那抹微笑,還真夠怪異的。

 

「子夏,妳來了,快坐下開會吧。」周明讓起身,壓著我走到孫子對面的位置坐下。

 

  原先,公演總召是要周明讓擔任,但是,讓現在一心想多陪陪小喬,說什麼也不願意接這個位置,於是,只好拜託孫子,擔任這次的總召。

 

「子夏,劇本進度怎麼樣了?」周明讓率先開口發問。

「…一個字都還沒有寫。」我尷尬的低下頭,小小聲的說。

「什麼?子夏,妳別鬧了。照理來說,妳應該在上個禮拜,就要把劇本寫好了,看在我們的交情份上,一直讓妳延稿,結果妳居然說,妳一個字都還沒有寫?這要我們怎麼跟其他同學交代?」周明讓鐵青著臉看我,一旁的小喬,則是一臉"願主保佑妳"的表情。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真的沒靈感!」寫不出來,我也很無奈…。

「隨便寫什麼都好,不然妳可以寫妳跟……」

「讓!不要太過分,每個人都有不想要提及的傷痛,子夏沒有必要為了這個公演,掀開自己心上的傷口!」小喬氣憤的站起身來,護在我身前。

「…子夏,對不起,我只是…心急。我沒有惡意要傷害妳。」

「沒關係,我沒有怪你的意思。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把劇本寫好。」我扯著嘴角,牽強一笑。

「子夏,妳和小喬先回去吧。劇本不急,不用強迫自己。」一直沉默的孫子開口化解了尷尬,微笑示意我們先離開。

 

  小喬拉著我,離開會議室,在回宿舍的路上,小喬一直開導我,要我不要在意讓說的話,我只是默默點頭,沒有回應。腦子亂轟轟的,聽不進小喬那套勸人理論,腦海中的畫面始終停留在孫子的那抹笑容上,淡淡的,帶著些許的溫暖。

 

  隔天,很意外的早起,心想呆坐在電腦前發呆,也想不出劇本,於是關了電腦,在校園中亂晃,尋找靈感,最後坐在梔子樹前,凝視遠方。

 

「今天早上沒有課?」

「…恩。你也沒有課嗎?」一個身影在我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是他,孫子。

「是啊。」孫子爽朗一笑。

「妳一個人坐在這,是在想什麼?」

「有時候是找靈感,有時候只是純粹發呆。」

「這棵樹,和讓提起的那個人有關嗎?」

「……」我低著頭,不打算和孫子提起這件事。

「我沒有惡意,妳不要誤會。如果妳不想提也沒關係。」孫子似乎察覺到我的為難,馬上澄清他話中的意思。

「…你應該是為了劇本來找我的吧?」

「……」孫子微微一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教授他們和其他同學應該給你很大的壓力吧?抱歉,因為我一再的拖稿…」

「妳專心的寫稿吧,不用理會其他的事。」

「…謝謝。」我輕聲的道了聲謝。

 

  和孫子結束了交談,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孫子站起身。

 

「要走了?」我看著站在陽光下的他。

「是啊,不打擾妳找靈感了。這…給妳。」孫子從口袋裡,拿出一朵白色小花,遞到我面前。

「謝謝。」是…梔子花!我伸出手,欣喜的接過花。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但是,我想告訴妳的是,適時的釋放悲傷,是好的。妳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

 

  適時的釋放悲傷?是啊,我有多久,沒有釋放悲傷了呢?我只是習慣性的逃避,逃離成功了,但是,傷口依然還在,這樣不管我逃多久、逃多遠,傷口都無法癒合的。看著孫子離去的背影,我突然如釋重負的笑了。

 

  孫子,謝謝你,給了我面對自己的勇氣。手裡緊緊握著,剛剛從孫子那裡拿到的勇氣,白色梔子花。

 

  劇本的題材,已經決定了,就寫我的故事吧。

 

  我將自己深思熟慮過後的決定,告訴小喬,小喬聽完後,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還直拉著我要往醫院衝,在我再三保證我沒事過後,小喬才終於打消念頭。

 

  做了決定之後,第二天,我開始了劇本的工作,第一次以第三者的角度,寫自己的感情,其實是很奇妙的事。

 

  我曾經以為,我會邊流著淚,邊寫著劇本,也有可能,我會發狠,拆了我的電腦,但是,這些預先假設,全部都沒有實現,相反的,心情很平靜,而且順利的完成稿子,雖然,我一度心痛到快撐不下去了……。

 

  一個禮拜後,例行的公演會議上,我非常帥氣的在周明讓面前甩下劇本,轉身就走, 全系上敢這麼挑戰周明讓脾氣的人,大概也只有我和小喬了。

 

  暫且不管周明讓從吃驚到一副想踹我兩腳的戲劇化表情,我現在只想回宿舍好好睡一覺,就算是天塌下來,也絕對不要叫醒我!

 

「子夏。」後頭傳來急迫的腳步聲,由遠至近。

 

  怪哉,我臉上是有寫我要翹課去睡覺的字樣嗎?怎麼我每次翹課時,都會被人叫住呢?

 

「孫子?」轉過頭,看見孫子喘著氣休息的模樣,看起來像是剛跑完百米,那汗水在陽光照射下,還會反光。

「呃,你怎麼會來?」該不會是讓要叫我回去修改劇本之類的吧?拜託,這種鳥事,好歹也該先讓我睡一下再談。

「妳別用那麼驚恐的表情盯著我,讓非常滿意這次的劇本,所以讓提議,這個周末,大家一起去墾丁,好好的放鬆一下。」

「啊?可是公演的日期,不是快到了嗎?」要不是公演就快到了,我肯定還會再拖個三五天在交稿。

「回來再趕進度也還來得及。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

「好,我在和小喬說。」聽完孫子的回話,我心裡真夠圈圈叉叉的,突然覺得我前幾天沒日沒夜的寫劇本,好像個瘋子一樣,這也難怪,孫子說劇本的事不急,還叫我慢慢寫。

 

  原以為,宿舍空無一人,我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覺,沒想到,還有個人比我早一步跟周公廝殺,這怎麼可以呢?我揚著惡魔的笑,走到她的床邊。

 

「小喬,地震啦,別睡了。」我搖了搖小喬的肩膀,扯著嗓子大喊。

「地震?!快跑啊。」小喬立刻坐起身,穿著拖鞋,準備往外衝。

「子夏,妳不跑嗎?」見我沒有反應,小喬停下逃亡動作,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地震?有嗎?我沒感覺阿。」眨了眨無辜的大眼,我什麼都不知道。

「是嗎?可是,我剛剛聽到有人說地震阿。」

「妳在作夢啦。」我掀開被單,迅速窩進還有些餘溫的被子裡。

「是喔。」小喬傻楞楞的點了點頭,絲毫沒發覺我憋笑憋到快抽筋的表情,突然發覺我沒念戲劇系,好像有點浪費人才。

「小喬,讓說周末一起去墾丁喔。」在睡意襲來前,我說了句。

「坐巴士去嗎?」聽到要去墾丁,小喬的眼睛水亮了起來。

「妳走路,我坐巴士。」

「黎子夏~」

 

  翻過身,假裝沒聽見河東獅吼,現在大美女都不用顧形象的嗎?不管了,睡覺要緊。

 

  曾經,有人告訴我,遺忘回憶最好的方法,就是創造新的記憶,但是,這方法真的管用嗎?如果說,這樣就可以遺忘,那麼,要忘記一個人,是不是找另一個人愛就好了呢?愛,真的能這麼灑脫嗎?

 

  入睡前,我反覆思索著這個問題,可惜,一直沒有確切答案……。我能確定的是,我喜歡孫子,不是為了遺忘顏啟光。

 

  以前,我常想著,顏啟光,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場景,偶然的想起我?他想起我的時候,嘴邊會帶著笑嗎?或者,他其實從沒想過我。現在想想,好像也沒有得到這些答案的必要了,因為我,已經不愛了。

 

  週末,原以為會看見可愛的小巴士,沒想到,除了機車,什麼也沒看見。這才知道,周明讓這瘋子居然是說要騎車去,而孫子這群朋友卻也不阻止他,縱容他發瘋的行徑。

 

  我和小喬對看一眼苦笑,還是乖乖的坐上騎車,拼命安慰自己,一生能這麼瘋狂也只有在大學的時候了。

 

  歷經快六個小時的煎熬,每個人都是一臉苦瓜樣,等爬下了機車,雙腿都忍不住發抖,真是又麻又痛。

 

  我和小喬攤在民宿木椅上,實在不想動,只想領了鑰匙,快快走回房間小睡一下。

 

「放完行李,馬上回到原地集合,最後一個到的請客。」周明讓扯著惡魔笑容,將鑰匙丟給了我們,自己則先拿鑰匙衝回房間了。

 

  看到周明讓先跑,所有人一窩蜂的搶鑰匙,然後就往房間衝,說什麼也不想白白請客。

 

「小喬,我們也快走吧。」認命的我起身加入戰局,順利拿到鑰匙後,拉起小喬。

「子夏,我走不動了。妳揹我吧?」小喬揚著甜笑,伸長了手,像孩子般的撒嬌。

「……」臉僵硬了三十秒,還是默默轉過身,揹起小喬,往樓上走。

 

  依照我和小喬的龜速,不當最後一個也難,我在心裡為那四個藍色臉孔的孩子默哀。正當大家拱著要我們請客時,一個身影悠悠哉哉的現身,臉上依舊淡笑,對請客不以為意的孫子。

 

「今天大家晚上的飲料,就由孫子負責。現在,我安排了一些遊戲,大家沙灘集合。」周明讓笑著宣布,領著大家邁向沙灘。

 

  什麼?還有遊戲要玩?…周明讓一定是當系會長的時候,一天到晚想大地遊戲,想到走火入魔,才會離開系會後,還一直想遊戲。

 

  等遊戲結束,天也黑了,吃完晚餐,大家喝著孫子請的養樂多聊天。我看著養樂多的瓶身,不禁讚嘆孫子的聰明,能夠想出花小錢,卻屢行請客承諾的方法,雖然他也被罵得很慘…。最後孫子敵不過眾人的抱怨聲浪,和周明讓買了一堆啤酒,當作賠禮。

 

「好不容易來墾丁,待在民宿喝酒多悶,要喝當然是去海邊喝才盡興。」吳凱杰扯著嗓子,大聲提議。

 

  於是,一行人伶著啤酒,往沙灘移動,然後,在沙灘上發起了酒瘋,唱歌、跳舞樣樣來。

 

  我拿著啤酒,躲到角落去,抬頭看著滿天星。

 

 

 

 

 

【 我喜歡你,卻無法告訴你,因為你,不該只讓我擁有……。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mnus 的頭像
Somnus

Somnus

Somn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